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53 章 第 53 章
  月考前的一個星期,全校進入了緊張氣氛。

  因為高三模考的成績并不理想,拉去全省排名,能考進TOP2的不到五人。

  年級主任焦慮的成天睡不著覺,天天開大會給班主任施壓,緊迫感直接蔓延到高二。

  高二三班作為高二唯一一個吊尾車,成了年級重點關注對象。

  楊柳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多少收收心,馬上就要月考了,全班排年級倒數也不是回事。

  當然,聽進去的沒有幾個。

  龐才直到現在也沒調班,蔡主任想給他換,他自己不愿意走。

  全年級沒有哪個地方能比三班更舒服的了,班里成天比學習的日子多糟心。

  龐才等楊柳出門,吊兒郎當的晃悠到班級前面,找他幾個哥們兒。

  “哎,籃球場你們搶回來沒有?”

  “沒有啊,誰還能成天在哪兒看著啊,而且職高去的人挺多的。”

  龐才驚訝道:“不是吧,這么廢,那可是咱淮南的籃球場啊!”

  淮南以前有個老校區,就在離現在的校區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更偏更荒,沒什么人氣。

  后來江涉他爸出了不少錢幫著淮南蓋樓,學校就順勢遷到了這塊新地,以前的教學樓承包給了研究所做實驗,也有一部分租給培訓機構補課。

  那地方雖然比現在的環境破,但是籃球場足球場還是不錯的。

  往往這邊的場地不夠,他們都會去老校區玩。

  但最近職高總拉著人占那片球場,有時候他們去的晚了,人家都打上了,所以最近經常有摩擦。

  龐才閑的沒事,還準備攛掇幾個人下午去打球,但一聽場子還沒搶過來,他有點發怵。

  許博學正在前面打水,聽到龐才的話,不太樂意:“你說誰廢呢,這段時間全校扯大旗號召學習,各班看得那么緊,去打籃球的當然少了,人少怎么跟人家爭,職高又不學習。”

  龐才呵呵一笑,手插著兜,松松垮垮一站:“不是,有我們三班在,還用得著別的班出手?”

  戴文簡也手癢癢,忍不住道:“對啊,哪怕咱們不用,那地方也不能給他們,再被他們占幾天,以后要都要不過來了。”

  許博學接完水,跑回座位,問徐園:“哎,圓哥,怎么回事啊,這事兒就不管了?”

  徐園最近也沒怎么打球,主要是淮市春天總下雨,地上經常濘著水,籃球場也不例外,打籃球要濺一身泥點子,所以他也沒關注這個事兒。

  許博學一提,徐園抬起眼,皺了皺眉:“誰說不管了,沒騰出工夫。”

  許博學把水杯一放,一拍大腿:“下午體育課啊,得給他們得教訓吧。”

  徐園懶洋洋的往椅子上一靠,隨后站起身,輕描淡寫道:“我給阿涉說一聲。”

  許博學趕緊附和道:“對,涉哥去了根本都不用動手,他們就嚇跑了。”

  畢竟上次小胡同的事還歷歷在目,雖然動手的不是江涉,但把大家從派出所解救出來的是江涉啊。

  這關系,是一般小混混能比的嗎。

  徐園把玩著手機,慢慢悠悠的往前走。

  江涉正埋頭寫著什么玩意兒,班長轉過頭來跟他說話。

  “阿涉。”徐園輕飄飄叫了一聲。

  江涉沒聽到。

  徐園:“......”

  他又往前走了走,不厭其煩的開口:“阿......”

  他看見江涉面前擺著一張卷子,一張如假包換正宗高中化學卷子。

  帶title的,《淮南十二中聯合一模化學考試題》。

  徐園揉了揉眼睛,再仔細一看,自己確實沒瞎。

  這張卷子,江涉已經做了一大半了,卡在一道簡答題上。

  江涉對著班長嘟囔,略有些不耐煩道:“這什么東西,是人答的題?”

  他一邊卡著一邊轉著筆,筆轉的飛快,修長的手指靈活的抖動著。

  但他只有注意力極其專注又無從動手的時候,手指會轉筆。

  方盛也整張臉撲在卷子上,哀怨道:“哥,放過弟弟吧,這一切又不是弟弟的錯!”

