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44 章 第 44 章
  楚洮從來沒抱過其他同齡人,就連楚星寧都沒有。

  江涉的懷抱有力,牢靠,也很坦蕩。

  楚洮能感覺到他的臂彎牢牢控住自己的重心,他的手掌很大,幾乎蓋住了整片腰。

  江涉甚至還微微側了側頭,以防不小心磕到楚洮的下巴。

  楚洮雙手撐著江涉的肩膀,但掌心全是汗。

  再這么下去......他怕教授說的那種情況就要發生了。

  “哎班長和涉哥干嘛呢?”

  “哦喲,抱上了!”

  “涉哥又開班長玩笑,嘖嘖。”

  “親一個!親一個!”

  三班那幫人沒心沒肺的吆喝著,生怕錯過好不容易出現的一點樂子。

  但也正因為相信江涉和楚洮不會有什么,他們才這么肆無忌憚的開玩笑。

  江涉笑,低聲道:“他們讓咱倆親一下。”

  楚洮面紅耳赤,罵道:“親你大爺。”

  江涉無辜的挑眉:“我大爺在公海上度假呢,老人家年紀不小了,不合適吧。”

  楚洮咽了咽吐沫,潤濕發干的喉嚨。

  他把江涉推開,垂著眼睛,一本正經道:“不是讓你記時間嗎?”

  江涉也沒太過分,楚洮一掙,他就順勢松開了手。

  “方盛記呢。”

  楚洮瞪了他一眼,繞開他去找方盛,還輕聲嘟囔一句:“就知道你靠不住。”

  “嘖。”江涉略有不滿,手指轉著手機,“怎么說話呢,你還想不想我刪了?”

  “你留著吧。”楚洮干脆不在意了。

  就一段視頻而已,還能怎么樣,總不會像他的心靈腺體似的,有那么大的反應。

  很快,體育老師招呼全班集合,繃著臉嚴肅正經道:“今天的測試成績大家也看到了,有一半的同學不及格!我都不要求你們拿滿分,但是因為體育不及格拿不到畢業證是不是太虧了?離會考只有一個月了,希望大家加把勁,放學之后也來操場跑跑步,只要堅持每天訓練,成績一定能上去。”

  許博學插話:“老師,那我們合格的是不是不用練了?”

  體育老師掃了他一眼:“合格的,也不代表你考試當天也能合格,讓你們鍛煉也是為了你們身體好,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不能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文化課上。”

  “噗!”

  “哈哈哈哈哈文化課是什么東西?”

  “老師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們班啊,我們班從來不學習的!”

  “我們班特別惜命,生怕學習影響身體健康,老師放心!”

  楚洮已經對這幫人的德行見慣不慣了。

  甚至潛意識里,他也沒把自己從三班的集體中摘出來。

  體育老師一樂:“啊......你們是那種后進班唄,給全年級拖后腿的。”

  方盛嘚嘚瑟瑟:“哎老師,那你也不能這么說,我們班還是藏龍臥虎的。”

  藏龍臥虎的三班在體育課之后,很快就迎來了化學成績的痛打。

  一幫人從操場勾肩搭背的回到教室,看見了桌面上擺著批了分的卷子。

  化學老師舉著備課本坐在講臺后,一邊瞪著進來的每一個人,一邊運氣。

  老實說,這次的考試題挺難的,是年級主任從高考大省的模考試卷里東拼西湊來的。

  哪怕是年級第一,也不能確保全部會做。

  楚洮低頭一看卷面,滿分一百,他得了慘烈的七十分。

  楚洮臉色一白。

  鮮艷的紅色批改印記在卷面上顯得格外刺眼,讓那些工工整整的化學式瞬間變成了一堆廢物。

  他從來沒拿過這么低的分數,雖然化學是弱項,但楚洮以往還是能保持在八十分以上。

  這次也太差勁了,還是在學了一個月網絡課的情況下。

  前桌的戴文簡和秦為沒心沒肺,隨手卷了卷,把試卷塞進桌堂里,騰出桌面,把冰鎮可樂一擺。

  化學老師陰陽怪氣:“笑,你們還好意思笑!看看你們手里的卷子!”

  方盛接話,笑嘻嘻道:“老師消消氣,我們不值得你氣壞身子。”

  化學老師好勝心很強,除了三班,她還帶了個Omega班。

  兩相對比,Omega班的每個孩子簡直都是天使,化學成績次次都能在年級排在前列。

  但她之所以還沒受到化學組長的表揚,都是被三班拖了后腿。

  “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扶不起的阿斗!你班也就楚洮考的還可以,其他人連個上六十的都沒有!”

  楚洮:“......”

  他忍不住苦笑。

  這個班還真是容易讓人找到自信,不管考成什么樣,在三班都能一騎絕塵,成為老師表揚的對象。

  化學老師把備課本往講臺上一摔:“都給我把卷子拿出來,好好聽課,看看自己都錯在哪兒了!”

