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99 章 第 99 章
  楚洮被江涉半摟半抱送回房間,又不知怎么稀里糊涂的洗了個澡。

  因為沒有可更換的衣服,他就光溜溜的倒在床上睡了。

  江涉在浴室蹭了一身的水,穿著一身潮乎乎的浴袍出來,就看見楚洮毫無戒心的躺在被上,四仰八叉,半點不遮擋。

  江涉喉結一滾,默默按了按食指骨節。

  骨節發出一聲微弱的悶響。

  他脫了衣服,調高空調的溫度,坐在楚洮身邊。

  楚洮感覺到身邊的床鋪一顫,半睜開眼睛,還拍了拍被子,對江涉道:“上來。”

  江涉附身,貼近楚洮,手指撫上他的肩頭:“上哪兒,上你嗎?”

  楚洮彎了彎眼睛,黑亮水潤的桃花眼情誼濃濃。

  “也可以睡在我身上。”

  江涉的手指下滑,沿著楚洮的右臂一路摸到手肘,然后順著手肘向楚洮背后探去。

  楚洮右邊本就敏感,被他碰的在床上蹭了一下,躲開江涉的手。

  “困了困了。”

  江涉手臂一用力,將楚洮的上半身撈起來,隨后在他唇上重重的親了一口:“生日快樂啊寶貝兒。”

  楚洮“唔”了一聲,緩緩合上了眼。

  江涉翻身一躍,靈活的倒在了楚洮身邊。

  他艱難的扯起被子,將楚洮牢牢的裹住,然后自己抱著楚洮的后背,沿著他的脖頸細細親吻。

  擔心信息素對楚洮造成影響,他還小心避開了腺體的位置。

  楚洮很快睡了過去,呼吸綿長,亂蓬蓬的頭發貼在江涉的下巴。

  江涉在黑暗中低語:“看來以后要多喂酒,怎么這么好擺弄啊。”

  楚洮在江涉房間里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他迷蒙的睜開了眼。

  酒精的作用已經完全消散,他緩了一會兒,總算回憶起來了昨天晚上的事。

  他和江涉在浴室里借著洗澡的名義玩了好久,最后楚洮的澡洗好了,力氣也用沒了。

  隨后江涉就抱著他睡了。

  這期間他沒看一眼手機,也不知道父母和哥哥是不是給他發了消息。

  要是晚上宋眠心血來潮去他房間......

  這幾乎是必然發生的事情。

  宋眠習慣操心,大到學習工作,小到一件衣服一雙襪子。

  臨睡之前去房間囑咐他們完全符合宋眠的習慣。

  如果他不在,他一直不在......

  楚洮一激靈從床上坐了起來,吵醒了一邊的江涉。

  江涉慵懶的伸了個胳膊過來,把楚洮又帶到自己懷里。

  “再睡會兒,還早呢。”

  山里天亮的晚,此刻窗簾上已經依稀透出了明亮的天光,說明時間已經不早了。

  楚洮伏在江涉胸口,拍了拍江涉的臉:“幾點了?”

  江涉必然是不知道的,于是隨口說了一句:“五點吧。”

  平時學習挺忙的,他們都養成了周六多睡一會兒的習慣,沒個九十點是起不來的。

  楚洮從江涉懷里翻出來,摸到床頭柜上自己的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

  早晨九點了。

  界面上還有不少消息和電話記錄。

  最上面的是宋眠,給他打了三個電話,還發了好幾條微信。

  【洮洮你們干嘛呢?給你們送東西沒人。】

  【好好休息吧,明天早點起,八點吃早餐。】

  【都七點半了,干什么呢?】

  【八點了!還睡呢!開開門!】

  【我和你爸先去吃了,你們倆起床給我回消息。】

  【吃完早飯了!你們怎么還睡呢?】

  ......

  然后是楚星寧的,消息顯示是昨晚十點。

  【洮洮,你別等我,我不一定什么時候回去。】

  楚洮揉了揉太陽穴,掀開被子準備下床。

  一下來他才發現,自己身上什么都沒穿。

  泳褲甩在一邊,用過的浴袍也散亂的搭在架子上。

  他的衣服都在房間里,一件都沒拿上來。

  楚洮:“......”

  楚洮扭回頭:“江涉,我沒衣服穿了。”

  江涉睜開眼,雙手撐著床,往上挪了挪,靠坐在枕頭上,靜靜打量楚洮,輕笑。

  “不是吧,我看你穿著衣服啊,還挺好看的。”

  他肆無忌憚的打量著楚洮的背窩,腰線,肌肉紋理。

  楚洮瞇了瞇眼:“穿了皇帝的新衣?”

