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90 章 第 90 章
  十一假期結束,還不等大家適應學校的緊張氣氛,一模考試已經提上日程。

  由于模考將最大程度模擬高考,所以就連考場分配也不像以前單純按成績排序,而是打亂順序,一個考場內,高分低分都有。

  楚洮作為班長,到教務處取考場分配表。

  上樓的時候,猝不及防遇到了莫熙。

  莫熙還是沒怎么變樣,一對甜甜的小酒窩,清秀的眉眼,和另一個班的班長一起說說笑笑的往上走。

  楚洮記不清自己已經多久沒見過莫熙了,自從莫熙退出廣播臺后,哪怕是在一個學校里,兩個人也再沒碰過面。

  楚洮明顯怔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打招呼。

  莫熙的眼光在他身上一掃,稍稍遲疑了一秒,便又當沒事人一樣,和身邊的同學侃侃而談。

  楚洮輕扯起唇角,刻意放慢腳步,跟莫熙拉開距離。

  莫熙能徹底放棄他挺好,他還擔心自己和江涉的事會對莫熙打擊太大,現在想想也是多慮了。

  整個高三的分班詳情被貼在教務處外的墻壁上,各班來只需要把自己班的找出來拿走就好。

  楚洮按從左到右的順序找,身邊還有兩個其他班的同學也在找。

  他們一邊找一邊聊天。

  “這次全部打亂排榜了哎,好煩,我已經習慣坐二考場了。”

  “不是說適應高考嗎,高考又不會把所有好學生分在一起。”

  “我們老師說了,在考場千萬不要跟人說自己的名次,容易被差生纏上。”

  “對啊,高考也是一樣的,咱們一中的千萬不能穿一中校服,連透明袋也最好自己買,否則三中和十七中會死抱著一中的不放,影響高考成績。”

  楚洮認識他們,以前在考場見過面,只不過后來他從五十名跳到了二十名,去了第一考場,就再也沒見到過這兩個人。

  他也不打算搭話,看到了三班的分班表,摘下來就想走。

  “楚洮?”

  “是三班的楚洮吧。”

  被人叫住,楚洮只好停下腳步,客氣的笑笑:“好久不見了。”

  “楚洮你復習怎么樣啊,聽說這次考試是全省聯考,考題比高考難很多,到三模才會貼近高考難度呢。”

  楚洮沉吟了一下:“我還行,希望能正常發揮吧。”

  “你要不要對照幾個表看看你身邊坐的都是誰啊,你可得小心一點,認識你的人不少,除了三班那些差生,你還得小心全年級的。”

  楚洮迷惑的挑了挑眉:“認識我的人應該也不多吧,我又不是我哥。”

  楚星寧的確美的出名,就算不同屆的甚至不同校的都聽說過‘一中全校alpha的夢’,但楚洮的知名度就差遠了,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楚家是雙胞胎。

  “你不會不知道吧?”

  楚洮笑笑:“知道什么?”

  “蘇景同在情感大V的微博底下留言,說點贊滿一萬就向你表白,還掛了你的照片。這條微博上熱搜了,他點贊已經快十萬了,有認識你的人說了你的名字和學校,貼吧都掛滿了,現在好多人都知道你上熱搜了,蘇景同要追你。”

  楚洮:“......”

  “主要還是因為你長得好看,照片掛出去就一路被頂上熱門,反正學校是知道了,還一直讓貼吧刪帖呢。”

  楚洮深深擰著眉,不確定道:“很嚴重嗎,熱搜不是很快就過氣嗎?”

  互聯網沒有記憶,每天都有新鮮的話題等著人們去關注,誰會記得一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

  “在大眾層面是很快過氣,但在咱們學校不是啊,難得有人上熱門,而且蘇景同又說考試結束后表白,所以吃瓜認識你的人肯定不少。”

  楚洮沒想到蘇景同還能鬧出這種事來,兩個星期沒見,他差不多都要忘了蘇景同了。

  “謝謝你們告訴我,我知道了。”

  “你看看你在幾考場的第幾位啊?”

