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28 章 第 28 章
  楚洮回班之后,很快楊柳也回來了。

  龐才伸著脖子透過鐵門的小玻璃窗張望,也沒望到他媽。

  于是他失望的栽倒在桌面上,閉著眼睛睡覺。

  楊柳從來不管上課睡覺的學生,她也管不過來,一人耽誤一會兒,這節課就結束了。

  她看見江涉趴在桌子上,卷子蓋在腦袋上,隱隱綽綽能看到發黑的頭發。

  他一只胳膊大大咧咧的伸著,手腕懸空,幾乎伸到了楚洮那邊。

  楚洮也好脾氣的給他讓了地方。

  楊柳搖了搖頭。

  雖然她明知道這幫學生不用學習也比不少人的生活好,但在這個年紀就荒廢至此,實在是有點可惜。

  不過正處叛逆期,想要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需要一個極其特別的契機。

  但像江涉這樣的,恐怕只有家里破產能刺激到他了。

  語文課下課,刺耳的鈴聲持續了一分鐘之久,把那些睡得正香的學生給吵了起來。

  江涉掀起眼皮,沉了沉氣,又閉目養神。

  方盛還在那兒跟學校的屏蔽裝置作斗爭,手機信號弱的連2G網都沒有,他只能翻出手機閱讀軟件自帶的小說,有一搭沒一搭的看。

  楊柳敲了敲桌子:“今天下午有首都來的性教育專家做講座,要求高一高二的學生全員參加,下午一點半在學校大體育館,誰都不許遲到。這是對你們自己負責,也是對你們未來的Omega負責。”

  一提起Omega,班內響起陣陣意味深長的笑。

  楊柳冷下臉:“都給我正經一點,學習性知識不是為了讓你們早戀的,下午都給我噴好抑制劑再去,誰要是故意釋放信息素擾亂Omega同學,別怪我給你們記過!”

  “老師,那Omega故意勾引我們怎么辦啊,我好怕怕呀!”

  “哈哈哈有可能啊,我們可都冰清玉潔呢。”

  “啊保護我保護我,我要裹緊自己的貞-操!”

  楊柳翻了個白眼,臨出教室,轉回身懟道:“放心吧,沒有Omega看上你。”

  “哈哈哈哈那像涉哥這種Omega金瓜,還不被信息素包圍了呀。”

  “可怕,涉哥還是念點清心訣吧,清心寡欲一時也比躁動期提前了好。”

  楚洮默不作聲的把中性筆放入筆袋里,拉好,又將新發下來的卷子折了折,塞進紙袋里。

  他起身剛要走,江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哎!”

  楚洮轉回頭:“干嘛?”

  江涉打量他的神色,見楚洮臉上沒什么情緒變化,莫名有點失望。

  他慢慢松開楚洮的手腕,看似不經意問:“你不用念念清心訣?說不定那個什么莫熙就等著這個機會呢。”

  楚洮淡然道:“不用,不會有Omega喜歡我。”

  其實他說反了。

  是他不太能喜歡上Omega。

  楚洮說罷,就去找楚星寧去了。

  方盛抬起頭,意味深長的嘖嘖兩聲,拍拍江涉:“阿涉,你說班長是不是有點自卑啊,他長得挺好看的,又能打又學習好,怎么可能沒Omega喜歡。”

  江涉冷冰冰掃了方盛一眼:“干嘛非要Omega喜歡。”

  方盛眨了眨眼:“操,不是,beta也行啊,我的意思是,班長從小就活在楚星寧的光環下,桃花運哎,是被斷的干干凈凈了。”

  沒分化以前,大家談戀愛都不考慮性別的,更不考慮什么信息素匹配度。

  單看長相,楚星寧的確比楚洮惹人憐愛多了。

  這倆又是兄弟,多少有些相似,有了楚星寧,別人的確不會把目光放到楚洮身上。

  江涉把卷子甩到方盛腦袋頂上:“beta你個頭。”

  方盛把卷子團了團扔進桌堂里,委委屈屈的理了理發型。

  最近阿涉有點過分暴躁,跟女生來了月經似的。

  中午熱度充沛,陽光照在人身上很暖,學校里的玉蘭花隱約有綻放的趨勢。

  講座定在一點半,占用了半個小時午休的時間,大多數人幾乎吃了飯就去體育館占座位了。

  后三排。

  等楚洮和楚星寧趕到體育館門口,方盛熱情的朝他們招了招手。

  “班長帶著哥哥來這邊坐啊!”