  江涉張開手臂,向楚洮要抱抱:“我的新衣。”

  楚洮忍不住笑,上前幾步,掀起被子罩在江涉臉上:“真不要臉,你有皇位要繼承?”

  江涉干脆在被子底下伸出手,緊緊抱住楚洮的腰:“有皇后要娶。”

  “滾。”楚洮笑罵。

  江涉趁他不備,手上一用力,又把楚洮帶倒在床上,欲行不軌。

  楚洮抬手抵住他的胸口:“九點了,我媽要是找不到我該多想了。”

  江涉遺憾的噘了噘嘴。

  楚洮抬起手,用指尖夾住江涉的唇:“借我件衣服穿,等我回去換好給你。”

  江涉眨眨眼,思忖了片刻:“不用換,給你穿著。”

  他一躍而起,蹲在地上翻自己的背包。

  他翻出一件薄毛衣,一條寬松的睡褲,還有個四角內褲。

  “睡褲沒法穿出去,你回去脫了就行,其他穿著吧。”

  楚洮掃了一眼,拎起江涉的內褲:“你穿過的?”

  江涉聳聳肩:“洗干凈了。”

  楚洮輕咬了下腮肉,意味深長的看了江涉一眼,然后麻溜的套在了自己身上。

  江涉還來不及多看幾眼,楚洮已經套好了睡褲。

  睡褲肥肥大大,褲腿還當啷在楚洮腳面。

  他把褲腿卷了三折,和腳踝平齊。

  薄毛衣也有點大,袖口垂到楚洮指根,下擺也蓋過了屁股。

  但江涉原本就比他高一截,這種效果也正常。

  江涉似笑非笑的打量著他:“也不錯。”

  楚洮抬眼,扯了扯袖口:“什么也不錯?”

  江涉貼著他的耳朵,用氣聲道:“下次玩換衣play啊。”

  楚洮眼瞼猛顫,努力繃住嚴肅正直的臉,低低道:“你換吧。”

  等楚洮刷牙洗臉后,已經九點二十了。

  他再不回去實在說不過去,只好穿著江涉的衣服,拿好自己的房卡,偷偷溜回四層。

  這次挺幸運,直到他悄無聲息的進了房間,也沒被宋眠和楚江民察覺。

  一進門,楚星寧正在疊衣服。

  楚星寧怔了怔:“你才回來?”

  楚洮有點心虛:“昨天喝了點酒,睡過去了。”

  楚星寧分明看到楚洮身上毛衣的奢牌logo。

  他了然的點點頭:“爸媽給我發了不少消息,我也才看到,你快點收拾一下,咱倆一起出去。”

  “哦。”楚洮趕緊坐在床上換褲子,卻也不打算換毛衣了。

  楚星寧端詳他片刻,抬起手指,指了指楚洮的胸口:“毛衣也換一下吧,爸媽不會買這個牌子。”

  楚洮這才低頭看到那個明顯的品牌標識。

  他吐了吐舌頭,趕緊又把毛衣脫下來疊好,換上了自己的。

  總不能在室內也一直穿著羽絨服,差點就露餡了。

  “我去......還給江涉。”

  楚洮抱著換好的衣服,飛快的溜出門,將衣服給江涉送回。

  九點半,他才和楚星寧一起出門見父母。

  宋眠早就等的不耐煩了:“你們倆可真能睡啊,手機鈴都叫不醒你們,我真是服了。”

  楚洮打了個哈欠:“太累了媽。”

  宋眠無奈道:“趕緊去吃早飯!十點就結束了,真行。”

  楚洮老實道:“哦。”

  楚星寧問了一句:“我們什么時候回去啊?”

  楚江民道:“等你們吃完早飯就走,回去你媽還得收拾衣服。”

  宋眠補充道:“早餐記得吃飽點,沒有午飯了!”

  吃早餐的時候,楚洮收到了江涉的消息。

  司機叔叔來接他了,他不忍心人家在外面一直等著,所以就先回去了。

  楚洮回他:“注意安全。”

  楚星寧很了解楚洮,隨意問道:“江涉走了?”

  楚洮點點頭:“走了。”

  楚星寧笑笑:“哎,如果媽知道你找了個alpha,我找了個Omega,她會不會氣瘋?”

  楚洮思索片刻,深以為然:“應該會,所以將來公開的時候咱們倆要一起,也有人分擔怒火。”

  楚星寧抿了口牛奶,想起裴絳,他心里甜絲絲的。

  “那說好了,就一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