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23 章 第 23 章
  楚洮趕回醫院的時候,楚星寧已經拔針了。

  果不其然,宋眠開口就喊:“你跑哪兒去了!你哥差點就回血了!”

  楚星寧剛睡醒不久,眼睛里都是血絲,聞言費力的抬起胳膊,扯了扯宋眠的衣角。

  “我讓他找地方寫作業去了。”

  宋眠沉了一口氣,嘀咕道:“寫作業也不看著點時間!”

  楚洮靠在門邊,手里拎著江涉的衣服,依舊有點頭重腳輕。

  身上的衣服幾乎已經被他的體溫烘干,黏膩潮濕的難受已經不見了,剩下的就只有瑟瑟往骨縫里鉆的涼。

  宋眠帶來了熱騰騰的飯菜,還有干燥馨香的新衣服,但楚洮卻覺得,似乎還是跟江涉在一起的時候自在一點。

  宋眠把衣服遞給楚洮:“趕緊去衛生間把衣服換了,你哥非要等你一起吃飯。”

  “嗯。”楚洮簡單應了一聲,轉身就走。

  走在走廊里的時候,隱隱約約聽病房里,楚星寧嗔怪的喊了一聲“媽。”

  走廊里的白熾燈很亮,墻面也是白的,地面也是白的,光線來回反射,晃得人掙不開眼睛。

  病房兩邊狹窄細長的鐵椅上,偶爾坐著一兩個老人,捂著嘴,劇烈的咳嗽兩聲。

  老人往往穿了好幾層衣服,捂得嚴嚴實實,但偶然露出的領口能看到,毛衣已經脫線了。

  脫線的毛衣摩擦著松弛的,毫無生氣的皮膚,絲毫沒有發揮出它惹人發癢的功力。

  楚洮覺得自己有點矯情。

  大概是因為下雨,或者進了趟警局。

  又或者是,他偶然發現,自己居然還可以被人關照。

  被江涉關照。

  他吸了吸鼻子,扯了扯江涉披在他身上的外衣。

  其實江涉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挺夠哥們兒的。

  楚洮去衛生間,把全身的衣服換下來,跟江涉的褲子放在一個袋子里,拎回了病房。

  飯盒已經都打開了,只是醫院食堂的飯菜,炒土豆絲,炒圓白菜,木須肉,還有兩大盒米飯。

  楚星寧實在沒什么胃口,雖然高熱褪下去了,但身體依舊發虛。

  他被宋眠盯著勉強扒拉了兩口飯,吃了兩塊肉,就膩的不行。

  以往楚洮都是胃口最好的那個,自己就能吃一大盒米飯。

  但今晚他也吃不下去。

  他覺得反胃。

  滑溜溜沒有什么味道的土豆絲,混合著醫院里飄著的消毒水味兒,把人的食欲降到了最低。

  宋眠也挺驚訝的看著楚洮:“你就吃這點?”

  “有點累。”楚洮強忍著嗓子的癢,按下咳嗽。

  結果飯菜都剩了好多,宋眠也只能再打包好,裝回家。

  楚洮扶著楚星寧,從急診病房出來,往車上走。

  楚星寧低聲問他:“你去哪兒了?”

  楚洮垂了垂眸,手指微微攥緊,眼神閃爍:“處理點私事兒。”

  楚星寧神情微動:“你有什么事別憋在心里,我發現你自從調班之后就有點怪。”

  楚洮嘆了口氣:“能不怪嗎,你在現在的班級不覺得怪嗎?”

  楚星寧頓了頓,心道也是。

  就像他想成為alpha一樣,楚洮一直想成為Omega,結果陰差陽錯,他就像進了羊堆,而楚洮,跟待在狼群也沒什么兩樣。

  回了家,楚星寧本想把作業寫了,宋眠執意不許,還給他的班主任去了電話,說明了情況。

  班主任倒是和藹,趕緊讓楚星寧好好休息,一次作業沒寫也影響不了他的成績。

  楚洮回了家,就把所有的濕衣服一股腦放進了洗衣機。

  宋眠也沒注意,他那堆衣服里多了一套校服。

  洗衣服的過程很慢,楚洮趁著這時候才開始寫作業。

  照例是每科一張卷子,好在他在學校寫了不少,剩下的也不算多。

  楚洮看了看表,沖屋外喊了一聲:“媽,一會兒我去晾衣服就行了,你去休息吧!”

