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86 章 第 86 章
  俞維的聲音小,走在前面的人并沒有聽到。

  服務生見這么一大幫人一起往里走,不由得愣了一下,江涉解釋:“我們家的人,和我一起。”

  宋眠驀然睜大眼,抿著唇,用手輕輕戳了一下楚江民。

  神情間,是讓楚江民品品江涉剛才說的話。

  楚江民附身,貼著她的耳邊悄聲道:“畢竟是那種家庭養出來的,感覺比咱家孩子成熟不少。”

  宋眠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從他們見到江涉起,江涉的每句話,都正說到人的心坎里,既替人解圍又不讓人難堪。

  楚洮不敢跟著江涉太近,而是跟楚星寧拉手走在一起。

  楚洮不用猜,也知道楚星寧已經摸透了他和江涉的關系,低聲道:“哥,以前不知道該怎么說,所以沒提。”

  楚星寧到不在意,反倒用手指指指宋眠:“沒事,你看咱媽,這么多年了,還是墻頭草體質,人家說什么,她就信什么。”

  江涉也太會對付宋眠了,幾乎句句話都往宋眠心坎上喂。

  反倒是作為親兒子的楚洮,這么多年也沒學會怎么哄宋眠開心。

  楚洮認真的點了下頭,看向江涉的背影,眼神中帶著些不易察覺的迷戀:“他其實很優秀,除了學習不上心。”

  越和江涉在一起,楚洮越能發現他的優點,這種優點和能做對多少道題無關,而是那種隨時隨地吸引人駐足的魅力。

  楚星寧笑笑:“他在意你,所以才愿意表現,不然他那么狂妄的人,根本連察言觀色都不屑。”

  走到榻榻米包廂,江涉拉開了推拉門。

  也幸好是榻榻米風格的,不然七個人還真擠不下。

  一群人在臺階前擺好鞋子,江涉進去,先站到了一邊,對宋眠和楚江民道:“叔叔阿姨,你們去先坐。”

  宋眠看到桌面上的生日蛋糕便是一怔,雖然江涉已經把奶油摸得亂七八糟,上面的字也看不清了,但正常來說,買這么大蛋糕的,一定是過生日。

  自己兒子的生日她知道,于是轉頭看向江涉:“你......”

  江涉不動聲色道:“哦,今天正好我生日。”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太過巧合,宋眠一時間沒有精力去想楚洮和江涉兩個人一起過生日的突兀,此刻的她只覺得更慚愧了,他們不僅占了江涉預定的包廂,還打攪了江涉的生日。

  宋眠最怕欠別人人情,平時哪怕管人借了一塊錢,都恨不得立馬加倍還回去,今天他們可不止欠了江涉一點人情。

  “哎呀,阿姨也不知道,都沒有什么禮物。”

  宋眠有點焦慮的摸了摸裙子,裙子連個兜都沒有,給錢也沒有紅包紙,怎么都尷尬。

  楚江民也跟著不好意思:“打擾你過生日了。”

  江涉輕笑:“沒事阿姨,蛋糕是楚洮買的呢,其實我已經很久沒過過生日了,我爸媽都忙。”

  宋眠和楚江民相視一眼,想到江涉的家庭,他們甚至覺得有點同情。

  父母的事業都那么成功,的確沒有時間陪孩子。

  像宋眠這種一門心事撲在孩子身上的家長,不由得開始心疼起江涉來。

  江涉在他們心里的形象,也差不多刷到了高光時刻,簡直是美強慘。

  楚洮推了推楚江民的腰:“爸,你坐啊。”

  楚江民卻扭回頭找俞新榮:“老俞,你過來找地方坐。”

  他習慣把先選擇的權利交給俞新榮,一是客氣,二是俞新榮原本就是領導層,而他從未做過領導層,沒有底氣。

  楚洮擰了下眉,父母對俞新榮的牽就讓他有些不適,既然是以同學的身份過來,大家正常交流就好,倒也不至于表現的如此忍讓。

  這種感覺楚星寧也已經體會一路了,而且那個俞維處處找機會撩他,讓他格外厭煩。

  俞新榮剛要擠上前去,江涉卻自然地將宋眠和楚江民引導了上垂手的位置。

  “叔叔阿姨坐這邊吧,我和楚洮坐你們對面。”

