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54 章 第 54 章
  月考結束當天,楚洮和楚星寧難得有輕松片刻的時間。

  楚江民在電視上給他們放電影,是很多年前美國的一部老片子,叫《白頭神探》。

  雖然現在看起來,畫質有點渣,年代也過于久遠,但劇情依舊吸引人,緊密且好笑。

  楚洮和楚星寧看的格外認真,連桌上的蛋黃酥都顧不得吃。

  楚星寧彎著眼睛,大大咧咧靠在沙發上,一只胳膊還搭在楚洮的肩頭:“好搞笑,怎么這么搞笑。”

  楚洮抱著右膝,下巴抵著膝蓋,鞋尖輕輕點著地板:“是啊,真想......”

  他近乎于自言自語,說到真想之后就沒再說下去。

  他今天心情很好,因為覺得月考發揮不錯。

  片看到一半,楚星寧趁機縮回搭在楚洮身上的胳膊,摸起手機,低頭發著消息。

  楚洮察覺到了,隨意掃了他一眼,也不由自主的拿過手機。

  楚星寧給小朋友發:“今天看了個電影叫《白頭神探》,好有意思,下次和你一起看。”

  楚洮給大朋友發:“你看到哪兒了,我這邊演到47分鐘了。”

  很快,江涉那邊回:“46分,差不多。”

  楚洮收起手機,牙齒輕輕咬了咬腮肉,輕微的疼痛能幫助他克制不由自主流露出的表情。

  今天他說要看電影,江涉非要跟他一起看。

  明明不在一起,楚洮也不能堂而皇之的跟他視頻,所以勸他別胡鬧了。

  但江涉不干,非說電影要一起看。

  楚洮不懂電影這種東西,各有喜好,見仁見智,為什么就要一起看了。

  但江涉向來不講道理。

  楚洮拗不過他,只能告訴他電影的名字,看電影的時間,然后時不時跟他匯報進度。

  楚江民瞥見兩個兄弟低頭,不經意的抱怨一句:“看電影還想著玩手機,你們這一代啊,是離不開手機了。”

  宋眠煮完了清火的綠豆湯,把鍋放到窗邊晾著,剛出廚房,就接到了唐令美的電話。

  “哎小唐,怎么了?”

  唐令美永遠一副精力充沛的樣子,先是爽朗的笑了笑:“宋,他們今天月考完了你知道吧?”

  宋眠扯了張紙巾擦了擦手:“我知道啊,倆孩子跟他爸看電影呢,考完放松放松。”

  唐令美驚訝:“喲,這都放松起來了,星寧和洮洮是不是考的很好啊?”

  宋眠遲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道:“有什么很好的,就正常發揮唄,他倆你又不是不知道,操心著呢。”

  宋眠是典型的妄自菲薄型家長,為了表示謙虛,收斂,哪怕楚星寧和楚洮都說自己考的不錯,她對外也只會說他們不省心。

  唐令美笑笑:“星寧你不用擔心,學習那么好,心里有數著呢,就是洮洮,你可得重點關注一下,洮洮是不是還在廣播站呢?”

  宋眠頓了頓:“我也不太清楚,他喜歡那個,應該吧。”

  唐令美一副天要塌了的樣子:“我的天啊宋,你怎么還讓他搞那個呢?廣播站是高考能加分啊,還是他將來要考藝術啊,別在那兒浪費時間了,這都什么時候了。”

  宋眠猶猶豫豫,下意識反駁道:“他可能已經退了,也不一定在。”

  唐令美道:“我聽我們家申弘方說,升旗的時候廣播站有人表白,不小心被播出來了,影響挺惡劣的,都被德育處老師找去談話了,不知道跟洮洮有沒有關系,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現在著急學習的孩子,誰還在那上浪費時間。”

  宋眠:“......肯定不是洮洮,他臉皮薄,根本干不出這種事。”

  唐令美強調:“我是說環境,環境影響你懂嗎?本來洮洮最近就叛逆,一看別人都敢在廣播站表白了,那我談個戀愛也沒事了。”

  宋眠抓了抓頭發,深吸一口氣,被唐令美說的一點好心情都沒有了。

  “小唐,申弘方這次考的怎么樣啊?”

