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39 章 第 39 章
  一根煙很快就吸完了,楚洮把掌心的草根一扔,扶著膝蓋站起身來。

  長久蹲著讓他的腿又酸又麻,他咬著牙躬身,揉了揉膝蓋后面柔軟的筋骨。

  可一弓腰,擠壓到了腰腹,肋骨又開始隱隱作痛。

  人一放松下來,身體所有神經都迫不及待的找大腦皮層控訴自己遭受了什么傷害,楚洮有點挺不住。

  但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輕咳了一聲:“我哥還在教室等我呢,我走了。”

  江涉深吸一口氣,拉住他的胳膊:“你身上的瘀血必須冰敷。”

  他從小跟人打架,對受傷再熟悉不過了,瘀血發硬后,先冰敷后熱敷,等到軟一些,再輕輕按揉邊緣,加速血塊消散。

  楚洮頓了頓,才輕聲道:“我晚上偷偷弄吧。”

  總不能讓宋眠和楚星寧知道他跟別人打架了。

  “那就晚了,我家有冰,去我家。”他不由分說扯著楚洮往自己小區走。

  楚洮掙扎了一下,蹙眉道:“我沒那么嬌氣,我哥等我呢。”

  “就說你要自習,讓你哥先回去。”江涉漫不經心道。

  楚洮:“......”

  他幾乎沒有騙過家里人,跟楚星寧更是無話不談。

  但不知道怎么了,自從轉到三班來,他似乎做的出格的事越來越多了。

  “我真沒事,你放開......嘶!”他想抖開江涉的手,沒想到牽動了肩膀的傷處,疼得他一閉眼。

  江涉趕緊松了手,楚洮將左手搭在肩膀上,隔著衣服,輕輕揉了揉。

  “你能不能別逞強!”江涉沉聲道,表情有些慍怒。

  “到底誰愛逞強。”楚洮沒好氣的回道。

  但好說歹說,肩頭的傷口還是疼的厲害,他不確信自己能自如的騎著自行車回家,所以即便不情愿,他還是被江涉拉到了小區。

  路上楚洮掏出手機,給楚星寧發了條消息。

  【我幫老師做點事,哥你先回家吧,注意安全。】

  但他一直沒收到楚星寧的回復。

  或許因為高三還在自習,學校的屏蔽沒有關。

  他跟著江涉,沿著昏黃路燈下的小路,往小區深處走。

  上次過來,他火急火燎的找江涉的地址,反倒沒仔細觀察過這個小區。

  如今被江涉帶著,走最便捷的小路,這才發現小區設計的十分精致。

  小路兩邊是近乎兩層樓高的樹,如今春江水暖,樹上也漸漸長出枝蔓,空氣里混著一股潮濕的泥土氣息。

  不遠處,隱隱能聽到流水撞擊石壁的響聲,燈柱沿著鵝卵石子一路延伸,高低起伏,彎彎曲曲。

  楚洮家住的老小區沒這么講究。

  他扭頭看向江涉:“高中之前你住哪兒?”

  江涉手插著兜,走在前面,聞言轉回頭,沉默了片刻。

  楚洮悻悻道:“沒事,隨便問問。”

  看樣子江涉是不太愿意答的。

  江涉淡聲道:“跟我奶奶住,后來她死了。”

  楚洮微愣,低聲嘆氣:“抱歉,我不知道......”

  江涉聳肩,勾唇笑:“無所謂。”

  一陣夜風吹來,樹枝刷刷作響,但小路上幾乎感覺不到什么涼意。

  其實楚洮想問問,他為什么不跟父母住在一起,為什么他母親對他態度那么差。

  但粗略一想,江涉這種家庭,大概比他家復雜的多。

  到了樓梯口,江涉按電梯上樓,電梯里的小屏幕正播放著廣告。

  是那種廣撒網式的洗腦廣告,宣傳的是一款阻隔式避孕-套。

  近些年來,AA戀,OO戀,甚至OA戀都越來越普遍。

  因為信息素的影響,這類情侶往往都有結合上的困擾。

  這款避孕-套能有效阻隔信息素產生的本能占有反應。

  哪怕是Omega在進入Alpha時,也能保證Alpha能控制住反壓的沖動。

  當然效果因人而異,也有很大一部分人用起來效果不好,但不管怎么樣,這款產品的推廣力度堪比腦白金。

  楚洮和江涉兩個人,擠在狹窄的空間里,聽著廣告里男男女女驚喜夸張的叫聲,尷尬的恨不得戳聾耳朵。

  “邦納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讓我更性-福。”

  “從未想到,我們也有如此和諧的一天。”

  “AA戀,用邦納!OO戀,用邦納!邦納避孕,誰避誰知道!”

  楚洮忍不住吐槽:“傻逼廣告,AA,OO還避個屁孕。”

  “為了衛生,那玩意兒咳...進去了肯定不太好。”江涉輕聲道。

  楚洮:“......”

  雖然男生之間經常討論些色色的話題,陶松也沒少跟他說過黃色段子。

  但和江涉說這種話,為什么就這么別扭?

