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77 章 第 77 章
  被江戚風強行送到江家合作的三甲醫院后,楚洮被帶去化驗檢查。

  平常病人著個涼發個燒只需值班醫生看兩眼,然后掛個點滴,又或者根本就不需要掛點滴,只要沒有燒到39度以上,開點退燒藥也能好。

  但楚洮也知道,江戚風為了在江涉面前表現,以示對他的重視。

  楚洮有點哭笑不得,他從來沒想到自己還能有這種工具人的作用,但一想到江戚風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跟江涉緩和關系,他心里也覺得暖暖的。

  誰不希望更多人對自己好呢。

  江涉再堅強,也是個沒成年的少年,哪怕不會因此傷心,也多少有點遺憾。

  但楚洮實在沒力氣往深處想了。

  他燙的嗓子里都發干,恨不得快速呼吸發涼的空氣來降低身體的溫度。

  拿著化驗單排隊的時候,他用手背貼了貼自己的臉。

  臉上倒是又干又滑,既沒有汗也沒有油。

  江戚風公務繁忙,囑咐司機在醫院陪楚洮檢查,自己就先開車走了。

  楚洮本想推辭,但又牽扯不出那么多精力,一個字都不想多說。

  司機倒是殷勤,還給他端了杯溫水。

  “謝謝叔叔。”

  楚洮接過水,咕嘟咕嘟喝了幾口,即便他一點也不渴,但也知道加速代謝能好的更快一點。

  司機也有四十多歲了,家里孩子跟楚洮差不多大,看他燒的這么難受也有點同情,忍不住問道:“你的眼睛這么紅,感覺不止這個溫度啊。”

  楚洮迷蒙的抬起眼,眼底蘊著一層薄薄的水霧。

  完全是生理性的眼淚,因為不適而感到委屈。

  他輕輕捏著紙杯,有氣無力道:“可能又燒上來了,我也不知道。”

  說一句話,他已經覺得渾身都要脫力了。

  司機怕出問題,猶猶豫豫道:“要不給你家長打個電話,讓他們來看看吧。”

  楚洮緩緩搖了搖頭。

  醫院走廊里亮著瑩白的燈光,走廊盡頭是一處安全通道,有一扇窗子,瀉了陽光進來。

  他把臉貼在乳白色的墻面,冰涼的墻體多少能帶走些他身上的熱度。

  檢查總算排到了他,他過去采了血,又用試紙采集了信息素。

  因為江戚風的關系,他被安排在一間空病房。

  司機扶著他去病房休息等結果,楚洮一躺在床上,忍不住發出一絲難耐的呻-吟。

  他都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

  房間里飄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床鋪干燥衛生,墻面是溫和的暖黃色,絲毫不會給人帶來壓力。

  他閉上眼睛,把昏昏沉沉的頭枕在枕頭上,又怕自己睡過去,又期待自己真能睡過去。

  迷迷糊糊的時候,他腦子里支離破碎的片段一幀幀閃過。

  他夢見江涉挑起他的下巴,神情陶醉,呼吸淺淺的吻上他的唇,然后細細摩擦,帶著絕對的不可撼動的熱烈。

  他又夢見在大柳樹下,細枝飄蕩,借著夜色的掩映,他和江涉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對方揉進自己身體里。

  還有那次雨夜,冰涼刺骨,江涉撐著傘,居高臨下的站在他身邊,擋住了路燈,也擋住了風雨,他蹲身仰頭望去,只有一個高高的身影,帶著濕漉漉雨水的味道。

  楚洮忍不住蹭了蹭被子,在床上翻了個身,把臉埋在枕頭里,手指無力的攥著枕套。

  “楚洮是吧,結果出來了!”

  一個短促且明亮的女音,徹底把他從昏沉的夢中拽了出來。

  楚洮艱難的睜開眼睛,覺得眼底又是澀澀疼疼。

  “醫生。”

  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來的醫生有些年紀了,不是門診的那個。

  醫生看了司機一眼,客氣的問道:“你是他家人嗎?”

  司機趕緊擺擺手:“我不是,我是送他過來的。”

  醫生若有所思,轉頭問楚洮:“你家人來了嗎?”

  司機緊張道:“不會出什么大事了吧?!”

  一般的小發燒,也不至于非得找家長,除非是一時半會治不好的大病。

  此刻他腦子里閃過不少壞念頭。

  醫生搖搖頭:“沒有,只是有些隱私的話,跟外人說不合適。”

  楚洮強撐著從床上坐了起來,脊背靠著松軟的枕頭,頸椎有些難受,但這點難受能讓他保持清醒。

  “和我說就行。”

  醫生看了一眼他的資料,再過幾個月就十七了,也不是小孩子了。

  于是她把司機請出去,關上了病房的門。

  “幸虧檢查了一下,不是簡單的傷寒發燒,現在的檢查結果顯示,你處在特異性易感期。”

  楚洮迷惑的看著她,根本不懂她在說什么。

  醫生簡單的解釋道:“我們化驗了信息素,你的信息素目前呈現接納性易感狀態,也就是說,它接納并適應了另一個人的信息素,而那個人是alpha。”

  楚洮的眼神沒有那么迷惑了,只是拘謹的抿了抿唇。

  醫生繼續道:“這種情況非常非常的少,眾所周知,alpha的信息素是互斥的,一個alpha在另一個alpha的腺體咬一口,身體的排異性都會讓腺體腫起來,而你的身體卻在接納。”

  楚洮深吸了一口氣,他不知道心靈腺體的研究有沒有下沉到各個省市的三甲醫院,但既然找了個他從沒見過的醫生過來溝通,那么想必對方是接觸過這種病例的。

  醫生挑了挑眉:“看來你心里有數,也知道自己身體是什么情況。”

