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35 章 第 35 章
  周二照例上晚自習答疑課。

  楚洮在食堂吃完晚飯,把教室里大家交上來的小楷整理了一下,打算給楊柳送去。

  臨去之前,他本能的抬頭往教室看了一眼。

  教室里氣氛有點怪。

  人很少,只是零星坐著幾個同學,但是全班的書包都在,并沒人提前溜回家。

  或者這幫人又在籃球場打球呢。

  他斂起目光,抱著小楷本,去了班主任辦公室。

  辦公室里煙霧撲鼻。

  幾個男班主任正靠著窗邊吞云吐霧,閑聊最近高三的模考成績。

  “這次模考跟省實驗比怎么樣?”

  “聽說不怎么樣,年級主任頭發都要急禿了,幾個苗子也沒發揮出正常水平來。按照往年慣例,咱們學校考去TOP2的怎么也有二三十個,但就這次模考看,估計十個也沒有。”

  “怎么差成這樣啊。”

  “浮躁了唄,一百多個體育加分,被舉報審查,最后只有一個是靠自己本事加的分,其他的全被取消了。”

  “嘖,那錢也白掏了,馬上就要高考了,家長學生急瘋了吧。”

  “那肯定的,不過咱們這屆就輕松了,加分取消了,全憑本事。”

  “是,咱這屆質量不錯,多虧主任英明,把所有垃圾貨色都集中投放三班。”

  “哈哈,真的一顆老鼠屎壞一鍋湯。”

  兩個男老師聊的盡興,趁著楊柳不在,肆無忌憚的羞辱著三班的學生。

  垃圾,社會渣滓,文盲。

  楚洮皺了皺眉,他進來的時候動作很輕,所以沒有人刻意注意他。

  即便注意了,也不會知道他來自幾班。

  嘭!

  楚洮把一摞小楷本結結實實拍在了木頭桌子上。

  木桌的桌堂是空的,所以砸上去聲音激蕩的更大。

  兩個男老師嚇了一跳,搖搖欲墜的煙灰全都震掉在了褲子上。

  煙灰還是熱的,隱約閃著火星,黏在牛仔褲上,一拍就是一片黑。

  “誰啊!沒家教!”

  “在辦公室小點聲!”

  楚洮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語氣硬邦邦道:“三班的垃圾本來就沒家教,多擔待吧老師。”

  兩個男老師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但隨后,他們就端起了老師的架子。

  “喲,摔本子出氣啊。”

  “你覺得我說的不對?你們班有一個算一個,除了給學校找麻煩還能干什么?”

  楚洮扯了扯唇角:“您作為老師,背地里這么說學生,您又多有家教呢?”

  兩個男老師的臉色立刻陰了下來。

  “反了你了,陰陽怪氣的給誰看呢!”

  “你還不服氣,你們今天晚上折騰的還不夠熱鬧,準備在辦公室繼續折騰?”

  楚洮挑眉,眼神里透出些疑惑。

  今晚?

  他們明明正常下課,吃飯,等待上晚自習。

  到底折騰什么了?

  男老師夸張的一樂:“你不會不知道吧?你班江涉沒把全班都帶走?”

  楚洮繃著唇,默不作聲,但是定定的看著他,等他給個解釋。

  “江涉又帶著人去跟隔壁職高打架去了,你班班主任已經去找了。”

  “一年得打幾次吧,弄得亂七八糟一堆事,然后再讓他爸解決。”

  “你跟我在這瞪眼有什么用,看看他們辦的事,是個正經孩子能干的事兒嗎。”

  “打群架,自命不凡的,幼稚。”

  楚洮微微攥著拳,牙齒咬住下唇,一語不發,大跨步回了班。

  班級里依舊空蕩蕩的,起碼少了一大半人。

  江涉不在,方盛徐園也不在,戴文簡,許博學,還有那些跟江涉混的好的都不在。

  最后一排角落里,龐才正抱著一本大尺-度漫畫,一邊看一邊吸溜鼻涕。

  楚洮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龐才看著圖上的大-胸,時不時竊笑兩聲,他正看的爽,莫名覺得周遭磁場有些不對。

  他頓了頓,用教科書蓋住漫畫,抬起了頭。

  楚洮直奔著他走過來,面色不善,拳頭緊緊攥著,用力的骨節發白。

  龐才:“......”沃日?

  他啥時候又得罪這惡煞了?

  龐才肌肉緊繃,心里膽怯但臉上卻不掉價。

  他把漫畫一扔,推桌子站了起來。

  “沒完了是不是!我惹你了么你又找我麻煩!你真以為我怕你嗎我跟你拼了!”

  龐才咬牙切齒,運著氣就要朝楚洮撲過去。

  楚洮抬起手,掌心抵住他的拳頭:“江涉在哪兒?”

