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67 章 第 67 章
  唐令美得知楚洮說的不是假話,自己兒子真的差點跳樓后,直接崩潰了。

  她的完美生活夢徹底被打碎,碎的徹徹底底,茫然無措。

  那個一直被她吹體貼溫柔老實的老公,如今也是慫包一個,根本撐不起事,畢竟生活里被唐令美做主慣了,他一向沒有什么發言權。

  最后還是在學校老師的建議下,申弘方聽課了一段時間,去醫院接受治療。

  醫院檢查結果很快出來,申弘方是中度抑郁外加焦慮癥,沒有完成對喜歡的人的承諾,在他生日這天失約或許是觸發他輕生的導火索。

  但申弘方始終表現的很冷靜,不多說話也不愿傾訴,他大多數時候安靜的聽著,聽唐令美聲嘶力竭的哭,錘著他的前胸埋怨他殘忍,聽醫生循循善誘的勸導和安撫,聽學校領導和老師的慰問。

  不管是誰,不管是什么話,都不能引起一絲波瀾,他眼底沒有光彩,也沒有希望。

  暫時停課后,他的學業只會被越落越多,他最后一件引以為傲的優點也不存在了,但同時,他又覺得很暢快,或許這樣,就不至于只是他一個人痛苦了。

  老師私下里跟唐令美說,申弘方的心結太多,唐令美的引導方法錯誤,導致他走向極端。

  醫生也說,這不光是申弘方一個人的治療,家長要做好準備。

  唐令美其實知道申弘方再逃避什么,成績下降全家人都在著急,只是她認為申弘方還不夠急,自己只有逼他一把,才能激發出他最大的潛力。

  還有那個西潯,那孩子唐令美偷偷見過,柔柔弱弱,內斂又膽小,似乎連大聲說話都不會,總是習慣躲在楚星寧后面,像個跟屁蟲一樣。

  她當然認為申弘方只是看上了人家的臉,畢竟西潯這種性格,完全不符合她的審美品位。

  申弘方喜歡的人,肯定也要是優秀大方,自信開朗,像一棵旺盛的石上松,生機勃勃的向往著陽光。

  但這個西潯,只是躲在陰暗潮濕的角落里,一株搖搖欲墜的蒲公英。

  但顯然,申弘方就是喜歡蒲公英,在他眼里,對蒲公英的承諾值得他用生命去祭奠,而生他養他的媽媽,反倒成了那股吹散蒲公英的邪風。

  唐令美想找西潯來開導申弘方,倒不是同意他們倆在一起,只是讓申弘方振作起來。

  但她抹不開面子,而且西潯也因此被班主任保護起來,輕易不會讓唐令美接觸。

  唐令美身邊又沒什么朋友,父母也去世的早,她連個傾訴的人都沒有,不得已,只好又給宋眠打電話。

  宋眠聽說這件事,不好意思再跟唐令美生氣了。

  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那個成熟理智的孩子會放棄自己的生命,還是被楚洮制止的。

  學校和醫生后來分別找楚洮,江涉,申弘方談話,一點點拼湊出了天臺上的細節。

  宋眠未嘗不心驚肉跳,時時后怕。

  申弘方居然說楚洮和他是一種人,說楚洮永遠活在楚星寧的陰影下,只會被隨口夸獎一句還不錯。

  宋眠仔細回憶了一下,那些成長歲月里不被察覺的細枝末節,逐漸浮出了水面。

  她連續好幾天都沒睡好覺,如果今天站在天臺上的是楚洮,宋眠覺得自己一定會瘋掉。

  她不是不愛楚洮,她只是......只是有點粗心。

  想當初懷孕的時候,她也是捧著育兒心經,科學教育法,一遍遍研讀,一點點幻想,甚至在小本子上做了筆記,給自己定了標準。

  但生活的瑣碎讓她無暇應對太多,她甚至一度以為自己做的很好,畢竟兩個孩子都很優秀,可現在翻出那個本子上的筆記,宋眠發現,自己沒完成幾條。

  宋眠苦笑道:“我能給你什么建議呢,連申弘方都說了,楚洮應該理解他,我自己也挺失敗的。”

  唐令美抽泣著,嗓子都有些啞了,她用沙啞的嗓音斷斷續續的叨念著:“我是真的沒想到,他會那么報復我,你說我看著他學習是為了誰啊......我憑什么啊我......”

