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47 章 第 47 章
  “楚洮?”

  “楚洮!”

  宋眠喊了楚洮兩聲,楚洮站在班級門口回看她一眼,什么都沒說,進教室了。

  學校走廊的過堂風很涼,涼風混合著同學們跑進教室的嘈雜聲,灌入她的耳膜。

  很快,嘈雜聲消失,一道教室門隔絕了兩個空間。

  宋眠恍惚覺得,自己和楚洮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這只是一瞬間很微妙的感覺,但不是特別好,宋眠揪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深吸了兩口氣。

  或許真的是孩子長大了,她越來越不懂了,也走不進他們的心里了。

  手機震了起來,宋眠緩過神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她社區的工作經常接到陌生號碼,所以也沒在意,立刻整理情緒,接了起來。

  “喂,您好。”

  “您好女士,之前您在我們機構報名了化學班,但看到您中途退課了,想問問您......”

  宋眠不等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順手拉黑。

  如果說一個小時之前她還有心讓楚洮把課續上,但現在,她已經知道,楚洮無論如何都不會再上這門課了。

  宋眠請了半天假,沒有去工作,而是跟唐令美煲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粥。

  她和唐令美雖然總比孩子成績,但一到有煩心事的時候,最先想到的還是彼此。

  因為她們太像了,所以才更能理解彼此。

  宋眠忍不住抱怨道:“我覺得洮洮現在越來越不聽話了,有什么事也不跟我和他爸說,現在還有點離經叛道,我擔心他學壞。”

  唐令美首先當然是安慰她,安慰的最好方式就是比慘:“現在這個年紀,正好叛逆呢,孩子都得經歷這個階段,咱們單位的劉姐,她閨女當初都離家出走了!”

  宋眠嘆了一口氣:“可是星寧就很好,又懂事又聽話,成績也很穩定,我看就是洮洮這個班級風氣不行,他們老師還不同意換班。”

  唐令美支吾了片刻,索性敞開天窗說亮話:“我說句話你可別不愛聽啊,現在哪個家長不知道,三班就是個垃圾場,里面一堆富二代,沒有愛學習的學生的,當初他剛調過去你就應該拒絕,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宋眠支著下巴,垂著腦袋:“別說了,我天天多忙啊,哪有時間走關系去學校鬧,而且洮洮一直挺自律的,我以為他不能......”

  唐令美輕呵道:“這你就不懂了,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很大的,尤其他現在還在青春期。哦你身邊的同學都頂撞家長,都不學習,你也覺得我不用學習了,不用尊重家長了。

  哎就說咱單位,混日子的有多少,但得有點事業心的都跑別的單位去了,做數據庫啦,進機關啦,人家都升了,留在咱們這兒的,有心奔的結了婚也不沒心了,這就是環境的力量。”

  宋眠心里堵得喘不上來氣,她把包往沙發上一甩,也不管有多貴了:“那你說我該怎么辦,給他換班是不可能了,他現在還跟我對著干,他那個補課老師吧,朋友圈說他兩句,我看他那意思還要報復人家呢!”

  唐令美道:“我給你推薦那個老師真的挺好的,要不是我們申弘方化學一直還行,我都讓他學了。”

  宋眠一邊說一邊點頭:“我還能不信你嗎,但他學了確實沒進步,他說老師上課總講段子,他學的太少。”

  唐令美神神叨叨:“我覺得啊,你們家楚洮是不是談戀愛了?他這可符合所有談戀愛的癥狀啊,不跟家長溝通,周末偷偷跑出去,跟你頂嘴,上課心不在焉,成績下滑,他是不是還總鎖門,神神叨叨的。”

  宋眠驚了:“對對對,談戀愛了?他是在alpha班啊,能跟誰談戀愛?”

  唐令美:“害,現在談戀愛誰找同班的啊,不怕你笑話,就我們家申弘方,前段時間被我發現跟一個Omega聊天,老公老婆的,可肉麻了。”

  宋眠倒吸一口冷氣:“不能吧,你家申弘方那么老實!”

