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40 章 第 40 章
  冰敷之后,江涉還要給楚洮擦活血化瘀的藥膏,被楚洮給攔住了。

  那藥膏的味道太烈,一打開盒子滿屋子都是那股味,他要是抹了,一定會被宋眠給發現,到時候打架的事兒就瞞不過去了。

  對此,江涉表示頗為遺憾。

  他剛剛發現了自己救死扶傷的志愿,還沒來得及發揮到淋漓盡致,就被扼殺在了搖籃里。

  醫生江涉依依不舍:“給我個機會,我想做個好人。”

  楚洮懶得聽他閑扯,利索的把衣服拽過來想要套上:“鄰居阿姨的垃圾還等著你。”

  江涉還是胡鬧:“等會兒,著什么急。”

  他佯裝攔著楚洮,就勢把楚洮圈在他雙臂之中,他身高臂長,輕松能把楚洮抱個滿懷。

  但他也沒那么急迫,而是小心試探的,虛虛摟了楚洮一下。

  “你別鬧了江涉!”楚洮一蹲身,躲開江涉的手,麻利的把衣服套好,不給江涉一秒的機會。

  他平生第一次穿衣服如此迅速,幾乎可以挑戰一下吉尼斯紀錄。

  嘖。

  江涉嘆了口氣。

  楚洮吸了吸鼻子,似乎身上的抑制劑味道又有些淡了,大概是被冰毛巾擦掉了不少。

  他朝江涉一攤手:“抑制劑再借我噴一下。”

  江涉把那瓶風信子白麝香的抑制劑扔給他。

  “這瓶效果很強的,影響毛孔呼吸,你噴那么多干嘛?”

  楚洮扯謊道:“好聞。”

  其實他就需要效果強的,只有效果強的,才能阻擋住他心靈腺體對江涉的反應。

  江涉:“你喜歡我送你一瓶?”

  楚洮:“不用,我家里還有。”

  江涉:“跟我客氣什么。”

  楚洮把校服外衣披好,看了一眼那個被撕裂的小洞,低聲道:“行了,我該回去了。”

  他再拿起手機,發現手機已經沒電了。

  他一直沒有注意電量,大概就是江涉給他冰敷的時候,手機自動關機了。

  現在他根本不知道楚星寧是不是給他回消息了,有沒有安全到家。

  楚洮心思有點沉。

  “我送你。”江涉跟著楚洮一起往門口走。

  楚洮停下腳步,掃他一眼:“不用,我先回趟學校拿書包。”

  他今天的卷子還沒寫完,回家還要補作業。

  江涉理所當然道:“我也回學校拿書包。”

  楚洮挑了挑眉,滿臉疑惑:“你拿書包干什么?”

  “我作業還沒寫完呢。”江涉恬不知恥,極為坦蕩。

  楚洮:“......你說這話不臉紅嗎?”

  “嘖。”江涉仗著身高,伸手拎了拎楚洮的領子,教育道,“小同學,你現在膽子很大啊,知道跟誰說話嗎?”

  楚洮翻了個白眼,也不管領子被他拽著,就這么拖著江涉到門口穿鞋。

  小區里還是一如既往的幽靜,但夜色恍惚比之前更清澈了些,也或許是他心情更好了點。

  楚洮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九點了,再過一會兒,連高三都要放學了。

  他沒時間耽擱,快步往學校走。

  江涉仗著腿長,步子邁的比他大,走在前面,還一直激他。

  “快點啊,三班人民的小英雄。”

  楚洮起跑兩步,剛跟上他,江涉又加快了速度,楚洮不服輸,就也加快速度追著他跑。

  倆人跟瘋子似的一路狂奔回學校,最后一人一個柱子,扶著猛喘氣。

  楚洮一邊喘氣一邊捂著肋骨。

  “你大爺的,我是病號!”

  剛消減的疼痛被他一跑又變得劇烈了起來,楚洮咬著牙,用掌心揉著肋骨。

  江涉湊過來,有些心虛:“我看看。”

  他作勢要摸楚洮的胸口,楚洮嚇了一跳,趕忙躲開了。

  這可是學校,即便是放學時間,也有監控開著。

  學校嚴抓學生交往過密,嚴重的要被開除學籍處理。

  江少爺沒有后顧之憂,他可不行。

  只是楚洮沒注意,他和江涉現在靠的,正是階梯教室前的那排柱子。

  這排柱子號稱戀愛圣地,東邊的Omega和西邊的Aloha經常在這里幽會,柱子正面被監控拍著,但柱子背面卻是得天獨厚的死角,忍不住接吻標記的情侶都愿意在柱子后面搞事情。

  楚洮沒想和江涉怎么樣,所以他倆都大大方方的站在柱子正面。

  但就在互相推搡打鬧的時候,楚洮隱隱聽到了女生的驚呼。

  “啊啊啊是要標記了嗎?”

