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25 章 第 25 章
  楚洮發現,江涉這個人,你不能跟他頂著干,稍微順著點,能省不少麻煩。

  他的學習能力是很強大的,于是飛快的掌握了這一相處定律。

  楚洮的目光移向磨砂玻璃門,刻意放緩聲音,壓輕音量,用友好詢問的語氣道:“我們回去上課嗎?”

  看看表,化學老師也該到了。

  楚洮的化學稍稍有些偏弱,是每次模考拖分最嚴重的一科,他不敢怠慢,急需迅速和江涉緩和關系。

  窗外的晨風吹進來,稍微有點涼,現在還不是穿短袖的季節,楚洮搓了搓胳膊,掌心微微帶來些余溫。

  “等會兒。”

  江涉往小隔間堆放的舊桌椅上一靠,拽過書包,從里面拿出一瓶酸奶來。

  蘆薈味兒的。

  酸奶顯然剛買不久,杯壁上還浮著一層淺淺的水汽,將包裝紙遮的朦朦朧朧,仿佛隔著一層紗。

  這個牌子楚洮知道,但平時不舍得買。

  這家進口品牌只出蘆薈一種口味,一小瓶就要二三十塊錢,保質期只有三四天,學校商店每天也就進一箱,因為買的人很少。

  楚洮凝著眉,一頭霧水的看著江涉。

  難不成還得陪他在這兒喝完酸奶吃完早飯?

  江涉抬起眸,漆黑的瞳仁映出楚洮白皙的側臉,專注且放肆。

  他突然拉過楚洮的手,直接把那瓶蘆薈味兒的酸奶塞進了他手心里。

  “給你的。”

  楚洮渾身一僵。

  手心被發涼的酸奶冰的發麻,而被江涉碰觸過的指腹,還存留著清晰的記憶。

  楚洮有兩個鮮為人知的知識點。

  喜歡甜食。

  偏愛蘆薈味兒。

  “太貴了。”這是楚洮把酸奶我在手里的第一感受。

  這一小瓶很輕,里面也不知道有沒有二百毫升,就這也要二三十塊錢,實在暴殄天物。

  “廢話,兩三塊錢的破牌子草莓味能喝嗎。”江涉脫口而出。

  他說的就是莫熙要給楚洮的那瓶,本地產的一個小牌子,在全國范圍內并不出名,但因為經濟實惠,全校買的人最多。

  至于什么蛋白質含量乳酸菌含量,沒人關注那些。

  江涉也不知道,為什么對莫熙沒送出去的那瓶酸奶那么執念。

  大概覺得,楚洮昨天晚上就咳嗽,就算潤喉,也該用點質量好的。

  楚洮喉嚨發緊,推回給他:“給我酸奶干嘛?”

  江涉掃了他一眼,眼瞼微瞇,不咸不淡道:“你不是咳嗽,酸奶潤喉。”

  這話也不知是江涉以前就知道的,還是從莫熙那里聽來的。

  楚洮有點頭痛。

  看來江涉對莫熙的確沒什么好印象。

  楚洮按了按頸窩,把嗓子里那點癢壓回去,忍不住吐槽。

  “其實酸奶潤喉是當時我跟莫熙瞎說的,這玩意兒不潤喉,潤腸還差不多。”

  他也是第一次當學長,第一次面試學弟。

  為了裝的熱情一點,沒話找話,隨手拿起身邊的酸奶閑扯的。

  他也沒想到莫熙能記得,這都是幾個月前的事了。

  “潤腸也不錯。”江涉目光下滑,停留在楚洮罩在薄薄布料里扁平的小腹,輕描淡寫道。

  楚洮:“......”什么亂七八糟的。

  楚洮:“謝謝,你留著喝吧,我沒事。”

  多說謝謝對不起,對付江涉這種人總沒錯的。

  “嘶。”江涉挑眉,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沒用力,但語氣兇巴巴的威脅道,“你喝不喝?”