  唐令美:“看到給我氣壞了,那Omega就是星寧他們班的你說巧不巧,我馬上跟他深聊一次,講清楚利害,把他都說哭了,這才同意分手。”

  宋眠:“那我是不是也得找楚洮聊一聊?”

  唐令美:“我告訴你啊,按你這么說,他談的時間可能也不長,這時候最容易斷,但你千萬不能急,就你這脾氣,很容易適得其反,去年一中那個,因為分手跳樓的孩子,現在還在家癱著呢。你要是聊,就得有耐心,管好脾氣,語重心長講清楚道理。”

  宋眠揉了揉頭發,給自己倒了杯涼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控制一下。”

  晚上楚洮回家,宋眠特意做了幾道好菜。

  可樂雞翅,還有楚洮喜歡的烤蝦。

  想起來前一天自己生氣,楚洮連飯都沒吃,宋眠就又把脾氣壓了壓。

  她雖然生氣,雖然壓力大,但一想到唐令美說的跳樓,她就不敢隨意發揮了。

  楚江民忙活了一天,蓬頭垢面的回來,看到一桌子菜,驚訝道:“喲,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這么多菜。”

  宋眠勉強打起精神:“給孩子們補充營養,你去洗個手,把冰箱里我訂的蛋糕拿出來。”

  楚江民吸了吸氣:“還訂蛋糕了?”

  宋眠輕咳兩聲:“我昨天不是說話有點狠嗎,給楚洮的。”

  蛋糕是十多塊錢一小塊的提拉米蘇,宋眠特意從蛋糕店訂的。

  楚洮小時候總想吃,但宋眠絕大多數時間拒絕給他買,她認為男孩子就不能慣著,不然嬌里嬌氣的看著不像回事。

  楚洮和楚星寧回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宋眠會發火的準備。

  所以楚洮甚至在超市買了個面包塞書包了,等宋眠再一吼,他就躲屋里,起碼有個面包吃,不至于餓肚子。

  但他們沒想到,家里異常祥和,桌面上還擺滿了好吃的。

  楚洮頓了頓,沒來由的冒冷汗,總覺得像鴻門宴。

  宋眠擠出一絲溫柔的笑:“快洗手吃飯,等你們半天了,蛋糕都溫了。”

  楚洮和楚星寧對視了一眼,誰也沒說話,默默去洗手,然后默默坐上了桌。

  楚江民大大咧咧,剛要伸筷子夾一只蝦,宋眠咳嗽一聲,他立刻又把筷子放下了。

  楚洮的目光在父母臉上環視,心里莫名其妙。

  宋眠給楚洮和楚星寧一人夾了一只蝦,一個雞翅。

  “高中學習太辛苦了,多補充營養,星寧多吃點,你食量太小了。楚洮也是,越來越瘦了,跟家里沒飯吃似的。”

  楚星寧乖乖道:“謝謝媽,你也吃。”

  楚洮垂著眼,用筷子夾著蝦頭。

  宋眠沉吟片刻:“楚洮啊,你那個課,你最后沒怎么樣吧。”

  楚洮淡淡道:“沒怎么樣,就在課下實事求是留了評論打了星,然后申請了開□□。”

  “哦。”宋眠放心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然那個老師說話不饒人,但她也不愿楚洮得罪人。

  楚洮把蝦頭扔出去,輕描淡寫道:“他們說不開□□可以換一節體驗課,我順手舉報到稅務局了。”

  宋眠倒吸一口氣:“......”

  楚江民笑呵呵道:“沒事沒事,偷稅漏稅該罰。”

  宋眠穩了穩心神,舔了舔下唇:“對,舉報就舉報吧,吃飯吃飯。”

  大家這才動筷子,楚星寧夾了一塊雞翅,低頭咬著,楚洮也終于撥開了蝦,往嘴里塞。

  宋眠擠出一絲笑容,傾身湊近楚洮,小心翼翼的試探:“你們這個年紀,是不是該有喜歡的同學了?”

  楚洮一不留神,吸到了辣椒面:“咳咳咳......”

  楚星寧的筷子一抖,雞翅掉在了桌子上。

  宋眠:“......”

  宋眠不可置信的看向楚星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