  楚洮低頭,掃了一眼排名表,自己的名字在第一個,后面寫著——

  【11考場06號】

  “11考場啊,我有印象,你等等。”

  兩個同學熱心的在剩下的幾張座位表里查了起來。

  “孫清源11考場09,在你右邊,不過孫清源我們也不認識,但是是6班的,應該還好。”

  “哇付凱義是11考場05哎,他坐你前面,666兩個學神在一起了。”

  “臥槽!梁一天11考場07!坐你......后邊。”

  兩個同學神情復雜的看向楚洮。

  梁一天是蘇景同的前男友,后來因為找到了匹配度高的Omega,跟蘇景同分了。

  但到底也跟蘇景同在一起過,也死乞白賴的追過蘇景同。

  現在楚洮成為了蘇景同的目標,兩個人見面,難免不讓人想點什么。

  楚洮知道梁一天是誰,也見過面,但是對他這個人一點興趣也沒有,也不相信梁一天會對他有興趣。

  “行了,你們別操心了,坐在誰身邊都一樣。”

  說罷,楚洮滿不在乎的拿著座位表走了。

  回去的路上,他特意關注了一下,江涉被分在了10考場,就在他考場的隔壁。

  但江涉的運氣比他好,排在第一個,可以最早拿到卷子。

  楚洮回到班級,把座位表用吸鐵石吸在了黑板上。

  班里的同學一窩蜂圍上去看,他則慢悠悠的走下講臺,回到自己座位。

  江涉沒搶著上前面看考場,反而氣定神閑的靠著椅子,隨口問道:“你哪個考場?”

  “11考場06.”

  “那我呢?”

  楚洮本能答道:“10考場14,第一排。”

  江涉勾唇,點了點頭:“噢。”

  方盛坐在里面,不方便出去,就也問楚洮:“班長班長,我是哪個考場啊?”

  楚洮微微一頓:“呃......”

  他只關注了江涉的位置,余光掃過方盛,也沒用心去記。

  聽他遲愣,方盛當即抱怨道:“不是吧我靠,差別待遇這么明顯,我要鬧了!班長還是不是大家的班長了!”

  江涉扯過他在桌堂里的帽子,扣在了他腦袋上,理直氣壯道:“誰說班長是大家的了?”

  方盛逼逼賴賴:“江涉你這是挾天子以令諸侯,你這個奸臣,控制了班長!”

  江涉:“我樂意,你打我。”

  楚洮看著他們倆鬧,無奈的笑笑,轉回身去寫作業。

  考試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平常了,以至于他已經沒什么激動的感覺了。

  一模當天。

  楚洮特意在家多睡了半個小時,養精蓄銳,才慢慢悠悠的趕往考場。

  等他到了11考場,里面已經坐了不少人了。

  考場里永遠有人活躍的聊天,打打鬧鬧,有人沉默的背著語文古詩詞,還有人趴在桌子上睡覺。

  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位置。

  靠窗,旁邊就是一個君子蘭的盆栽,陽臺的瓷磚濕了一小片,顯然早上剛澆過水。

  君子蘭的葉子多多少少擋住了清晨檸檬黃的陽光,在桌面留下斑駁的影子。

  如果這不是一場至關重要的考試,楚洮會覺得眼前的景象還很安寧。

  他拎著透明袋走到座位邊,忍不住瞄了一眼坐在他前面的付凱義。

  付凱義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年級第一,但有時候也會被人超過,楚星寧視他為對手,不過真正超過他的時候寥寥。

  楚洮和付凱義不熟,只知道他學習是真的厲害。

  付凱義正捧著保溫杯,低著頭,氣定神閑的吹著飄出的熱氣,仿佛周圍所有的雜亂和緊張都和他無關。

  楚洮微挑了下眉,大概這就是年級第一的底氣吧。

  他回到自己座位,右邊的孫清源正在睡覺,后面的梁一天還沒有來。

  楚洮一直是個嚴謹的人,從不高估自己,于是也拿出自己曾經默寫錯的古詩詞隨意的翻。

  半晌,付凱義突然轉回頭來,主動對楚洮道:“一會兒互相幫助啊楚洮。”

  楚洮笑笑:“你還用別人幫助嗎?”

