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42 章 第 42 章
  第二天上學,楚洮受到了全班迷之禮遇。

  “班長,失敬失敬。”

  “班長牛逼啊,果然深藏不露。”

  “明人不說暗話,現在我心里,除了涉哥就是班長。”

  “班長,你的豐功偉績雖然其他班不知道,但是我們會記在心里的。”

  楚洮:“......”

  他是真沒想到,打架斗毆進了橘子,這幫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江涉懶洋洋靠在椅子上,手指輕輕敲著桌面,仿佛別人不是在表揚楚洮,而是在表揚他。

  方盛瞥了一眼江涉,那副炫妻的德行,簡直沒眼看。

  “哥,咱還能收斂一點嗎?”

  江涉訝異:“我還不夠收斂,我都快收到娘胎里了。”

  方盛:“......你這也叫收斂,瞎子都能看出來了。”

  徐園正巧從后面走過來接水,聽了一嘴,忍不住問道:“你們聊啥呢?”

  方盛沒好氣道:“聊阿涉和班長。”

  “害,這點事兒。”徐園滿不在乎的聳肩。

  方盛一指徐園,低聲道:“你看看,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了。”

  誰料徐園過去拍了楚洮肩膀一下。

  “我們涉哥可不是白幫人頂鍋的知道嗎,現在知道阿涉的厲害了吧。”

  楚洮抬眼,狐疑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徐園冷著臉,拽拽道:“別看你昨天打的不錯,但三班,還是涉哥的天下。”

  楚洮瞇了下眼,又低下頭盯著單詞表,只是淡淡道:“哦。”

  方盛:“......”

  江涉嗤笑:“是個人都能看出來?”

  方盛:“剛剛那句是不太嚴謹,徐園與狗看不出來。”

  徐園一瞪眼:“操,小盛子你拐著彎罵爸爸!”

  倆人隔著江涉比劃起來。

  值日生拎著拖布上講臺,看到一地的粉末震驚道:“靠,這地上怎么這么多粉筆灰,昨天晚上誰他媽又折騰了”

  屋里亂糟糟的,也沒人回他的話。

  他也只是嘟囔一句,沒指望得到什么回復。

  但楚洮聽到,還是忍不住耳根發燙。

  粉筆灰是昨天晚上,他和江涉弄得。

  江涉忍不住輕咳了一聲,盯著楚洮的后背。

  楚洮眼瞼微顫,明知道江涉是咳給他聽的,但也只能當做沒聽到。

  好在楊柳很快從外面進來了,昨天晚上的事給楊柳的刺激不小,她頂著兩個黑眼圈,臉上掛著疲態。

  “都給我回座位做好,值日生先下去吧,一會兒再拖。”

  等所有人回位,楊柳深吸了一口氣:“昨天的事我不打算再提了,希望你們能吸取教訓,有什么事先跟學校反映,學校會解決,約架是最不成熟的表現!學校是要對你們的安全負責的,真要有人出了意外,癱了傻了,再后悔都晚了!

  好了,最后通知一件事,從今天下午起,體育課恢復,準備應對高二會考。”

  楊柳說完,挎著包走了。

  高二會考,雖然不計入高考成績,但卻和高中畢業證直接關聯,如果會考不及格,是拿不到高中畢業證的。

  從高二上學期開始,體育課就被各科老師瓜分了,哪怕是最爛泥扶不上墻的三班,也忘了體育老師長什么樣。

  只要不在教室上課,讓他們干什么都行,所以楊柳一走,三班的歡呼聲就掀翻了屋頂。

  下午第一節課,陽光正暖,三班在操場集合。

  體育老師拿著本子和計時器走了過來,他挺著肚子逆著陽光,影子拖拉到塑膠跑道上。

  “從今天開始,你們要正視體育課,我知道你們不少人已經很久沒運動了。但是會考迫在眉睫,每個人的一千米,都要給我跑進合格線內!誰是班長?”

  楚洮從隊尾站出來:“我。”

  體育老師看了他一眼:“今天我要測試你下你們的水平,班長來幫忙記一下成績。”他把花名冊遞給楚洮,補充道,“第一組跑的時候你幫忙記一下,等你跑找個人替你。”

  楚洮點點頭。

  他的體育一向不錯,雖然很久沒劇烈運動了,但是會考及格還是綽綽有余的。

  他抱著本子,開始念名字:“許博學,徐園,沈青云,楊岑,方盛,江涉......”

  他念了二十個名字,體育老師招呼這些人熱身準備。

  楚洮的筆尖在江涉的名字后面頓了一下。

  他還真不知道江涉的速度怎么樣,畢竟這人從來不參加什么運動會。

  方盛懶洋洋道:“哎還用測啊,及格不是輕輕松松嗎,我們阿涉破淮南記錄都不在話下。”

  楚洮心道,還挺能吹。

  昨天晚上和江涉你追我跑的時候,他也沒覺得江涉比自己快多少。

  江涉勾唇一笑,扯開校服拉鏈,把衣服脫下來,卷了卷,扔向了楚洮。

  楚洮一時發懵,下意識接住了江涉的校服。

  但抓在手里,他才覺得不是那么回事。

  別人都自覺地把衣服脫在地上,更何況他還拿著本子等著記錄成績呢。

  “幫我抱一下。”

  江涉話一出口,楚洮又不好給他扔回去了。

  江涉的衣服上,是清爽的洗衣液味道,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楚洮覺得,這味道和他家的洗衣液很像。

  楚洮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道:“你快點做熱身吧。”

  其他同學已經開始活動手腕腳腕了。

  江涉走過來,微微傾身,湊到楚洮耳邊:“你別以為昨天晚上就是我正常水平了,我那是看你有傷讓著你,知道嗎。”

  要不是他故意放慢速度,楚洮怎么可能追的上他。

  楚洮聞言扯了扯唇角,看似不經意實則好勝心強烈道:“哦,我中學拿過市一千米比賽冠軍。”

  雖然是過往的榮耀,但也足以證明,他的體育水平在同齡人中是數一數二的。

  要不是他學習好,光憑體育成績他也能被特招到淮南一中來。

  江涉意味深長的一笑,喉結輕滾一下,眼中帶著戲謔:“我要是比你快怎么辦?”

  楚洮挑了挑眉:“不可能。”

  江涉目光微垂,落在楚洮圓潤的喉結上:“這么自信啊,那你敢賭嗎?”

  楚洮被他發燙的目光看的心虛氣短:“有什么不敢的,行啊,你要是贏了隨你。”

  他好勝心上來,也不是那么容易服輸的。

  分化之后,他能感覺到肌肉更有力量了,怎么也該比中考時的記錄快多了。

  江涉挑眉,頓了片刻,軟聲道:“逗你玩呢。”他抬手輕按楚洮的肩膀,隔著衣服,力道正好,處在不疼但能讓起到按摩的作用,他故意壓低嗓音,但音色清亮悅耳,“你身上有傷呢,我哪舍得。”

  他總是故意逗弄楚洮一下,然后再耐著脾氣的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