  唐令美噗嗤一樂:“你別說,我給找的那個化學老師啊,真厲害,申弘方說這次化學考的題他都會,肯定沒問題,我跟你說宋,真是錯過這村沒這店了。”

  宋眠頓時心里更堵了。

  她本來就有點選擇困難癥,又優柔寡斷容易后悔,別人一說她就容易多想。

  現在一看申弘方提高了,她立刻覺得當初就是花雙倍的錢,逼著楚洮也該把這個班給上了。

  但現在人家二十個孩子都湊齊了,也已經上了兩節課了,她想加也加不進去了。

  “好了唐,我這燉著東西呢,得看火,以后再聊啊。”

  唐令美愣了一下,沒想到對話這么快結束,她還有點意猶未盡:“哦...好好,那你忙。”

  宋眠推開廚房的門,看到客廳里笑的格外開心的兩個兒子,忍了忍,還是沒說什么。

  反正說了也無濟于事,家里三個都沒心沒肺,就她一個人操心。

  周二發月考成績,氣溫又暖了幾個度,桃花綴滿枝頭,潮濕的泥土上隱約有幾處墜落的花瓣。

  楊柳拿著年級大榜進教室,拿起黑板擦猛地拍了幾下黑板,才把亂哄哄的喧鬧聲止住。

  她運了運氣,拔高音量:“就知道玩!月考成績都下來了!”

  大家懶懶散散的往座位上一坐,對月考這個字眼絲毫沒有反應。

  開玩笑,高考都不一定讓他們慌一下,更何況是不起眼的月考。

  三班的人,誰還沒見過世面。

  楊柳清了清嗓子,背著手在班級里來回走了兩圈:“我們班,兩極分化異常嚴重,拖后腿的是真拖后腿,爭氣的是真爭氣!”

  方盛故作慌張的一拍大腿:“老師這可咋辦啊,咱班以前沒有兩極分化這個毛病啊!”

  班里聽他一說,瞬間爆出大笑。

  “哈哈哈對啊老師,咱班以前明明齊頭并進啊!”

  “為什么兩極分化了捏?”

  “好可怕哦,我們班居然兩極分化這么嚴重,這相當于國家貧富差距擴大,容易增加階級矛盾啊。”

  “到底該怎么解決,急死我了。”

  “這樣吧,我們求求班長少答幾道題,把兩極分化給解決吧!”

  “你怎么不說讓全班多考幾分呢?”

  “那不能夠,臣妾做不到啊!”

  楊柳氣的要命,吼道:“都給我閉嘴!你們還有心開的下去玩笑!”

  楚洮垂著頭,手指有一搭沒一搭的敲著手背,任班里如何喧鬧,他都沒出聲。

  他也知道,楊柳口中的好指的就是他。

  原本楚洮沒那么出挑的,原來的班級有楚星寧,還有其他年級前列的同學,他只是不動聲色的好,不會引起同學的注意,也不會引起老師的注意。

  但在三班......

  突然,他感覺有人輕輕戳了一下他的腰。

  江涉揶揄道:“班長,茍富貴勿相忘啊。”

  他從桌子底下伸手過去,偷偷的碰了碰楚洮。

  不知怎的,一天不跟楚洮摟摟抱抱他就難受,雖然楚洮很誘人吧,但他也不至于這么禽獸。

  江涉一邊罵自己禽獸,一邊忍不住去撩楚洮。

  楚洮深吸一口氣,抿了抿唇,偷偷把手縮下去,背到身后,想把江涉的手指推走。

  江涉反而一把抓住了他的指尖,飛快的包裹進自己掌心,死活也不讓他抽走。

  楚洮崩了一口氣,臉色微微發紅。

  江涉捏著他的手,輕輕按揉,用手指跟他糾纏,從光滑整齊的指甲一路摸到柔軟的指縫和凸起的骨節。

  楚洮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眼瞼瘋狂的顫動。

  他的手有些涼,江涉的掌心很熱,一涼一熱,把觸感放大的格外夸張。

  楊柳眼中帶著贊許,臉色溫柔的看向楚洮:“首先,我要表揚一下,我們班的班長,楚洮同學。”楊柳低頭看了下年級大榜,“這次楚洮考了年級二十,進步了整整二十五名!在前五十進步二十五名意味著什么,我想你們都知道。”

