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73 章 第 73 章
  楚洮完全沒想到江涉的思維可以轉到哪里去,所以難免錯愕了一下。

  心靈腺體這回事,他知道,江涉不知道,所以他在說話的時候,下意識的把這件事當成了先決條件。

  楚洮有些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隨后漫不經心的移開目光:“那就看誰打得過誰了。”

  但事實上,他還是打不過江涉的。

  他動手相對有條理,都是跆拳道里的動作,一招一式已經形成了肌肉記憶,讓他自由發揮反倒有些束手束腳。

  江涉不一樣,江涉是從小到大在各個撩架現場磨礪出來的,再加上有個做警察的媽媽,小時候還被拉到警隊訓練過,他動手的時候更靈活,讓人摸不著套路。

  再有,身高方面楚洮也不太占優勢,所以其實楚洮這么說,也就默認自己不想在上面了。

  江涉若有所思的挑了下眉,也沒揪著不放,和楚洮一起拎著桶回了班級。

  三班的人已經動起來了,刺啦刺啦拽桌子的聲音此起披伏,磨得人耳朵直癢,連水泥地面都輕輕發顫。

  教室內外的窗戶四敞大開,紙張被過堂風吹得撲啦啦顫抖,窗口的盆栽剛澆過水,吹來的空氣中,帶著股清新潮濕的味道。

  教室里明亮許多,地上零零星星散著廢棄的卷子和用過的紙巾。

  江涉把自己的桶拎到教室里,往講臺上一放:“洗毛巾的,拖布別在這兒弄。”

  徐園拎著抹布過來,手一松,白花花的毛巾落在桶里,頃刻間浸滿了水,慢悠悠的沉到桶底。

  “阿涉你衣服怎么濕了?”

  徐園只是一打眼瞄到,再隨口一問罷了,并沒打算得到什么答案,畢竟接這么一大桶水,淋到衣服上也是正常的事。

  江涉扯起唇角,既無奈又有點炫耀道:“某人太調皮。”

  徐園渾身一抖:“......我說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你信么?”

  他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班長和調皮聯系在一起。

  江涉笑意加深:“我信,我就是納悶,你腦子是被狗吃了,現在才看出來我倆有事?”

  徐園不甘心的反駁:“你和方盛聯起手來瞞著我還好意思說?要不是我思維敏捷瞬間識破了你們的陰謀,你們還想瞞我多久!”

  江涉冷哼一聲:“扯淡,誰稀罕瞞你,老子成天學習苦成狗你當我閑的?不對,連狗都不如,這年頭寵物狗不用考大學。”

  徐園剛想發作,但還是壓低聲音,生怕別人聽到:“誰能想到你改喜歡alpha了,太野了吧哥哥?”

  江涉輕蔑道:“你知道什么叫一見鐘情嗎?”

  徐園默默翻了個白眼,把抹布從水桶里撈出來,水花淋了一地,還有不少濺在了他的鞋上。

  徐園毫不在意,拎著滿是水的抹布晃來晃去。

  “拜拜。”

  負責掃地的值日生尖叫道:“徐園!你把地面弄濕了我們怎么掃!”

  幾章廢紙被水黏在了地上,結結實實的,上面的字清晰的透了出來。

  徐園拔腿就跑。

  楚洮正蹲身擦拭著墻面,就見徐園莽莽撞撞的從教室里沖出來,還拎著個到處甩水的抹布。

  楚洮剛要開口喊他,江涉也慢慢悠悠的從教室出來了。

  楚洮抬起頭問:“你又惹他了?”

  江涉聳聳肩,無辜道:“怎么賴我,我就這么不值得信任?”

  楚洮懶得跟他爭辯,把用過的抹布放在水桶里,用手仔細揉搓,墻面上沾下來的泥瞬間融在水里,一桶水頓時有點渾了。

  雖然現在天氣熱,但學校的水是從地下抽上來再處理的,所以水溫很涼,楚洮把雙手都浸泡在水里,手心很快被冰的泛紅。

  江涉看著他用細長的手指用力擰著抹布,掌心紅彤彤的撐在墻面上,不免有些心疼。

  楚洮這雙手,干干凈凈白白嫩嫩,只有右手中指的第一節關節內側,隱隱有常年用筆摩擦出來的繭子,除此之外,半點沒有干過活的痕跡。

  江涉經常捏他的手心,楚洮的手心軟乎乎的,掌紋都比他要多很多。

  “你別擦了,我來。”

  江涉蹲在楚洮身邊,張開手掌按住楚洮的手,他的手要比楚洮的大一點,剛剛好把楚洮的手給蓋住。

  他的掌心是溫熱的,襯的楚洮的手背特別涼。

  楚洮笑著看了他一眼:“不用,我擦你那邊,我擦這邊,快一點。”

