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50 章 第 50 章
  年立華的課果然與眾不同。

  楚洮覺得,高中那點知識脈絡被他隨意一梳理,就變得井井有條。

  整整兩大頁的知識點,沒有一條是廢話,兩個小時一到,年立華就下課走了。

  楚洮從來沒覺得時間過的這么快。

  他把江涉借給他的兩張白紙收起來,認認真真道:“江涉,謝謝你,等將來我賺錢了,一定還給你。”

  他現在還付不起年立華的課時費,但將來肯定能。

  江涉單手支著下巴,眼含笑意打量著楚洮:“沒必要吧,說不定將來我工資還得交給你呢。”

  楚洮呼吸一滯:“你少胡說。”

  但他也就是輕喃了一句,沒像以前一樣,完全不當回事。

  他垂眸看了一眼江涉的筆記紙,可憐巴巴的四五行,只記了幾個被年老師重點提及的化學式。

  光看他這筆記,神仙都不知道講的是什么。

  江涉大概從來沒有做筆記的習慣,也沒有系統的學習方法。

  楚洮嘆息一聲,把他的筆記紙提到他眼前:“江涉,我懂你的心意,但是你不能辜負你父母的好心,你也得學。”

  “你說什么?”江涉挑了挑眉。

  楚洮耐心道:“我不能讓你父母花錢給我補課,這課你也得上,不光化學,還有其他科,我也會幫你學習的,以你父母那么高的學歷,你不可能學不會高中知識。”

  江涉:“......你認真的?”他有些錯愕,剛才氣氛不是挺旖旎的嗎,他甚至還想再趁機抱抱楚洮。

  楚洮點頭,義正言辭道:“認真的,你要是不學,我也沒道理在你家聽課。”

  江涉的臉瞬間就垮了下來,他都幾百輩子沒聽過課了,全部補起來還不要了他的命?

  但他真拿楚洮沒辦法,他知道楚洮說的都是真的。

  嘖。

  媳婦很倔怎么辦?

  楚洮理好書包:“課我錄下來了,老師講的真的很透徹,嗯...到時候我發你一份,你把練習題再做一遍,哪里不懂我給你講,也算我在學一邊。”

  江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給我留作業?”

  楚洮坦然道:“算是吧。”

  正巧,楚星寧打來電話,楚洮抵在唇邊一根手指,示意江涉不要出聲。

  “哥?”

  楚星寧聲音有些急,氣息也沒喘勻:“餓了吧?小朋友吃飯太慢了,我馬上趕回去。”

  “呃......我沒餓,你不用著急,我現在也不在教室。”楚洮有些心虛。

  楚星寧跟小朋友在一起,他也跟大朋友在一起。

  而且楚星寧還不知道他和江涉有這種感情。

  “啊?那你在哪兒?我到教學樓了。”楚星寧忍不住問。

  楚洮看了眼時間:“我到圖書店找了找練習冊,我現在就回。”

  掛了電話,楚洮剛要跑門口穿鞋,江涉一把摟住了他的腰。

  楚洮的腰很細,他第一次見就覺得手感肯定特別好。

  “我現在怎么這么想摸摸你?跟抽煙上癮似的。”江涉小聲嘀咕道。

  楚洮被他的手臂箍著,呼吸難免急促起來。

  他覺得,他們似乎已經到了老教授說的,皮膚饑渴癥的初期了。

  想要徹底解決這種渴望,他就要跟江涉......楚洮清了清腦子。

  他們還沒成年,怎么能干那種事呢。

  楚洮穩了穩心神:“要不你再抽根煙?”

  江涉驚訝道:“你竟然沒罵我流氓?”

  楚洮掃了他一眼:“你這么想被罵?”

  其實他心里有愧,江涉完全是被他的心靈腺體影響,有了這種莫名其妙的癮。

  要是他沒有心靈腺體,或是他和江涉的信息素沒有那么契合,或許就沒事了。

  借著江涉摟他腰的契機,楚洮清了清嗓子,認真警告江涉:“好好學習知道嗎,作業寫好了周一我要看。”

  江涉在他腰上揉了兩把,不甘心的發狠道:“你這是要當我爸?”

  “那也行。”楚洮難得皮了一下。

  摸過之后,兩人的癮似乎消減了一點,楚洮不敢讓楚星寧多等,穿好鞋,頓了頓,又順手把江涉堆在門口的垃圾提了起來。

  江涉倚著門邊,衣服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似笑非笑:“哎,挺賢惠啊,都知道給家里倒垃圾了。”

  “你是幫隔壁阿姨,誰幫你。”楚洮不愿承認。

  “楚洮。”臨走,江涉突然叫住他。

  楚洮不解的轉回頭,電梯已經上來了,紅色的小燈泡一亮,電梯門緩緩打開。

  江涉在門鎖上按了幾下,然后一推滑蓋,對楚洮道:“輸指紋,萬一我沒聽到,你自己進來。”

  江涉這個家,連江戚風和沈晴都沒有進來的密碼。

  他抬起漆黑的眸子,眼尾輕折著,潦草的額前碎發卷在一起,身上是清新的風信子味道。

  明明知道這款抑制劑對皮膚刺激大,但因為楚洮喜歡,他一直沒換。

  楚洮喉結輕滾,沉默了片刻,電梯門在他猶豫的時候又緩緩合上。

  半晌,楚洮探出拇指,將自己的指紋留在防盜系統里。

  錄入成功,江涉滿意的合上滑蓋:“過馬路看著點車。”

  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去,蓬勃的樹梢掛上了彩色的霓虹燈,校外的小攤架起爐灶,香氣飄出好遠。

  楚洮和楚星寧會和后,一起騎車回了家。

  他們一進門宋眠就開始抱怨:“怎么今天這么晚才回來,你倆不餓啊!”

