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92 章 第 92 章
  放學之前,楚洮偷偷告訴江涉自己已經拒絕蘇景同了。

  江涉本來復習的無精打采,被他一句話吊起了興致,忍不住問:“你怎么拒絕的?”

  楚洮思索了一下自己和蘇景同離譜的對話,含糊道:“反正就是拒絕了。”

  江涉傾身,趴在桌面上,湊到他耳邊:“他這么聽話,不會再纏著你了?”

  楚洮歪頭掃了他一眼:“不然呢,蘇景同又不傻,你當初拒絕他他不也沒纏著你嗎。”

  江涉輕嗤,酸溜溜道:“那可不一樣,我對他又不好,不像是你又是送醫務室又是在他前男友面前替他說話,是個Omega都要愛上你了。”

  楚洮彎著眼睛,抬手捏了一下江涉的下巴:“我對誰都很好,但對你最好。”

  “那倒是。”話里的區別對待讓江涉格外舒適,也忘了纏著楚洮問蘇景同的事,縮回去繼續鼓弄物體題了。

  江戚風見補課有效,就又給他請了兩個理科的名師,幫江涉撿回當初落下的課程。

  在高三復習階段還要多上兩門課,其實江涉真有點疲憊了,每天睡覺的時間都不足五個小時。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不管不顧的困了就睡,但現在一想到要跟楚洮考一個學校,他硬是忍了下來。

  晚上楚洮照例是跟楚星寧一起回家。

  因為在Omega班,所以楚星寧對八卦消息跟進的特別快,還問了一嘴蘇景同的事。

  但很快兩人的話題就又回到了考試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推測著年級前幾的發揮。

  楚星寧嘀咕了一句:“我今天去找你的時候碰到付凱義了。”

  楚洮心里一跳,抿著唇看了楚星寧一眼:“他跟你說什么了?”

  楚星寧搖了搖頭:“也沒說什么,就是對了下數學答案,然后他說要加我,我把微信號給他了,但他好像忘了。”

  楚洮眼神顫了顫,推著車子進了車棚,把鎖鏈綁在車輪上,漫不經心道:“可能有事還沒來得及?”

  付凱義親口承認喜歡楚星寧,這時候要來了微信號,不可能不加的。

  楚星寧聳聳肩:“也無所謂,主要是他說可以對一下明天理綜的答案,但反正我們也不熟,忘了就忘了。”

  第二天全部科目考完,各班要把堆在外面的桌椅搬回去,楚星寧沒空找楚洮,也沒有出現在11考場門口。

  楚洮后來還特意問了一句,付凱義有沒有加他。

  楚星寧搖了搖頭。

  理綜的答案是他們兩個回到家對的,差別很小,彼此都知道這次考的不錯。

  都說一模的難度要超過高考,但大概是全市統考的緣故,所以難度平均的很好,物理生物稍微難一點,但數學和化學都相對簡單。

  當天晚上,宋眠給他們燉了西紅柿牛肉湯。

  這段時間的復習費腦子,所以要加餐補充營養。

  楚星寧食量本來就小,還有點挑食,所以宋眠燉湯的時候一點油都沒放,盡量把油膩感降到最低,讓他多喝一點。

  餐桌上,宋眠隨口提道:“我聽你爸說俞維的面試過了,收到江氏的offer了。”

  楚洮低頭咬了一口牛肉,連眼睛都沒抬,直接道:“那挺好啊,我爸和他老同學可以經常見了。”

  宋眠單手拄著下巴,嘆道:“你俞叔叔原本還擔心江涉會不會對俞維有點意見,現在看來完全是多慮了。”

  楚洮吃東西的動作一聽,舌尖抵了下腮肉,輕笑道:“江涉不是那種人。”

  江涉雖然有點離經叛道,但做事有自己的道德準則。

  他不愛翻舊賬,不愛針對人,今日事今日畢,就不會背地里找人麻煩,更不用說利用家里的關系斷送一個人的前途。

  俞維說到底只是有點虛榮,但還是有真才實學的。

  即便遲到了還能收到江氏的offer,說明他在面試時表現的也很好。

  對江涉來說,與我充其量只是一個路人,還不值得他去打壓。

  宋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沒話找話:“江涉這孩子是不錯,我以前對他的確有點偏見,但上次見面之后,完全改觀了,挺成熟的,說話也穩重,做事也面面俱到,不像個小孩兒。

  星寧,洮洮你們倆也得跟人家學一學,將來走到社會上,不是光成績好就可以的,你們性格都有點隨你爸,只會悶頭干事,不會推銷自己。看看你爸走了多少彎路,不如他的同事因為跟領導關系好,都能拿比他更高的工資,職場上是沒有公平可言的,為人處世比業務能力更重要。

