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36 章 第 36 章
  職高大佬這才仔細打量楚洮。

  別看是個alpha,但楚洮長得是真不錯,眉眼精致,皮膚細膩,哪怕是冷颼颼瞪人的時候,容顏都能蓋下不少暴漲的戾氣。

  而且楚洮走的近了,他才發現原來楚洮跟他一般高。

  或許是因為人很清瘦,才讓他產生了一種這人是弱雞的錯覺。

  重點高中的好學生,都是這么白凈秀氣嗎?

  路燈迎著楚洮的臉照過來,橘黃色的光暈落在他的睫毛尖,他的影子被拖拉很長,映在墻壁上。

  還挺讓人舍不得下手。

  這么干凈的好學生,被打的灰頭土臉,也挺可惜的。

  職高大佬嘚瑟的往楚洮面前走了兩步,挺了挺胸膛。

  “你們學校的是不是都有病,我說Omega騷,關你們alpha屁......”

  楚洮一拳就打了過去。

  職高大佬毫無防備,被正正好好砸在鼻梁上。

  他鼻子一麻,隨后一酸,濕熱的鼻血就流了下來。

  兩邊的學生都看呆了,甚至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一起上手。

  按規矩,群架開打之前,兩邊打頭的都要耍半天嘴炮。

  嘴炮耍過癮了,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下。

  等推的氣氛到了,再逐漸加大力度,等兩個打頭的交起手了,其他人再往上沖,陷入混戰。

  這似乎是約定俗成的套路,所有打群架的學生都這么干。

  但氣氛顯然還沒到打群架的時候,就突然被人打破了。

  所以兩邊人都在猶豫,誰也沒先上去。

  職高大佬一抹鼻子,手上一條血痕。

  他猩紅著眼睛,看著楚洮,大罵了一聲:“我草-你媽!”

  “你有種試試!”楚洮咬牙切齒的回了一句,就又撲了上去。

  人在憤怒到極點的時候,打架是沒有章法的。

  哪怕楚洮深得跆拳道進攻套路,知道側踢之后該接后旋踢,知道隔擋之后可以出拳攻擊胸口。

  他打龐才就是這么打的,不僅完全符合套路,還刻意收了力。

  但此刻,他腦袋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出拳出腿全憑自己喜好。

  職高大佬抬起拳頭就要砸楚洮的腦袋,卻在得手之前,被楚洮一腳踹在小腿。

  劇痛襲來,他的拳偏了位置,落在了楚洮肩膀。

  拳頭砸在肉上,仍然是很疼的,但楚洮眼睛都沒眨,硬是接下了這一拳,隨后一膝蓋,頂在職高大佬的肚子上。

  “臥槽......”職高大佬忍不住一躬身,把后背留給了楚洮。

  他實在沒想到,這個看似弱雞的好學生居然這么能打,而且拳拳不留情,恨不得把他錘死。

  剛開始他還想放楚洮一條生路,結果形勢轉瞬即變,現在到成了他毫無還手之力。

  “你再罵啊!”楚洮發狠的從嗓子里擠出幾個字,抬起一腳將職高大佬踢到了墻上。

  后背撞到冰涼堅硬的石磚,發出悶悶的響聲。

  職高大佬疼的齜牙閉眼,手臂輕輕發抖。

  但服軟是不可能的,他今天服軟了,明天就會被全校嘲笑。

  更何況他不相信,自己打不過這個瘦弱的alpha。

  “老子就罵,重點高中的騷-貨!傻逼!五百塊錢一晚上!”

  楚洮冷笑一聲,點了點頭。

  他突然蹲身,手掌隨便一劃拉,抓了一把臟兮兮混著草根的泥土。

  他走過來,扯著職高大佬的領子,也不在乎落在自己身上的拳頭,硬是把一把土塞在了職高大佬的嘴里。

  “臥槽...唔...你媽...呸!”

  “你不是嘴賤嗎,接著說啊。”

  楚洮把一把土全都喂完了,才狠狠把他甩在地上,自己退到一邊喘著氣。

  他衣服徹底亂了,肩頭的校服還被扯開了線,破了一個小洞。

  汗液順著他的脖頸往衣領里滑,墨黑的發絲濕漉漉的黏在耳鬢。

  他比以往所有時候都要狼狽,但眼神卻前所未有的冷冽狠戾,讓人根本不想靠近。

  職高大佬比他慘得多了。

  不僅被喂了土,又因為動手的時候,身體缺氧,急需呼吸,所以還吸入了不少灰塵粉末。

  現在職高大佬扶著墻,一邊咳嗽一邊吐著嘴里的沙子和草根。

  泥土是咸的,腥潮的,漫入口腔,占據味蕾,讓他忍不住作嘔。

  楚洮盯著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攥緊的拳才微微松弛下來。

  “還罵嗎?”

  他冷颼颼的問。

  回應他的是持續不斷的咳嗽聲。

  楚洮并不罷休,上去又踢了一腳,狠聲道:“罵啊,繼續罵啊。”

  對方瞪了他一眼,繼續吐嘴里的土。

  “廢物。”

  兩方近四十人都沒動手。

  別看職高大佬倒下的快,但全程也不過幾分鐘,他們甚至不知道該從何處插手進去幫忙。

  方盛:“我勒個擦,班長這是......瘋了。”

  他知道楚洮厲害,知道楚洮是黑帶四段,但他從來沒看過楚洮拼命揍人。

  現在他覺得,楚洮真瘋起來,阿涉都不一定能沾到便宜。

  方盛隱隱后怕,想當初楚洮剛來這個班,他居然還給楚洮下馬威!