  楚洮抬起濕漉漉的眼睛,也被驚到了。

  他知道自己這次考的不錯,但沒想到這么不錯,這是他有史以來最高的名次了。

  楊柳繼續慈祥的看向他:“你就差在化學,你看這次,化學分數提上來不少,別的正常發揮,就能考這么好。我覺得主要是你自信了,找到方法了,積累也到位了,不補課成績也一下子上來了。”

  楊柳根本不知道楚洮在聽年立華的課。

  她以為楚洮經過上次的一鬧騰,開始發憤圖強,不知打通了哪個筋脈,一下子成績提升不少。

  戴文簡轉回頭驚訝道:“臥槽,班長你牛逼啊......哎班長你臉紅什么?”

  錢嫩拍了他一下:“班長這么含蓄的人,你以為跟你一樣臉大。”

  這么一說,楚洮的臉頓時更紅了。

  他不是被楊柳夸的,而是被江涉摸手摸的。

  他默默咬了下下唇,用自己的指甲在江涉掌心狠狠按了一下。

  江涉疼的力道一松,楚洮立刻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

  他還故作正經的握拳,放在唇邊咳嗽了兩聲。

  江涉嗤笑,哼唧一聲:“小姑娘嗎,還會摳人。”

  楊柳收斂起笑容,又看向江涉:“然后我要重點表揚一下咱班的江涉同學。”

  江涉所有的目光全在楚洮的背影上,楊柳一提他的名字,他比楊柳還意外。

  楊柳掃視全班,抖了抖手里的大榜:“我們班第二名,江涉,這次考試在年級進步了三百名,是全校進步最大的學生,獲得這次進步獎學金五百元。”

  江涉:“......”

  全班:“???”三班的人,還他媽就沒見過世面了!

  楊柳舒心的笑道:“對了,還有方盛,這次也進步了好幾十名,也不錯。你們看看,坐在好學生附近,和好學生一起學習,就是這么有效率。”

  江涉皺著眉,質疑道:“老師,你們判錯卷了吧。”他看不懂的題還是比比皆是,這次考試,也就是隨意把會做的寫了寫,空著的不少。

  他覺得自己考試卷寫的挺瞎的,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淮南一中的其他人這么廢。

  這么瞎的卷子,讓他前進了三百名。

  楚洮低聲道:“不奇怪,好多類型題你錯題本里都有,我逼著你練過。”

  江涉嘴角抽了抽:“我去......”

  方盛瑟縮的抱住自己,唉聲嘆氣:“完了,完了完了,阿涉再也當不成校霸了,拿進步獎學金簡直是校霸界的恥辱!”

  楊柳把江涉當成了典型,恨鐵不成鋼的對其他人說:“你們看看!江涉都開始學習了,你們還就知道玩呢?論家世,有誰家比得上他家的?

  別想當然覺得自己可以靠爹靠媽,江涉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不對,氣死我了,他就是你們的榜樣!想要學習,什么時候都不晚,他可以進步三百名,你們進步兩百名,一百名總行了吧?”

  許博學小聲問徐園:“怎么回事啊,涉哥不是跟班長關系很差嗎?”

  徐園深深凝著眉,百思不得其解:“或許......或許阿涉是想在武力和學習上全面打壓班長。”

  許博學倒吸一口冷氣,跟班長比學習?

  “臥槽,涉哥理想如此宏大,我等真是佩服佩服。”

  徐園瞪了他一眼:“我瞎猜的,你別胡說。”

  許博學弱弱道:“我也覺得你瞎猜的,涉哥似乎......挺喜歡班長的,上次籃球場那事,班長不讓他去他就不去了。我的天,他爸的話他都不一定這么聽吧。”

  徐園義正言辭道:“胡說,阿涉那是...那是...他腦子抽筋了!”

  徐園也想不出什么理由,他那個放蕩不羈愛自由的哥,怎么就一心撲在了學習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