  學霸之間有種特別的打招呼方式,彼此都知道對方成績很好,想要打開話題,拉近關系,就要把自己身段放低,說些沒人會相信的笑話。

  氣氛輕松下來,才好繼續往下聊。

  付凱義笑著道:“我好緊張,畢竟一模。”

  楚洮點頭:“我也是。”

  其實他知道,兩個人都不緊張,說自己緊張也是場面話。

  停頓了一會兒,付凱義突然問道:“你哥復習的怎么樣?”

  楚洮想了幾秒:“挺好的吧。”

  “嗯。”付凱義眼神微顫,喉結一滾,咽了口唾沫,“你哥微信號告訴我一下吧,我加他。”

  楚洮抬起眼睛,敏銳的問道:“干嘛?”

  付凱義把目光移到一邊:“我知道他跟我競爭很多年了,但一直不熟,想認識認識。”

  楚洮用食指點了點鉛筆尖,小小的尖頭在他指腹留下一個圓坑。

  他漫不經心道:“你自己去問他唄,他天天上學。”

  付凱義沉默了。

  兩個人都很聰明,他根本沒辦法騙過楚洮。

  付凱義干脆有話直說:“我覺得你哥挺優秀的,人長得也不錯,將來我們倆大概率能在一所大學,所以想提前熟悉熟悉,以后在大學也能有個照應。”

  付凱義注意楚星寧很多年了,也知道楚星寧是全校alpha的夢,惦記他的人很多。

  但付凱義自視和普通人不一樣,他是年級第一,是被所有老師和家長夸獎的別人家的孩子,他不可能放下身段向其他人一樣對楚星寧獻殷勤。

  他也相信自己對楚星寧來說不一樣。

  每次聽同班同學說,楚星寧打聽他的成績,付凱義都會心一笑,隱約覺得甜蜜。

  他覺得全校的Omega里只有楚星寧的智商配得上他,也只有他可以和楚星寧頂峰相見。

  他們要是能在一起,簡直就是淮南一中有史以來的神話。

  而且他也會跟楚星寧一起復習,分享經驗,共同進步。

  他們會有特別多的共同語言,相處的永遠不會乏味。

  楚星寧能跟上他的節奏,懂得他的點,不需要他費力解釋什么,幫助什么。

  他也預料到,楚星寧會永遠光芒四射,無論是在初中,高中,還是大學。

  等他們考到同一所大學之后,楚星寧還是萬眾矚目的alpha之夢,但等真的涌入頂級學府,付凱義就沒有自信自己是最優秀的那個了。

  所以他要提早讓楚星寧熟悉自己,喜歡上自己,一模之后剛剛好,成績已經差不多穩定,也不會耽誤太多學習新知識的時間。

  楚洮輕笑一聲,低下頭,隨意翻了翻手里的古詩詞小冊子:“你想追我哥?”

  付凱義眉頭一擰,有點不滿意他的用詞,強調道:“不是追,就是深入了解,互相吸引,不存在誰追誰。”

  楚洮輕吸一口氣,食指交疊,看向付凱義,似笑非笑:“你知道很多人絞盡腦汁茶飯不思的追都沒有結果嗎?”

  付凱義表情微僵:“我和那些人都不一樣。”

  楚洮眨了下眼:“我哥不喜歡你這樣的,他喜歡粘人精,撒嬌精,人形樹袋熊。”

  付凱義皺起眉頭,滿臉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

  他從來沒見過哪個alpha是這樣的,那還是alpha嗎?

  楚洮漫不經心道:“哦,因為他現在男朋友就這樣,我哥好像特別寵他。”

  付凱義:“......”

  付凱義:“他有男朋友?”

