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38 章 二更
  沈晴一巴掌打過去,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按理說民警應該攔著家長,但礙于這個家長是沈晴,他們誰都沒敢勸。

  就連職高大佬都被嚇得一縮脖子。

  江涉被打的頭一歪,眼睛下意識閉緊了,濃長的睫毛糾纏在一起,在眼底投下陰影。

  他一聲都沒出,一巴掌過后,他抬起手,想碰一下熱辣刺痛的皮膚,但抬到一半,索性又放下了。

  他再張開眼,眼神變得淡漠了很多。

  哪怕看著沈晴,目光也仿佛穿過了沈晴的身體,看到了更遙遠的地方。

  楊柳喃喃道:“江...江涉媽媽你太沖動了。”

  她也氣江涉帶著人出來惹事,可平心而論,江涉也是講義氣,看不得同校的Omega被侮辱,才帶人出氣的。

  這件事的確該教育,該引導,但絕不應該是這種方式。

  沈晴冷冰冰道:“楊老師是吧,你不用管,我的兒子我自己教育。”

  楊柳被她堵得沒話說。

  沈晴把手插在大衣兜里,站的筆直,沉聲道:“我記得我上次說過,不要玩這種幼稚的把戲。”

  江涉聳了聳肩,懶散的一笑:“隨便吧。”

  他連解釋的意愿都沒有。

  早知道沈晴會過來興師問罪,所有的后果江涉都考慮過了,他沒什么可怕的。

  又不是以前沒經歷過。

  沈晴深吸一口氣,臉上的肌肉輕輕顫抖。

  要不是礙于這么多人在場,她真想再給江涉一巴掌。

  青春期叛逆也該有個限度,三番五次給她惹事,挑戰她的權威,讓她在下屬同事面前丟臉。

  她真懷疑這是自己親兒子,還是投胎來報仇的冤家。

  沈晴:“你這種態度給誰看?你把人打成這個德行,你還有理了!”

  她一指旁邊狼狽的職高大佬,職高大佬慫慫的低下了頭。

  他原本以為江涉是個硬茬,可在江涉他媽的氣場面前,他連個屁都不敢放。

  楚洮突然道:“阿姨,你誤會江涉了,人是我打的,跟江涉沒關系。”

  他執意走過去,扒拉開職高大佬,站在江涉身邊。

  沈晴仔細的打量了楚洮一眼。

  這孩子長得十分清秀乖巧,眉眼溫順,皮膚白皙,眼神堅毅真摯,說話慢聲細語,規規矩矩,言語里也能聽出對她的尊重。

  不像是能把人打成這樣的孩子。

  沈晴移開目光,不冷不熱道:“行了,我兒子什么德行我了解,你就不用替他背鍋了。”

  別的不說,江涉的人緣還是不錯的。

  沈晴也知道,他身邊有一幫不分你我的兄弟,互相在父母面前背鍋。

  楚洮臉憋得通紅:“真的是我。”

  江涉輕輕捏了捏楚洮的手,語氣輕松道:“哎,行了,我還用你護著。”

  楚洮一抬眼,就看到了江涉臉上被打的痕跡,有一道緊緊擦著他的眼尾,險些就打在了眼睛上。

  江涉的手指干燥溫暖,可并不能給他帶來安慰。

  楚洮的眼圈默默紅了。

  楊柳趕忙解釋道:“這是我們班的班長,平時年級前五十,和江涉關系不錯。”

  “哦。”沈晴一聽學習好,又是班長,看向楚洮的目光又溫和了一點。

  楚洮狠狠咬了下嘴唇,干裂脆弱的皮膚滲出些血絲來。

  他一舔,是咸咸的鐵銹味。

  “我是班長,是年級前五十,和我打沒打人沒有一點關系。”他說罷,脖頸一繃,突然伸手扯開了自己的校服領子。

  “這是剛剛動手時候留下的。”

  校服領子寬松又大,他一扯,露出大半肩膀。

  他的經脈快速跳動著,牽連著脖頸細膩淺白的皮膚跟著一抖一抖,埋在皮膚下的黛青色血管,在白熾燈的照耀下,透出完整的輪廓。

  他的肩膀并不算寬曠,但線條緊實流暢,鎖骨纖細凸顯,從頸窩一路蔓延至肩甲。

  肩膀上有一塊淤青的痕跡,暗紅的血點在皮膚下顯得觸目驚心,但青痕沒有蔓延,邊緣和滲血的地方齊平,很顯然是剛剛造成的傷處。

  “這里也是。”楚洮干脆又撩起衣服,露出肋骨,肋骨上側,也有和職高大佬糾纏是被打的痕跡,現在已經疼得麻了,沒什么感覺了。

  “你干什么!”江涉低吼了他一句,將他的手拍開,把他的衣服撂下,又替他把領子扯好,氣的不輕。

  楚洮任他擺布,卻又固執的看向沈晴:“所以不是江涉,是我。”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掀衣服,給人看傷處,對他來說,是恨不得鉆進地縫的羞恥。

  他很快面紅耳赤,從脖頸一直紅到耳根。

  楊柳倒吸了一口冷氣,望著楚洮發呆。

  沈晴也有些愣了。

  打架這種事跟江涉沒關系,簡直是天方夜譚。

  沈晴硬邦邦道:“就算不是他也跟他有關系!”

