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65 章 第 65 章
  正值中午,陽光明亮的刺眼,楚洮逆著光向教學樓頂看去,沒一會兒便眼睛酸疼,眼前出現七巧板一樣斑斕的色彩。

  他狠狠的閉了下眼,擠出了些眼淚,那些被太陽晃出來的視覺誤差才逐漸消散。

  學校大門口的伸縮門對楚洮和江涉來說毫不費力,楚洮一撐胳膊,腳踩著一處支撐點,輕輕松松翻了進去,江涉緊跟著跳了過去。

  楚洮拍拍手上沾到的灰,抬腿往教學樓跑。

  江涉還順便問了一句:“這人是誰”

  楚洮抿了抿唇,眉頭皺了起來:“說不好,只是覺得像!”

  校門口離教學樓有幾百米,道路平坦,一覽無余,楚洮能看到門衛一溜煙進了樓里。

  樓外是太陽由上至下肆無忌憚灑下的光,樓內是一線之隔靜謐空曠的暗。

  樓道口就像一個吸食人類的血盆大口,囂張的聳立在陽光底下,而剛剛跑進去的門衛已經隱匿不見了。

  楚洮站在門口恍惚了片刻,又不由分說的沖上了樓梯。

  主教學樓一共有七層,下五層都是教學樓,六層是各類會議室,報告廳,教師活動室,七層是個神秘的地方,用一道生銹的鐵柵欄擋著,透過柵欄的空隙,可以看到里面恍惚泛著亮光的玻璃窗。

  據說七層以前是學生實驗室,用來做化學和物理實驗,但隨著淮南幾個學校間競爭壓力的增大,實驗課漸漸就變成了老師演示,學生眼一看。

  既節省時間又節省藥品,自此七樓就再也沒有開放過。

  官方說法大概率是準的,但學校里總愿意把幽暗神秘的地方傳說化。

  不知道從哪屆開始有的傳言,說七樓死過人,化成了鬼,每天晚上站在鐵柵欄門口,都能聽到里面的鬼哭狼嚎聲,如果這時候誰敢探險從鐵柵欄鉆進去,就會被詛咒,像恐怖片《筆仙》里一樣,從教學樓天臺上跳下去。

  再加上七樓未經粉刷的墻壁上,還留著以前學生勾勾畫畫的痕跡,那些痕跡大多四不像,跟鬼畫符似的,成為了校園傳說的鐵證。

  但其實,學校保潔阿姨都是隨時隨地穿過七層,順著那一小截臺階,直至天臺,然后把報廢的掃帚拖把往天臺一扔。

  而保潔阿姨從來沒被什么鬼怪附身過,傳說也僅僅是傳說而已。

  鐵柵欄的鎖頭生銹老化了,學校也沒出錢換,就那么掛在門上,其實伸手一推就開了。

  楚洮剛要推門,就聽到學校的廣播響了起來。

  “請站在天臺上的同學立刻回到班級,樓頂風大,注意安全。”

  “請那位同學立刻回到班級,不要違反校規校紀。”

  “再說一遍,同學請立刻回到班級!”

  門衛說話有點方言口音,而且不注意話筒的位置,導致這條廣播持續噴麥,甕聲甕氣,聽的人心煩氣躁,渾身不舒服,簡直就是情緒的催化劑。

  楚洮有些無語,他從來沒見過哪個跳樓的能被校規校紀給勸返的,這個門衛明顯沒有任何經驗,也不想負責任。

  他以為自己在廣播里喊話了,全校都聽見了,他就盡到自己的本分,不管一會兒發生了什么事,都跟他無關了。

  而樓頂這個人,如果他沒認錯,就是唐令美的兒子申弘方。

  因為宋眠和唐令美的關系不錯,所以楚洮對申弘方也很熟悉,但他們并不算朋友。

  唐令美這個人太過聒噪,又喜歡沒邊際的吹老公吹兒子,導致楚洮只想離她們家人遠遠的,所以也不愿跟申弘方深交。

  相比于唐令美的大嗓門,申弘方就顯得沉靜很多,畢竟有他媽代為表達了,他也不需要說什么話。

  在楚洮的印象里,這是個跟自己一樣,學習很努力且沉默寡言的人。

  他拽開鐵柵欄,掌心沾到了些許銹跡,稍微一摩擦,還有丁點不適的沙礫感。

  楚洮大跨步上了小臺階,用力推開了天臺上有些遲鈍的鐵門,暖風卷起灰土塵埃,在他眼前漾起迷蒙的白霧。

  楚洮忍不住低咳了兩聲,頂著灰土躍上了樓頂。

  腳下踩到不知什么時候被刮到門口的爛鋼筋,鋼筋摩擦地面,發出刺耳且沉悶的聲響。

  “申弘方!”

