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06 章 第 106 章
  整場生日聚會裴絳都過得如履薄冰,所以在吃完飯之后,并沒開口說留人的話。

  當然江涉也不想在這地方呆著了。

  楚星寧不是傻子,一旦他和裴絳表現出不同于陌生人的神態,就一定會引起懷疑。

  裴絳自己編織的騙局,江涉一點也不想摻和進去。

  所以眼看時間差不多了,江涉輕輕推了推楚洮的腰。

  楚洮很快領會了江涉的暗示,沖楚星寧道:“哥,我和江涉就先走了,你們倆再玩玩。”

  楚星寧疑惑道:“咱倆一起走唄。”

  楚洮也猶豫,按理說他和楚星寧肯定是要一起回家才不會引起父母懷疑,如果這時候分開了,最后又是一個人蹲在門口等另一個的情況。

  但江涉又推了推他,這次動作比較急,沒給楚洮猶豫的機會。

  楚洮脫口而出:“我也想跟江涉一起散散步,中心公園好久沒去了。”

  楚星寧了然:“啊你們要約會啊,那快去吧,我和裴絳可不當電燈泡。”

  楚洮笑了笑,算是默認了楚星寧的話。

  很快,他和江涉穿戴好,又拿了點楚星寧執意塞給他的甜品,飛快的出了裴絳的家門。

  站在走廊里,六層依舊沒有燈光,空氣有些潮濕沉悶的涼。

  畢竟是老房區了,那種沉重的生活氣揮之不去。

  江涉跺了下腳,五層的燈光被響聲震亮,在隱約的光亮下,他一眼看到了已經脫漆的欄桿。

  綠色的漆斑駁,里面露出淡藍色的鐵管痕跡。

  楚洮扭回頭望向裴絳家的房門,里面隱約傳來裴絳纏著楚星寧的笑鬧聲,聽起來十分溫馨。

  他今天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他看到了裴絳,裴絳長得很可愛,靈氣十足討人喜歡。

  言談間也很有分寸,舉手投足都不像是沒見過世面的熊孩子。

  聽哥哥說,裴絳在學校排名第一,而且極其自律,哪怕母親不在身邊,他也沒有放任自流過。

  江涉見楚洮遲遲不邁步,反而看的入神,忍不住輕聲道:“春聯是新貼的,家具是新換的,除了房子本身有點老之外,真是一點都沒有常年居住的痕跡。”

  楚洮有些溜號,隨口道:“嗯,我也聞到一股新家具的味道,還是應該多通風,不然對身體不好。”

  江涉靜默幾秒。

  “他不會在這兒住的,等你哥走了,他就回自己家了。”

  說罷,江涉拉住楚洮的手,帶著他往樓下走。

  聲控燈到了時間,在他們下邁臺階的那一刻突然熄滅了。

  黑暗里,楚洮恍然,不可置信的看向江涉。

  即便什么都看不清楚,江涉依舊能感受到楚洮眼神的溫度。

  他又一跺腳,把五層的燈光震亮。

  楚洮脫口而出:“你果然認識他!”

  江涉無奈的嘆了口氣:“認識啊,裴絳是我表弟,他不隨父母姓,這個姓是我姥姥的。”

  楚洮想起當初在溫泉山莊,江涉跟他提過的表弟。

  “裴絳就是影后沈嵐的兒子?”

  江涉點頭:“嗯,所以他根本不住這里,我小姨常年在外拍戲,很少回家,他一個人住臨江別墅。”

  楚洮蹙了下眉,胸口像堵了團棉花:“那他為什么要在這兒弄套房子?”

  江涉聳聳肩:“他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但估計是剛認識的你哥的時候扯了個謊,說自己是窮學生之類的,求學習資料求輔導,后來這個謊越來越大,不得不一直圓下去了。”

  楚洮覺得胸口更悶了。

  一想到裴絳和哥哥你儂我儂的背后,還有這么如鯁在喉的欺騙,楚洮就覺得不能接受。

  江涉帶著楚洮,一路往樓下走。

  他慢條斯理道:“編排自己的家世只是小事,重要的是,他的個性完全不是今天表現出的這樣。他很擅長偽裝,裝成長輩都喜歡的模樣,但是在無關緊要的人面前,就會本性暴露。”

  “本性?”

