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34 章 第 34 章
  楚洮深吸一口氣,閃身躲到一邊,戒備且疏離道:“不用。”

  他低著頭,自己揉了兩下,覺得沒那么疼了,就加快腳步往食堂走。

  江涉一頓,隨后顛顛跟上去:“哎,要不你推我一下?”

  他側臉看著楚洮的神色。

  剛剛他說那話,幾乎是承認自己喜歡楚洮了,但楚洮好像一點反應都沒有。

  江涉從小就離經叛道,管他什么alpha和Omega,喜歡就喜歡了,有什么麻煩以后再說。

  他被人追慣了,還沒追過人,不太清楚遇到楚洮這樣一心向學的該怎么辦。

  楚洮抬眸看了他一眼,眼尾輕折,澄澈的眼神借著日光的明亮,看的江涉心頭一顫。

  楚洮:“我不推你,你別跟著我。”

  他覺得自己這么能忍耐江涉,多虧那一晚,江涉把他從警局帶出來。

  別人對他的恩情,他能記很久,別人對他不好,他總很容易忘記。

  這樣能活的更開心一些。

  江涉不依不饒:“我剛才說的你聽明白沒有,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吧?”

  楚洮頭疼,光是一個心靈腺體就攪的他心神不安,現在有反應的對象又神經質的想跟他搞一場你死我活的AA戀。

  “你別鬧了行么,江少爺,我玩不起。”

  楚洮扭過頭,目光冷冽的撩開簾子,進了食堂。

  這片吃飯的學生早就跑沒了,一片狼藉的菜盤還在桌面堆著,莫熙傻傻的呆站在原地,微微發抖。

  方盛和徐園懶散的靠著椅子坐著,一邊玩手機一邊等江涉。

  還有一批保持著安全距離的學生,一邊吃飯一邊偷眼往這邊看。

  楚洮一出現,莫熙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樣,瑟縮的撲了過去:“學長!”

  楚洮一時不慎,被他抱了個滿懷。

  Omega果然柔柔軟軟,似乎骨頭都比旁人更輕一點,抱著人的時候,楚楚可憐,仿佛急需避風港的幼獸。

  只不過,莫熙不偏不倚壓到了他后背疼的地方。

  楚洮一皺眉,有些無情的推開莫熙,背過手去,在后背按了按。

  他努努力,還是夠不到那個地方,只能作罷。

  江涉進來的時候,正看到楚洮推開莫熙,所以強忍著沒有發作。

  莫熙嚇了一跳,聲音里帶著細啞的顫音:“學長你受傷了嗎?”

  楚洮搖了下頭,低聲道:“我沒事,送你回宿舍吧。”

  他生怕自己走了江涉會找莫熙麻煩。

  走到江涉身邊時,楚洮頓了一下,硬邦邦道:“我會和他說明白。”

  江涉滿意的挑了挑眉,這才讓開一條道。

  莫熙還是害怕,躲的離江涉遠遠的,不敢離開楚洮的保護范圍。

  等終于出了食堂,看到了外面炫目的陽光,他的眼底才又涌上了眼淚:“學長,都是我不好,害你被他針對。”

  楚洮愁的額前青筋直跳。

  他耐著性子道:“莫熙,你是不是有點喜歡我?”

  莫熙聞言怔了怔,掛著淚滴的小臉在日光下唰的變紅,他情不自禁的低下頭,磕磕絆絆道:“學長我......我的確很仰慕你。”

  他越說聲音越小,最后小的跟蚊子叫也差不多了。

  楚洮嘆了口氣:“謝謝你喜歡我,我很感謝,可惜我馬上高三了,沒有太多時間考慮感情的事,我想把全部精力放在學習上,抱歉。”

  他盡可能委婉的拒絕了莫熙。

  拿學習說事,大概最不會傷人心了。

  莫熙也是好學生,也有心儀的大學,所以和他交流要比和江涉交流容易一點。

  莫熙沉默了片刻,艱難的點了點頭:“學長,我給你添麻煩了么?”

  楚洮一笑,眼睛彎了彎,抬手輕拍了下莫熙的頭:“你別這么想,真的沒有。”

  莫熙仰起頭,不甘心道:“那學長,等你高考完,可以第一個考慮我嗎?”

  楚洮:“......額。”怎么回事,一個兩個都要拿著愛的號碼牌?

  莫熙蹙眉,緊張道:“還是學長有喜歡的Omega了?”

  “那倒沒有,不過......”

  莫熙破涕而笑,打斷楚洮的話:“那就好,我會努力跟學長考同一所大學的,你就是我學習的動力!”

  楚洮扯了扯唇,咽下去沒說的話。

  打破別人學習的動力還是有點可怕的,或許過段時間,莫熙自己就想開了。

  學校alpha那么多,比他強的也多的是,被拒絕之后還一直惦記他的可能性很小的。

  而且莫熙將來還會搜索到那個跟他信息素匹配度最高的alpha。

  食堂里,江涉旁若無人的點了份火鍋,和方盛徐園圍坐在一起,全然不顧別人看熱鬧的目光,有一搭沒一搭的涮著肉。

  徐園低聲道:“阿涉,你這樣不太好吧,現在差不多全校的人都知道你把班長給打了,他以后怎么做人。”

  徐園看到楚洮揉后背了,他還看到楚洮伸手夠不到。

  而且楚洮出去一趟,衣服也皺了,領子也塌了,不是被打了還能是什么。

  阿涉就算是對那個Omega有意見,也犯不著那班長撒氣吧。

  他們平時雖然囂張慣了,但多少還是講點道理。

  這事兒跟楚洮根本就沒關系。

  徐園隱隱有點替班長叫屈。

  江涉皺眉,把筷子一撂:“你哪兒看見我打他了,我就不小心推了他一下,還他媽道歉半天。”

  徐園撇了撇嘴,顯然不信。

  阿涉以前明明敢做敢當的,現在怎么還不敢承認了?

