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37 章 第 37 章
  楊柳手指顫抖的點了點江涉,被他懟得憋了半天,愣是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來的幾個民警開著強光手電筒,指揮這幫學生跟他們回去。

  人數太多,未免有人中途跑了,一個民警嚇唬道:“誰要是敢逃跑,那就留下案底了,以后高考考不了,找工作人家也不要你!”

  說的半真半假,這幫學生也不懂,一時之間還真沒人敢生事。

  淮南一中附近就有派出所,走過去也不遠,但全程沒什么人說話,楊柳跟在他們后面,幫忙看馬路上的車。

  雖然一個個全不是省油的燈,但十字路口車流太多,她還是得操心他們的安全。

  到了派出所,大廳差點裝不下這么多人,整整站了三排。

  高中男生已經人高馬大,三排人直愣愣的杵著,還挺有氣勢。

  值班的民警點了根煙,背著手在大廳里轉圈。

  他有一搭沒一搭的掃這群人幾眼,晾了他們十多分鐘,才開口問:“怎么回事,為什么打架?”

  大家互相看看,誰也沒先說話。

  職高大佬抹了一下鼻子,流出來的血已經凝固了,他現在也就看起來狼狽一點,但沒斷骨頭,養兩天就能好。

  雖然和一中起了沖突,但沖突是群眾內部的,怎么也不該鬧到派出所來。

  在淮南十二校混的都講義氣,誰要是先推卸責任,會被所有人瞧不起,以后回學校也得被收拾。

  民警不耐煩道:“趕緊說,不說就別回去了!”

  楊柳沉著臉,看向江涉:“我說江少爺,你不是挺敢做敢當的嗎,他們不說你說!”

  江涉特別坦然的一笑,抬手揮了揮空氣里的劣質香煙味道。

  “行啊我說。他們在網上發帖侮辱一中的Omega,我們閑的沒事,就想教訓一下,他們不服,所以約過來比劃比劃。”

  民警冷嗤:“我看你還挺驕傲?”

  江涉不是來耍嘴炮的,他只是給楊柳個面子,所以答完了,就不再說話了。

  民警又問:“職高的都有誰?帖子是誰發的,誰允許你們發的,誰是組織者,知不知道網絡不是法外之地?”

  職高大佬吸了一口氣,舉起了手:“我發的,覺得好玩,隨便說說。”

  他始終低著頭,眼神亂顫,既有不服不忿的倔強,又有難以掩飾的恐慌。

  兩位大佬都說了話,其余人也開始窸窸窣窣起來。

  “不是,我們也沒打起來啊,不算什么大事吧。”

  “大家就是胡同里交流交流感情,沒想打架。”

  “趕緊放我們回去吧,都沒動手。”

  “就是,晚飯還沒吃呢,餓死了。”

  “重點高中就是事兒多,屁大點事還報警。”

  “以后肯定不打了,這么多人也問不過來,法不責眾嘛。”

  ......

  民警忍無可忍,撿起一根職高學生帶來的鋼管,猛地砸在地上:“都給我閉嘴!管不了你們了,我們要是晚去一會兒,你們會不打?還有你,看看你這德行!你跟誰打的架?”他指了指鼻青臉腫的職高大佬。

  職高大佬頓了頓,偷偷看了江涉一眼。

  楚洮默默撥開人群,從里面走了出來。

  所有人中,他看起來最不像是能跟人打群架的。

  楊柳跟著發了半天的脾氣,差點把楚洮給忘了。

  楚洮一出來,她趕緊過去把楚洮扯到了自己身邊,順便跟民警解釋道:“這是我班班長,是幫我去找他們的,不是跟他們一起的。”

  楚洮一皺眉,抬起眼:“老師,我......”

  “我打的。”江涉拍了拍職高大佬的肩,漫不經心的朝民警一笑,“一中的人是我帶來的,這幫人都聽我的話,我讓他們往東他們不敢往西,群架這事兒也是我約的。”

  楚洮猛然睜大眼,吃驚的望著江涉。

  民警鄙夷的掃了江涉一眼:“我怎么看你有點眼熟呢,你不是那個......”

  今天值班的這位,偏巧是上次處理洗衣店撬鎖的民警。

  他之所以對江涉印象深刻,當然是因為江涉他媽。

  雖然江涉走了之后,民警得到了上面的口頭表揚,但他也知道,表揚的不是他抓人,而是他放人。

  他一樂:“怪不得你這么厲害呢,還帶著人拉幫結伙,是真不怕給你父母丟臉。”

  說罷,他在身邊同事耳邊低語了幾句,讓同事給江涉媽媽打電話。

  同事聽到江涉是誰的兒子,也是瞬間瞳孔地震,但不好在這幫學生面前表現太多,只是意味深長的掃了江涉一眼,就匆匆跑去打電話了。

  “不是他打的,人是我打的。”楚洮推開楊柳的手,狠狠瞪了江涉一眼。

  他沒這么懦弱,連自己做過的事都不敢承擔。

  尤其,他不愿江涉為自己承擔。

  民警又把目光移向楚洮。

  他對楚洮倒沒太深的印象了,只是覺得有些眼熟。

  但看班主任護著他的樣子,不該是個會打架的。

  “你?”