  他沒空跟龐才敘舊。

  以龐才對江涉的巴結程度,江涉要真想干什么事,他肯定想跟去。

  但顯然,江涉不愿意帶他去。

  龐才頓了頓,猛地眨了兩下眼,才發現楚洮的目標不是他。

  虧他嚇出了一手汗。

  “你......你別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不熟!”

  龐才冷著臉,又坐回了座位上。

  楚洮深吸一口氣:“我沒空跟你閑扯,江涉去哪兒了?”

  龐才挺著胸脯,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我會出賣我涉哥?”

  楚洮伸手按住龐才的肩膀,五指用力,摳住他最脆弱的穴位,沉聲道:“我再問一遍,江涉去哪兒打架了?”

  “哎喲臥槽你輕點!”龐才被他捏的半只胳膊都麻了,疼的齜牙咧嘴。

  但楚洮絲毫沒用卸力的意思,龐才才知道楚洮是認真的。

  他打不過楚洮,現在班里又沒人撐腰。

  龐才人窮志短:“我真不知道他去哪兒打架了,他也不帶我啊!都是職高那幫孫子,侮辱咱一高的Omega,涉哥才去教訓他們的!”

  楚洮桃花眼微瞇,溫柔多情的眉眼愣是顯出了幾分凌厲的意味。

  他松開龐才,轉身出了班級。

  江涉這傻逼,真是到處惹事。

  也不怪別的班老師看不起他們,逞一時英雄,最后是無數人幫忙收拾爛攤子。

  而且他聽說過,職高那幫人都野,打起來連刀子都敢動,命都不要的。

  他不敢想象江涉真的一時失手,被人捅上一刀。

  楚洮跑出了教學樓。

  晚風獵獵,樹梢被吹的刷刷作響。

  昨天下了點小雨,所以今天天空各位澄澈清明,一絲云霧都沒有。

  月色星辰清晰的仿佛觸手可及,清新的玉蘭花香,飄散到校園的各個角落。

  今天本該是個格外安寧的夜晚。

  他到了校門口,正撞到急的像熱鍋螞蟻的楊柳。

  楚洮跑過去喊了聲:“老師。”

  楊柳看見他,眼前一亮。

  她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強笑道:“楚洮啊,你知道江涉在哪兒嗎?”

  楚洮搖了搖頭:“我也在找他。”

  楊柳嘆了口氣:“沒事,我們分開找。你去學校通往市體育館那條路看看,我去一中和職高中間找。找到他們趕緊通知我,絕對不能讓他們動手!”

  楚洮點點頭,楊柳給了他個手機號,就匆匆找去了。

  楚洮也像個沒頭蒼蠅。

  打群架這種事,在他的人生中是絕不可能發生的。

  他離這個圈子很遠,遠到他根本不知道,約架應該在什么地方,有什么規矩,要帶多少人。

  他只能漫無目的的找。

  楚洮走了兩個街口,猛然想到,他第一次遇見江涉的時候,江涉就在小胡同里教訓人。

  他停車的那個小胡同。

  楚洮精神一震,抱著一絲希望,往小胡同口跑。

  校門前車輛很少,路燈也很少,晚自習沒下課,停車場停著稀稀拉拉的校車。

  他快速掠過校門口,來不及欣賞熱火朝天的小商小販,也來不及嗅一嗅油炸里脊的香味兒。

  趕到胡同口,他隱隱聽見里面有動靜。

  楚洮腳步一頓。

  他聽到了江涉漫不經心的調笑聲。

  “你他媽把發到網上的話再說一遍?”

  江涉的語氣越是溫和愉悅,代表他本人越是游離在爆發邊緣。

  “老子說怎么了,你們重點高中的Omega都是賤-貨,五百塊錢一晚上,又浪又騷。我說江涉,你不是Omega吧,我沒說你吧。”

  江涉輕嗤了一聲,懶懶散散道:“你們職高的alpha都是野種,說的就是你,你能怎么樣?”