  好不容易到了樓上,電梯門打開,楚洮總算松了一口氣。

  江涉正準備把手指貼在指紋驗證處,鄰居正巧出門。

  “喲江涉,帶同學來家里玩啊。”

  鄰居阿姨自從知道江涉一個人住,有時候會給他送點自己做的點心。

  而這位阿姨腿腳不太好,江涉每次出門倒垃圾的時候,會順便把她家的垃圾帶下去。

  楚洮規規矩矩的頷首,算是打招呼。

  他本來就氣質溫和,長相乖巧,尤其是在長輩面前,看起來特別招人疼。

  江涉上下打量楚洮一眼,順口占便宜:“這不是我同學,是我老婆。”

  楚洮踢了他一腳:“滾!”

  江涉沒躲,反正他踢得也不疼。

  鄰居阿姨知道他倆都是A,于是笑瞇瞇道:“就知道跟阿姨開玩笑。”

  江涉勾唇道:“您把垃圾放門口吧,我上學拎下去。”

  鄰居阿姨也不推脫,把兩袋垃圾放在了門邊:“謝謝啦。”

  說罷,退回房內,關了門。

  楚洮挑了挑眉:“你還會幫人倒垃圾?”

  江涉把指紋貼在識別處,咔吧一聲,門打開了。

  “怎么,我欺男霸女,無惡不作的人設崩了?”

  楚洮默默翻了個白眼,懶得跟他貧。

  他只是沒想到,江涉還有這么多面。

  在老師,家長眼里,他幾乎毫無可取之處,除了不斷惹事,人人懼怕外,絕不會干一件好事。

  在同學眼里,他是打架厲害,家里有錢的校霸,有人追隨,也有人避之不及。

  在鄰居阿姨眼里,他反倒是徹底的好孩子。

  江涉家一如既往空曠。

  夜晚打開燈,楚洮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還沒來得及拉上的窗簾,甚至覺得有些寂寞。

  楚洮走過去,下意識的幫江涉把窗簾拉上。

  漆黑靜謐的夜晚被玄色的窗簾遮蓋,寂寞的氣氛減輕不少。

  江涉家冰箱可以自制冰塊,他直接將里面的一筐冰端了出來,隨后對楚洮道:“脫衣服。”

  楚洮局促的抱住肩膀:“你給我,我自己弄。”

  江涉翻出一條外賣贈送的一次性手巾,撕開包裝紙,把冰塊放進里面。

  “快點,怎么比女孩都矯情。”

  楚洮為了反駁他這句話,默默扯開校服外套,脫在沙發上,又把里面的短袖衫也脫了下來。

  他光著上身,白皙的皮膚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細膩的光暈,脊椎細長筆直的一條,在淺淺的皮膚下,顯現出輪廓。

  他的每一寸肌肉紋理,骨骼輪廓,全都暴露在空氣中,一覽無余。

  而皮膚一遇冷,毛孔瞬間緊繃了起來,只有胸膛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除了肩頭,肋骨處的瘀痕也格外奪目,他手臂上,也有幾處微微發青,一動就疼。

  楚洮脫好衣服,一抬眼,發現江涉正看著他發呆。

  冰塊被他攥在掌心,融化的水滴順著指縫往下流。

  這簡直比在電梯間聽避孕-套廣告還尷尬。

  但楚洮又不能把衣服抓起來護住胸口,否則就更怪異了。

  他只能坦蕩的,敲了敲茶幾:“干嘛呢,我著急回家。”

  江涉回過神來,單膝跪坐在沙發上,左手扶住楚洮的后背。

  他的手剛一落在楚洮的皮膚上,楚洮就下意識繃緊了身子。

  “江涉!”

  他的心跳又開始加速,即便他和江涉都噴了足夠多的抑制劑,可還是擋不住心頭那種控制不住的酥麻感。

  更可怕的是,他覺得這種感覺好像越來越強烈了。

  江涉:“干嘛,我支撐一下都不行?”

  他一手扶著楚洮,一手攥著冰毛巾,貼向楚洮的肩膀。

  刺骨的涼意襲來,楚洮的躁熱終于減緩了一些,他整個人也放松下來。

  包著冰塊的毛巾緩慢的在他肩頭游走,疼痛感也暫時被寒冷麻痹,楚洮舒服很多。

  他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江涉。

  江涉低頭垂眸,很專注的盯著他肩膀的瘀腫,細碎的頭發隱約遮在他眼前,喉結隨著呼吸緩緩移動。

  楚洮收回目光,舔了舔干澀的唇。

  墨色茶幾上映出了他和江涉的身影,淡黃的水晶燈仿佛炙熱的太陽,就籠罩在他們頭頂。

  江涉按揉了一會兒,冰塊被楚洮的體溫融化,水滴難以避免的順著楚洮的肩頭滑下去。

  順著肌肉的線條,從前胸,一直滑到小腹,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水線。

  江涉嗓子發干,腦子里充滿了亂七八糟的鏡頭。

  只能看不能動,這哪是福利,簡直是折磨。

  “肋骨。”

  江涉示意楚洮。

  楚洮低頭,看了看自己受傷的方位,似乎離胸口有點近。

  “咳,這兒我自己弄方便,你給我。”

  江涉不干:“我幫你。”

  楚洮沒好氣的脫口而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江涉聞言微怔,隨后意味深長的一笑,勾住楚洮往自己懷里一帶:“哦,你知道啊?”

  楚洮頓時面紅耳赤,尷尬的解釋道:“不是那個意思。”

  “嘖。”江涉故作遺憾道,“我是不是錯過了什么機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