  “這點東西,我一會兒就擦完了,你去幫我買瓶飲料。”江涉把抹布從楚洮的手下抽出來,隨意攥在手里,皺著眉頭,擦滿是泥印的墻底。

  他從來沒干過這么臟的活,看著黑黢黢的墻面,他都不知道上面沾了什么東西。

  沈晴和江戚風雖然對他不聞不問,但物質上倒真沒虧待過他,家里一直顧著阿姨,再加上江涉本人也有點潔癖,所以手上幾乎沒沾過臟東西。

  擦了兩下,江涉把抹布扔在桶里,那桶水頓時更渾了。

  江涉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沾了點墻皮的碎末。

  他咬了咬牙,強忍著惡心,在桶里涮了涮手。

  楚洮看著,有點好笑,攔著江涉:“別,還是我來吧,你不是有潔癖嗎,我干這個不覺得難受,你把上面擦一擦就好,下面我來弄。”

  江涉默了默,不忍道:“心疼你啊,你手那么嫩。”

  楚洮的心臟被小小的牽扯了一下。

  哪怕知道江涉有多喜歡他,多關心他,明明也不是第一天發現江涉的心意,他還是會被這種話感動。

  因為這種關注是他從前沒有得到過的,所以一直很珍惜,每一次,每一點,都小心翼翼的收藏在心里面,默默記住江涉有多好。

  他從前聽到更多的是——

  別讓你哥擦了,他著涼又得感冒。

  去給你爸送個傘,我先帶你哥去洗洗澡,他又有點咳嗽。

  洮洮你留下和奶奶剝玉米吧,你哥不能剝了,手劃破了,我帶他去趟診所消消毒。

  ......

  于是他就習慣了,更堅強一點,更能忍一點,更不拘小節一點。

  但現在,江涉幫他養成了新的習慣。

  楚洮站起身,甩甩手上的水,也不堅持:“那好吧,我去買兩瓶果汁,你先擦著。”

  江涉仰起頭,揉揉楚洮發涼的手指:“要橙子味兒的。”

  “嗯。”

  楚洮睫毛顫了顫,松開江涉的手。

  他回教室里拿了錢,快步跑下了樓。

  江涉望著楚洮的背影,突然覺得手里的抹布也沒那么難以接受了。

  反正都擦了,再臟能臟到哪兒去,之后多洗幾遍就行了。

  他干活不是特別精細,但墻面實在太臟,擦一遍對比就十分明顯,江涉難得干活,還挺有成就感。

  那一桶清水早就渾濁不堪了,再把手放進去他都覺得膈應,所以江涉又去打了遍水。

  剛拎著桶回來,就發現蘇景同拎著個蛋糕盒子站在三班門口東張西望。

  雖然現在各班都在掃除,但總有偷懶耍滑的,人流混雜,喜歡亂竄的人也多。

  江涉皺著眉打量了蘇景同一眼。

  蘇景同還是一副濃妝艷抹的模樣,臉上撲了不少粉,香水的味道溢滿整個走廊,不少三班的alpha一邊打掃一邊朝他往。

  到底是個Omega,信息素溢出來,誰也控制不住不看一眼。

  但他們也知道,這位曾經是江涉罩著的人,雖然后來掰了,但不止一次跑過來要求和好。

  這次大概也是,沒想到好不容易消停了幾個月,梁一天那邊一移情別戀,蘇景同就跑來找江涉哭訴了。

  大家樂得看熱鬧,一邊嗅著蘇景同的香水味一邊忍不住笑。

  江涉有些不耐煩,聞著濃郁的香水味兒,他嗆的難受。

  他已經跟蘇景同說的很清楚了,沒喜歡過,也不打算喜歡,這人怎么還糾纏不清了。

  江涉把水桶往地上重重一放,桶里的水被震的晃晃蕩蕩,濺出來不少。

  蘇景同這才看到江涉,神情難免有些緊張:“江涉。”

  “哎哎哎他真是來找涉哥的!”

  “你看涉哥的臉色,難看死了,蘇景同好不識相哦。”

  “嘖,蘇景同怎么也算咱們學校顏值TOP吧,他要是找我我能干,涉哥就是要求太高了。”

  “也沒顏值TOP吧,我覺得都沒班長好看。”

  “哎你不能跟班長比吧,班長可是楚星寧的弟弟,基因在那兒呢。”

  “醒醒,重要的是班長是alpha行么?”

  江涉垂眸打量蘇景同片刻,目光移到了走廊里的大條幅上,語氣冷淡道:“忙著干活,沒空。”

  他說罷,在水里洗了洗毛巾,又蹲在地上擦墻。

  蘇景同舔了舔艷紅的唇,反倒沒像之前那么焦急委屈,他捏了捏手指,低聲道:“我昨天滿十八歲,上網查了信息素匹配度。”

  江涉的手指微微一頓,隨后又漫不經心的擦了起來:“哦,跟我沒關系。”

  他才不在乎什么信息素匹配度,這玩意兒以后也注定跟他無緣,他喜歡的是個alpha。

  蘇景同眼神微顫,輕嘆了一口氣:“我大概知道自己之前為什么那么喜歡你,你又為什么同意把我留在身邊了,我們的信息素匹配度高達99%你知道嗎?”

