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98 章 第 98 章
  晚餐一直吃到了晚上十點。

  餐廳里已經沒有什么人了,很多菜也不再續,大部分服務員也已經閑的開始聊天了。

  宋眠終于站起身,揉了揉肚子,心滿意足道:“吃的太撐了,咱們也回去吧。”

  楚江民臨走之前,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說你吃那么多干嘛,又不好吃。”

  宋眠嘀咕道:“聊天沒注意嘛。”

  楚洮和楚星寧也站起來,跟著父母出去。

  楚洮記著江涉的話,所以除了最開始的蛋糕外,他幾乎沒吃什么東西。

  楚星寧原本就食量小,也沒太吃。

  楚江民問宋眠:“你吃這么多還能去按摩嗎?”

  宋眠看了看窗外的夜色,看不到星星,園林和溫泉里閃爍的霓虹燈占據了整片窗戶。

  各色燈光透過玻璃閃爍著,變換著,在清冷的夜色中灼灼綻放。

  宋眠打了個哈欠:“有點困了,按摩就算了吧。”

  楚江民難得帶宋眠出來一趟,也想讓她多享受享受:“按摩也能休息,你就躺著唄,反正有人給你按。”

  宋眠擺擺手:“又不是不要錢,我也沒那么想按。”

  楚江民不樂意看她總是惦記著錢:“都說了不用管多少錢,我請你去。”

  宋眠笑呵呵的窩在楚江民肩頭,輕嘆一口氣:“不行,兩個兒子呢,給我兒子攢錢。”

  楚星寧蹙了蹙眉:“媽......我們不用你攢錢,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宋眠扭回頭,撫了撫楚星寧的頭發。

  楚星寧和楚洮都長得比她高了,時間飛快,不知不覺的,她已經要踮起腳去摸兒子的頭發了。

  “逗你們玩呢,我是真累了,年紀大了熬不住,你們倆玩吧,我和你爸去休息。”

  楚洮咽了咽口水,努力用輕描淡寫的語氣問道:“我真要去找江涉嗎?”

  宋眠怔了下,顯然已經忘了最開始自己說過的話,但很快她就反應過來:“都碰到了,怎么也得見一面,你要是不想去也給人家發個消息說一句,不然顯得我和你爸沒給你帶話。”

  “那我還是去找他玩一會兒吧。”楚洮生怕宋眠反悔。

  宋眠也沒多想:“別玩太晚了,明天還得早起吃早餐呢。”

  楚洮點點頭。

  從餐廳出來,宋眠和楚江民上了電梯,楚洮和楚星寧留在走廊里。

  楚星寧對楚洮道:“你去找江涉吧,不用管我,我隨便轉轉。”

  楚洮靜默了片刻,低聲道:“那哥你小心點,這里人雜。”

  楚星寧畢竟是個Omega,還長得漂亮,室外溫泉區又不少黑暗死角,楚洮也怕他大晚上一個人去泡溫泉。

  楚星寧拍拍他的肩:“別擔心,我就在大樓里轉。”

  楚洮這才放心上了電梯。

  他輕車熟路的按了江涉所在的樓層,到了門口,他敲了敲門。

  很快門從里面打開,江涉一把把他抱了進去。

  江涉泡完溫泉,已經回來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

  但楚洮還沒洗干凈,生怕弄臟江涉,于是趕緊推開他:“別,我還沒洗澡呢。”

  江涉手上不老實,在楚洮領口游走,聲音低啞:“我不在意。”

  楚洮攥住江涉的手指,堅定道:“先陪你出去吃東西,回來再說。”

  江涉也確實餓了,從下午過來到晚上十點,他就陪裴絳喝了一杯茶。

  于是他只好悻悻的松手,按了按干癟的胃。

  “你怎么跟你媽說的?”

  楚洮瞥了他一眼,順便抽出插在門邊的房卡:“說什么?”

  江涉跟過去,兩人出了門,將門帶好:“你用什么借口溜的啊?”

  楚洮彎了彎眼睛,扯緊衣領:“沒用借口,我媽主動說讓我找你玩。”

  江涉挑了下眉,不禁感嘆道:“還有這種好事?”

  “應該是我媽太相信你說的那些胡話了。”

  楚洮陪江涉下到一樓大廳。

  到了晚上,室外溫泉的人已經不多了,通向后方的長廊里空蕩蕩的,只有室內溫泉還泡著不少人。

  大廳里的咖啡廳,酒吧照常營業,但因為售價遠超外面,所以消費的人也并不多。

  楚洮和江涉進了家酒吧,給江涉點了份小漢堡,一大份薯條,兩人還要了兩杯雞尾酒。

  趁著宋眠回房間,楚洮也想放縱一回。

  雞尾酒最先上來,清透的玻璃杯外浮起一層薄薄的水霧,酒水冒著氣泡,包裹著清透的冰塊。

  一兩根薄荷葉點綴在冰塊上面,塑料吸管繞城心的形狀,斜斜插在酒杯里。

  楚洮附身,含住吸管抿了一口。

  入口即是辛辣,他立刻皺眉瞇眼,勉強咽下去。

  冰涼的雞尾酒滑入食道,被體溫溫暖后,很快變得燥熱,口中的辛辣也逐漸轉為甘甜,除了口中余留了薄荷香的酒氣外,再沒有一丁點不適。

  “喝不慣。”