  徐園壓低聲音道:“這他媽咱們還......上不上啊?”

  職高大佬被楚洮打趴下了,而對方還沒有動手的意思。

  對方都沒有動手,他們作為勝利的一方,更不好上去幫忙了。

  江涉攔住徐園:“他更想自己來,楚星寧是他哥。”

  江涉的目光一直追隨著楚洮。

  他看到楚洮被人砸中肩膀,看到那人的拳頭落在楚洮左肋,但江涉都忍著沒有上去幫忙。

  因為他知道楚洮能行,也因為他尊重楚洮想自己解決的意愿。

  三班的其他人都沒想到,他們氣勢洶洶的來,做好了大殺四方的準備,誰想轉瞬之間就變成了觀眾。

  戴文簡縮了縮脖子,小聲喃喃道:“土是啥滋味兒啊?”

  許博學壓低聲音道:“不然你出去問問職高老大?”

  戴文簡趕緊搖頭:“我他媽可不敢,要是搶了班長的貨,我怕班長連我都打。”

  許博學:“我當初就說,一般人能分到咱們三班來嗎,班長也太狠了,涉哥都做不出給人塞土的事。”

  職高那邊的人總算回過神來,喏喏問道:“......哥,需要幫忙嗎?”

  職高大佬扶著墻站起來,聲音像被沙土摩擦過,嘶吼道:“你們他媽都眼瞎嗎!弄死他!”

  他指著楚洮一聲令下,職高的人這才往上撲。

  但他們心里也挺別扭的。

  老大被人揍趴下了,開局就失了氣勢,而且人家只是隨便來了個人都這么能打,對面的江涉還沒出手呢。

  小胡同涌來過堂風,把所有人的校服吹得鼓起圓圓的包,撲啦啦響。

  三班的人必然不能看著楚洮一打二十,于是也打算往前沖。

  胡同口突然傳來了細碎雜亂的腳步聲。

  楊柳操著尖尖的嗓音,一邊跑一邊吼:“江涉!不許打架!”

  她的聲音穿透力極強,整個胡同都聽的清楚。

  “警察!都不許動手!”

  “誰也不許跑,都蹲下!”

  楊柳當然沒自己來,她接到楚洮的消息就打電話報了警。

  她知道,這幫學生熱血上頭,楚洮一個人根本攔不住,等她找過去的時候,肯定已經打得熱火朝天的了。

  要想立刻分開他們,必須找警察,一個都管用。

  打群架的學生一聽有警察,都慌了,誰也不敢再動手,原本一觸即發的氣氛頃刻間蕩然無存。

  職高的人輕車熟路,發現警察來了,趕緊往胡同口沖,四散奔逃。

  誰也不想被抓進去,抓進去就要寫檢查,通知家長,還會被斷生活費。

  他們甚至都沒管被打的跑不動的老大。

  三班的人在胡同里側,想跑都來不及,被警察堵了個正著。

  江涉趁著人亂,把楚洮扯過來,塞進人群里。

  楚洮還沒從剛剛的亢奮中恢復過來,聽到楊柳的喊聲,他甚至有些呆滯。

  班主任來了?

  到的挺及時的。

  他好像是來勸架的,但似乎現在只有他動了手。

  楚洮抬起手掌,自己掌心還粘著些土,灰黑色的泥土沿著他掌心的紋路蔓延。

  他終于感覺到身上的疼。

  腎上腺素降下去,痛覺神經也發揮了作用。

  他的肩膀,肋骨,后背,肯定已經青紫了,一抬胳膊都能感覺到那股酸疼,疼的人額頭的青筋直跳。

  楚洮眨眨眼,刻意忽略身上的不適,擦了擦脖子上的汗。

  強風拂面,卷起地上的灰土,洋洋灑灑飄在空氣中。

  手電筒的強光一照,那些細小顆粒暴露無遺,隨著風旋轉著,翻滾著,撞擊在墻壁,又滾落到角落。

  柳樹的嫩芽撲簌簌的抖,跟胡同里的人爭相吵鬧。

  楚洮清醒一點了。

  他把人打了,但他不后悔。

  沒人能當著他的面侮辱他哥,這人是活該被打。

  哪怕后果再嚴重,楊柳再生氣,他也認命了。

  方盛還安慰大家:“沒事沒事,不用擔心,有阿涉在呢,他媽就是公安局的。”

  江涉站在隊伍的最前頭,沒抱頭蹲下,也沒帶頭跑。

  他默不作聲的走到職高大佬身邊,弓腰,扯住了他的領子,把他從墻邊拎了起來。

  職高大佬一看見江涉,頭皮都發緊,他剛想說話,就見江涉壓低聲音,在他耳邊道:“一會兒順著我說,我保你沒事。”

  職高大佬怔了怔,用袖子擦了一把鼻子血,沒說話。

  楊柳沖進來時,正看見鼻青臉腫的職高大佬被江涉拎著,她腦袋嗡了一聲。

  “江涉!不打架你是手癢嗎!”

  楊柳尖細的喊了一聲,抬手在江涉胳膊上狠拍了一下。

  可她太瘦弱嬌小,這一下還不如尖叫聲威力大。

  職高大佬劇烈的咳嗽兩聲,被江涉隨手甩在一邊。

  江涉朝楊柳莞爾一笑:“是挺手癢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