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97 章 第 97 章
  答完宋眠的話,楚洮低頭咬了一根芹菜。

  芹菜汁流出,味道溢滿口腔,楚洮一皺眉,趕緊吐了出去。

  他一直討厭芹菜的味道,但很喜歡芹菜涼拌的花生米,剛才舀花生米的時候不小心帶了根芹菜,而宋眠說的話完全轉移了他的注意力,他都沒注意到自己夾的是根芹菜。

  宋眠看了他一眼,還教育道:“洮洮,不要挑食,芹菜很有營養的。”

  楚洮“唔”了一聲,舉起果汁抿了一口,把芹菜的味道沖淡。

  宋眠對楚江民道:“一會兒吃完飯我們去按摩一下?”

  楚江民笑笑:“行啊,今天不用管,隨便消費,開心開心。”

  宋眠又對楚星寧說:“洮洮去找江涉,你跟我們一起去按摩吧,給你按按肩膀頸椎,總坐在椅子上都坐勞損了。”

  楚星寧趕緊搖頭:“我還這么年輕呢,怎么可能勞損啊,你們倆過二人世界吧,我可能去打打游戲。”

  他實在心急。

  小朋友難哄,離開一會兒都不行,光是吃飯這個時間,都給他發十多條消息了。

  楚星寧正想著,手機又震了一下,他忍不住又拿起來看。

  【小朋友:哥哥不在我都吃不下飯,一個人真的好可憐。】

  【小朋友:哥哥什么時候完事呀,我給哥哥準備了生日禮物哦。】

  【小朋友:好想光明正大的坐在哥哥身邊哦。】

  他越是這么說楚星寧越心疼,就連吃飯都有點心不在焉。

  宋眠疑惑:“是不是飯菜不好吃啊,星寧你多吃點。”

  楚星寧擔心被父母看出來,只好夾了一塊煎三文魚肉,稀里糊涂的嚼了。

  “我沒怎么運動,所以不像你們那么餓。”

  山莊的貴賓會客廳里,江涉和裴絳面對面靠在沙發里,桌面上擺著兩杯龍井茶和幾塊馬卡龍。

  會客廳沒有正經的晚餐,只有一些零食甜點。

  這里主要是為來山莊休閑談生意的大老板們準備的,服務高端,私密性好。

  裴絳捏起一塊馬卡龍,放在嘴邊咬了一口,在嘴里嘗了嘗滋味,便厭惡的吐了出來。

  “好難吃。”

  江涉原本一直在閉目養神,這時才抬起眼來,掃了裴絳一眼。

  “不是說不希望再碰到嗎,找我過來干嘛?”

  江涉和楚洮分開之后,目送楚洮去了自助餐廳,自己百無聊賴,找了個地方打電郵。

  除了自助餐廳,他也沒地方吃東西,雖然可以讓服務生把晚餐送到房間,但是自己一個人也挺無聊的,他想等楚洮一起。

  玩了一會兒,他收到了裴絳的信息,說是想和他見見。

  結果到了會客廳,裴絳除了一開始拍了張兩人喝茶舉杯的手的照片后,就再沒說過話,而是一直玩手機。

  裴絳放下手機,無辜一笑:“怎么說我們也是親戚,大姨說了,我們都是獨生子,同輩的兄弟就咱們倆,將來就是最親的人,要互相照應。”

  江涉勾起唇,目光考究的打量裴絳:“你猜你是在利用我。”

  江涉一向聰明,又對裴絳的個性了如指掌,裴絳能哄得了別人,但是騙不了他。

  裴絳靜默了片刻,倒也不反駁,反而堂而皇之的對江涉道:“就算是利用,哥你也沒損失什么吧。”

  江涉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手指輕輕敲打著扶手:“所以我來了。”

  又是一陣沉默。

  就在江涉喝完了一杯茶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裴絳突然問道:“哥你分化的時候是什么心情?”