  宋眠只好提起精神,語氣溫柔道:“小唐,你得穩住,得堅強,現在申弘方需要你,你要讓他知道你是真的愛他而且以前確實做錯了。”

  唐令美捂著臉,慟痛道:“這些話醫生都跟我說過一百遍了,但我怎么就不愛他了啊,我就這么一個兒子,我不愛他我愛誰啊!我為什么就不愛他,你們為什么都覺得我不愛他啊!”

  宋眠安靜的聽她哭了一會兒,偷偷抹了抹眼淚,輕嘆了一口氣,緩緩道:“或許......不是他要的那種愛吧。”

  “你說高中誰沒也壓力?要說壓力說陰影,洮洮不也是,怎么洮洮就能克服壓力進步,申弘方就崩潰了呢?”

  唐令美劇烈的咳嗽了兩聲,咳嗽聲把她最后兩個字的音都吞了下去,看得出來,這次的事的確讓她傷心傷神,一下子就垮了。

  “這......”宋眠恍惚片刻,“每個人的抗壓能力不同吧。”

  她不禁回想起楊柳偷偷跟她說的話,在天臺上,楚洮向申弘方承認,他的化學是跟年立華補的。

  楚洮哪兒來的錢,哪兒來的時間?

  他從什么時候開始補課,什么時候聯系的年立華?

  宋眠一概不知,不僅宋眠不知道,就連楊柳都不知道,因為楚洮不愿意說。

  對現在的宋眠來說,楚洮有太多秘密了。

  他為什么會和那個江涉一起出現在天臺?每次楚洮說出去一趟卻不是和陶松,其實是和這個江涉嗎?

  “宋,你說換做是你,你能放任洮洮和星寧成績下降,放任他們早戀嗎?”

  唐令美喃喃問。

  宋眠沉默了好久,她也想了好多。

  自從分班之后,楚洮的變化仿佛走馬燈一樣,一幀一幀跳在她眼前。

  她輕聲道:“小唐,你敢說你高中時候就沒喜歡過誰嗎?”

  手機對面沒有回答,只有深沉的呼吸,呼吸聲伴著電流,沙沙作響。

  期末考試,申弘方沒有參加,醫生建議,暫時不要用考試成績和排名刺激他,畢竟他這段時間沒跟著復習,必然是會落后的。

  這次考試沒有惡意泄題,整體來說相對公平,楚洮考了十二名。

  江涉跳進了年級前四百,徹底擺脫吊尾車的行列。

  淮南一中的四百名,不算特別優秀,但絕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到的分數。

  和別人不一樣,江涉作為江戚風的兒子,進步一名校領導都要敲鑼打鼓一番,更何況是進步了上百名。

  聯歡會差點開到了江戚風家里,江戚風跟著應酬了兩天才算結束。

  暑假來臨,江戚風難得有機會,和沈晴一起,跟江涉吃頓家宴。

  沈晴和江戚風的關系還是一般,幾乎沒有任何共同語言,但對于江涉的進步,他們都是欣喜且驚訝的,只不過沈晴的喜悅,從來都是不茍言笑。

  沈晴給江涉夾了一顆蜜煎櫻桃,小櫻桃嬌嫩可愛,紅彤彤裹著桂花糖漿。

  江涉目光微微一垂,盯著幾秒,拿起筷子夾起來吃了。

  沈晴笑容一僵。

  這并不是一個好的現象,雖然江涉吃了她夾的東西。

  她當然知道自己和江涉之間有很大的誤會和隔閡,甚至上次鬧到派出所那件事,她始終也沒正面回應,除了讓江戚風代為表達歉意。

  江涉小時候為了引起她的注意,故意鬧事進派出所,故意闖禍,至少也是個心里有她的表現。

  但現在,他如此配合,反倒是毫不在意了。

  江戚風摸了摸鼻尖,微挑了下眉,低聲道:“阿涉不喜歡吃甜的。”