  方盛輕咳兩聲:“班長跟那個Omega談戀愛了?”

  他其實巴不得楚洮跟莫熙談了,這樣阿涉就不用誤入歧途。

  明明有大把的Omega可以選擇,非要跟信息素互斥的alpha搞在一起。

  他承認楚洮是很漂亮,但不是還有更漂亮的楚星寧嗎,既然愛這款,干嘛不去追楚星寧?

  而且即便阿涉鬼迷心竅了,班長也可能是直的啊,倆A怎么可能有前途。

  江涉立刻反駁:“當然沒有,他要好好學習,不早戀。”

  可不跟別人早戀,也不跟他早戀。

  江涉頗郁悶的灌了口可樂。

  碳酸飲料在味蕾上化成泡泡,辣的人舌頭一麻。

  方盛若有所思,抖了抖腿:“也對,好學生嘛。”

  徐園看江涉一副不開心的樣子,勸道:“要不你找校長,給班長調個班算了,三班本來就跟好學生格格不入。”

  把楚洮轉走了,江涉也犯不著找他麻煩,大家都開心。

  江涉抬眼,瞪著徐園:“我傻逼嗎?”

  徐園:“?”

  臥槽,欺負人還上癮嗎?

  中午在食堂鬧的不愉快,被眾多無聊的高中生當做談資,在茶余飯后和論壇貼吧討論。

  幾個當事人被翻來覆去的分析。

  原本楚洮一直在楚星寧的光環下默默無聞,這下算是出了大名。

  外面傳,一個不長眼的Omega在校門口攔了江涉,結果那個Omega是楚星寧弟弟的男朋友,楚星寧弟弟又偏巧是江涉班的班長。

  江涉一直看這個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不順眼,逮著機會就要欺負人。

  這下倆不順眼的湊在了一起,江涉就把人打了。

  打的可慘了,弄得那個Omega和楚星寧弟弟分手了。

  原本楚星寧弟弟長得也挺好看的,和他哥有幾分神似,但因為江涉,現在根本沒有Omega敢追求他。

  謠言越傳越瘋,偏偏處于事件中心的幾個人毫無察覺。

  因為化學老師要去省里開會,所以下午化學課改隨堂測驗,考最近一周學的知識。

  楚洮本來化學就是弱項,請的網上輔導貌似并沒有多大作用。

  輔導老師講的重點和淮南一中考的不一樣。

  這場考試由于沒有老師監考,在座的學生都抄瘋了。

  你告訴我一道,我告訴你一道,甭管對不對,只求一統全班。

  楚洮皺著眉,塞著耳塞,全神貫注的寫卷子。

  別人抄他不能抄,他要對自己負責。

  前桌戴文簡不會寫,扭回頭伸著脖子看楚洮的卷子。

  他抄還不安靜,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出來,有的化學式看不清寫的是幾價,還要開口問楚洮。

  楚洮好幾次思路被他打斷,不堪其擾。

  江涉一個橡皮扔了過來,正好砸在戴文簡腦袋上。

  江涉:“自己寫,別回頭。”

  戴文簡嚇了一跳,對上江涉的眼神,他聳了聳肩,聽話的縮回去了。

  方盛看在眼里,隱隱有點愁。

  阿涉這是又犯病了,快把班長當所有物圈起來了。

  反正他和江涉也不答卷,趁著學校還沒屏蔽信號,方盛開始在網上搜新聞。

  他搜一條就拍拍江涉分享。

  “臥槽阿涉,企鵝新聞剛發的,川省倆Alpha搞在一起,結果信息素互斥,一個把另一個打進醫院了。”

  江涉挑了挑眉,漫不經心的“哦”了一聲。

  方盛見他沒有反應,清清嗓子,又搜下一條。

  “我去太嚇人了吧,倆Alpha爭奪一個Omega,結果一個報復另一個,把另一個上了,被上的Alpha不堪受辱,抑郁癥跳樓自殺了。”

  江涉單手拄著太陽穴,背著方盛,手機里玩著游戲,敷衍的應了一聲。

  方盛鍥而不舍:“還有這個,倆Alpha因為無法生育,選擇領養孩子,領養門檻極高,手續費消耗近百萬,導致傾家蕩產,一個在垃圾箱里撿塑料瓶,一個抱著孩子街邊擦皮鞋!”

  江涉頓了頓,總算放下手機。

  方盛大喜。

  AA不能生育是致命痛點,像江家這樣的門第,怎么可能允許他不留后代呢。

  誰料江涉突然傾身,拍了拍楚洮的背,把腦袋湊到楚洮耳邊。

  他的存在感太強,楚洮帶著耳塞也忽視不了。

  楚洮煩躁的扯掉耳塞,強忍脾氣:“又怎么了?”

  江涉喉結一滾,咽了咽唾沫,他將手搭在楚洮的背輕揉著,看似隨意卻又一字一頓的問:“你能接,受,領,養嗎?”

  楚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