  楚洮還未說話,楚星寧趕忙道:“在學校寫作業來著,忘了時間。”

  宋眠嗔怪了幾聲,便去熱菜。

  兩個孩子沒吃,她和楚江民也不會吃的,等了兩個小時,他倆都餓壞了。

  結果飯菜端上來,楚星寧根本就沒吃幾口,竟然連楚洮吃的都很少。

  宋眠驚道:“星寧,你是怎么回事,腸胃不舒服嗎,怎么連半碗飯都吃不了?”

  楚星寧揉揉肚子,垂著眼:“一天也沒什么運動,根本不餓啊。”

  楚江民打岔道:“哎呀,都不是小孩了,餓了不知道吃啊,你就瞎操心。”

  宋眠又轉頭對楚洮道:“今天你唐阿姨又給我介紹了個老師,是淮南一中退休的化學老師,口碑很好,人數湊的多的話,分攤下來也不算貴,你唐阿姨準備給申弘方也補,咱們也湊個人頭。”

  楚洮捏著筷子微頓,抬起眼睛:“不了,我不補了。”

  宋眠一愣:“你說什么?”

  楚洮重復道:“我不補化學了,不用給我找老師。”

  宋眠完全沒想到楚洮會拒絕的這么直接,她說話不由得尖細起來:“你說網上的老師不好,你課也退了,還把人家舉報了,現在我給你找課下的資深老師了,你還想怎么樣?化學就不管了?不學了?任其發展了?”

  楚星寧小聲道:“媽,其實楚洮化學也不差,就是不突出而已,而且唐阿姨找的老師......”

  楚洮斂了斂目,咬了根土豆絲:“我自己能學好。”

  自從上次轉班的事情后,他發現自己不愿意忍耐了,或許真像他媽說的,青春期到了,叛逆了。

  但他真的不想忍了,不然他的想法,永遠都不會被重視。

  宋眠深吸一口氣:“什么叫你自己能學好,我都答應你唐阿姨了!”

  這個班已經湊了十八個孩子,還差兩個就齊了。

  楚洮是第十九個,唐令美還說,實在不行跟老師講講好話,十九個就趕緊開課。

  結果楚洮居然說不去。

  楚洮輕描淡寫道:“那你再給唐阿姨說一聲,不參加了。”

  宋眠:“......”

  事關重大,宋眠生怕唐令美那邊已經在跟老師溝通了,于是趕緊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唐令美半天才接:“怎么了宋?我看著申弘方答卷子呢,別說,你家星寧買的這套題真不錯,挺有水平的,怪不得星寧學習好呢。”

  宋眠嘆了口氣:“哎小唐,你跟我說那個化學班的事,楚洮不愿意去。”

  唐令美拔高音量:“這......這都加上了啊,我這邊剛又找了一個,二十個湊齊了,現在你不去,就又差一個了!”

  宋眠也覺得對不起好友,她尷尬的抬不起頭:“洮洮現在我管不了,我讓他去他死活不去我能有什么辦法。”

  唐令美急道:“你把電話給楚洮,我跟他講。”

  宋眠把手機開了公放,遞給楚洮。

  楚洮搭了一眼,捏起水杯平靜的喝了口水:“唐阿姨。”

  “洮洮啊,你怎么能不補課呢,申弘方考了75我可都準備給他補課了,你不補課怎么提高呢?”

  楚洮看了眼碗里的土豆絲,油汪汪的,再不吃就涼了。

  “我最近找到點方法。”

  “不是阿姨說啊,就你現在這個班級,不補課真的沒救了你知道嗎,你在補課班才能看到像申弘方這樣的學習好的孩子,你想你在你們班,那就是坐井觀天啊,沒有對比就沒有進步啊!”

  楚洮仰了仰脖子,聽唐令美貶低三班,他心里有些不悅。

  無形中,三班那幫人,在他心里已經等同于自己人了。

  “阿姨你好好管申弘方吧,不用為我操心了。”

  宋眠立刻沖他擠眉弄眼,小聲道:“怎么跟唐阿姨說話呢!”

  唐令美冷笑一聲:“洮洮,現在這個階段,不是逞能的時候知道嗎,你這次七十分,等月考的時候就可能六十分,期中就可能不及格,你把以前的底子揮霍光了,再補都來不及了。”

  楚洮冷淡道:“我倒是覺得我月考能進步呢。”

  “那你就看月考吧,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店了。”

  “好勒。”楚洮莞爾一笑,動動手指,掛斷了電話。

  宋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