  “小受不太情愿呢,小攻手不老實啊!”

  “我喜歡強制愛!搞快點!”

  “摸到腰了!好像小貓咪被老虎按在柱子上強。”

  楚洮:“......”

  姑娘,磕假糖可以,但不要讓當事人聽到。

  他尷尬的把領子立起來,遮著臉,推開江涉,往樓上跑。

  江涉被他推的一踉蹌,卻沒生氣,無奈的聳了聳肩,大跨步跟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小受害羞了!”

  “這倆是誰啊,身高超配的,離太遠沒看清。”

  “可能是高三哪個班的吧,高考之前太饑-渴了。”

  “就是,高考前就摟摟抱抱了,高考后豈不是要瘋狂doi?”

  “姐妹展開說說......”

  楚洮面紅耳赤的爬了兩層樓,才徹底聽不到大廳兩個女生的YY。

  他捂著肋骨,快步往班級走。

  高二年部的燈已經滅的差不多了,楚星寧的班級也關燈了。

  走到三班,楚洮摸黑按亮燈,教室里果然一個人沒有。

  他到自己座位上,把卷子折了折,連帶著參考書一起,塞進了書包里。

  然后他看向江涉:“你不是也要帶作業回去?”

  江涉沒動彈,靠著楚洮的桌面,手里把玩著他的熱水杯。

  “不帶,送你回家。”

  楚洮皺眉:“我騎自行車,干嘛用你送。”

  江涉一揚下巴:“你這樣還能騎車?”

  他肩膀和肋骨的確是疼,但也沒到連騎車都忍不了的地步。

  楚洮吐槽道:“我又沒那么嬌氣。”

  江涉不耐煩:“你是受-虐受慣了,給你嬌氣的機會都不要?”

  楚洮愣了愣。

  他的確像自己說的,一點也不嬌氣,因為父母都是這么教育他的,說男孩子就應該皮實一點。

  但他從來沒想過,嬌氣也不是什么罪過,只不過有的人有,有的人沒有。

  江涉:“今天這架本來應該我打,既然你都替我打了,我送你回家總沒什么吧。”

  楚洮的車的確有后座,當初家里給買了兩輛山地車,他一輛楚星寧一輛,都按了后座,為的就是一家人騎車出行的時候,都可以帶著。

  江涉搶過了楚洮的書包,挎在肩頭,走到黑板前,他動作一頓。

  黑板上記著各科老師留的作業,等第二天值日生來的時候才會擦掉。

  江涉興之所至,跳上講臺,掰了根粉筆,快速在黑板中心的空位寫上——

  班長我愛你。

  為了防止楚洮沖上來阻止他,他寫的飛快,下筆也重。

  粉筆灰撲簌簌的落下去,有些躺在干燥的地板上,有些飄散進清涼的空氣里。

  江涉的字體瀟灑有力,哪怕是龍飛鳳舞,也能看清他寫的是什么。

  楚洮反應過來,臊的耳朵尖都是紅的。

  他沖上講臺,咬牙切齒道:“江涉你大爺!”

  他搶過黑板擦,擠開江涉,準備把那一行字擦掉。

  江涉不讓他擦,趕忙伸手攔他。

  黑板擦在他倆的你爭我搶下磕磕絆絆,揚起一陣陣白灰。

  楚洮咳嗽了兩聲,終于逮到了時機,一黑板擦下去,把那行字擦掉了大半。

  江涉又搶了跟粉筆上去補,楚洮為了擋住他,干脆用手猛拍黑板擦,把粉筆灰都拍出來,嗆得江涉不得不往后退。

  趁著教室里沒人,倆人盡情在講臺上撒野,揚了對方一身的白灰。

  楚洮的頭發上都被灑了粉筆末,燈光一照,跟白了頭似的。

  胡鬧了半天,總算讓楚洮把黑板上的字給抹了下去。

  他撐著講臺,漂亮的桃花眼盯著江涉,生怕他什么時候又搶根粉筆在黑板上亂寫。

  江涉也沒比他好多少,校服上也留下不少黑板擦的痕跡,手背上袖口上白乎乎的一片,粉筆灰也吸進去不少。

  江涉單手扶著黑板,戲謔一笑:“你這么怕被人看到啊。”

  楚洮聞言,又用黑板擦狠狠的擦了兩下:“現在看不到了。”

  江涉寫字的地方被他擦得干干凈凈,比拿舌頭舔的都干凈,絕對不會有人看出痕跡。

  江涉的笑容還沒完全收斂,他把手里的半截粉筆往粉筆盒里一扔,神情懶散又有些認真:“但你記得字寫在哪兒就行了。”

  粉筆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拋物線,正正好好的掉落在粉筆盒中。

  楚洮聞言手勁一松,黑板擦從他手中滑落,狼狽的在地上翻了幾個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