  楚洮嘟囔道。

  畢竟他幾乎沒怎么喝過酒,之前的啤酒還沒適應,現在又試了調酒。

  江涉比他適應的多,面不改色的用吸管在杯子里攪了攪,隨后喝了一大口。

  “調的也一般,等以后有機會帶你喝好的。”

  楚洮甜甜被酒水濡濕的下唇:“我還是愛喝果汁。”

  小漢堡和薯條很快送了上來,四個小漢堡插著簽子,肉香飄散,橙黃的芝士將將凝固,蜜色的油光閃爍,垂涎欲滴。

  江涉吃了三個小漢堡,楚洮陪他吃了一個,兩人又吃了大半的薯條,已經撐的不行。

  為了緩解漢堡和薯條的干澀,楚洮不得不喝雞尾酒潤口,一不留神,一杯酒就被他稀里糊涂的喂了下去。

  酒精溢散在胃里,很快混入血液,他開始出汗,連呼吸都變得溫熱。

  雞尾酒的度數比啤酒要高,楚洮很快感覺到了神經的興奮。

  他揉了揉眼睛,含著一根薯條,要嚼不嚼的對江涉道:“我們出去吹吹風吧,我有點熱。”

  江涉比他酒量好得多,也只是脖子上的皮膚稍微有點泛紅。

  他問道:“你還想泡溫泉?”

  楚洮搖搖頭:“不泡溫泉,就去外面轉轉,大廳里太悶了。”

  由于室內溫泉離得近,所以大廳里也是一股溫泉的水汽,空氣格外潮濕,而暖氣開得又高,人呆的久了,的確會憋悶。

  “你穿的有點少吧?”

  楚洮率先站了起來,把薯條全部咽下去:“不少,我們很快回來。”

  江涉拗不過他,只好把薯條隨便包了包,帶楚洮出去玩。

  他們沿著長廊,一寸寸的往前走,沒有了上次在父母身邊的擔驚受怕,總算能大搖大擺。

  從長廊出去,就又到了室外溫泉區。

  只有少數幾個池子還泡著人,室外很靜謐,沒有水聲,也沒有過分高漲的人聲。

  星辰明亮,山中的天空壓得極低,導致每顆星星都可以毫無遮攔的被人看到。

  霓虹燈清冷,緩慢變幻,照亮地面上的皚皚白雪。

  沿著鵝卵小路上的雪已經被人踩得滿是腳印,只有竹林附近,月亮門洞周邊,還有干凈的,未經侵染的雪地。

  楚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夜晚冰涼的空氣灌入肺里,總算緩解了幾分燥熱。

  他抬起眼,眼底被酒精熏出生理性的眼淚,霓虹燈的光線恍惚在眼前斑斕。

  “好安靜啊。”

  楚洮喃喃道。

  室外溫度畢竟在零下,他只穿了一身浴袍,當然很快就被風雪浸透。

  好在酒精幫他抵御了不少寒冷,所以他不至于一會兒都堅持不了。

  但楚洮還是自然而然的蹭到江涉身邊,報團取暖。

  江涉敲敲他的腦袋:“行了,透口氣趕緊回去吧,感冒了怎么辦?”

  楚洮醉意上頭,人正亢奮,白天人多的時候沒辦法盡情享受,到了晚上,好像這片都成了他一個人的天地。

  他干脆踩著拖鞋,一路往里走。

  繞過玫瑰池,藥池,巖泥池,一路走到月亮門洞邊緣。

  透過月亮門洞,能看到方寸的天地。

  悠遠閃爍的天際,深邃漆暗的深林,綿延起伏的山脈。

  他腳下,是一小片干凈的,平整的雪地。

  由于天氣的寒冷,松軟的雪花已經變得發硬,顆粒感更甚。

  楚洮突然蹲下身,裹緊衣服,伸出手指,認真的在地面上涂涂畫畫。

  “冷不冷......”

  江涉就知道他又有點喝多了,竟然像小孩子似的蹲在地上玩雪。

  明明脖子也露著,腳踝也露著,凍得都快沒什么體溫了。

  但他又不想打擾楚洮,無論楚洮做什么事,他都不想當阻擋的那一個。

  江涉無奈,只好俯下身,從背后抱住楚洮,想蓋住楚洮的后背,多少暖和一點。

  可一低頭,他終于能隱約看清楚洮畫的是什么。

  粗顆粒的雪給楚洮的創作增加了難度,但是透過歪歪斜斜的筆跡,江涉還是能看明白楚洮的字。

  他寫了兩個人的名字,然后用一個大大的圓將兩個名字圈在了一起。

  或許他想畫別的什么,但是最后只能看出一個圓。

  楚洮皺眉端詳了半天,似乎并不是特別滿意,但卻已經不能改了。

  江涉單膝跪在地上,將下巴抵在楚洮肩頭,低聲道:“這么喜歡我啊,喝多了都知道寫老公名字。”

  楚洮眨眨眼,冰涼的側臉在江涉臉上蹭了蹭。

  “對面的風景好不好?”

  他指月亮門洞外的一切。

  風,星辰,月色,山林,馬路。

  江涉認真的端詳了片刻。

  如果有一臺特別好的相機,從門洞這邊拍攝,肯定能拍到一幅挺美的風景。

  線條,起伏,構圖,元素,都堪稱完美。

  “好啊,特別好。”江涉貼著楚洮的耳邊道。

  楚洮松了一口氣,終于滿意的笑。

  他用冰涼的手指握住江涉的手,像顆冰蘑菇似的蹲在地上,一本正經道:“那我們的愛情也在風景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