  尤其是你洮洮,你就不會為自己爭取也不愛出頭,小時候班里競選班長,人家都知道舉手,就你不舉手,老師鼓勵你站起來講點話你也不動,還一個勁兒的往桌子底下縮,結果到高中才第一次當上班長,還是楊老師直接任命的。”

  楚洮舉起碗,抿了一口湯,不經意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說吧。”

  他以前的確是沒有做過班長,也不會想要競爭班長。

  因為哥哥舉手了,所以他就不會舉,他不想跟哥哥爭。

  兄弟兩個競爭是不對的,他不上去,手里的票還可以投給哥哥。

  這就是他當初最單純最直白的想法。

  宋眠倒也沒真想逼著楚洮改變,畢竟現在說將來也早,等上了大學,一切還會有變化。

  她倒是想起一件事:“哎洮洮,你跟江涉關系這么好,總在一起玩,不影響他交朋友啊?”

  楚洮不解的皺起眉,放下勺子:“他有挺多朋友的,我跟他朋友關系也不錯,我還介紹了陶松給他認識。而且也沒有總一起玩,在學校里大部分時間都是學習。”

  男生之間的感情不像女生那么有占有欲,江涉總跟他在一起,方盛徐園他們也不會覺得被忽視,陶松也沒覺得他就背叛了兄弟的感情。

  這點跟宋眠和唐令美還真不一樣。

  以前唐令美要是跟別的同事一起去旅游了宋眠還會生氣,在家里念念叨叨,說唐令美找到新歡不搭理她了。

  宋眠眨了一下眼,笑了:“不是哥們兒,就是poppylove那種。”(初戀)

  江涉這樣開朗的性格和家庭條件,宋眠不信他會沒有喜歡的人。

  而且以他的自信,喜歡了肯定是要追的,才不會顧及什么學校允不允許,耽誤不耽誤成績。

  楚星寧抬手捂著嘴,輕咳了兩下,偷偷掃了楚洮一眼。

  楚洮眼瞼一垂,舀了一大勺西紅柿,把嘴里塞得滿滿的,含糊不清道:“也不影響吧。”

  畢竟,他把自己都搭進去了。

  宋眠興致勃勃的問:“洮洮,你還記不記得你表姐徐涵?”

  楚洮把西紅柿咽下去:“哦,她不是讀大學了嗎?”

  這個表姐是宋眠一個姐姐家的孩子,小時候經常跟楚洮和楚星寧玩,長大了學習緊張,就沒怎么聚過了。

  他們家的人大概都有學習好的基因,這個表姐也是,比他們大一歲,中途還跳了一級,現在已經大一了。

  表姐去年高考的成績排在全省前五百,去了所很不錯的大學,學了最好的專業。

  但楚洮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小學。

  宋眠繼續道:“你小姨給我打電話說,涵涵還沒談戀愛。”

  楚洮扯了扯唇:“她才十八吧,著什么急。”

  楚星寧也道:“對啊,我記得表姐長得挺好看的,大學還有有名的和尚廟,追她的人肯定很多。”

  宋眠搖了搖頭:“你小姨說涵涵心氣高,一般人都看不上,非要找家庭條件好的,本來你小姨家不是也不錯嘛,你姨夫是處長,起碼要門當戶對及以上吧。”

  楚洮不經心的笑了一聲:“這么小考慮那么多干嘛。”

  宋眠道:“你表姐從小就比同齡人理智成熟,不想浪費感情唄,談就要談最好的。涵涵可親口說的,感情都是次要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設,把她媽都嚇了一跳。”

  楚星寧漫不經心道:“那也是小姨給她灌輸的吧,當初小姨找姨夫不就是看中了經濟基礎嗎。”

  宋眠打趣道:“那你小姨現在不是比你媽我過的舒坦多了,天天打打麻將,逛逛街,在商場看上件衣服不用問價就買了,我都得記下貨號回來網購。”

  楚星寧被宋眠堵得無話可說,憋出來一句:“倒也是。”

  宋眠繼續對楚洮道:“等你們高考結束了,你把你表姐微信給江涉。”

  楚洮皺起眉:“媽你想什么呢?”

  宋眠沒察覺楚洮表情里的異樣:“我記得江涉也十八了吧,不小了,而且家庭條件也不錯,正好是你表姐喜歡的,反正認識認識唄,多個朋友多條路。”

  楚洮明顯不耐煩起來,斬釘截鐵道:“不可能。”

  宋眠一愣:“怎么......不可能了?”