  楚洮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看在你是我哥對手的份上,我就告訴你了,你可別告訴別人。以后別胡思亂想了,把心思都放在學習上,做好我哥的對手。前面要是沒你擋著,我怕我哥會‘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害,我還能古詩詞活學活用。”

  楚洮剛好翻到長恨歌這一篇,也正好掃到那一行字。

  付凱義僵硬的轉回身去,顯然一時間沒辦法消化這個消息。

  考試預備鈴打響,監考老師抱著卷子走了進來。

  “請各位同學把復習材料放到前面來,桌面上只許留筆。”

  楚洮合上古詩詞小冊子,裝進自己的透明袋,把袋子送到前面。

  就在考場里的學生全部坐好后,大門又被囂張的推開。

  梁一天風風火火的沖了進來。

  不管不顧的往自己的位置走。

  監考老師皺了皺眉,嫌棄的看了他一眼:“還有五分鐘考試,先把復習材料送到前面來。”

  梁一天根本不帶什么復習材料,也沒搭理監考老師的話,他把皺皺巴巴的透明袋甩在陽臺上,不管不顧的拉開了窗戶吹風。

  秋天的風也不算小,窗戶一開,強風灌進來,吹亂不少同學的頭發,還把坐在他身邊的同學的2B鉛筆給吹掉了,摔斷了鉛。

  好在那位同學帶了不止一只,但仍然不滿道:“能不能把窗戶關上啊,一會兒卷子都壓不住。”

  梁一天毫不在意,反倒一打眼看見了楚洮。

  他稍微回想了一下,頓時來了興趣。

  “哎哎哎,你就是蘇景同的新歡吧。”

  梁一天伸手去戳楚洮的后背,還一連戳了三下。

  除了江涉,楚洮不能容忍其他人戳自己后背。

  他右邊從耳朵一路向下到腰眼,都特別敏感,被陌生人碰了會非常煩躁。

  楚洮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根本沒回頭搭理梁一天。

  梁一天很少受這種冷遇,他一直是個賴皮,從來不講道理,也就遇上江涉那種硬茬不敢放肆。

  “不是,跟你說話呢,你聽不見嗎,喂。”

  他說一句,就要動手戳楚洮一下,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任何不妥。

  楚洮微瞇著眼,輕輕按了按指骨。

  這里是考場,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再這兒跟人起爭執,不然不管誰有理,都會被請出去,沒法完成考試。

  楚洮轉回頭,厭惡的掃了梁一天一眼。

  “別碰我。”

  梁一天晃了晃椅子:“我知道你,楚洮嘛,你學習挺好的吧,考試的時候讓我抄抄,我告訴你玩蘇景同的方法,他那人特別傻,超級好騙。”

  蘇景同長得挺好看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梁一天還覺得自己挺大方,愿意跟楚洮分享經驗。

  楚洮抬起眼,嗤笑了一聲:“玩?你忘了自己死乞白賴追著人家的事了?”

  梁一天言語里,沒有絲毫對蘇景同的尊重,張口閉口,都是惡劣的嘲諷,奚落,貶低。

  不管蘇景同的行事作風如何,都不是別人可以隨意侮辱的理由。

  更何況,楚洮反倒覺得蘇景同現在不那么招人討厭。

  喜歡人就會精心準備自己做的蛋糕,大膽示愛,直白坦率。

  被人幫助過也知道感恩,雖然以身相許有點扯。

  哪怕被人拒絕了,他也就是氣呼呼的甩頭就走,不糾纏,不矯情。

  梁一天驚了:“不是,你傻逼吧,你竟然幫蘇景同說話,你真喜歡他啊?”