  站在樓頂邊緣的人看見楚洮,表情微動了一下,但他沒有應答,也沒有動。

  只差一步,他就能越過矮小的圍擋,像一只折線的風箏墜到樓下。

  他還穿著淮南一中的校服,校服肥大,被風一刮,撲簌簌像灌了氣的口袋,扯著他踏入深淵。

  楚洮氣喘不止,背后出了一層冷汗,他不敢上前,只是小心翼翼的抬起手,安撫似的招了招:“申弘方,過來。”

  申弘方歪了歪頭,目光掠過楚洮看向了他身后的江涉。

  人人都知道,楚洮的罪過三班的江涉,甚至有人親眼看見過,江涉把楚洮推到籃球場打。

  兩個人水火不容,楚洮在三班過的水深火熱。

  但現在,周六的中午,江涉跟著楚洮一起來了學校,上了天臺,和他面面相覷。

  大概是這一幕實在是太戲劇化了,申弘方難得提起了點興趣。

  他的身形晃了晃,神情恍惚,喃喃道:“楚洮,你也是來自習的?”

  他的聲音很輕,被風一刮,就散了大半,只有支離破碎的字節傳到楚洮耳朵里。

  楚洮的喉結一滾,緊張的咽了口唾沫,他不知道該說什么,生怕一個字說錯,就刺激的申弘方走了絕路。

  申弘方沒等到回答便信以為真,自嘲的笑笑:“怪不得你成績進步那么多,真努力啊,看來我還是不夠努力。”

  他說著,恍惚間又向前蹭了一步。

  七層樓的高度,看地面,已經有瀕臨死亡的眩暈感了,但申弘方好像一點也不害怕,他低頭盯著那株盛開在教學樓門前的洋槐,雪白清麗,隨風搖曳。

  “申弘方!你就不想想唐阿姨嗎!”

  楚洮攥緊了拳,攥的骨節發白,掌心的顆粒感也被他揉碎,他和申弘方之間又刮起了一陣白色的旋渦。

  申弘方聽到楚洮提唐令美,肩膀微不可見的瑟縮了一下,手指有些僵硬的顫抖著,但唐令美并沒有讓他放棄瘋狂的舉動。

  他有些暢快的裂開了嘴,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我想著她呢,每分每秒都想著她。”

  楚洮覺得嗓子被塞進了一坨棉花,干澀發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江涉安撫似的撫了撫楚洮的后背,語氣平靜道:“他現在只想懲罰他媽媽,你提這個名字,他說不定還覺得痛快。畢竟他跳下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在墜落地面之前,他腦海里會是他媽媽看見他尸體時崩潰的樣子,癲狂的樣子,只要稍微想一想,他就覺得值了,他報復了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恨的人。”

  楚洮目光微顫,轉過頭來,低聲道:“江涉......”

  申弘方突然憤怒的沖江涉道:“你懂個屁!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像你這種要什么有什么,全校老師都對你哄著捧著阿諛奉承,從來不用為成績,為未來發愁的富二代,有什么資格跟我指手畫腳!”

  大概是難得說這么一大段話,申弘方雙眼猩紅,胸膛劇烈的起伏著,氣息被他的抽泣截斷,聲音仿佛破碎的面鼓,在衰亡之前爆發最后的聲響。

  江涉輕笑了一聲,目光變得微涼,輕描淡寫道:“所以你是恨她沒有讓你變成富二代?你這恨來的可真有道理。”

  申弘方看向江涉的眼神里帶著憤怒和不被理解的狂躁。

  他臉上的肌肉繃的僵硬,手指死死抓著褲腿,用力摳著:“我不想和你爭辯,你根本不知道我和楚洮的世界,那種始終被比較,被挑剔,被當作炫耀的玩具,被忽略內心訴求的日子,貫穿了我們全部的生命。

  從出生起,生生不息,永無止境。

  楚洮你不應該來勸我,而應該理解我,從小到大,你永遠都是楚星寧的影子,跟屁蟲,替代品,楚星寧是天之驕子,眾星捧月,你只會被順帶夸獎一句也不錯。你知道嗎,就連我媽在我面前提到你,都只會說楚星寧的弟弟而不叫你的名字。

  她是為了提醒我,不是最優秀的那個,就永遠不配被注意到。哪怕你成績還不錯,長得也不錯,但和楚星寧一比,就會黯然失色。

  不過最近不是了,她開始叫你的名字了,你兩次考了年級二十,你變得優秀了,她就注意到你了,而我,徹底被你們兩個人甩掉,一點價值都沒有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