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59 章 第 59 章
  第一節下課,江涉把楚洮堵在了小隔間里。

  小隔間還是臟亂差,爛桌子堆著爛椅子,空氣里飄著揮之不去的塵土氣。

  窗戶半開,操場上的吵鬧聲真切的像在身邊。

  走廊里也沒差多少,隔著一道貼著壁紙的玻璃門,四處漏風,外面的聲音輕易穿的進來,里面的聲音也很容易傳出去。

  只不過一般情況下,沒人愿意往這地方擠,所以才一直不受人關注。

  楚洮咽了咽唾沫,抬起眼望著江涉,壓低聲音道:“你又要干嘛,沒事我寫作業去了。”

  江涉手長腿長,輕易就將楚洮攔在了里面。

  他面帶糾結,有些不知所措的急躁。

  江涉抿了下唇,食指骨節輕輕抵了下鼻尖:“我跟蘇景同,什么事兒都沒有,我承認,以前比較自由,底線也很低,往我身邊撲的人太多,我拒絕都拒絕不過來,蘇景同游戲打得挺好,喝酒也痛快,我才讓他跟著的。”

  楚洮臉上沒什么表情,淡淡道:“哦,我知道了。”

  江涉遲疑片刻,小心翼翼道:“你是不是生氣了?”

  楚洮歪著頭,一副不得其解的模樣,反問道:“我為什么生氣?”

  江涉虛虛抱著楚洮,順勢在他袖子上一滑,就要拉他的手:“......我錯了行嗎。”

  楚洮飛快把手抽開,凝眉道:“江涉你小點聲行嗎!”

  萬一有人從外面路過,聽到他倆說的話,可就說不清楚了。

  楚洮臉皮薄,江涉知道怎么對付他最有效,于是黏糊糊道:“早知道能在淮南一中碰上你,早知道喜歡你喜歡的要命,我當初就應該把他們都甩的遠遠的,先給自己立塊貞節牌坊,在三班老老實實等著你分化。

  當然,也不能浪費前幾年的美好時光,好好研究一下,兩個A要怎么搞比較爽,畢竟這事兒......”

  江涉還沒說完,楚洮又羞又急的用手掌捂住他的嘴。

  江涉這人,無底線無羞恥心,跟他辯論純粹是自討苦吃。

  楚洮臉側發熱,病的有些蒼白的臉色這才有了點紅暈。

  他輕咳了兩聲,才啞聲道:“你給我閉嘴!”

  江涉目光微垂,落在楚洮白凈如蔥段的手指上,忍不住,探出舌尖,輕舔了下楚洮的掌心。

  楚洮猛地一顫,把手縮回來,瞪了江涉一眼。

  柔軟的舌尖濕漉漉的,帶著體溫,輕輕掃過他掌心的紋路。

  掌心癢癢的,心里也癢癢的。

  江涉最近抑制劑噴的少,信息素的味道清冽微甜,離得近了,慢慢溢散出來,楚洮有些食髓知味。

  他也是alpha,對自己的自制力還真沒太大自信。

  alpha大多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就憑江涉現在對他的吸引力,他倆早晚有一個先控制不住。

  楚洮貪婪的呼吸兩口,覺得渾渾噩噩的腦袋清醒了片刻。

  江涉將他拉到自己懷中,有些貪婪的盯著楚洮頸后的皮膚。

  江涉喃喃道:“alpha這地方咬一下不會怎么樣吧?”

  alpha和Omega頸后的一小塊軟骨是分化后產生的腺體,Omega的腺體敏感且發育完全,被alpha咬過后,信息素會長久的存留在皮膚表層,這就是標記的過程,其他alpha見到Omega已經被人標記,就不會輕易湊上去。

  當然,標記存留時間大約是一個月,慢慢會消退,Omega就又可以接受別人的標記。

  但alpha的那個地方是未發育完全的,也不會受人標記,如果貿然咬上去,侵入了其他alpha的信息素,則會變得紅腫,得一個星期才能消退。

  這個特性也變成了很多alpha羞辱同類的方式。

  脖子的地方不好隱藏,一旦被別的alpha咬了,就會被人嘲笑,看不起,很多校園暴力事件中都會發生惡意標記。

  但對一小部分AA戀來說,這種標記也可以稱作一種情-趣。

  尤其是床-上運動的時候,信息素互斥,原本就十分難受,但又彼此相愛,情難自抑,占上風的那個就會忍不住在落下風的alpha腺體上咬一口,被咬的alpha那處會變得格外敏感,連一陣風吹上去就會忍不住顫抖。