  包廂畢竟是江涉的,宋眠和楚江民就是再想客氣,也不好硬挺著跟俞新榮互相推諉,無視江涉的話。

  所以他們還是順從的坐下了,江涉和楚洮坐在了他們對面,都是偏里的位置,在同一桌面上,顯得更重要一些。

  楚洮拉過楚星寧:“哥你坐我旁邊。”

  楚星寧坐下后,故意書包放在了自己旁邊,占滿了最后一點位置。

  俞新榮進來后,看下唯二剩下的席位,頓了頓,還是默不作聲的坐在了楚江民身邊。

  俞維自然坐在他爸周圍。

  楚洮和江涉點的菜已經上齊了,尚且熱騰騰的冒著白氣,香味溢滿了整個空間。

  那個生日蛋糕有點占地方,楚洮看了江涉一眼,輕聲道:“我讓他們拿下去?”

  江涉卻撿起一邊的包裝盒,小心翼翼的要把蛋糕裝起來:“不用,放我旁邊,我帶回去吃,不會浪費的。”

  他不好意思說,畢竟是你買的。

  但是楚洮都知道。

  江涉把點菜機推到宋眠面前:“阿姨,這是點菜的,再加一點菜,現在不夠吃。”

  楚洮順勢把那份蜜煎櫻桃扯了過來,蜜煎櫻桃一盤是一人份的量,里面只有兩三顆櫻桃,是小巧精致的餐后甜點。

  江涉特意給他點的,他也不會讓給別人。

  但他順勢提醒宋眠:“再幫哥哥點一份蜜煎櫻桃吧,哥哥喜歡甜的。”

  餐桌底下,江涉偷偷勾住了楚洮的手,他們現在坐的地方,就是他剛才把楚洮壓倒的地方。

  十多分鐘前,他們還在這里坐著私密且讓人興奮的動作,而現在,卻已經和楚洮父母吃飯了。

  如此短暫的反差讓人產生了微妙的刺激。

  楚洮埋頭吃著櫻桃,心里卻砰砰直跳,他低著頭,垂著眼,看起來在認真的吃東西,實則在掩飾自己的心虛。

  宋眠被他那句話一提醒,只顧著找蜜煎櫻桃在哪兒,暫時忘了照顧俞新榮,所以也沒謙讓一下,讓俞新榮先點菜。

  俞新榮頓覺自己遭到了冷落,仿佛今天晚上已經不是他的主場。

  俞維悻悻道:“那個蜜煎感覺跟國外的楓糖差不多。”

  江涉這才注意到角落里的俞維。

  年紀顯而易見比他們都大,頭發上噴了發膠,身上還穿著西服襯衫,長得不太惹眼,臉上還掛著初出校園的稚嫩,一副普普通通實習生的模樣。

  江涉淡淡道:“和楓糖不一樣,一個是蜂蜜,一個是糖楓樹的樹液。”

  俞維怔了一下,撇撇嘴:“哦,楓糖比蜂蜜更好一點,之前我去魁北克旅游,吃了最正宗的金咖啡色紅楓糖,蜂蜜完全比不了。”

  江涉聞言,輕漫的扯了下唇,不再搭理俞維,反而轉過臉問楚洮:“再要一份嗎?”

  楚洮搖搖頭,桌子下面默默攥緊江涉的食指,低喃道:“不要了,一份剛好。”

  也沒有其他人再接俞維的話,宋眠和楚江民專注點菜,楚星寧更是低頭擺弄起手機來,俞維頓覺沒趣。

  他以為,總會有人感興趣問一下魁北克是什么風光,加拿大好不好玩,最正宗的楓糖和普通餐廳的有什么不同。

  俞維聳了下肩:“反正不常吃的人也不懂。”他對江涉對自己的無視不悅,于是順勢給人冠上了不懂的帽子,因為如果是在意美食品質的人,總會跟他討論兩句。

  俞新榮拍了一下俞維的腦袋,教導他:“弟弟們都還小,肯定沒有你去過的地方多,他們不懂很正常,你多跟弟弟們講。”

  俞維在俞新榮的話里得到了滿足,但他還是做出些不耐煩的神態,嘟囔道:“知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