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41 章 第 41 章
  刺耳的晚自習鈴打破了教室里的微妙。

  楚洮利落的把黑板擦撿起來,擺在講臺上,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粉筆灰。

  “走吧,一會兒高三下來人就多了。”

  他晃了晃腦袋,把頭發上的白灰抖掉,然后一伸手,等著江涉把書包還給他。

  江涉坦然的繞過講臺,從楚洮身邊走過去:“走啊。”

  楚洮抿了抿唇:“書包給我。”

  “不給。”江涉耍無賴。

  楚洮無奈,只得跟著他走了出去,在出門之前,順手關了教室里的燈。

  空蕩蕩的教室又恢復了寧靜,只有柔軟的窗簾被風吹得直晃。

  他們走到樓梯口的時候,高三的學生已經從上面涌下來了,走廊里回蕩著凌亂急促的腳步聲。

  楚洮和江涉走的慢,很快就混入人群里,走廊里暗,誰也看不清誰。

  “哎你們逛貼吧沒。”

  “離高考都不到一百天了,誰有功夫逛貼吧。”

  “今天出大事兒了你不知道,咱們學校的江涉跟職高那幫混混約架了。”

  “那個江涉啊,聽說挺牛逼的,應該不會輸吧。”

  楚洮聽到他們討論江涉,微微側頭,隨便聽了一耳朵。

  “你知道為啥打架嗎?職高那幫逼罵咱們學校Omega出去賣。”

  “額......這也值得打架?”

  “罵的挺難聽的,Omega班群都炸了,還說感謝江涉呢。”

  “無語......江涉不是alpha嗎,管這閑事?”

  “誰知道呢,反正也不學習,閑著唄。”

  “要我我肯定不管,跟我又沒關系,咱們學校有些Omega玩的是挺瘋的。”

  “唉今天累死了,模考成績下來了,我滑出前十了。”

  “沒發揮好唄,以你的水平考TOP2肯定沒問題的。”

  楚洮皺了下眉,雖然知道不應該,但他心里還是對這些只顧著自己成績的alpha說不出的厭惡。

  他甚至有些分不清,什么樣的才算好學生。

  拿著光鮮亮麗的成績,卻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還是平時不學無術,卻有一顆善良坦蕩的心。

  他突然覺得自己被人勾住了脖子。

  楚洮立刻扭頭,發現江涉竟然一直在他身后。

  江涉湊近他,嘴唇貼著他的耳垂,慵懶道:“我要是現在站出去,能不能嚇死他們?”

  楚洮有點摸不清江涉的想法:“......你要么?”

  江涉驚訝道:“你竟然不攔我。”

  楚洮揉了揉鼻子,撇過眼,看著那兩個人被擠得越來越遠了。

  他淡聲道:“我為什么要攔你?”

  江涉挑眉:“你不是班長嗎?你不是要幫著楊柳勸我們做好學生嗎?”

  楚洮沉默了片刻,緩緩道:“江涉,我覺得你是好學生。”

  “啊?”江涉莫名其妙,“你說什么?”

  楚洮繼續道:“但你成績確實挺差的,趁著還有時間,你真該補一補。”

  畢竟離高考還有一年多,一年可以改變很多事了。

  其實若是平常,他知道自己沒資格勸江涉學什么,反正江涉什么都不學也過的比普通人好。

  但大概是今晚有點特殊,他鬼使神差的就多說了點。

  “行啊,那你給我補。”江涉把楚洮的肩膀勾的更緊了些,外人看來,只當他們是關系特別好的哥們兒,但楚洮卻覺得,自己快被江涉摟緊懷里了。

  他輕吐一口氣:“你應該找有經驗的老師給你梳理知識點,我說的再明白,學習方法也不適合你。但你得找好老師,我找的化學老師就不怎么樣。”

  “那你為什么不找個好化學老師?”江涉知道楚洮很在意學習成績,全班也只有他每天都把作業寫得整整齊齊。

  楚洮垂了垂眸:“我媽找的,我也準備停了,沒什么用。”

  順著人流出了教學樓,空間瞬間大了不少。

  楚洮再次跟江涉道:“你別送我了,我能騎。”

  “騎什么騎,打車。”江涉截斷他的話。

  現在這個時間,打車的學生不多。

  高三年級基本都有家長接送,畢竟是最關鍵的幾個月了。

  楚洮拗不過他,被江涉拽上了出租車。

  江涉住的小區近,本可以中途下車,但他偏要把楚洮送回去再掉頭回來。

  楚洮心里隱隱覺得,江涉對他,快跟對男朋友似的了。

  車停在了楚洮家小區門口,進去費勁,楚洮就下了。

  下之前他執意塞給司機二十塊錢,總不能錢也讓江涉給。

  給完錢,他也不等江涉說什么,拎著書包就跑進了黑暗里。

  但他沒聽到汽車輪胎碾壓地面的聲音,他知道江涉還沒走。

  “楚洮?”

  走到家門口,楚洮聽到了楚星寧的聲音。

  他回頭一看,楚星寧剛在車棚停完車。

  “哥?”

  “哦,我收到你短信了,后來給你打電話你關機了。”楚星寧道。

  楚洮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片刻,忍不住問道:“你怎么才到家啊?”

  楚星寧扯了扯書包帶,大大咧咧走到楚洮身邊,一搭他的肩:“哎,今天作業留的多啊,我在學校自習來著。”

  楚星寧胳膊搭的正是楚洮受傷的地方,楚洮疼的一咬牙,但忍著沒叫。

  “你在學校?”

  楚洮明明記得,他路過楚星寧班級的時候,燈是黑的。

  楚星寧掏出鑰匙開門:“對啊,你幫你們老師忙到現在?”