  離考試開始只有三分鐘,梁一天的窗戶還大敞四開著,越來越多的同學鬧起意見來。

  監考老師卻忙于打開檔案袋分卷子,沒空管教室里的事。

  楚洮突然站起身來,走到梁一天身邊,抬手一用力,將大敞的窗戶扣緊。

  全班的目光紛紛朝他投去。

  雖然大家都在抱怨梁一天,但沒有誰愿意出這個風頭。

  馬上就要考試了,惹上這么個人,影響成績了怎么辦。

  楚洮居高臨下望著梁一天,趁著這個機會,壓低聲音,輕描淡寫道:“你大概還是不了解我,才會在我面前撒野。”

  梁一天明顯愣住了。

  楚洮敢關他的窗戶他就沒想到,更不用說楚洮還對他放狠話了。

  梁一天一拍桌子就要站起來,楚洮卻一把按在他的肩膀上。

  梁一天被這股力道一按,竟然真的沒站起來。

  楚洮淡淡道:“你不會沒聽說,上次跟職高的約架,是我打的吧。”

  梁一天懵了。

  他隱約知道江涉曾經帶人去跟職高講道理,但他自從被江涉收拾過之后,本能排斥有關江涉的消息,所以這件事的具體情況他真沒打聽過。

  只是聽說職高那邊敗了,然后好久沒敢招惹一中的Omega,論壇和貼吧的臟話也都被刪掉了,江涉又刷了一波存在感。

  什么叫楚洮打的?

  難道那次不是江涉動的手。

  而且,楚洮不是學習挺好的嗎,學校好的怎么能會打架呢。

  他從來沒聽過哪屆的學霸和校霸是一個人。

  楚洮桃花眼一彎,不可思議的搖搖頭:“看來你是真不知道。”

  梁一天臉上的肌肉抖了一下:“你吹吧,那次江涉去了,那還有你的事。”

  楚洮松開他,笑容一斂,臉上又恢復了冰冷:“可能江涉也打不過我呢。”

  他的表情實在是太過自信,梁一天一點都沒看出強撐面子和底氣不足的意思。

  他對江涉是發怵的,而看楚洮的樣子,似乎覺得江涉不足為懼。

  梁一天知道楚洮是三班的,和江涉一個班。

  一個好學生轉到三班那種地方,又當班長,沒有兩下子,可能真的混不下去。

  他一不確定,就真的不敢再招惹楚洮。

  鈴聲驟然打響,刺耳的敲擊貫穿空氣,回蕩在整間教室。

  梁一天被嚇了一跳,氣急敗壞的安分下來。

  卷子分發下來,楚洮平平安安的答了所有的題。

  他能感覺到梁一天扯著脖子偷看他的答題卡,但卻沒敢再戳他的后背。

  楚洮也不故意跟他作對,就當什么都沒發現,隨意把答題卡放在一邊,專注考試。

  語文考試結束之后,梁一天幾乎把楚洮的選擇題都抄上了,也算差強人意,不打算再跟楚洮起爭執。

  距離下一科數學考試還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

  江涉從10考場過來找楚洮說話。

  他進了班級,直奔楚洮的座位,楚洮溫柔的一笑。

  “考的怎么樣?”

  江涉自然的拉住楚洮的手,捏了捏他因為握筆而些許發燙的手心。

  “還行吧,勉強答完。”

  江涉的語文是弱項,楚洮還挺為他擔心。

  “答完就好。”

  梁一天一看見江涉就發怵,恨不得把頭埋在桌堂里。

  不過也幸好江涉根本沒搭理他,一個勁兒的跟楚洮說話。

  楚洮想站起來:“我去倒點水喝。”

  江涉殷勤道:“我去,你坐著就行。”

  于是楚洮就心安理得的繼續坐著了。

  江涉到飲水機前,用紙杯接了涼水,又兌了點熱的,這才給楚洮端過來。

  楚洮兩個小時沒喝水,真有點渴了,所以喝的很急,有水珠順著他的唇角滑到了下巴。

  “慢點,別嗆著。”江涉特別自然的抬起袖子給楚洮擦下巴上的水,一點都不嫌棄。

  梁一天在后面貓著,驚的瞳孔地震。

  他現在信了楚洮說的話了。

  肯定是楚洮去了三班,打敗了江涉,搶了江涉三班霸主的地位,還收了江涉做小弟。

  不然他實在想象不出,江涉有什么理由對楚洮這么好。

  梁一天越看越后怕,楚洮在他心里的形象瞬間高大了起來。

  媽的。

  幸虧剛才沒惹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