  楊柳低斥道:“楚洮!你別搗亂!趕緊過來,現在不是你搞團結的時候!”

  楚洮對楊柳心懷歉意。

  楊柳本是指望他來勸架的,結果他變成了打架的那一個。

  楊柳當初選他做班長,也是因為信任他成熟穩重,可事實證明,他并不值得信任。

  楚洮苦笑:“真的是我,他侮辱我哥,我一時沒忍住,就動手了。”

  民警狐疑的看向楊柳,等著楊柳給個解釋。

  兩個學生爭著擔責任,以往也不是沒發生過,這個年紀,把兄弟意氣看的比什么都重。

  楊柳見職高大佬慘兮兮的模樣,又看了看楚洮白凈的,沒什么傷痕的臉。

  她低聲道:“別鬧了楚洮,你先回學校,帶著班里剩下的學生上自習,我處理完就回去。”

  她不太想楚洮跟這幫人攪合在一起,她把楚洮被江涉他們帶壞。

  畢竟楚洮從小到大的履歷上都沒有什么劣跡,而且這么秀氣清瘦的模樣,能把膀大腰圓的職高混子打的鼻青臉腫,簡直是天方夜譚。

  楚洮卻沒想到,楊柳對他的信任到了盲目的地步。

  他扭過頭沖職高大佬道:“你說,是不是咱倆動的手?”

  讓另一個當事人說話,總會有人信了。

  誰料職高大佬抬起眼,輕蔑的瞄了楚洮一下:“就你?得了吧,我是和他動的手。”

  他語氣硬邦邦的,順帶用手指指了一下江涉。

  江涉唇角掛著淡笑,理所當然的接受了這個指摘。

  楚洮的臉一瞬間白了,因為情緒激動,血液急速上涌,他甚至有點眼前發花。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最應該說實話的人,在幫著江涉撒謊。

  他走過去扯住職高大佬的領子,手指攥緊,指骨突出,咬牙切齒道:“你胡說八道!”

  楚洮是真急了,他甚至都沒有精力想清楚,這一切是怎么發生的。

  民警也不耐煩了,朝楚洮揚揚下巴,皺著眉頭吐了口煙:“行了行了,現在不是你逞能的時候,趕緊回去學習去!”

  這時候擾亂執法,混淆視聽,簡直就是添亂。

  要是一會兒再跳出一個承認打人的,他是不是還得去交警隊調監控?

  挺簡單個事,弄得跟大義赴死似的。

  楚洮松開職高大佬的衣服,脖頸上的青筋快速跳動著,他語氣中帶著質詢和不解,再次看向江涉:“江涉?”

  江涉深深的回望他一眼,眼瞼輕眨,似乎在給他什么暗示,同時語焉不詳道:“你記得的,我不會有事。”

  他指上次倆人被帶進派出所的時候,一個電話打過去,江涉就能帶著他走了。

  這件事是江涉做的,后果會輕很多,是楚洮做的,代價太大。

  只是因為楊柳帶人來的早,他們其他人還沒來得及動手,明明可以分擔責任的混戰,變成了楚洮一個人的單打獨斗。

  其他人都可以輕易摘出去,但動手的兩個人絕對不會,他們會成為殺雞儆猴的典型,還有可能在檔案里多填一筆。

  檔案會跟著人一輩子的,楚洮承擔不了這個后果。

  不考慮個人情感因素,江涉也不會讓三班任何一個人單抗這件事。

  換做是方盛,徐園,甚至是龐才,他都情愿扛下來。

  只不過對楚洮,他還多了份說不清道不明的溫柔。

  但楚洮有自己的倔強,他躲開江涉的眼神,看向身后那三四十人。

  “你們都看到了,是我跟他打的,不關江涉的事。”

  其余人互相看了幾眼,又對上楚洮急迫的眼神,卻紛紛低下頭不說話。

  沒人替楚洮做這個證。

  三班的自然跟著江涉走,江涉說什么他們不敢違背,職高的也跟著他們老大走,既然他們老大指認了江涉,那就是江涉。

  楚洮的手慢慢垂了下去。

  顯然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像是拳拳打進了棉花里,起不來一點作用。

  江涉看著楚洮呆滯的樣子,甚至有些想笑。

  還真是......可愛又可憐。

  楊柳把楚洮拽過去,氣急嗔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嚇到了?要不我給你預約心理老師疏導一下?算了你還是先回家吧,好好休息一晚上。”

  楚洮嘴唇發干,喉結艱難的一滾:“楊老師,你也不相信是我打的人?江涉他沒有,他是替我的。”

  楊柳沉默,但眼里顯然是不信的。

  她甚至后悔讓楚洮幫忙找人了,楚洮只是個單純的學生,本職工作是好好學習,她怎么能讓他去攔無法無天的江涉呢。

  “楊老師,我和龐才打過,你知道的。”楚洮堅持道。

  “龐才還沒你高。”所以能打過龐才,不代表能打過職高這位。

  “我上次沒用全力,其實我......”