  信息素的影響是潛意識里的,或許江涉是真的一點也不喜歡他,但因為信息素的相互吸引,還是默認他跟著了。

  “別扯,我就是閑的沒事而已。”江涉最怕聽到這種消息,他這個人意志力極強,根本不愿受信息素的控制,他也從沒給自己設限,將來要找個匹配度高的Omega。

  所以哪怕江戚風有資源讓他提前查詢,他都沒打過這種心思。

  alpha想要找匹配度高的Omega,本質上也是控制欲作祟,期望Omega離不開自己,期望能達到靈與肉的巔峰。

  但現實就是,自從信息素檢索引擎橫空出世以來,人們的確更偏好找匹配度高的對象,但離婚率仍舊逐年升高。

  影響感情的并不止是這一個因素,人的一生中遇到的高匹配度對象也不止一個。

  重要的是人,而不是分泌的那種激素。

  蘇景同看見江涉如此決絕,還是有些失望的。

  但他很快就整理好的情緒,昂首挺胸道:“不管怎么說,我現在已經不喜歡你了,而且我發現,跟我匹配度高的alpha不止你一個,他不比你差。”

  “哦,那你加油。”江涉輕呵一聲,又擦干凈一大片墻面。

  這種比較根本不會讓他別扭,畢竟蘇景同心里的不差,大概率就是哪屆打架還不錯的班霸。

  “他對我挺好的,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幫助我,還告訴我怎么開假條,我已經準備追求他了,你可不要后悔。”蘇景同信誓旦旦道。

  他現在心里這個人,不知不比江涉差,反而更溫柔,更讓人有安全感。

  現在他比以前成熟多了,不再一味追求打架狠話不多的大佬了。

  學習好的才更有內涵,也更斯文,相處起來才能更寵他。

  江涉心說我后悔個屁,我巴不得你趕緊移情別戀,愛誰誰。

  “隨便。”

  蘇景同撇了撇嘴:“哼。”果然還是那個人更好,起碼不會這么跟他說話。

  教學樓外日光充沛,空氣燥熱,氣溫高達39度,連地面都散發著一股炙烤的瀝青味兒。

  楚洮在小超市門口排了一會兒,才進去買了兩瓶果粒橙。

  大掃除期間,小超市人滿為患,還有不少人就蹲在門口吃烤腸,掃帚在一邊豎著,上面連根頭發絲都沒有。

  果粒橙是冰鎮的,剛從冰柜拿出來,瓶身上瞬間起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天氣炎熱,他光是跑出來都出了層薄薄的汗,跟不用說樓上干活的江涉了。

  楚洮沒要塑料袋,拎著兩瓶飲料上樓。

  他甚至都沒打開先喝一口。

  走到三班門口,看見班里的人干活漫不經心,還不住的偷笑。

  再看一眼,就看到了穿著緊身校服褲,敞著懷露出大片脖頸的蘇景同。

  楚洮微挑了下眉,心道江涉魅力還挺大,人家又追到班級門口了。

  他對蘇景同已經有些熟悉了,畢竟見過幾次,還親自把人送到過醫務室。

  楚洮到沒有心眼小的發酸,蘇景同什么性格他大概也有了解,他打算安靜的等蘇景同傾訴完真情,再露面,省的尷尬。

  誰料有人發現了他,驚叫了一聲:“靠,班長你不厚道啊!居然出去買冰水了!”

  走廊里有回音,喊聲還挺大,周圍人都聽到了。

  大家干活干的汗流浹背,口干舌燥,一聽到冰水,誰都有興趣看一眼。

  楚洮也藏不住了,索性坦然的走了出去。

  蘇景同看見楚洮,眼前不由得一亮。

  江涉剛想朝楚洮招招手,讓他過來,蘇景同就一路小跑到了楚洮面前。

  楚洮微微一怔,倒也沒有太過驚訝,畢竟他還幫過蘇景同一次,他有點感謝的神情也正常。

  “你......”

  “楚洮,我特意過來找你的!”

  楚洮一臉茫然:“嗯?”

