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02 章 第 102 章
  高考倒計時很快翻到倒數第一百天。

  學校特意在操場舉辦百日誓師大會,通知高三所有老師學生參加。

  二月末,天氣不冷不熱,午后的日光灑在身上,有股清淡的暖。

  校長坐在主席臺上,不熟練的試了試麥克風。

  “喂喂喂,各位老師,各位同學,下午好......”

  “喂喂喂,下午好......”

  嗡嗡的電波震顫聲通過揚聲器傳遍整個操場,校長皺了下眉,招呼負責設備調試的老師過去。

  老師拍了拍話筒,又把桌面上的手機收走。

  刺耳的噪音總算消失。

  校長重新握住麥克風,正色道:“全場安靜,我宣布,淮南一中高考百日誓師大會,正式開始。”

  楚洮站在三班隊伍里,離主席臺大約有一百米的距離。

  國歌奏起的時候,全場寂靜。

  慷鏘有力的鼓點敲打著人身體的每個細胞,血液跟隨明亮的陽光一同炙熱,翻騰不止。

  一首國歌過去,校長沉了沉氣,緩緩道:“三年的拼搏已經走到了尾聲,距離高考還有短短一百天的時間。這三年,淮南一中的全體老師,領導,工作人員和你們一起,留下很多或痛苦,或喜悅,或難以忘懷的回憶。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抱怨,說高中學習苦,說高中老師不近人情,說學校食堂難吃,說德育處沒事找事。

  有時候我也去逛逛我們學校的貼吧,了解一下我的同學們在關心什么,抱怨什么。

  我看見有人說,畢業以后一定要找機會教訓一下德育處主任,還有人說要把保衛處玻璃砸了。”

  臺下哄堂大笑。

  不只是在網上,大家平時聊天的時候,德育處的老師,檢查衛生的組長,疾言厲色的保衛處處長,都是大家吐槽的對象。

  只是大家沒想到,校長也會知道這些事。

  季校長繼續道:“其實你們不是第一屆這樣說的學生,貼吧帖子往前幾年翻翻,幾乎每年都有人說這樣的話,但真正做這些事的一個也沒有。

  三年了,我們用心教導你們,嚴格要求你們,時時警醒你們,但也永遠陪伴你們。

  到今天,終于可以跟你們說一聲,學習,真的辛苦了......”

  楚洮半瞇著眼,頂著陽光,努力朝上望去。

  校長的聲音逐漸變得悠遠縹緲,他的注意力,更多被自己的心思占據。

  二模成績下來,他已經穩定在年級前十了。

  江涉也考的空前的好,已經躍進年級前五十。

  雖然他自己說自己還什么都不會,但楚洮清楚,江涉和高二初相比,已經進步太多了。

  有時候楚洮沒想到的結題方法,江涉都能另辟蹊徑的做出來。

  一切都很完美,付出都有了回報,他堅定不移相信的,從來都沒辜負他。

  這一百天對他來說,已經不是折磨,而是享受了。

  享受在淮南一中的最后一段日子,大家一起相伴,一起付出的日子。

  然后,他會有個得償所愿的未來。

  楚洮深吸了一口氣,忍不住張開手掌,讓操場上的風順著指縫劃過去。

  他從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放松,自信,有底氣。

  他喜歡這個誓師大會,這對他來說不只是一個高考前的鼓舞,更是他高中生活的告一段落。

  仿佛一列火車,跑完了一段漫長的旅途,終于快要到達終點的時刻。

  他能看見不遠處的站臺,閃爍著的紅色信號燈,還有耳邊經久不衰的汽笛長鳴。

  “老頭實在是太能嘮叨了。”

  在聽了校長長達半個小時的演講后,江涉倦怠的打了個哈欠。

  “噓。”

  楚洮給了他個眼色,示意他小聲一點。

  季校長正講到父母對孩子的付出這部分,還列舉了不少同學中真實的例子。

  這些故事講得周圍的同學們涕泗橫流,正處在無法自拔的感動中。

  只有江涉,從來不會被這種雞湯小故事影響,全程當廢話聽,還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楚洮也沒有那么感性,他溜號了半天,剛剛才從遙遠的天際飛回來。

  隊伍前面的戴文簡已經哭得泣不成聲,膀大腰圓的背影不住的顫抖著,他低著頭,雙手用力揉著眼睛,一下下的吸鼻子,急促且有節奏。

  楚洮有些無語。

  他原本不站在這個位置,要更往前一點。

  但江涉硬是要跟他站在一起,他才換了位置。

  早知道這樣,他寧可不過來聽戴文簡哭。

  江涉也看不慣,忍不住吐槽道:“我說,你這么心疼你媽,倒是好好學習啊。”

  戴文簡嗚咽道:“心疼是一回事,好好學習是另一回事,我可以多哭幾次,只要不讓我學習嗚嗚嗚。”

  江涉:“......”

  楚洮聳了聳肩。

  又過了一會兒,操場上的哭聲漸輕,楚洮又開始發呆。

  突然,一個紙團打在他胳膊上,隨后又很快滾到他腳邊。

  楚洮垂眸,看了看團的相當不規則的小紙團,又不解的回望江涉。

  江涉懶散道:“我說,畢業旅行想沒想好去哪兒?”