  職高大佬捏的手指骨節咔吧響了一聲。

  “有意思嗎江涉,我可沒想跟你打架,你自己找不痛快。”

  職高的人別看平時橫行霸道,大大小小的群架也打慣了,但他們還是不想和江涉碰的。

  江涉淮南十二校扛把子的稱號不是吹的。

  淮南這片十二所學校,每個學校都跟江涉有過摩擦,最后都被江涉給教訓了。

  有次一個頭腦發熱的傻逼,拿著刀沖上來,想搞偷襲。

  刀鋒離江涉的后腦勺就差幾厘米了,被江涉一個擰身躲開,雙手用力一擰,轉瞬將刀奪了過來,隨后抬腿一腳,踹斷了那人兩根肋骨。

  從那以后,江涉的名聲就傳了出去。

  這十二所學校的校霸,輕易不會招惹江涉。

  江涉聳了聳肩,手插著兜,往前走了兩步,勾起唇角:“爺最近太閑了,正好想教訓幾個嘴賤的,是你自己往槍口上撞。”

  職高的大佬也是要面子的,要是被江涉幾句話就嚇回去了,他以后就不用混了。

  大佬咬著牙,冷笑:“看來今天必須有人躺著出去了。”

  楚洮剛給楊柳發完信息,眼看著他們要動手,沒法再等,咬牙沖了出去。

  “江涉,等等!”

  兩幫劍拔弩張的學生被楚洮一喊,都是一愣。

  緊張的氣氛多少有些松弛了。

  大家回過頭看,看胡同口只來了一個人。

  還是個非常清瘦,穿的干干凈凈整整齊齊的學生。

  一看就知道,跟他們不是一路人。

  方盛驚了:“臥槽班長怎么來了!”

  方圓也煩躁,他們這次出來打架都是找的信得過的朋友,不可能有人給班長通風報信的。

  在他眼里,班長代表著老師,代表著學校,反正跟他們不是一邊的。

  江涉皺了皺眉。

  他絕不想在這里看到楚洮。

  楚洮太干凈了,就不敢看這種陰暗的,只能藏在胡同里的世界。

  江涉的手漸漸松弛了。

  無論如何,楚洮都不能攪進來,不能受傷。

  畢竟一旦動起手來,人太多,他不可能時時刻刻盯著楚洮。

  “你過來干什么,回去!”江涉低聲道。

  楚洮冷冷瞪他一眼:“楊老師讓我找你們,不許你們打架。”

  他大有江涉不答應他就不走的意思。

  江涉磨了磨牙,他對楚洮是挺無奈的。

  楚洮這種好學生,根本沒法理解他們動手的必要性。

  在楚洮眼里,打架就是不對的,就像學生不應該早戀,不應該逃課去游戲廳,不應該在校外開房。

  職高大佬噗嗤一笑:“哎江涉,你又叫了個幫手啊,說好一邊二十人呢,你這二十一了怎么算?”

  江涉冷冷道:“他不算,他不是來打架的。”

  職高大佬嫌棄的看著清瘦的楚洮:“沒關系,算我讓你的,把這弱雞alpha也加上,我無所謂。”

  楚洮因為長得好看,人又精瘦,裹在肥大的校服里,看起來并不那么有威懾力。

  他的氣質也相對溫和,隱忍,跟江涉說話的語氣也跟傳統的班長團支書似的。

  楚洮聽見這人罵自己弱雞,也沒想跟他一般見識。

  他只想按楊柳要求的,把江涉他們帶回去。

  絕不能讓三班這么多人卷入群架里。

  為了職高這幫嘴里不干不凈的人,不值得。

  楚洮又往前走了幾步,低聲道:“江涉,別打架,你不能帶著這么多人冒險。”

  一旦一中有人被打進醫院了,或者受重傷了,事情就鬧大了。

  徐園急道:“咱別聽班長瞎幾把說了,他肯定告訴學校了,趕緊動手吧,速戰速決!”

  江涉沒說話。

  徐園一臉懵:“阿涉?你他媽等什么呢!”

  江涉深吸一口氣,對楚洮說:“你先躲開,我心里有譜。”

  他說話的語氣很克制,甚至是很溫柔,絲毫沒有了方才對職高大佬的強大氣場。

  徐園:“臥槽?”

  他不懂現在是個什么節奏。

  乖寶寶班長跟馬上要掐起來的兩個大佬講道理,讓江涉別動手。

  江涉非但沒找人把班長扔出去,反而軟聲軟語的解釋上了。

  徐園拍了拍方盛:“找個人把班長扔出去,煩死人了。”

  方盛:“少瞎幾把出主意,誰你都敢扔?”

  徐園:“......你為了楚星寧連節操都不要了?”

  徐園覺得方盛對班長順從的有點過分。

  阿涉就更過分了。

  即便是楚星寧的弟弟,但八字還沒一撇呢,犯得著現在就當親弟弟看嗎?

  提到楚星寧,職高的大佬色瞇-瞇的一笑。

  “哦,你們學校那個楚星寧啊,聽說長得不錯,能賣個一千塊一晚,你們是不是都玩過了?”

  楚洮本來是奔著江涉走的,聞言腳步一頓。

  他轉過身,抬眸,漆黑的瞳仁微微一縮。

  “你說什么?”

  他聲音清冷低沉,合著冰涼的夜風,在小胡同的狹窄的空間里回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