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95 章 第 95 章
  電梯平安到了一樓,宋眠和楚江民挽著手一邊走一邊咬耳朵吐槽。

  “現在的年輕人......”

  “走走走,管人家干嘛。”

  楚洮和江涉一直等到所有人下電梯,確定沒有任何被發現的危險時,才徹底松了一口氣。

  楚洮裹緊浴袍,從江涉懷里鉆出來,拍了拍自己發熱的臉:“咱們待會兒再走吧,我爸媽走路慢。”

  江涉拽住他的手:“不,得跟著。”

  楚洮疑惑道:“為什么?”

  “不然到時候不小心跟你爸媽進了一個池子就尷尬了。”

  “......”

  兩人在不遠不近的位置默默跟著宋眠和楚江民。

  通往室外溫泉的長廊窄窄的一條,最多也就能允許四個人并行,而且長廊里來往的人并不算多,只要宋眠一回頭,就能注意到鬼鬼祟祟的楚洮。

  于是楚洮干脆把浴袍扯起來,遮住臉,只留兩個眼睛在外面。

  好在宋眠始終沒有回頭,最多也就是趴著玻璃向外看看。

  到了出口,宋眠一撩簾子,瞬間被凍得發顫,然后拉著楚江民進了離長廊最近的藥湯。

  楚洮松了一口氣,以他媽貪圖安逸的個性,選擇了一個就懶得換地方了,更何況外面這么冷,即便爸爸扯著她,她也不會出來。

  “我們去最大的那個池子。”楚洮站在長廊里,一指最遠處的那個,裝修最豪華的巖洞池。

  那里那里處處有巖壁遮擋,又有無數彩燈遮擋人的視線,在昏暗的夜色下,哪怕宋眠和楚江民過去了,也很難認出他們。

  江涉一撩門簾,厚重的遮擋一打開,門外的冷風瞬間灌了進來。

  冬天山間的溫度潮濕刺骨,皮膚一接觸空氣,毛孔便立刻閉合起來。

  楚洮瞇著眼,裹緊單薄的浴袍,抬起拖鞋,一腳踩進了松軟的雪里。

  雪粒一直沒到腳踝,拖鞋里面也塞滿了雪,寒氣的包裹讓楚洮打了個哆嗦。

  “真冷。”他低聲吐槽,然后扯著江涉的手,微瞇著眼睛,快步拔出腿往前跑。

  江涉比他耐凍一點,但到底難以抵抗凜冽的寒風,也忍不住皮膚發緊,四肢冰涼。

  “要不我們找個小池子先泡一會兒,熱了再去別的。”

  他說罷,也不待楚洮反應過來,便一把把楚洮拽到藥池附近的玫瑰池。

  湯池溫度顯示39.

  江涉脫了浴袍,搭在一邊的椅子上,率先下了水,冷熱交替的一瞬間,他覺得雙腿的皮膚都要麻了。

  但很快熱意襲來,瞬間連上半身的寒意都被驅散了。

  楚洮裹著浴袍站在岸邊,猶豫不決。

  這里畢竟離爸媽那里有點近,雖說大晚上也很難被發現,但是也有點過于刺激了。

  但是的確太冷了,他本來就瘦,身上沒多少抵御寒冷的脂肪,而且剛剛踩了雪,雪粒融化,冰涼的雪水順著皮膚下滑,又在不斷企圖凝固,扯得他的皮膚難受。

  江涉朝他張開手掌:“過來寶貝兒,真的很暖和。”

  楚洮用食指抵著唇,示意江涉小聲點,然后這才脫掉浴袍,搭在江涉浴袍的旁邊。

  他光著身子,試探性的把腿放入溫泉池,但和溫泉水接觸的一瞬間,楚洮又快速的抽了出來,低聲對江涉抱怨:“好燙。”

  39度不算特別高的溫度,但他的皮膚已經被雪水徹底凍冰,接觸熱水的一瞬間,刺痛的厲害。

  楚洮還挺怕燙的,就連洗澡的時候,水溫調的也不高。

  江涉伸手抓住他的腳踝,一邊給他撩水,一邊戲謔:“在我面前越來越嬌氣了。”