  “唔,工作量大。”楚洮敷衍的應了一聲。

  門打開,他們一起進了屋。

  宋眠關掉電視,從沙發上站起來,嗔怪道:“你說你們倆,怎么耗到現在才回來,飯菜都涼半天了。”

  她雖然嘴里埋怨,但看兩個孩子這么好學,還是欣慰的。

  宋眠趕緊跑到廚房熱菜去了。

  楚洮下意識看了楚星寧一眼。

  他哥居然沒跟他說實話?

  他們以前好像從來都沒有秘密的。

  今天晚上,還有昨天中午,楚星寧到底去見誰了?

  楚星寧則渾身輕松的往沙發上一坐,書包甩到一邊,從茶幾上的堅果袋子里取了兩個虎皮核桃,用手捏碎了,剝開,遞給楚洮一個。

  “楚洮,你班江涉今晚出去教訓職高大佬了?”

  “咳咳咳......”楚洮差點被核桃嗆到。

  楚星寧轉過臉來,饒有興致道:“誰贏了?”

  楚洮捏著核桃在掌心里晃蕩:“應該是一中這邊贏了吧。”

  他也從來沒跟哥哥撒過謊,所以不太敢看著楚星寧的眼睛,心虛的直望天。

  幸好楚星寧沒太在意:“那江涉還挺厲害的,我聽說職高那□□拼命的。”

  “是么,可能吧。”

  楚洮心道,拼不拼命不清楚,但是打得他肩膀挺疼的。

  宋眠在廚房喊:“洮洮,你可得離你們班那些人遠一點,別跟他們學著打架。”

  楚洮苦笑。

  只是現在提醒有點太晚了啊,他不僅打了,還是唯一一個打的,而且進了趟派出所。

  宋眠要是知道他短短兩個星期內進了兩趟派出所,肯定要嚇得魂不附體。

  楚星寧反駁道:“他們也不是故意找事的,是職高的人先在網上罵我們學校的Omega,江涉這件事做得挺仗義,我看我班群里挺多人都快愛上他了。”

  宋眠嗔道:“那也不行,我告訴你們,少摻和這種事,任何時候都不能沖動,否則沒人給你們收拾爛攤子。”

  楚星寧看向楚洮:“你班老師是不是就因為這件事耽誤了時間,才讓你幫忙的?”

  楚洮眨眨眼:“有可能。”

  宋眠招呼他們:“過來吃飯吧,你爸明天就回來了。”

  楚星寧起身的時候,楚洮無意中瞥到了楚星寧的書包拉鏈。

  原本拉鏈上是空的,可現在,那里掛著一個小小的比卡丘,像是快餐店送的那種,還挺可愛。

  楚洮蹙著眉,一邊揉著肩膀一邊往廚房走。

  宋眠用青瓜炒的蝦仁,還拌了一盤土豆絲。

  楚星寧看著自己碗里的飯,默不作聲的又扒拉回去大半。

  宋眠心疼道:“哎喲,你怎么又吃這么少,高中最需要營養的時候,你不吃飯怎么行?”

  楚星寧用筷子夾了顆米粒,塞進嘴里:“真不餓。”

  宋眠稍頓,打量著楚星寧,狐疑道:“星寧,你是不是晚上吃東西了?”

  楚星寧的筷子一抖,立刻往嘴里塞了一塊蝦肉:“對啊,西潯帶了好多水果,分給我們吃的。”

  “哦,那明天我也給你們洗點水果,帶給同學吃。”宋眠一直放心楚星寧,并未多想。

  只有楚洮意味深長的看了楚星寧一眼,隨后默默吃了一口飯。

  晚上,楚洮一個人躲在臥室,打開了電腦,再次刷新了郵箱。

  這次,終于收到了新郵件。

  【同學你好,收到了你的來信我很欣慰,相信你一定認真聽了我的講座。雖然能遇到這個人對你來說十分難得,但并不意味著你們一定會在一起,畢竟擁有心靈腺體的是你一個人,而對方適配的對象還是和他匹配度更高的異性。

  如果你也并不喜歡這個讓你有反應的對象,請注意不要和對方有肢體接觸,我們搜集了大量的例子,發現肢體接觸會讓你的心靈腺體越來越習慣對方的信息素,從而產生難以抵抗的依賴性。

  這種感覺就像吸煙,第一口辛辣刺激,想要咳嗽,反抗,甚至是厭惡,但第二口,第三口,慢慢下來,你會不知不覺的迷戀上那種味道。

  到時候,你會渴望和對方肌膚相親,也就是所謂的特異性皮膚饑-渴癥,只有一場激烈的性-愛才可以暫時消除你對對方的渴求,一月之后,還會反復。

  當然,尋找和自己信息素匹配度高的Omega分散注意力,標記對方,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標記會使你們的信息素認定彼此,從而降低你的心靈腺體的存在感。

  祝好。】

  楚洮盯著老教授的信半晌,隨后呆滯的靠在了椅背上。

  靠。

  他已經不知道和江涉有過多少肢體接觸了,勾肩搭背,摸肩膀,冰敷,抵著耳朵說話。

  光是今天一天,進度條可能就走了大半。

  按教授的意思,如果再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會對江涉的信息素上癮,會想時時刻刻貼著江涉,嗅著他的信息素。

  甚至......他還會忍不住跟江涉大干一場。

  楚洮伸手捂住臉,狠狠的揉了揉,原本就有些疲憊的眼睛頓時顯得更紅了。

  而另一間臥室里,楚星寧頭一次面對老師留的作業發呆。

  他盯著一個英語單詞不知道多久,猛然回神,伸手拽過書包,目光落在那個小小的比卡丘身上。

  他忍不住,彎了彎眼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