  沈晴沉默了。

  她對江涉的印象,還停留在他小時候喜歡吃泡泡糖,愛喝可樂。

  她不知道江涉從什么時候開始不愛吃甜,但是江戚風知道。

  沈晴覺得挺荒唐的。

  她懷孕生子之后,為了帶江涉,放棄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外派機會。

  她給江涉喂奶,哄江涉睡覺,每天晝夜顛倒,擔驚受怕,差點神經衰弱產后抑郁。

  可那時候江戚風在拼事業,雖然沒什么錢,但大好的年紀,充滿了激情和想法,事業的藍圖繪制的無比龐大。

  當然,江戚風的確是個有才華的人,他也的確成功了。

  而沈晴錯過的那個外派機會,被一個在警校就處處不如她的男同學占了。

  她眼看著那個男同學一路扶搖直上,風光無限,而事實上,當初領導愿意給她爭取那個機會,頂著巨大的壓力,一定要在體系里扶植女性管理者,彌補淮市一直以來的側傾。

  上面給她的期許很高,當然也要她比同齡男性優秀更多,放棄更多。

  結果出來后,隊里有不少聲音,背地里笑支持她的領導自作多情,說她結婚后,肯定要一心撲在家庭孩子身上,怎么可能還有心放在案子上。

  沈晴看著江戚風風光無限,她實在是不甘心,她那么驕傲,怎么能滿足于只做江夫人,所以她在江涉還不太懂事的時候,把江涉扔給了江戚風的爸媽,重新起航。

  現在,江戚風做起了老好人,在兒子面前噓寒問暖,顯得她冷血無情,而江涉顯然也跟父親越走越近了。

  江涉根本不記得,她以前付出過什么。

  江戚風見氣氛有些尷尬,笑著緩解道:“兒子還跟我說,目標是考清華北大呢,長大了是不一樣,比以前用功了。”

  沈晴把筷子放在一邊,沾了糖漿的筷子尖剛好懸空,沒有碰到潔白的桌布。

  她輕笑了一聲,抬起眼,意味不明的看向江戚風,后背往椅子上一靠:“你這么了解兒子,知道他為什么突然變好了嗎?”

  江戚風稍微,皺眉道:“什么叫突然變好了,阿涉以前年紀小,喜歡玩鬧,咱倆又給了他足夠的錢,他就覺得沒必要用功,現在成熟了,當然就肯努力了,你不了解男人,男人長大都是一瞬間的。”

  沈晴勾起唇,側目看了江涉一眼。

  江涉氣定神閑,連眨眼的頻率都是緩慢的,顯然根本不想摻和父母的唇槍舌戰,只想當個不相干的旁觀者。

  沈晴又轉回頭來看江戚風,表情有些得意道:“那作為局長的我給你分析一下他為什么變了。

  江涉近幾個月的流量話費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打電話的次數更是是以前的一百倍,他的生活環境沒變,不存在突然多了大量需要聯系的新朋友。

  我和他見面的幾次,他噴的都是不同味道的抑制劑,現在的抑制劑包裝劑量,完全可以用半年以上,只不過他在頻繁的更換。

  你說江涉不喜歡吃甜食,可方才他吃的時候眉心舒展,鼻翼輕皺,唇角有微微上揚的趨勢,頸部的肌肉也很舒展,說明他根本不排斥,如果他不喜歡吃,就一定有人喜歡吃,而一想到那個人,他就十分愉悅。

  他的成績突然進步,甚至揚言要考清華北大,常規意義上,一個年級倒數的人,即便準備努力也不會把目標定在清華北大,跨度太大的夢想降低了真實感,無法提供連貫的動力。他這么明確,除非他非得去這兩所學校不可,不去就見不到那個人。

  對方一定是個學習很好的人,有良好的習慣,獨特的個人魅力,甚至愿意督促著江涉進步,這樣的人我偏巧見過一個,你兒子為了保護他寧可自己背鍋。

  當然,江涉一直夠義氣,他對朋友也完全能夠做到這樣,但朋友絕對激不起他學習的決心。綜上,你兒子談戀愛了,這一切都跟你沒關系,跟你說的男人一夜長大沒關系,只跟那個男生有關系。

  江戚風,別自作多情了,江涉從進來眼睛就一直瞟向蜜煎櫻桃,這是這家私廚特有的甜品,據說是祖上從宋代時候傳下來的,這種新鮮玩意,多值得給愛吃甜食的那個人嘗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