  “誰嬌氣了。”楚洮瞪了他一眼,像是要證明自己似的,一咬牙,邁進了熱水里。

  他剛一進去,就被江涉拽進懷里緊緊摟了起來。

  寒氣一瞬間被隔離在外,溫泉水沒過了他的胸口,升騰起來的水蒸氣氳濕了楚洮的發梢。

  他被江涉禁錮了一會兒,身體快速適應著熱水,淡淡的玫瑰精油香氣散在身上。

  溫泉池里還有其他人在,看見兩個年輕人抱在一起,意味深長的看了過來。

  這在溫泉池也不是新鮮事,年輕人就是容易激動。

  但楚洮臉皮薄,見周圍人都注視著他,有些尷尬的推開江涉的手:“咳,注意點。”

  江涉滿不在乎,抬起沾滿溫泉水的溫熱的指腹,捏了捏楚洮發涼的耳垂:“脫了衣服誰也不認識誰,咱倆怎么丟臉都沒事。”

  直到把楚洮的耳垂捏的發熱,江涉才似笑非笑的縮回手。

  溫泉水并不是完全透明的,所以每個人水下在做什么,沒人看得見。

  江涉的手一縮回來,就順勢滑到了楚洮的尾椎,輕輕點了兩下。

  楚洮一瞬間直了身體,繃著臉,壓低聲音道:“你再動手我就出去了。”

  他說罷,還生怕被同池的人聽到,緊張的觀察每個人的表情。

  但好在他們這個池子里的人都相對安靜,只是懶散的靠在池邊,享受著山間月色,并沒有交頭接耳。

  大概也是因為池子里突然來了陌生人,一時之間也沒辦法暢快交流。

  江涉縮回手指,靠在臺階上,雙臂抵在岸邊,捏著柔軟的雪。

  “我把手拿上來,不動手了行吧。”

  他說罷,便靈活的用腳勾住楚洮的小腿,然后雙腿一夾,將楚洮困在自己腿間。

  楚洮掙了掙,但池水顯然帶給他不少阻力,而江涉又故意較勁,不讓他逃出去。

  楚洮無奈,抬手抓起岸上的一把雪,糊在了江涉臉上。

  “腿松開!”

  江涉反應不及時,被半融的雪抹了一臉,身體適應了熱度再驟然一涼,江涉猛然一抖,雙腿自然而然的松了力道,楚洮順勢溜了出去。

  雪花被熱氣一蒸,很快融化,掉進溫泉水里,消失不見。

  只留下江涉臉上滴滴答答的雪水。

  江涉抹了一把臉,看著楚洮沉沉的笑:“打雪仗是吧?”

  他一邊說著一邊也不動聲色的抓了一大把雪,柔軟的雪在他掌心被團成個小雪球,他手里轉著小雪球,慢慢向楚洮靠近。

  楚洮看見他的動作,反應過來,轉身要跑。

  奈何水中行動不便,他逃得稍微慢了一點,被江涉抱著腰帶入了水中。

  水花四濺,引起不小的響動,楚洮踉蹌后退,瞇著眼笑道:“不鬧了不鬧了!”

  江涉卻不聽他的,而且他心思比楚洮壞多了,楚洮只是抹了他的臉,但江涉卻借著池水翻騰,燈光細碎的瞬間,把雪球按在了楚洮的胸口。

  “還敢不敢了?”

  雪球江涉掌心和楚洮胸口的壓力下四分五裂,并在水蒸氣的炙烤下飛速消融。

  涼意只是一瞬間,可脆弱的地方被冷熱刺激后,躁動卻是持久的。

  楚洮渾身一顫,猛地咬住腮肉,眼底泛出一層不易察覺的水光。

  他以為,江涉最多抹在他的臉上,頭頂,甚至是脖頸。

  但江涉顯然沒有他想的這么善良。

  楚洮縮進熱水里,讓池水蓋過他每存皮膚,連頭發都染得濕透。

  他縮著身子,緩了半晌,才把躁動的念頭按捺回去。

  然后抬起臉,頂著濕漉漉的臉,哀怨的瞪了江涉一眼。

  “你故意的。”

  剛到水里就動手動腳,是準備下一秒就沖回臥室了?