  楚洮怕他要咬自己,趕緊推開江涉,但不小心吸入了灰塵,又忍不住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江涉也不敢跟他開玩笑,連忙拍著他的后背,皺眉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楚洮微弓著背,掩著口鼻,喃喃道:“好像有點。”

  他的確精神不佳,咳嗽的劇烈,連帶著太陽穴也微微發疼起來。

  江涉扶住他:“去醫務室。”

  楚洮搖搖頭:“不用,馬上上課了。”

  他沒這么嬌氣,也沒有生病就去醫院的習慣,只要再給他一天時間,多吃一天的藥,肯定就會好了。

  “下節語文課,你學的最好的一科,擔心什么。”江涉執意要帶他去醫務室。

  楚洮抿著唇,望著江涉的眼睛:“又不是你最好的一科。”

  江涉怔了怔。

  楚洮能感覺到,這段時間江涉比以前用功了。

  他還是聽不下去課,想睡覺,但也會強迫自己睜著眼睛,聽不下去就寫卷子,卷子不會就空著抄楚洮的。

  其實抄了之后,他也會再琢磨一下,實在琢磨不明白了,就問楚洮。

  他是真的想搞懂卷子上的那些題,只可惜以前拉下的知識太多,現在補起來費心費力。

  但有好好學習的心,總歸是能進步的,楚洮察覺到這一點,就開始不動聲色的幫江涉。

  他把自己以前的錯題本拿給江涉參考,把自己總結的考試重點試題復印給江涉一份,一遍遍帶著他練。

  這節語文課楚洮不上真的無傷大雅,有時候他也會在語文課上寫別的科作業。

  但這課,江涉必須聽。

  語文和英語都是需要積累,需要耳濡目染,日夜熏陶的學科,不像理科努努力,可以很快見到成效。

  江涉的英語其實不錯,畢竟是有錢人家,江戚風的外國朋友都不知道有多少,江涉從小耳濡目染都能說得流利,他語感沒問題,差的就是語法。

  但語文是江涉徹徹底底的軟肋,九道選擇題,他認真做的得分比隨便亂蒙還低,作文更是一塌糊涂,腦子里還只是愛因斯坦,愛迪生,張海迪和魯迅。

  所以高考前的每一節課,楚洮都不舍得江涉落下。

  江涉嘆了一口氣:“我送你過去,然后我回來上課總行了吧。”

  楚洮眼瞼微顫,總算松口。

  他覺得自己沒什么大事,但這次的藥好像沒有以前那么奏效了,已經吃了一天,但還是渾身都不舒服。

  或許醫務室能給他換個新藥,也很快的。

  江涉推開小隔間的門,拉著楚洮走出去。

  戴文簡從衛生間回來,正蹦蹦跳跳往教室跑,卻眼睜睜看著江涉和楚洮倆人從小隔間出來。

  楚洮還低著頭,輕輕咳嗽著,任江涉拉著他的袖子。

  楚洮的身高比江涉矮一點,人也比江涉瘦一點,長得也比江涉清秀一點。

  楚星寧的弟弟,顏值能差到哪兒去,逆著陽光,楚洮脖頸的皮膚細膩的幾乎發光。

  戴文簡恍惚覺得,楚洮有種別樣的美感,和江涉走在一起,看著跟情侶似的。

  但很快,戴文簡就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腦袋。

  他肯定是瘋了,楚洮是alpha,還是個武力值逆天,拳打三班龐才,腳踹職高校霸的隱藏boss。

  涉哥也不是白給的,淮南十二校扛把子不是吹。

  這倆人的信息素要是打起來,還不把學校都炸了。

  而且涉哥應該喜歡的是蘇景同那款嬌嬌軟軟的Omega。

  戴文簡把心里隱約那點狐疑埋下,嘟嘟囔囔的進了班級。

  上課鈴打響,楚洮和江涉都沒回來。

  他們在醫務室。

  楚洮拿著號等校醫堅持,推江涉回去,江涉來著不走。

  好不容易排到他了,他只能帶著江涉進去。

  校醫挑眉看了一眼江涉:“喲,我就見女同學會陪著上醫務室,男同學還第一次見。”

  楚洮默默咬住下唇,有些尷尬。

  江涉沒臉沒皮,笑呵呵道:“這算什么,我倆還一起睡覺呢。”

  楚洮沒好氣道:“滾!”

  校醫沒多想,這個年紀的男生就是喜歡互開玩笑,互占便宜。

  她給楚洮檢查了一通,又問了問他的用藥。

  “不行啊,你這是風寒感冒,你用的藥是治病毒性感冒的,不是一類,我給你重新開藥。”

  楚洮客氣道:“謝謝老師。”

  校醫一歪頭,瞧見江涉:“那個一起睡覺的,去幫他取個藥,把單子取回來,我給他量下血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