  楚洮咽了咽唾沫,即便他口中干的已經沒什么唾沫了:“知道,但也不知道。”

  醫生用筆尖輕輕敲了敲他的檢查結果:“不用擔心,對你身體沒多大影響,充其量就是之前你體質太好,兩種信息素之間的沖突被壓了下去,最近太累,抵抗力下降,原本積蓄在身體里的火氣才一股腦的反應出來,達到了特異性易感期。”

  楚洮知道,普通alpha到達易感期之后會變得情緒波動,比較粘人,但處在能控制的范圍內,一兩天也就過去了,經常不易被身邊人發覺,但他顯然是跟別人不一樣的。

  醫生打量他一眼,緩緩道:“特異性易感期顧名思義,具有獨特性,單一性,偶然性,我能先問問你,和那個人的關系怎么樣嗎?”

  楚洮頓了片刻,不知道該怎么答,只能含糊道:“很好。”

  他臉皮薄,如果是平時肯定臉都燙了,但現在身體溫度太高,本來就燙,反倒看不出來了。

  醫生也了解青春期的孩子敏感害羞,大致明白他的意思,也就沒深問。

  “我跟你形容一下這件事。

  假設你是一個煙民,剛開始吸煙的時候,你肯定覺得嗆,辣,難聞,難受,避之不及。但如果你繼續吸下去,慢慢的就會習慣那種味道,覺得它提神醒腦,甚至還有點甘醇。

  再后來,你繼續吸煙,難免會上癮,覺得一天一根不夠,要抽兩根,三根,那時候你開始發現它的好,習慣把它留在身邊,隨時能吸一口。

  最后,你的需求會達到一個臨界點,一個月固定兩盒三盒,不用多抽,但少抽了也不行,就算是穩定了。”

  楚洮燒的腦袋發木,一時半會甚至沒有轉過彎來。

  醫生推了推眼鏡,移開目光,盡量用公事公辦的語氣道:“你有兩個選擇,要么戒煙,要么抽少了就多抽一根。”

  楚洮的眼瞼輕微的顫了顫,桃花眼帶著水痕,仿佛一汪波瀾不驚的淺潭。

  “多......抽一根?”他有些遲疑的問了出來,聲音有點啞。

  醫生到底是名女性,本想用委婉的語氣跟楚洮講明白,但看他實在是不懂,索性破罐破摔。

  “要么和他隔離,配合藥物洗清對方信息素對你的影響,時間不定,正常來說27天身體代謝一輪后可能會變好。否則你就別克制自己,停留在抱抱親親的階段,對你來說不夠的,你應該知道alpha的需求有多大。”

  楚洮有些吃驚的望著醫生,喃喃道:“......你說的煙是指哪個?”

  醫生清了清嗓子:“你現在還是學生,不太合適,我也不知道你這種情況是一個月發作一次還是多久,畢竟沒有太多病例參考,你挺過去也行,大概兩三天自己也就好了。

  但是每個月一次有點難受吧,你馬上還要參加高考,經不起耽擱。所以我問你和對方關系怎么樣,如果特別好的話,幫忙一下最方便。

  倒也不一定用全壘,你懂吧,太過激進說不定信息素還會排異,反倒讓你難受。你這還算是初期,只要到你舒服的程度就好。”

  楚洮臊的恨不得鉆進被子里去。

  對方畢竟是個女醫生,雖然是能做他媽媽的年紀了,但還是別扭。

  而且他實在無法直視,今天這么難受是因為他太饑-渴了,光是偶爾的親親抱抱滿足不了身體的癮。

  他記得之前老教授給他的郵件里也提過,最開始是皮膚饑渴,后來需求可能會越來越強烈。

  現在應該是往強烈發展的階段了。

  醫生給他開了瓶退燒藥,一直燒著身體也受不了。

  楚洮打藥的時候,江涉從學校翻墻溜了出來,打車到了醫院。

  他按著司機給的地址,順利的找到了楚洮的病房。

  他一來,司機就趕緊回去述職了。

  吊瓶快要滴完,楚洮閉眼躺在床上,呼吸均勻。

  江涉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好像不怎么燙了。

  他輕輕拍了拍楚洮的臉,低聲道:“楚洮,拔針了。”

  他的手有點涼,剛從外面進來,身上都帶著股清風的味道。

  楚洮被他碰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眼底投入江涉的樣子。

  那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在做夢,于是自然的伸手去抱江涉的脖子。

  江涉手疾眼快的按住他的手腕:“別脫針了。”

  他順手按了一邊的鈴,等護士進來拔針。

  楚洮被他按著手腕,也徹底清醒,聲音黏黏糊糊:“你怎么過來了?”

  還不待江涉回答,楚洮又喃喃道:“你還真得過來。”

  江涉有點摸不著頭腦,正巧這時護士敲門進來,看了一眼楚洮的手背,又看了看藥水的余量,輕輕彈了彈輸液管后,按住楚洮的手背,飛快的把針拔了出來。

  “沒事可以走了。”

  江涉替楚洮答道:“謝謝。”

  門被關上,病房里依舊只有他們兩個人。

  江涉掃到了放在床頭的檢查報告,好奇的湊過去,伸手去抓:“我看看。”

  還不等他抓到,楚洮彈起來,突然勾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緊緊貼了上去。

  江涉嚇了一跳,渾身一僵,臉邊耳側感覺到一陣軟綿綿的溫熱。

  楚洮伸出舌尖,放肆且大膽的舔了一口江涉的耳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