  江涉眼底含笑,伸手幫楚洮擦著臉上的水:“怎么回事,你現在越來越敏感了。”

  楚洮濕漉漉的頭發接觸了空氣,很快凍了起來,變得硬邦邦的,狼狽的搭在耳鬢。

  楚洮心里知道,他和江涉的信息素契合已經達到了極致,就差最后一步了。

  江涉顯然是做學渣做慣了,雖然有疑惑,但從沒想過深究。

  江涉最后那聲聲音不小,同在一個湯池里的人多多少少能聽到。

  言語上的曖昧和動作的寵溺很難不引起人的注意。

  “哇......”

  “好開放。”

  楚洮實在沒臉氣定神閑的待下去了,好在身上已經被溫泉水泡的熱氣十足。

  他站起身來:“走吧,換地方,去大點的池子。”

  楚洮剛要邁步上岸,對面藥池的宋眠和楚江民也同時站了起來。

  宋眠長嘆一口氣:“哎喲,熱的我喘不上來氣。”

  楚洮嚇得立刻縮回了水里,背靠著墻壁,把腦袋縮到池子邊緣以下,連大氣都不敢出。

  兩個池子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宋眠顯然是藥池呆夠了,想要換個地方。

  玫瑰池是最近的一個,里面人也少,溫度也比藥池低。

  宋眠從藥池出來,被涼風一吹,呼吸清透不少。

  楚江民也跟著出來,把宋眠的浴袍拿過來,披在她身上:“小心感冒了,一冷一熱的。”

  宋眠裹著衣服,靠在池邊,摸了摸凍成冰的頭發:“你說倆孩子去哪兒玩了,都沒看見他們?”

  楚洮側眼看了看江涉,默默咬住了下唇。

  江涉比他膽大一些,偷偷抬起頭,觀察‘敵情’,然后小聲告訴楚洮:“你媽沒過來。”

  楚洮拽他的胳膊:“你別亂看,小心暴露目標。”

  江涉揶揄道:“怕什么,暴露了就把你娶回家。”

  楚洮不滿被江涉占口頭便宜,嘟囔道:“怎么不是我把你娶回家?”

  江涉不在意這些:“那也行,我這就去跟公公婆婆重新自我介紹一遍。”

  說著,他就要起身。

  楚洮嚇了一跳,下意識抱住江涉,在他肩頭輕咬了一口。

  江涉只是故意逗她,沒準備真的出去。

  楚洮咬的不重,淺淺留下一圈牙印,還留下了柔軟的嘴唇的觸感。

  江涉眼神微深,手指不老實的在楚洮背后狠狠揉了一把。

  兩人弄出點水聲,惹得宋眠朝這個方向看了一眼。

  這下連江涉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就聽楚江民道:“外面天這么黑,池子里面這么多人,看到可能你也沒注意。”

  宋眠扭回頭,拿起手機:“哎呀,我給他們打個電話吧。”

  楚洮聽到宋眠的話,微微僵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掛在欄桿上的浴袍。

  下來的時候,他隨手把手機揣在了浴袍了,而他的手機沒有靜音。

  一旦手機響了,父母就會知道他在附近,如果正好撞擊他和江涉在池子里,那就沒什么可解釋的了。

  一場家庭倫理出柜大戲。

  楚江民建議道:“給洮洮打吧,星寧手機鈴聲好像有點壞了。”

  宋眠凝著眉:“星寧手機壞了,你怎么不帶他去修修呢?”

  楚江民:“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影響用,而且他平時學校屏蔽,根本用不上手機。”

  宋眠吐槽他:“你對孩子一點兒也不上心,萬一真要聯系星寧的時候聯系不上呢?”

  楚江民摟住她的肩,安撫道:“好好好,回去帶他修,你先給洮洮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