  楚洮挑了下眉,壓低聲音道:“你想的太遠了吧,離高考還一百天呢。”

  江涉:“一百天不遠啊,機票酒店都要提前訂,三個月正好。我們最好高考完就走,錯開暑那些放暑假的小學生。”

  楚洮思索了一下:“我還沒想那么多呢。”

  江涉建議道:“坐游輪怎么樣,我們可以去地中海,或者加勒比海,而且不累,也比較休閑。”

  楚洮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就在誓師大會聊起旅游話題了。

  他隨意回道:“我很多地方都沒去過,你想去哪兒都好。”

  江涉一勾唇:“那我定,給你個驚喜。”

  楚洮抿唇一笑:“嗯。”

  戴文簡回頭頂著一雙紅彤彤的眼睛,呢喃道:“喂,班長,你倆不道德吧,我這兒哭的這么慘,你們都聊起蜜月怎么過了!”

  自從上次被同桌點醒后,戴文簡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脈,以前不理解的,想不通的突然就都明白了。

  涉哥對班長那么特別,班長幫涉哥學習,不是因為友情,那他媽是愛情啊!

  楚洮耳根發燙,蹲身把紙團撿起來,又朝戴文簡扔去:“蜜月你大爺!”

  他的準頭沒有江涉好,紙團扔的狠了,擦過戴文簡的肩膀又彈了起來,跳到了隔壁班人的身上。

  偏偏戴文簡又是個跳脫的個性,知道楚洮扔紙團,他特別夸張的躲了一下,在站的整整齊齊的隊伍里顯得特別突兀。

  周圍班級的人紛紛朝他們這邊看過來,就連站在最后排的楊柳都警告似的咳嗽了一聲。

  楚洮面帶愧色的低了低頭。

  誓師大會這么嚴肅的場合,他怎么能學江涉打打鬧鬧呢?

  他們這邊好不容易安靜下來,周圍班級的同學這才把目光重新投向主席臺。

  楚洮百無聊賴的看了看天。

  不知道什么時候,天上飄來一朵濃郁碩大的云。

  但云并沒有遮住太陽,明銳的陽光始終籠罩在頭頂。

  濃云緩緩前行,糾結成團,仿佛一匹揚蹄狂奔的烈馬。

  也算是個好兆頭,象征著這屆高考馬到成功。

  楚洮正想著,碩大的雨滴猝不及防的墜了下來。

  太陽雨傾盆而至,幾乎不給人任何喘息的空間。

  雨點細密沉重,帶著潮濕溫熱的氣息,彌漫了這個操場。

  學校在舉行誓師大會之前,已經確定了天氣,但誰也沒想到這場太陽雨來的毫無道理。

  很多學生并沒有吃膠囊抑制劑,而是隨便在脖子周圍噴了噴。

  雨水又急又快,很快把抑制劑的氣息沖散,信息素的味道逐漸飄了出來,混合在雨中。

  校長在話筒里囑咐:“各位同學不要亂,太陽雨很快過去,我們把大會開完。”

  由于淮南一中是AO分班制,所以在操場開大會的時候,alpha和Omega也是分開站的,即便會有信息素的影響,但也不是不能忍耐。

  太陽雨的確又急又快,捉襟見肘的時刻很快就會過去。

  誓師大會的意義深遠,鄭重,絕對不能因為一點突發情況就中途作廢。

  在面對這種人生大事的時候,校領導多少有點迷信,覺得氣勢一旦被中斷,會影響高考士氣。

  全操場的同學在經歷瞬間的慌張后,很快恢復了平靜。

  大家都當做無事發生,頂著雨水,目視前方。

  只有楚洮和江涉不太頂得住。

  經過了不少次親密接觸后,楚洮的心靈腺體已經徹底接納了江涉作為自己的另一半。

  他熟悉江涉的信息素,喜歡江涉的信息素,迷戀江涉的信息素。

  這段時間學習繁重,考場一場接著一場,中途又經歷了寒假楚洮回鄉下過年。

  兩人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卿卿我我了,就連接吻的機會都少。

  這對兩個alpha來說本就十分折磨,每天只能噴大量的抑制劑來抵抗身體的需求。

  可這場猝不及防的雨,恰如其分的把抑制劑沖了個干凈。

  楚洮嗅到江涉信息素的味道,忍不住一陣眩暈。

  清冽,香甜,可口,好想在江涉的腺體上咬一口。

  淺淺的,用齒間刺破細嫩的皮膚,讓信息素的味道充分進入身體,填補他極度缺乏的滿足感。

  楚洮牙齒發顫,努力吞咽著口水,極力克制著沖動。

  他只期盼太陽雨快點過去,讓他可以重新噴上抑制劑,不至于像現在這么折磨。

  江涉從來不知道心靈腺體的存在。

  他只是一瞬間,覺得十分需要楚洮在自己身邊。

  江涉這么想的,自然而然就這么做了。

  他一步跨到楚洮身邊,從背后緊緊摟住楚洮,鼻尖抵在楚洮的后頸,雙臂急不可耐的摟住楚洮的腰:“給老子抱抱,就抱一下,命都給你。”

  江涉一撲過來,楚洮的自制力瀕臨崩潰。

  他從嗓子眼兒里擠出一句發自肺腑的話——

  “操......離我遠點,你甜到我了!”

  三班同學:“日......”

  領班同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