  楚星寧知道楚洮不好解釋,在一邊解圍道:“您別亂介紹行嗎,表姐和江涉將來都不一定在一個大學,家又不在一個城市,一點都不了解,怎么可能啊。再說表姐大學里也不是一個富二代都沒有吧,她自己肯定心里有數,你們做家長的都是瞎操心。”

  宋眠見楚洮和楚星寧意見都這么大,就知道跟他們都說不通。

  家里三個男人,沒人能理解她的話。

  宋眠擺了擺手:“我就隨口一說,不是正好想到了嗎,再說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表姐和江涉要真的成了不也挺好嗎。”

  楚江民在客廳看電視,電視聲音小,一直能聽見宋眠的話。

  連他都覺得扯,忍不住出聲道:“行了吧你,想一出是一出。你妹妹家條件是不錯,但跟江家是一個檔次的嗎?人家江涉的父母能干嗎?就你妹妹想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江家不想找個門當戶對的?”

  宋眠一想也覺得自己天真了。

  “行行行,算我多事,我不就閑的無聊跟孩子聊聊天嘛。”

  楚江民吐槽:“我看你是閑的,江涉那孩子還用你介紹對象?也就你兒子悶,說不定將來還真得靠你給相親。”

  宋眠不樂意:“我兒子怎么啦,洮洮和星寧誰不是一堆人追啊?”

  楚江民道:“星寧心高氣傲的,從小追他的男孩女孩那么多,我看他誰都看不上。洮洮像是會哄人的樣子嗎,別人不哄他就不錯了。”

  宋眠翻了個白眼:“看你的電視吧,一點好話都不會說。”

  插科打諢的,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

  隔了幾天,一模成績下來,楚洮一躍成了年級第十,而楚星寧這次排在了年級第二。

  第一卻不是付凱義了,聽說是理綜涂串了答題卡,物理大題也沒發揮好,排名掉到了第五。

  不過這次前十的分數本來就拉不開檔次,付凱義即便失誤了,也是有實力的。

  江涉考到了一百多名,又是一躍進步了將近兩百,現在他的成績已經不僅僅的還看得過眼的程度的,哪怕是放到楚星寧的班級,也是班級前十的水平了。

  江戚風給江涉找的老師的確業務水平過硬,考試的題型基本沒有跳出他復習的范圍。

  楚星寧又從西潯那里打聽到,申弘方這次回到了前五十。

  從醫院出來的第一次考試,他就跳回了原來的名次,這段時間的休息,并沒有影響他的成績,唐令美也總算能松一口氣。

  但一模的快樂也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大家就又把目光投向下一個到來的二模。

  但在這期間,夾雜著楚洮和楚星寧的生日。

  天氣逐漸轉寒,夜色越來越漫長,遙遠的日光并不能溫暖涼的發干發燥的大地,教室里的門窗鎖的緊緊的,空調持續不斷的造著熱氣。

  學校已經不要求全體學生穿校服了,大家都把自己最厚的羽絨服穿了起來。

  在教室坐著一動不動,很容易就凍得手腳冰涼。

  十二月,樹枝突兀,脫落的枯葉已經被打掃的干干凈凈,地面偶爾浮起薄薄的雪,勉強留住些不被發覺的枯黃的殘片。

  下課,江涉把楚洮拉到了那個秘密的小隔間。

  關緊門,江涉熟練的用手摟住楚洮的腰。

  可惜楚洮穿著厚厚的羽絨服,抱起來都是軟乎乎的羽絨。

  小隔間窗戶不嚴,很很少有人光顧,里面溫度極低,不一會兒就冰的楚洮鼻尖發紅。

  楚洮抬起清澈明亮的桃花眼,歪著頭,服帖的在江涉唇上親了一口。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對對方的渴求更加強烈,時不時就要在對方身上膩歪一會兒。

  江涉追著他親了個夠,才啞聲道:“我媽給我轉了十萬塊錢,讓我別太窮酸,帶你好好過個生日。”

  楚洮神情復雜:“過個什么生日十萬?”

  江涉悶笑:“她大概很喜歡你吧,覺得你把我帶入了正途。”

  沈晴個性剛硬,不善于和后輩交流,最擅長的事就是打錢。

  其實她雖然地位挺高,但并不像江戚風那么有錢,作為國家公務員,她拿的都是嚴格規定的死工資。

  沈晴嫉惡如仇,為人清明,堅決守著心底的道德律,從來不做拿人錢財□□的腌臜事。

  好在上有剛正不阿的領導扶持,下有江戚風的關系掣肘左右,她才可以大刀闊斧毫無顧忌的行事。

  她次次給江涉打的錢,已經是她絕大部分的積蓄了。

  這也算是她生澀的,表達母愛的方式。

  楚洮勾住江涉的脖子,鼻尖輕輕擦著江涉脖頸上的肌膚,感受著他脈搏的跳動和身體的溫度。

  “我不需要也不習慣,你也別花錢給我買禮物,我們一起看個電影就好,安安靜靜的。”

  江涉喉結一滾,聲音曖昧的問道:“我能把手伸到你衣服里面嗎?”