  “你把他今天的樣子反過來想,大概就是他本來的樣子。”

  楚洮攥了攥拳,頓時覺得心驚肉跳。

  如果是完全相反,那根本不是哥哥喜歡的樣子。

  這段感情從頭到尾,都是裴絳精心編制的騙局。

  終于走下了樓,空氣清新,路燈泛著銀白的光澤,不遠處的公園里吵鬧聲源源不絕。

  江涉淡聲道:“從一個外人的角度來說,我不建議你哥哥和裴絳在一起。或許裴絳喜歡你哥哥的時候,能一直裝成這個樣子,一旦又一天他膩了,一定會毫不留情的拋棄你哥,那時候他表現出來的反差,可能你哥也接受不了。”

  楚洮的指甲刺向掌心,嘴唇抿的發白:“如果是這樣,肯定不能讓我哥和他在一起。”

  江涉卻轉回頭來看向楚洮:“還有一件事,你之前跟我說,你哥哥喜歡Omega,但是裴絳并不是Omega,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會分化成alpha。”

  楚洮愣住,喃喃道:“alpha?可是分化結果不一定和預感一樣的。”

  他和楚星寧就是,當初他以為自己會變成Omega,結果卻成了alpha。

  楚星寧想做alpha,卻無奈的變成了Omega。

  江涉搖搖頭:“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欺騙你哥他會分化成Omega。”

  楚洮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

  的確,哥哥一直不喜歡alpha,不喜歡alpha那種強勢的占有欲和被信息素控制的無能感覺。

  如果哥哥知道裴絳是alpha,肯定會瘋的。

  這個裴絳太可怕了,年紀輕輕,就能把人玩弄在鼓掌之中。

  從小到大,所有人都追不上的楚星寧,唯獨對他一見鐘情。

  江涉掰開楚洮緊攥的手指,不讓他摳掌心。

  “但是這件事我只能跟你說說,我的身份,不適合摻和別人的感情。”

  楚洮深吸一口氣,也逐漸冷靜下來。

  得知楚星寧從頭到尾都是被欺騙的,他當然生氣。

  但他能把這些事告訴楚星寧嗎?

  馬上就是重要的三模,三模之后,就是最重要的高考了。

  最后這段關鍵的時間,楚星寧絕對不可以受任何打擊。

  一切都要延后,等高考過后,他一定第一時間告訴哥哥,遠離裴絳。

  江涉很懂楚洮在想什么。

  “高考之后再說是吧?”

  楚洮點頭:“不能讓他影響我哥的高考。不過你把這些都告訴我,裴絳肯定會記恨你吧?不是說他媽媽對你很好嗎?你們又是親戚。”

  江涉勾唇一笑:“我不會騙你,別的都沒這個重要。”

  楚洮鼓了鼓嘴,不好意思的“噢”了一聲。

  兩人出了小區,沿著斑馬線過了馬路,穿過一條小道,從側面進了公園。

  時間雖然不早了,但因為天氣正好,又沒有蚊子,依舊有不少人在公園里逗留。

  廣場上更是有一群上了年紀的人,跟著音樂跳交誼舞。

  楚洮以前沒有這種閑情雅致逛公園,今天難得清閑,忍不住朝交誼舞隊多看了幾眼。

  江涉挑眉:“想試試嗎?”

  楚洮回神,趕緊搖頭:“不想不想。”

  他從沒學過跳舞,也沒有這個細胞。

  不過他身體還是很軟的,畢竟練跆拳道也要壓腿拉伸。

  “試試吧,我教你。”

  江涉牽起他的手往里湊。

  楚洮趕緊往回縮:“別,我不跳。”

  廣場上跳舞的大多是男女搭配,他和江涉兩個alpha跳實在是太突兀了。

  江涉傾身,湊到楚洮耳邊低聲道:“放心,這片沒人認識你,如果丟臉了我們就跑。”

  楚洮咬住了腮肉,嗔笑道:“好有道理啊。”

  江涉順勢用手臂勾住楚洮的腰,另一只手和楚洮交握,將楚洮拉到自己身前。

  “跟著我就行,你這么聰明,肯定很快就學會了。”

  楚洮挨著江涉的胸膛,一抬眼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江涉的睫毛。

  他們以往貼的這么近的時候,下一秒就要接吻,而且吻得都不太溫柔,往往兩敗俱傷,嘴唇要腫一會兒。

  尤其是周五補習之后,楚洮很快就要回家,為了防止露餡,他不得不抿著冰塊給嘴唇消腫,江涉就沒心沒肺的笑他。

  楚洮的舌尖卷了卷,嘟囔道:“為什么是我跳女步?”

  江涉低笑,聲音沉沉的帶著揶揄:“那等你學會了換我跳女步。”

  楚洮認真點頭:“好!”

  江涉突然快速的低頭,在楚洮唇上親了一下。

  楚洮唇上一軟,不禁探出舌尖舔了舔:“干嘛親我?”

  江涉一本正經道:“禮儀,一會兒你跳男步再親回來。”

  楚洮:“......”

  他就不相信,這些大爺大媽也是親一口之后再跳舞的。

  不過他也不會戳穿,畢竟他想念江涉的觸碰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