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11 章 番外3
  #這屆醫學部來了個男神吧!#

  1樓:這個臨床醫學新生是不是挺好看的,軍訓時候我就注意到了!

  2樓:我宣布,起碼超越系草級別了,直奔校草。

  3樓:哈哈哈我以為就我注意到了,帥哥進我的收藏夾吃灰吧!

  4樓:一般這種長相的alpha不是有了貌美Omega,就是有了金瓜alpha。

  5樓:樓上別騷了,學弟才大一。

  6樓:大一也是姐姐的菜,女大三抱金磚。

  ......

  室友看著帖子,扭回頭對楚洮道:“哎楚洮,你好像出名了啊,好多人管你叫男神呢。”

  楚洮挽起袖子,專心整理桌面,漫不經心道:“怎么可能,我這么普通。”

  室友盯著他,嘴角抽動了一下。

  “我應該說你是謙虛呢,還是虛偽呢?”

  楚洮停下動作,扭回身,無辜的歪了下頭:“嗯?”

  室友嘖嘖道:“你別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啊,我可是鐵alpha,絕對不會對你動心的。”

  楚洮哭笑不得:“你到底在說什么東西?”

  室友酸溜溜道:“羨慕你剛入學就要迎來一波桃花了唄,哎我真慘,我都能預感到跟你同寢的慘烈遭遇,希望不要有人為了追你接近我。”

  楚洮嘆了口氣,把新買的教材放到一邊,抹了一把臉上的薄汗:“你想太多了吧,沒什么人追我。”

  室友滿臉不信:“怎么可能,你肯定從小被追到大啊。”

  楚洮:“不是。”

  “你以前學校都審美畸形?你這樣的還不追?要在我們學校,你高中三年別想學習了。”

  楚洮無奈:“真沒有,我要去洗澡了,你別看亂七八糟的帖子了。”

  說罷,楚洮從柜門上取下浴巾,拎好裝著洗漱用品的筐,拿起手機給江涉發了條消息。

  幸虧他們都是alpha,洗澡也可以同步。

  室友目送楚洮離開,吧唧吧唧嘴。

  看楚洮的神情,一點也不像謙虛說謊的。

  大概是平時太高冷,讓人不敢追吧。

  但到了T大就不一樣了,大家都是各個省份的精英,論智商論成績,誰也不會覺得誰遙不可及,以楚洮的顏值,肉眼可見就要桃花纏身了。

  “羨慕啊!”

  楚洮一邊往樓下走,一邊擰開領口的扣子。

  屋里開著空調他還不覺得,一處宿舍,熱浪襲來,立刻就出了一身的汗。

  天色稍暗,鍍上一層濃郁的藍。

  他逆著人群往浴室走,能撞到不少剛買了晚餐從學校回來的學生。

  大多是別的系的alpha。

  別人走過的時候,都忍不住朝楚洮多看一眼,但分辨出對方是alpha后,又只好遺憾的收回目光。

  在T大,宿舍的管理沒有那么嚴,Omega和alpha可以互相串宿,宿管往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楚洮走到浴室門口才碰到江涉。

  江涉拎著筐,懶懶散散的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的往門口張望。

  看見楚洮才一伸手,拽住楚洮的指尖:“怎么才來。”

  楚洮任他捏著,躬身湊近了些,領口半敞,忽閃忽閃的露出大片鎖骨。

  “整理了下教材,我們專業的書多。”

  浴室來來往往的人不少,每個從里面出來的,身上都帶著抑制劑熏香的味道。

  這是公共浴室必備的,為了防止alpha信息素互斥,引起沖突,所以會在浴室里點起這種香。

  香的味道很淡,但效果很好,基本沒有出過意外。

  楚洮直起身子,扯了扯江涉:“找個柜子存衣服。”

  現在這個時間正是洗澡的高峰期,大部分的柜子都被占了,他們好不容易在邊角處找到兩個空的。

  江涉抱怨道:“要不下學期我們出去租房住吧,這里太不方便了。”

  楚洮搖搖頭:“不行,出去住不利于學習。”

  江涉挑了下眉:“怎么不利于學習了?”