  楚洮望著他,笑瞇瞇道:“不行,冷。”

  江涉勾唇,抵著他的額頭:“我能讓你熱起來。”

  楚洮按住他的手,用意味深長的眼神和江涉觸碰:“那種熱......時間不夠。”

  上完最后一節課,江戚風給江涉打電話來,說在校門口等著他和楚洮。

  等江涉和楚洮到了外面,江戚風讓助理抱了個巨大的樂高盒子下車。

  “洮洮,聽說你周末就要過生日了,我要去國外開個會,所以提前把禮物給你送過來了,嗯......星戰的,導購員說男生都喜歡。”

  楚洮看到快要半人高的盒子,心情復雜:“叔叔,謝謝你記得我的生日,但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江戚風擺擺手:“這還貴重,怕你多想,就買了個小玩具,正好你和江涉可以一起玩。”

  說是小玩具,這一盒樂高怎么也要上萬了。

  江涉道:“我媽給我轉了十萬塊錢過來,也說讓我帶楚洮過生日。”

  江戚風了然:“她就會這一招。一會兒我給你轉十萬,你把錢還給她,幾個月都不知道買件新衣服,出手還挺大方。”

  江涉點了點頭。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沈晴總是幾十萬幾十萬的給他打錢,但江戚風知道沈晴的財力沒有那么強大,有時候會通過江涉把錢迂回給沈晴。

  畢竟是前妻,不可能沒有感情,但當面關心又不現實,畢竟當初是沈晴堅決要鬧崩的。

  在江戚風的堅持下,楚洮不得已把樂高收下了。

  當然是暫時放在江涉那邊,等拼好了再拿回去,不然他不知道該怎么跟父母解釋。

  晚上回了家,宋眠神秘兮兮的把兩張門票抽出來,鋪在桌面上。

  “周末不用學習了,爸爸媽媽帶你們去好好玩兩天,泡溫泉吃火鍋,還可以在房間打打游戲。這段時間你們復習也挺辛苦的,正好勞逸結合一下!”

  淮市郊區有個著名的溫泉山莊,是解乏休閑的好地方。

  在楚洮和楚星寧不知情的情況下,宋眠和楚江民就定好了房間。

  楚洮看見門票,微微怔了一下,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

  他已經和江涉說好了,一起看電影吃飯,但現在計劃顯然要改,而且也不能和江涉一起了。

  楚星寧比他反應快一點,略顯僵硬的扯了扯唇角:“哇......”

  他一時間想不出該怎么跟裴絳解釋。

  小朋友明顯比他更看重他的生日,提前好久就琢磨著該怎么慶祝,原本就活泛的人這段時間更是跟打了雞血似的,話里話外試探著他想不想去聽偶像的音樂會。

  好像只要楚星寧露出一點想看的苗頭,他立刻就把票買下,帶楚星寧飛去看。

  所以楚星寧一點都不敢表現出來,也根本不放心帶他坐飛機去追演唱會,太夸張了。

  而且演唱會門票的明明早就已經被搶光了,這時候想要票,就得高價從黃牛手里買。

  裴絳才十五,楚星寧怎么也不會讓他花錢。

  宋眠打量他們兩個半晌,疑惑道:“我怎么覺得你們都不是很驚喜?”

  楚星寧趕緊搖頭:“沒有沒有,就是太吃驚了,沒想到你們還準備了這種禮物。”

  楚洮挑了挑眉,深吸一口氣:“是啊,沒想到。”

  宋眠笑呵呵道:“好久沒帶你們出去玩了,正好我和你爸工作一年也累了。我看申弘方休息那么長時間也沒耽誤學習,你們歇兩天肯定沒事。”

  這一年發生了不少事,楚洮和家里的關系變得越來越疏遠,宋眠想趁著這個機會緩和一下母子關系。

  楚江民走過來,摟住楚洮和楚星寧的肩膀:“你媽訂了個家庭房,帶大陽臺的,一晚上就兩千呢,今天晚上你們好好寫作業,明天下午我們出發。”

  楚星寧從楚江民的胳膊下縮出來:“我去打個電話。”

  楚江民一愣:“嗯?”

  楚洮抿了抿唇,心虛的垂下眼,捏著手機退了退:“我也去打個電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