  楊柳打斷他,低聲道:“你既然想到龐才了,就不怕逞能被蔡主任抓到把柄?”

  到時候就不是私下訓話這么簡單了。

  楚洮呆了。

  只要在場的學生不跳出來,就沒人相信他的話。

  或者說,是沒人相信江涉。

  老師不信,民警不信,他們都覺得江涉才是會打架的那一個,而清瘦學習好的他,不會做這種事。

  這樣直觀的先入為主,他好像也經常遇到,但他往往不是被維護的那個。

  這是他第一次,站在了被看好,被相信,被保護的位置。

  楚洮連看向江涉的眼神都有些蒼涼。

  江涉真想過去抱抱他。

  明明在胡同里動起手來那么霸氣十足的人,現在居然可憐的讓人心疼。

  他也想幫楚洮說話,可惜不是現在。

  這么多學生擠在門口,嚴重占用資源,民警只好讓他們每個人寫份一千字的檢查,寫完就可以走。

  當然,江涉和職高大佬還是走不了的。

  方盛低聲問江涉:“哥,你沒事嗎?”

  江涉氣定神閑,照方圓那份胡亂抄了兩句:“寫完就趕緊走,不用管我。”

  徐園:“那你晚上到家給我和方盛發個消息。”

  江涉:“嗯。”

  陸陸續續有不少寫完的,把檢查交上去,就灰溜溜的跑了,連帶來的棍子都沒敢拿。

  楚洮堅持不走,一直在旁邊陪著,別人寫檢討,他也寫檢討。

  別人寫的都是網上謄抄過來的套話,他寫的倒簡單,只有一句——

  人是我打的。

  反反復復的這一句話,寫了一整張紙,看的值班民警都無語了。

  放學時間已經到了,派出所的人也走的所剩寥寥。

  楚洮抽空想,楚星寧肯定還等著他一起回家呢,可惜他不能把江涉留在這兒。

  最后只剩江涉和職高大佬,楊柳和楚洮。

  一陣風從門口刮進來,涼得楚洮微微一抖。

  人少了,空氣都變涼了。

  他剛才跟人打架又出了汗,就連抑制劑的味道都散了。

  alpha信息素飄出來,是一股清淡的茶香。

  他習慣喝茶提神,所以信息素里也帶著分泌的茶葉味道。

  他的信息素惹得其他alpha也開始躁動,民警一皺眉,扔了瓶沒收的抑制劑過來。

  “趕緊噴噴。”

  楚洮剛想反駁說自己有,結果一摸校服兜,空空癟癟。

  大概是打架的時候不小心掉了。

  “用我的。”江涉把自己的抑制劑拿出來,塞到楚洮手里,又把民警那瓶給扔了回去。

  江涉的是個金屬瓶,金色的,上面鍍著英文字母。

  光是手感,就比一般市面上的抑制劑高端不少。

  楚洮打開蓋子,手指輕輕一按乳白色的按鈕,柔順細密的水霧就噴灑出來,落在人皮膚上,微微發涼。

  味道是清淡的風信子白麝香,瞬間將信息素壓蓋了下去。

  楚洮將瓶子還給江涉,兩人指尖相觸的瞬間,江涉忍不住拉了他一下,舍不得放他走。

  還不待楚洮從怔忪中緩過來,派出所外傳來輪胎蹂-躪柏油路的刺耳聲音。

  能在派出所院子的停車場鬧出這么大動靜的,不會是什么低調身份。

  楚洮連忙轉過頭去看,一個穿著皮衣,走路帶風的中年女人出現在門口。

  整三階臺階她一抬腿就邁了上來,沒有一點狼狽和喘息。

  這女人長得很精致,如果不是打扮的太過刻板,其實是格外漂亮的。

  但就是這副刻板嚴肅的表情,給了她超乎尋常的威懾力。

  在場的民警看到她,立刻站起了身,衣冠整齊站姿端正的行了個禮:“局長好!”

  沈晴微一點頭,目光直直的落在江涉臉上。

  楊柳從沒見過江涉的媽媽,平時開家長會,也是江涉父親江戚風撥冗參加。

  但她聽說過江涉媽媽是做什么的,今天乍一看,連當慣了班主任的楊柳都心頭發顫。

  她喏喏道:“這位就是......”

  她話音還未落,就見沈晴直接略過她,徑直走到江涉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廢物,除了打架斗毆你還會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