  江涉在卷面上搭了一眼,二十分。

  二十分全是選擇填空的分,因為他連題都沒怎么看,大部分全是蒙的。

  他從來不在意什么成績,隨手彈了彈卷面,紙張發出脆生生的響聲。

  方盛待不住,聽化學老師夸楚洮,他趕緊伸著脖子往前看。

  楚洮本來也沒藏著攔著,分數老老實實擺在卷面上。

  “臥槽七十!班長你是神仙吧!這玩意怎么能考那么高的!”

  江涉聽方盛吹捧楚洮,還覺得挺自豪。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在他心里,楚洮的等于他的,夸楚洮就等于夸他。

  如果是以前,楚洮肯定會回方盛一句話,他不喜歡晾著別人。

  但現在他實在是沒有心力,連回復的力氣都沒有了。

  江涉得意了片刻,就察覺出楚洮的不正常。

  這成績在他們看來的確挺高的了,但或許完全不滿足楚洮的期待。

  像楚洮這樣的好學生,肯定每次都是期待滿分的吧。

  他還記得楚洮說過在補化學,也說過那個老師教的不怎么樣。

  江涉沉了沉氣,唇角的笑意收了起來。

  化學老師在講錯題的時候,楚洮聽的一絲不茍,他發現自己的知識還有不少盲區。

  那些做錯的題,真是各有錯的道理,完全不是他馬虎了。

  這還只是一張卷子,他不敢想象,整個高中化學體系里,他還有多少缺漏的地方。

  如今課程已經差不多講完了,就剩兩本選修,高三一到,各種密集的模考就開始了,等那時候,他被拖拉的分數就不止一點了。

  楚洮一整天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哪怕下了課,班里鬧成一團,他還窩在座位上記錯題本。

  在江涉的眼神示意下,沒人敢來打擾楚洮。

  晚上放學,楚星寧看了一眼魂不守舍的楚洮,忍不住問道:“你怎么了?”

  楚洮喉結一滾,深吸一口氣。

  晚上的空氣清冽微涼,灌進肺里格外舒服,他不由得覺得心情好了一點。

  “化學測試成績下來了,我考的不太好。”

  楚星寧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安慰道:“沒事,我們老師說這次的考試題難,大家考的都一般,付凱義也才八十九,所以不是你退步了。”

  付凱義是年級第一,算是楚星寧的競爭對手,所以楚星寧經常會關注他的成績。

  平時的各科考試,付凱義基本都是接近滿分的。

  楚洮的心里好受了一點,但這也代表著即便是這種卷子,還是有人能考到八十多分的。

  “網上的課我覺得用處不大,那個老師講的段子比知識點都多,聽起來是挺開心的,可是收獲太少,我準備停了。”

  但這話,他卻只能跟楚星寧說說。

  楚星寧拍了怕他的肩:“其實還是咱們市的老師更了解咱們的高考,而且網絡課一個班好幾百學生,那個老師根本不能關注到所有人。不過沒關系,你有什么不會的,咱來可以討論。”

  楚洮不是沒跟楚星寧討論過,但收效不大。

  楚星寧考試成績好,但不一定能講得好,而且就連楚星寧自己也不能把整個學科的知識脈絡梳理出來,不然他就不用上學了。

  晚上到了家里,楚江民已經出差回來了,還給他們帶了不少當地的特產,各種酥糖,軟糕,鹵味。

  宋眠扯開一袋酥糖,倒進小碟子里,擺在茶幾上。

  兄弟倆都愛吃甜的,平時學習的時候,也習慣嘴里嚼點東西。

  菜熱好,飯端上來,一家人圍坐在餐桌前,明晃晃的燈光照著,牛腩上飄著絲絲香氣。

  楚江民笑道:“你媽這牛腩用高壓鍋壓了幾個小時呢,特別嫩。”

  楚洮剛要動筷子,宋眠突然問道:“我看家長群里說化學考試成績下來了,你們考的怎么樣?”

  楚洮頓了頓,又把筷子收了回去。

  楚星寧看了一眼楚洮,軟聲道:“媽,餓死了,一會兒再說成績吧。”

  宋眠等不及:“又沒不讓你們吃,邊吃邊說唄,申弘方這次考的特別差,我看你們唐阿姨氣壞了,剛給我發消息問你們倆的成績呢。”