  她下意識揉了揉手指,方才盛怒之下,那一巴掌的確是有點重了。

  氣氛有些尷尬,楊柳支吾了半天,也不知該說什么。

  最后還是民警同志出來解圍。

  “沈局長,既然孩子們已經知道錯了也寫了檢討了,就算了,趕緊回家吃飯吧。”

  沈晴既然來了,就是來領人的,他當然不敢留。

  只是沈晴原以為是江涉打的人,這才大老遠開車過來,也很給面子的先打了自己兒子一巴掌,表明態度。

  現在反倒有點騎虎難下。

  索性別人給了個臺階,她也就順勢下來了。

  沈晴硬邦邦對江涉道:“這件事我會告訴你父親的。”她又轉過臉對楊柳道,“楊老師,江涉不懂事,還勞煩你費心了。”

  說罷,沈晴轉身就往外走,和剛來時候一樣,來去如風,毫不留戀。

  楚洮依舊固執道:“沈局長,你誤會江涉了。”

  沈晴身形頓了頓,連頭都沒回,抬手按開了車門。

  公務車滴的響了一聲,沈晴拉開車門進去,發動車子,很快從派出所院子里開走了。

  楚洮的眼神顫了顫,嗓子里像塞了一團棉花,喘不上來氣。

  楊柳走過來,輕聲道:“江涉,老師錯怪你了,對不起。”

  楊柳聲音難得的軟,有了點Omega的樣子。

  愧疚讓她無法自拔,她在淮南一中任教并不久,在成為老師之前,她也是師范院校的學生。

  她一直立志,做一個能改變學生人生的,無愧于內心的好老師。

  所以哪怕被分到了臭名昭著的三班,她也沒對這份工作失去信心。

  她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犯令人討厭的老師同樣的錯誤。

  她先入為主的認為楚洮學習好,所以所有觸犯規則的是都不該是他做的。

  這是她的偏見,就像她不愿意記這些學生的名字一樣,她也從未真正了解過他們。

  江涉沒想到能聽到楊柳的道歉,他神情一晃,隨后揶揄道:“行了老師,您這樣更嚇人。”

  楚洮卻神情一淡。

  比起楊柳,他更愿意聽沈晴對江涉說一聲對不起。

  可惜沒有。

  最親近的人,往往只會肆無忌憚的留下傷害。

  楊柳嘆了口氣:“都回家吧,太晚了。”

  職高大佬第一個跑了,起碼半年內,他都不會再想找一中的麻煩。

  楚洮一出門,就蹲在了派出所外的石頭墩子上,江涉頓了頓,干脆蹲在他身邊。

  夜色濃郁,閃爍的繁星像點綴在巨大曲奇上的巧克力豆。

  白色的圍墻隔著風,罩出一隅僻靜溫暖的避風港。

  江涉掏出根煙來,打著火,輕吸了一口。

  打火機的火苗充沛橙黃,在小小的天地攏出圓潤的方寸。

  煙絲清甜的果香飄散出來,江涉單手夾著煙,另一只手去摸楚洮的肩膀。

  手指伸進楚洮的衣領,觸碰到他的皮膚。

  楚洮身體一繃,卻沒躲開。

  江涉坦然的將手伸進去,指腹碰到楚洮的肩膀,輕輕按了按。

  瘀血有些發硬了,得揉開,楚洮這一下挨的并不輕。

  “嘶。”楚洮低喘了一聲。

  江涉松了力道,手卻沒從他衣服里收出來,順帶抹了一把。

  楚洮的骨骼不粗,肩頭很細,摸起來手感還挺好。

  江涉問:“你疼嗎?”

  楚洮抬起眼看著他,夜色里,看不清江涉臉上的紅痕,但楚洮知道,一定很疼。

  所以他也問:“那你疼嗎?”

  江涉輕嗤一聲,把手從楚洮衣服里抽出來,攬住他的肩膀,微不可見道:“小闖禍精。”

  上次在派出所出來,他也是這么說的。

  楚洮垂著眼睛,長長的睫毛耷拉著,伸手揪了一根草。

  “煙好抽嗎?”

  江涉挑了挑眉,沒言語。

  楚洮抬眸,攥過江涉的手,把頭湊過去,嘴唇含住江涉吸過的那根煙,低聲道:“我嘗嘗。”

  他試著吸了一口,煙霧沖入肺里,口腔里滿是濃郁的果香。

  他劇烈的咳嗽了兩聲,憋得臉發紅,眼睛含淚。

  但是,除了煙味兒,還有江涉的味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