  楚洮沒想到他又突然靠的那么近。

  江涉身上抑制劑的味道又傳了過來,今天他噴的是橘子味兒。

  有錢人就是能每天換一瓶抑制劑,不帶重樣的。

  楚洮敲了敲他的胳膊:“別鬧,該上課了。”

  他微微用力,朝門口的方向掙了掙。

  江涉就著這個姿勢,一使勁,將楚洮徹底帶進懷里。

  楚洮背對著江涉的胸膛,后背一瞬間緊繃。

  吹進窗口的風驟然變大,風絲刮過冷漠無情的窗欞,被割裂發出吱吱嗚嗚的哀鳴聲。

  楚洮的皮膚立刻感受到了涼意。

  唯一一處暖和的地方,就是和江涉緊密相連的后背。

  楚洮難以抑制的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對江涉信息素的反應。

  操。

  青天白日的,要真是控制不住,連個遮擋的地方都沒有。

  雖然大家都噴了抑制劑,但這東西是為了防止alpha信息素相沖,彼此起沖突,國際標準是將信息素含量稀釋到定值以下,不代表完全沒有。

  離得太近,他難保吸入江涉信息素的味道。

  楚洮立刻用力掰著江涉的手,想跟他拉開距離。

  江涉仗著身高的優勢,比楚洮方便用力,他就著這個姿勢,伸手擰開了那瓶酸奶,喂到楚洮唇前。

  “他的你可以不收,我的你必須收。”

  楚洮壓低聲音,有些生氣:“江涉!”

  “喝了就放開你。”

  楚洮拗不過他,氣急敗壞的搶過瓶子,仰頭抿了一口。

  “行了吧。”

  他脖頸頎長,皮膚白的透光,仰頸的時候,喉結小巧圓潤的凸起,鎖骨在深藍色衣領的遮掩下,若隱若現。

  江涉的目光沉了沉,原本攥著拳搭在楚洮肩頭的右手忍不住張開了,他的虎口,剛好貼在楚洮鎖骨的末端。

  楚洮清瘦,骨節分明,但又很有力量。

  江涉有點納悶。

  他以前為什么會覺得蘇景同那樣的好看呢?

  大概眼瞎了。

  楚洮舔了舔下唇,蘆薈果肉汁水飽滿,酸奶糖分不高,但十分細膩棉滑,一分錢一分貨是真的。

  江涉給他的這瓶的確好喝。

  只不過也就這一次了。

  他又不可能天天去買。

  楚洮側過臉,去追江涉的眼睛,江涉卻下意識避開了他的目光。

  “送你東西都這么費勁,你是千金大小姐嗎?”

  江涉沒好氣的松開他,率先推門出去了。

  再待下去,他怕自己對楚洮做什么不該做的事。

  玻璃門原本就不靈活,這么長時間沒人搭理,轉軸的地方被灰土填滿了,一推能造成好大的噪音。

  楚洮深喘了幾口氣,垂了垂眼,無奈的擰好瓶蓋,跟著出去了。

  他以為自己摸透了江涉,原來其實并沒有。

  這人犯病的時候多著呢,莫名其妙。

  江涉先回班級,吵鬧的環境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大家默默注視他,打量他的神色。

  江涉臉色并不好,徑直回了座位,大大咧咧的一靠,低頭玩起了手機。

  緊接著楚洮回班。

  他看起來就有點慘。

  校服短袖皺皺巴巴,整齊的衣領也塌了下去,脖子上還隱約有點發紅。

  他也沒說話,把酸奶放進桌堂,低頭繼續看王后雄。

  班里窸窸窣窣討論開了——

  “操,班長挨打了吧,衣服都扯亂了。”

  “除了脖子有點紅,臉上到沒啥,沒見血。”

  “你他媽不知道涉哥下手有多狠嗎?內傷啊!”

  “班長太慘了,我就沒見有人跟涉哥單挑還全身而退的。”

  “涉哥一直看班長不順眼,以后班長日子不好過了。”

  “班長咳嗽了!”

  “操,估計咳血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