  自從班長逼著江涉開始搞學習之后,方盛作為江涉的哥們兼同桌,被迫承擔起了有難同當的重任。

  由于江涉受不了自己學習方盛在一邊玩手機,所以硬逼著方盛跟他一起學,這種備受折磨的日子,方盛已經過了一周了。

  楚洮側著身,盯著江涉的卷子,靜默半晌,緩緩道:“超氧化鉀和二氧化碳反應的化學式不是很簡單嗎,你不會說明這一類型題你都沒有掌握,年老師講過的。”

  江涉深吸一口氣,筆鋒一頓。

  若是以前有人強迫他做什么,還把他死死按在座位上,他早就炸了。

  但一看面前的是楚洮,他氣就又卸了,轉而好脾氣的笑:“那你再給我講一遍。”

  楚洮把身子探過去更多一點,從江涉手里接過他的筆,對一邊的方盛道:“你也來聽。首先你得知道他們的化合價,然后會生成什么,你心里應該大致有個概念......”

  徐園呆站在一邊,眼睜睜看著江涉和方盛聽楚洮講了一道題,然后各自按著楚洮教的方法,開始配平。

  徐園咽咽口水,拍了江涉一把:“阿涉,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要跟兄弟說,別憋在心里,一日不見,都他媽憋瘋了?”

  方盛白了他一眼,吐槽道:“還一日,我們都瘋一個星期了,你自己在后面逍遙快活,操了。”

  江涉冷冷掃他,眼神銳利:“你說什么逼話?”

  方盛撇撇嘴,擠出一個假的不能再假的笑,露出八顆白牙,隨后話鋒一轉:“呸呸呸,徐園你就后悔去吧,我和阿涉已經找到了指路明燈,尋到了理想目標,我們正跟隨著班長大人的光輝指引,避開企圖,走向光明美好的未來,徜徉在知識的海洋。

  我們的幸福,已經不是你這等凡夫俗子能領悟得了,有朝一日,等我和阿涉金榜題名,班長就是我們的再造父母!”

  楚洮:“......”

  江涉抬手在他腦袋上拍了一下,罵道:“滾,你要認爹你自己認。”

  徐園嘴角抽了抽,指指他們桌面上的卷子:“你們不會是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吧?”

  楚洮仰起頭,認真的問道:“你要加入嗎?”

  徐園立刻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生怕楚洮一時興起,讓他來陪江涉。

  好哥們一生一起走,但生活的苦,還是得江涉自己扛。

  江涉正了正臉色,直起身,靠在椅背上,按了按發酸的肩膀:“找我什么事?”

  他也寫了半天了,他從小到大都沒寫過這么長時間作業,累得渾身不得勁。

  真佩服楚洮,從小到大這么學也沒累死。

  徐園抓了抓頭發,用大拇指往后一指:“許博學說的籃球場的事,老校區那片,被職高給占了,想著找個時間奪過來,正好下午體育課。”

  江涉眼皮微抬,神情倦倦道:“他們怎么還敢找事兒?”

  徐園冷笑:“記吃不記打的玩意兒,趁著爹們不在,還想偷天換日呢。”

  江涉扯了扯唇角,眼底微寒:“那就下午,帶人去一趟。”

  徐園:“行。”

  楚洮:“不行。”

  徐園:“......”

  楚洮垂著眼,濃長的睫毛像一小片木芙蓉,輕輕忽閃著,淡紅的唇微抿,手指點了點江涉的卷子。

  “你這個錯題下午要整理一下,還有上周錯的題,該拿出來復習了。一節體育課都不一定夠,沒時間去找場子,職高愿意玩就玩吧,你又不住籃球場,看著它干嘛。”

  他衣領折的整整齊齊,身上散著一股清淡的針松香氣,說話的語氣沉穩冷靜,不容拒絕。

  眼睛一抬,明亮的眸子望著江涉,桃花眼溫柔深情,眼尾彎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江涉和他對視片刻,手指在太陽穴上按了按。

  徐園眨眨眼,推了江涉一把:“哥你清醒點,這事兒咱不能慣著他吧,那咱哥們兒的面子往哪兒放。”

  江涉挑挑眉,深吸一口氣:“不用管了,他們愛怎么樣怎么樣,沒看老子要學習嗎,沒空。”

  徐園:“啊?”

  方盛朝他擺了擺手,擠眉弄眼:“哎呀你知道阿涉整理錯題多困難嗎,一張卷子他他媽能錯一半,這么大工程量,你就不能理解點嗎?”

  徐園:“......”我理解你大爺,誰來理解理解我?

  這他媽是個怎樣的世界?

  江涉垂著頭,抬眼,看著楚洮無奈的笑:“行了吧。”

  楚洮眼瞼顫顫,嘴角微不可見的一彎,輕聲“嗯”了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