  他抓著兩瓶冰鎮果粒橙,水蒸氣凝結成珠,順著他的指縫往下滑,滴答滴答落在地面上。

  蘇景同咬了咬下唇,把手里的蛋糕盒子一舉,遞到楚洮面前:“這個,給你的,謝謝你上次背我去醫務室。”

  楚洮喉嚨一緊,低頭看了看透明盒子里小巧的櫻桃蛋糕。

  他甚至都騰不出手來接。

  “也沒有背吧......”楚洮神情復雜的強調道。

  蘇景同才不在意那一字之差,忙著介紹道:“蛋糕是我DIY的,比半年前水平高多了,你肯定喜歡。”

  半年前,楚洮正撞到蘇景同來給江涉送蛋糕,也是DIY的櫻桃蛋糕。

  他這次特意送過來一樣的,難道是想表達這次的心意比上次重要?

  楚洮迷迷糊糊摸不著頭腦,只好道:“我沒想要你感謝我,只是舉手之勞。”

  蘇景同點點頭,一副了然的模樣:“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你就是善良,樂于助人。”

  楚洮:“......啊?”你還挺了解我?

  “嗯......”蘇景同眼神發顫,心臟砰砰直跳,手指尖緊張的發麻,他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心動的感覺了。

  楚洮剛剛跑出去出了汗,抑制劑被沖淡,信息素隱隱散了出來,蘇景同嗅到他的信息素,整個人都有點激動。

  “反正你就收著吧,我以后再來找你。”他不由分說的把蛋糕盒子往楚洮懷里一塞,然后揮了揮手,擠過人群,往Omega班那邊跑。

  蘇景同一邊跑一邊罵自己,真是太沒出息了,又不是第一次談戀愛,又不是第一次喜歡alpha,怎么這次就那么慌?

  一定是因為楚洮和他以前喜歡的人都不一樣,太純情了,太正派了,連帶著他都找回了初戀的感覺。

  楚洮抱著蛋糕盒子,始終不解其意,望著蘇景同消失的背影,半晌才收回目光,回看江涉。

  他抬了抬盒子,忍不住皺眉道:“莫名其妙。”

  江涉怎么聽怎么覺得不對,他的舌尖輕輕掃過齒根,瞇眼打量著楚洮。

  楚洮什么時候背蘇景同去醫務室了?

  這事他怎么不知道?

  楚洮歪著頭,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江涉的目光下移,從楚洮迷茫的眼神看到他一起一伏的脖頸,再到半敞著的校服。

  靈光一現,他猛然回想起那天楚洮身上的香水味兒。

  SINO7系Omega魅惑款。

  就說怎么那么熟悉,原來就是蘇景同噴的這種。

  江涉心道,我他媽還真得后悔!

  一邊有人起哄:“喔!蘇景同給班長送蛋糕了!”

  許博學:“班長魅力無限啊!”

  戴文簡樂呵呵道:“嘖嘖嘖,蘇景同看上班長了吧,這操作,不是影響班長和涉哥感情嗎?”

  許博學:“涉哥也不喜歡蘇景同吧,影響屁感情了。”

  戴文簡逞強,不服不忿道:“涉哥不能喜歡班長啊!”

  一句話說出來,整個走廊都安靜了。

  大家互相望著彼此,略有呆滯,這種可能性他們從來沒考慮過。

  楚洮也僵在原地沒動。

  最后還是許博學給了戴文簡一巴掌:“你還有沒有點底線了,小心涉哥廢了你!”

  其余人笑作一團,大家平時開玩笑都挺大的,誰也沒當回事。

  江涉深吸一口氣,把手里的抹布往旁邊一扔,站起身來,朝楚洮走過去。

  “你上次說的崴腳的Omega就是蘇景同?”

  楚洮蹙著眉,把一瓶果粒橙遞給江涉:“就是偶然碰到了,順便幫了一把,他這也太客氣了吧。”

  江涉略感頭痛:“他喜歡上你了。”

  楚洮斬釘截鐵:“不可能,他不是喜歡你嗎?”

  他不覺得自己和江涉是一個類型的,蘇景同喜歡江涉那樣的,怎么可能喜歡他。

  江涉的目光落在那塊櫻桃蛋糕上,心里略微發酸。

  雖然這不是楚洮有意收的,但畢竟收下了,那就不容易扯清了。

  “蘇景同剛才過來跟我說,他查了自己的信息素匹配度,和我是99%......”

  “呵,那你倆還挺配。”楚洮笑容微斂,氣鼓鼓的把江涉手里的果粒橙抽了回來。

  他真沒生氣,也沒嫉妒。

  早就知道,江涉作為一個普通的alpha,肯定有信息素匹配度高的Omega。

  只不過那個人是蘇景同就有點過于巧了,不得不說,還挺有緣。

  江涉掌心一空,捏了捏手指,看著楚洮繃起的臉牙根發酸。

  “但他說不喜歡我了,因為跟他匹配度99%不止我一個,那個人對他挺好,還教他開假條,現在他準備追這個大善人了。”

  楚洮:“......”

  江涉又把那瓶果粒橙抽回來,擰開蓋子,喝了一大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