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29 章 第 29 章
  做講座的教授很快上臺了。

  是個很清瘦的老頭,眼看著不年輕了,但精神卻很好,一雙眼睛銳利明亮。

  國內的性教育始終半遮半掩,雖然各校也都設立了課程和咨詢門診,但真正利用到的學生并不多。

  大多數人還都是從網絡和書里了解些一知半解的自我保護方式。

  如楚洮所料,真正想聽講座的學生并不多,大家都是為了混個簽到,正巧學校還關了屏蔽,現在手機信號流暢,玩什么都行。

  他其實也帶了作業過來,如果講的實在無趣,他可不想浪費這兩個小時。

  老教授十分和藹可親,環視了整個體育場一圈,笑道:“各位同學們大家好,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名alpha。”

  臺下紛紛傳來倒吸冷氣的聲音。

  這教授從身材到脾性,怎么都不像個alpha,說是beta和Omega還差不多。

  教授笑了笑:“很多人不信,我最開始也不信,身邊的人也不信,從小我就非常困擾,為什么我是個alpha呢,連我的同學們都笑話我,說我不配當個alpha,所以我小時候很自卑。”

  教授話音剛落,楚洮抬起了眸。

  楚星寧在桌子底下,輕輕握住了楚洮的手。

  教授繼續道:“我學習非常優秀,在當時,可以選擇任何熱門的專業就讀,金融啦,法律啦,或者是航天航空。但我始終沒忘了小時候的感受,最后以超出錄取線一百五十分的成績,去讀了心理學及性教育。”

  方盛忍不住吐槽:“嘖嘖,老頭蠻有情懷得嘛,學性教育可以免費看片嗎?”

  徐園嗤道:“學性教育不能,去掃黃打非辦可以,要不你讓阿涉他媽幫你要一點?”

  “我媽不是那個辦公室的。”江涉瞪了徐園一眼。

  徐園:“但你媽管他們辦公室啊。”

  江涉出奇的沒有搭話,也沒跟徐園嗆嗆。

  楚洮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江涉只是微垂了下眼瞼,額前的碎發在眼尾留下道道淺淡陰影。

  江涉和他媽的關系,難道方盛和徐園都不知道?

  可教授接下來的話很快就把楚洮的注意力拉走了。

  “通過研究我才發現,我們國家的性教育還遠遠不到位。經過我們團隊長期的調研,發現世界上有很少一部分alpha,擁有心靈腺體。”

  “心靈腺體?”

  “什么玩意兒?”

  這個聽起來有些新鮮的名詞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就連江涉也抬起頭,瞇著眼認真聽著。

  方盛無組織無紀律,高聲問道:“那這些alpha也太爽了吧,前也能爽后也能爽,既能體會到A的快樂,還能領會到O的爽?”

  “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鬼!”

  “這他媽誰問的傻逼問題?”

  “哎哎哎,三班的大佬。”

  整個體育館內笑作一團,離得遠的聽不清,還急的拽著身邊的人問。

  教授笑盈盈的朝向方盛的方向:“你說的很好,這些特別的alpha會對特定人的信息素產生精神依賴,對方或許是alpha,或許是Beta都不一定。但很可惜的是,能遇到特定之人的概率不到百萬分之一,所以這個現象很長時間都沒有被重視。”

  楚洮繃緊了嘴唇,默默咽了咽口水。

  他對未知充滿了慌張和敬畏。

  心靈腺體?

  精神依賴?

  那天雨夜,江涉信息素被沖掉的時候,他......靠!不會這么巧吧?

  楚星寧輕聲道:“我之前在科學雜志上看過類似的研究,早幾年就有,但是一直沒有被普及。”

  方盛瑟縮的抱住自己,轉頭問江涉:“哎阿涉,你說我會不會有心靈腺體,但還沒遇到自己的命定之人?”

  江涉嫌棄的掃他一眼,輕嗤一聲:“你想被艸嗎?”

  楚洮一時沒注意,胳膊肘碰倒了保溫杯。

  滿水的杯子砸在桌面上,聲音格外的響。

  他神色慌張的把杯子扶起來,手指緊握杯壁,骨節微微泛白。

  江涉怔了怔。

  方盛自顧自的叨念:“那倒是沒有,我還是更愛Omega,誰要是敢碰我,我非弄死他丫的。”

  楚洮垂著眼,指腹不安的在杯壁上摩擦。

  江涉莞爾一笑,半真半假的問:“哎班長,你想被...咳嗎?”

  他故意沒說那個字,但用一個咳音蓋過去,更顯得欲蓋彌彰。

  楚洮沒回答,楚星寧卻臉色不悅:“江涉,你別太過分了。”

  這還是楚星寧第一次跟江涉說話,方盛趕緊噤聲看熱鬧。

  江涉卻不搭理楚星寧,轉而伸手勾住楚洮的肩膀,頭靠的特別近,湊在他耳邊輕聲道:“班長,我過分嗎?”

  楚洮受不了江涉用氣聲跟他說話,尤其是氣息有一搭沒一搭的撲在他的右耳上。

  他的右耳垂本來就比較敏感,心底某個位置開始隱隱躁動。

  楚洮立刻的打掉江涉的手,理了理衣領,沒好氣的反問道:“那你想嗎?”

  “也不是不行,看跟誰啊。”江涉玩味的看著他。

  楚洮一頓,對他實在無語。

  “你愿意被人上?”

  雖然明知道江涉是開玩笑,楚洮還是對他的無下限有了新的認識。

  聞過江涉的信息素就會知道,他的信息素能量很強,根本不可能會被人壓。

  江涉喉結一滾,意有所指道:“都說了看跟誰。”

  “誰啊?”楚洮隨口問道。

  江涉笑:“我倒是敢說,怕你不敢聽。”

  方盛實在聽不下去了:“阿涉你別騷了行么,班長可是純潔的好學生,一心只有學習,跟我們境界不一樣。”

  江涉輕聲重復:“嘖,好學生。”

  前面教授又講:“很多同學都選擇,在成年的那一天去軟件搜索和自己匹配度高的Omega,哦你們現在沒成年就會偷偷搜了是吧,匹配度百分之九十以上,信息素就非常合拍了,大多都可以在一起,就沒人會在意心靈腺體這回事,所以很多人一生也沒有遇到那個人。”

  原本聽的還挺開心的同學們漸漸沉默了下來。

  一生這么漫長的時間,用短短的一句話來總結,還是蠻殘忍的。

  教授眼底變得異常溫柔,緊跟了一句:“有幸遇上了,你就會覺得生命真是絢爛盛大,人體隱藏的每一個秘密,都浪漫的至情至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