  申弘方也是淮南一中的,但和楚洮和楚星寧都不在一個班。

  他媽唐令美是宋眠的同事,倆人低頭不見抬頭見,事業上沒什么追求了之后,成天比較孩子的成績。

  雖然攀比心這么重,發現別人孩子比自己家孩子考得好還會生悶氣,但倆人又是無話不說的好閨蜜,經常約著一起去做美容。

  申弘方這次考的不好,唐令美第一時間就給宋眠發了消息,一邊恨自己孩子不爭氣,一邊又拐彎抹角的打探楚洮和楚星寧的成績。

  宋眠被她問的鬧心,連跟楚江民聊天都沒耐心,好不容易等到倆孩子回來了,她當然忍不住。

  楚星寧耷拉著眼睛,剛要說話,卻被楚洮搶了先。

  楚洮淡淡道:“我考了七十。”

  他說完話,全家沉默了好幾秒鐘,誰也沒動筷子。

  楚星寧一閉眼,搖了搖頭。

  他這次考了八十七,但其中有兩個選擇題,他根本不會做,完全是看最后沒有時間了瞎蒙的。

  運氣很好,明明是多選題,他居然全蒙對了,但光是那兩道題就占了六分。

  他的真實成績也就八十左右,所以這次考試是真的難。

  但楚洮這么說出來,又一個字都不解釋,好像索性破罐破摔了似的。

  宋眠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扔,深吸了一口氣,臉頓時就沉了下來:“多少分?”

  楚星寧立刻解釋:“這次考試特別難,我們老師也說出題難了,年級第一也才考八十九。”

  宋眠舔了舔唇,轉而問楚星寧:“你考了多少,看在你媽辛苦的份上,我求你別再嚇我一跳。”

  宋眠是真生氣了,所以跟楚星寧說話的時候語氣都生硬了很多。

  楚星寧抬眼:“八十七,但我有兩道題是蒙的。”

  宋眠伸手揉了揉臉,又把矛頭對準楚洮:“蒙的,蒙對了也是本事!我還笑人家申弘方考了七十五呢,我又什么資格笑人家楚洮,申弘方可還沒補課呢,你都補了一個多月了!”

  楚洮的睫毛輕顫了一下,沉默不語。

  楚星寧小聲道:“媽,吃飯呢。”

  宋眠瞪了他一眼:“你也就是正常發揮,以后還得努力知道嗎。”

  這就是讓楚星寧閉嘴的意思。

  但楚星寧還想說什么,楚洮在桌子底下按了按他的手。

  宋眠有脾氣,絕對不能憋下去,必須得發泄出來。

  他能理解宋眠生氣,畢竟自從楚江民工作開始走下坡路之后,家里的收入開始縮緊,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

  偏又趕上楚洮和楚星寧都要高考,忙的要死,宋眠每天除了上班,還得照顧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她的壓力比別人大得多,心里也更脆弱。

  只是這些壓力,負面情緒在他們這種普通家庭里根本無從提起,宋眠更不會去找什么專業的醫師疏導。

  她除了把壓力轉移,把脾氣發泄出來,沒有更好的疏導方式。

  宋眠深吸了一口氣:“楚洮,你的心思都用到哪里去了,上周的課,老師講課你跑出去了,你干嘛去了?我看你完全就沒上心!”

  桌上的飯菜依舊香糯可口,原本騰騰的熱氣卻漸漸散了。

  半晌后,楚江民終于出來打圓場:“吃飯吧,以后用心學,別再耽誤上課了。還有一年多就高考了,堅持下來考個好學校,你想怎么樣都行。”

  楚江民出差一周多了,不了解楚洮的學習狀態,也只能順著宋眠的話說。

  楚洮抿了下唇,低聲道:“知道了。”

  宋眠忿忿道:“沒用!學了也沒用,補課也沒有,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干脆那個班你也別上了,還浪費錢!”

  雖然知道宋眠說的是氣話,但楚洮的確是不想上了。

  “好,別上了,我也不想上了。”他巴不得宋眠立刻把這個段子班停掉。

  宋眠睜大眼睛,吃驚的望著楚洮,顯然沒想到他還有底氣說出這種話。

  “那你也別吃飯了,學習去吧!”

  楚星寧愁的按了按太陽穴。

  媽媽和弟弟吵架,他真不知道該站在誰那邊。

  和他同樣發愁的還有楚江民。

  以楚江民的經驗,宋眠說什么聽著就好了,別頂嘴,她說過也就忘了。

  但不知道為什么,楚洮還非得跟一句不想上課了,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楚洮默不作聲的放下筷子,推開椅子,頭也不回的回了自己房間。

  一道門,把他和明亮的房間隔斷。

  他抬眸望了望干凈的窗戶。

  屋里漆黑一片,所以外面的燈火顯得格外明亮。

  小區里,幾乎每一家都開著燈,白色的,黃色的,隱約能看見人影晃動,電視機變換著畫面。

  但不是每一處燈火通明,都意味著其樂融融。

  他躺倒在床上,手臂墊在腦袋下面,眼前的光影變得有些模糊。

  手機在兜里孜孜不倦的震了幾下,他感覺到了,但卻沒有力氣去看是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