  楚洮轉過臉,認真道:“因為和你單獨在一起,我會沒心思學習,只想跟你卿卿我我。”

  江涉一頓,忍不住笑意加深,勾住楚洮的肩膀,指腹點了點他的耳垂。

  “這算是突如其來的情話?”

  楚洮任他搭著自己的肩,嘟囔道:“這是實話。”

  說罷,楚洮把校園卡遞到嘴邊,用嘴唇一抿,開始解襯衫的扣子。

  他穿的是個漸變色的深藍襯衫,長袖,因為開空調有些冷才穿的。

  路上已經解開了兩顆扣子,但還是攔不住光是從宿舍走到浴室這一小段路,襯衫已經有些汗濕了。

  幸好他還帶了干凈的新衣服。

  楚洮叼著卡,嘴唇繃的泛白。

  他低垂著眼睛,專注且認真的,旋開一顆又一顆扣子,然后把上衣一脫,卷了卷,塞進柜子里。

  江涉抬手,抽走他嘴邊的卡,拇指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唇角。

  “不嫌臟啊。”

  他這話說的一點也不真誠。

  口中說著關心的話,眼睛卻目不轉睛的盯著楚洮的胸口看。

  楚洮皮膚白凈,一個軍訓下來都沒曬出印子,不像他,時不時嫌太熱,就把外衣脫掉,導致現在胳膊上還有一道明顯的痕跡。

  江涉的喉結滾了一下。

  自從軍訓回來,一直沒機會。

  學校宿舍也算是公共場合,沒法太親密,影響也不好。

  校園內的監控攝像更是無處不在,讓人不自在。

  雖然楚洮說在一起合租會影響學習,但江涉還是打算在學校附近租個房子。

  哪怕平時不回去,周末也可以溫存一下。

  不至于像現在似的,看著白汪汪像奶豆腐似的老婆,碰都不能碰一下。

  楚洮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輕咳一聲:“你不脫?”

  江涉回神,深吸一口氣,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去了。

  鎖好柜子,拎著筐到里面,才發現找空的淋浴隔間更難。

  好幾個水流大的地方已經排起了隊。

  找了一圈沒有空位,楚洮只好和江涉一起排著。

  浴室里霧氣繚繞,清香飄散,水柱打在地板的聲音格外清脆暢快。

  “楚洮,你這周課多嗎?”

  大庭廣眾之下,江涉沒法管楚洮叫寶貝兒,只好叫名字。

  楚洮回憶了一下:“還可以,比你們多一節,但咱倆的時間好多重合的。”

  “那就好。”江涉喃道。

  楚洮前面排隊的那個人聽到他們的談話,忍不住轉回頭來看了楚洮一眼。

  他半天都沒把目光轉回去,看的楚洮有些不適,皺了皺眉。

  對方似乎也覺得自己有些唐突,尷尬道:“同學,你是醫學部的新生嗎?”

  楚洮點點頭:“你是?”

  對方笑笑:“哦哦哦我聽說過你,嗯......就是我有個同學是生命科學系的,她一直想認識個醫學部的,以后在專業上可以多交流一下,可不可以麻煩你留個微信,我帶給她?”

  楚洮怔了怔。

  對方越是語氣認真,他越是尷尬。

  他很奇怪,這種拐彎抹角要聯系方式的事情也會發生在他身上。

  但楚洮拒絕的也很快。

  “我不太用微信。”

  現在很少有人真的不用微信,畢竟學校好多通知都是發在微信上的。

  他這么說,對方也應該明白。

  可沒想到那人非要不依不饒:“那手機號也可以,□□也可以,你都用什么?推特,INS,MSN,LINKIN?”

  楚洮無奈看了江涉一眼,問:“我該用什么?”

  江涉扯了扯唇角,拔高音量:“怎么辦啊,要不你跟他說,你男朋友小心眼兒,特別愛吃醋,不愿意你加陌生人?”

  楚洮點點頭,扭回頭對那人道:“我老婆愛吃醋,所以不能加,抱歉。”

  江涉:“......男朋友。”

  楚洮:“我老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