  江涉也順著方盛的視線回了頭,定定的看著楚洮。

  楚洮知道,方盛的本意是想跟楚星寧坐在一塊。

  他輕聲道:“哥,你不愿意咱倆就......”

  楚星寧冷著臉,朝江涉掃了一眼:“誰說我不愿意了。”

  他倒要看看,這幫人平時是怎么欺負他弟的。

  又是洗衣服又是打人,簡直上升到人格侮辱了!

  他是哥哥,不能放任楚洮不管。

  楚洮驚訝的蹙著眉:“你確定?”

  楚星寧拉住楚洮的手,將他擋在自己身后:“我又沒什么怕的。”

  楚洮皺了皺鼻子,一時沒想通這件事到底怎么發生的,就被楚星寧拽了過去。

  江涉坐在最邊上,懶洋洋的靠著椅背,胳膊還搭在旁邊的空位上。

  他在楚星寧身上搭了一眼,隱約感受到了些敵意。

  方盛見了楚星寧,仿佛向日葵見到陽光:“班長哥哥就坐阿涉旁邊吧。”

  楚星寧:“行啊。”

  江涉一皺眉。

  楚洮趕緊道:“我坐這兒。”

  他手疾眼快,搶先站了位置。

  楚星寧頓了頓,目光下沉,半晌沒說話。

  江涉一直手掌攤開,搭在椅面上,就連楚洮坐下去的時候他都沒有把手抽走的意思。

  也幸虧楚洮謹慎,只坐了半個椅子,不然就能正正好好坐在江涉的掌心。

  不過即便如此,他依舊看見江涉的無名指貼到了楚洮的尾椎。

  再往下滑一厘米,就......

  楚星寧攥了攥拳。

  “請各位同學坐下,保持安靜,我們的講座馬上開始,沒有找到座位的同學請就進入座,掃描PPT上的二維碼,在自己班級名字后進行打卡。”

  屏蔽設備總算暫時關掉了。

  “老師我們沒帶手機啊!”

  “學校不是不讓帶手機嗎,怎么掃碼啊?”

  “對啊沒帶手機!”

  “好了,沒帶手機的同學,將自己的名字報到本班班長那里,下課再報,現在不許說話了。”

  連續強調了幾遍紀律,大體育館里的聲音才小起來。

  方盛忍不住嘲道:“組織活動的就是弱智,還掃碼,發群里來不來都能掃。”

  徐園也抱怨:“講什么破玩意兒,耽誤爸爸睡覺。看看黃-書都知道的東西還用他講,等著學校的性教育,人類都他媽滅絕了。”

  方盛:“就是,干就完了,光有理論沒有實踐怎么行。”

  楚洮扭過身,深吸一口氣,拍了拍江涉的胳膊:“手拿走。”

  坐著一半椅子畢竟不舒服,他以為江涉能后知后覺的抽回去,可一直沒有,他不得不有些別扭的提醒。

  江涉抬眼,眉毛一挑,耍無賴道:“沒礙著你啊,你坐唄,我不嫌你重。”

  楚洮當然也不重,在alpha里,他算是偏瘦的。

  楚洮知道他又開始犯病,但這次他總不能還像之前一樣順著他。

  而且楚星寧還在,他和江涉的互動多少有點怪怪的。

  “我嫌硌,拿走。”

  “嘖。”江涉手指微曲,無名指指腹在楚洮尾椎上輕輕擦過,然后不情不愿的將手搭在桌面上,叨念,“無情。”

  楚洮掌心全是汗,仿佛渾身的神經元都匯集到了尾椎,胸口的某個位置,酥麻一閃而過。

  他假裝什么都沒發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