  江涉一頓,稍微蹙了下眉:“能有什么心情,分化就分化了。”

  裴絳聳聳肩,眼瞼稍垂,臉上帶了些不符合年齡的深沉。

  他自言自語道:“好無聊,為什么分化之前自己會有感覺呢。”

  所有人在擁有懵懂意識的時候,就大概知道自己的傾向了,而事實證明,傾向大多和分化結果是相符的。

  人在十六七歲之前,雖然沒有被信息素支配的困擾,但還是本能的會被異性吸引。

  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會分化成alpha。

  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江涉忍不住建議道:“你要是青春期到了,自己去找心理醫生疏導,我不懂那玩意兒,咱倆也不是可以探討青春期迷茫的二逼關系。”

  裴絳這才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很快斂起情緒,咯咯笑道:“真是毫無兄弟情可言,虧得沈嵐還對你那么好。”

  提到沈嵐,江涉不耐煩的臉色稍微收斂回去。

  沈嵐作為他的小姨,對他始終比沈晴和善溫柔。

  因為身處娛樂圈,沈嵐經營了大把的文娛體育界的人脈,她幫江涉要過NBA球星簽名的球衣和籃球,給江涉置辦過一整套頂級的電競裝備。

  江涉是挺喜歡沈嵐的,沈嵐風趣幽默,嫵媚動人,比疾言厲色,不懂變通的沈晴不知道好多少。

  以前不懂事,他還在家里家外宣揚,希望自己媽媽是沈嵐而不是沈晴。

  可笑的是,后來裴絳出生了,他親耳聽到裴絳說——

  為什么我媽媽不是大姨呢?

  在外人面前,裴絳從來都是叫沈嵐名字的,不是沒人教過他禮貌,而是沈嵐不許。

  要是被人知道沈嵐十八歲戀愛腦任性,跟男愛豆弄出個兒子來,她的事業型女強人人設就崩了。

  大眾每次扯皮起平權問題,都會把沈嵐拎出來一遍遍討論,認為她灑脫隨性,不被世俗眼光所累,一門心思發展事業,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不少年輕Omega把沈嵐視為人生理想,奮斗目標,但這也導致沈嵐被架在一個非常恐怖的高度,沒有任性的權利,更沒有臺階可下。

  裴絳一直被沈嵐稱為姐姐的孩子,不知道親生父親是誰,也不能和人說母親的名字。

  想想一團亂麻的家庭關系,江涉多少還是有點同情裴絳。

  可恨之人都還有可憐之處,更何況裴絳還不算可恨。

  見江涉的神色微變,裴絳突然傾身貼近桌子,湊到江涉面前頑劣道:“現在哥想跟我發展二逼關系了?”

  江涉淡淡道:“和你還是算了。”

  裴絳眨眨眼,直起身子,半認真半開玩笑道:“哥你談戀愛了嗎?”

  江涉一挑眉,抬起空茶杯,見里面只剩個底,又不得不放在桌子上。

  “我們聊這個話題合適?”

  “為什么不合適?”

  “我成年了,你才初中吧,戀愛跟你有什么關系。”

  裴絳笑笑:“得了吧哥,你以為還是十年前嗎?我記得從小到大追你的人也很多吧。”

  江涉不咸不淡道:“不記得了。”

  “哥你沒分化前有沒有想過,要是你喜歡的人是alpha怎么辦?”裴絳仿佛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扯著江涉問這些幼稚的戀愛問題。

  江涉心頭一顫,瞇著眼睛打量裴絳半晌。

  他甚至懷疑裴絳知道了什么。

  難道誰把他和楚洮的事情透露出去了?

  不過他也沒什么可隱瞞的,因為根本沒人可以阻止他。

  只不過這件事傳到裴絳耳朵里就有點離譜,他雖然不在乎,但也不希望流言蜚語給楚洮造成影響,畢竟前段時間蘇景同熱搜表白的事還在學校鬧得沸沸揚揚。

  江涉頓了頓,云淡風輕道:“我喜歡的人是alpha,那我就喜歡alpha。”

  裴絳微怔,繼而喃喃道:“我還以為你會騙人家自己是Omega,等追到手了再說。”

  江涉漫不經心的脫口而出:“騙人是你的專利吧,我沒興趣。”

  裴絳的笑容有點僵:“好像是哦,反正我從小就是壞人。”

  江涉訝異:“你對自己的認知還挺明確的。”

  裴絳彎了彎眼睛,看起來乖甜可愛,只是臉色略微有些發白:“誰讓我長了一張單純無辜的臉,不利用不是可惜了?”

  江涉漫不經心道:“你愛怎么樣是你的自由,但誰都不是傻子,不可能被你騙兩次,我走了。”

  他說的是自己被裴絳騙來拍照片這回事,奉陪一次,下次他也不會來了。

  只是裴絳聽了他的話,卻不由得咬住了下唇。

  他用的力氣不小,嘴唇被他咬的發白,破裂的褶皺處隱約滲出了些腥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