  宋眠應了一聲,她正在跟楚江民打電話抱怨。

  晚上十點,楚洮寫完了所有的卷子,才揉揉發酸的頸椎,出去晾衣服。

  別的都還好,唯獨江涉那條褲子上的可樂痕跡,沒有完全洗掉。

  大概是放置的太久了,可樂和布料徹底融為一體。

  楚洮深深嘆了一口氣。

  看來手洗還真是跑不掉了。

  但他也不敢太明目張膽,只能把江涉的褲子先留在洗衣機里,把其他的晾好。

  等十二點,楚星寧和宋眠都睡了,他再躡手躡腳的出去,在廚房接了盆水,拿著肥皂,蹲在地上給江涉洗褲子。

  深夜里很寧靜,窗外透過的路燈要比室內更亮一些。

  楚洮搓的手都紅了,才把那些痕跡徹底搓掉。

  他長出了一口氣,將褲子上的水擰了擰,然后扶著腰站起身。

  眼前又是一陣發暈,太陽穴一漲一漲的疼。

  他大概是有點凍感冒了。

  希望不要變得更嚴重。

  楚洮倒水的時候,不小心把盆掉在了地上,塑料和木質地板撞擊的聲音顯得格外洪亮,嚇得他渾身一抖,豎起耳朵聽屋里的動靜。

  還好,過了十幾秒,也沒有人出聲質問。

  楚洮拍了拍胸口,把盆收了,將褲子抖了抖,重新掛到陽臺,然后飛快的鉆回被窩睡覺了。

  他不知道,楚星寧渾渾噩噩睡了幾個小時,偏偏在午夜清醒。

  楚星寧聽見了搓衣服的聲音,聽見了倒水聲,也聽見了晾衣服的聲音。

  大概凌晨兩點多,楚星寧起床上廁所,從廁所出來,忍不住向陽臺望了一眼。

  一條明顯比楚洮的身形大一號的褲子就掛在正對著陽臺門的方向。

  窗外的光亮照進屋子里,那一排排掛著的衣服就好像皮影戲里的幕布。

  楚星寧看見那條褲子的褲腳上,有一個用記號筆寫下的“涉”字。

  -

  第二天一早,宋眠開車送他們去學校。

  路過他們照常鎖車的小胡同時,楚星寧下意識看了一眼,只剩下了自己的那輛。

  他轉過頭,意味深長的盯著楚洮。

  楚洮毫無察覺。

  他甚至瞌睡的快要睡過去了。

  車子停在學校門口,宋眠又囑咐了楚星寧兩句,才讓他們下車。

  楚洮睜開眼,眼中帶著困出的眼淚,打了個哈欠。

  “昨天沒睡好嗎,怎么這么困?”宋眠隨意問道。

  楚洮蹭下車,疲倦道:“可能做噩夢了。”

  校門口擠著不少賣早餐的攤販。

  雞蛋灌餅的香味兒飄出好遠,里脊肉在平板上被煎的滋滋作響,由于學校不讓帶吃的進校,所以一幫學生就蹲在校門口吃的津津有味。

  但值周生被一圈人圍著,正在吵吵嚷嚷。

  方盛手插著兜,半仰著頭,毫不客氣的“切”了一聲。

  “沒穿校服怎么了,我涉哥穿不穿校服看他心情。”

  值周生是高一年級的新生,大概還沒聽過江涉的名字,固執的攔著他們不讓走。

  畢竟德育處的老師交代了,不穿校服一律不準進校。

  徐園不耐煩道:“趕緊讓開,你愛幾把扣分就扣。”

  值周生唯唯諾諾道:“你們......得把學號留下。”

  處在沖突中心的那個人,反倒一直穩得住氣。

  江涉一向也不喜歡跟無關的人耗費口舌,這些雜七雜八的小蝦米,還輪不到他出面解決。

  有方盛和徐園就夠了。

  只是畢竟是校門口,他們也不好做的太過分直接動手,所以還真跟值周生廢了幾句口舌。

  楚洮皺了皺眉。

  那個值周生他認識,是之前去廣播臺面試過的學弟。

  楚洮又看了一眼江涉,江涉臉上的笑意已經不見了,只是淡淡扯著唇角,似乎忍耐力下一秒就要耗盡。

  楚洮連忙撥開人群,走到最前面。

  “莫熙!”

  值周生抬眼看見楚洮,頓時眼前一亮:“學長!”

  楚洮點點頭,他偷眼看了看江涉,然后對莫熙道:“你就放他過去吧,他不是故意不穿校服的,他......”

  這事兒有點不好說,楚洮臉上出現了一絲尷尬。

  江涉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方盛和徐園要插嘴,都被江涉攔住了。

  楚星寧站在人群后,聽了個真真切切。

  他和楚洮是雙胞胎,對彼此實在是太過了解。

  楚洮這么磕磕絆絆的,說明這件事他不想讓人知道。

  楚星寧想起了在自己家陽臺上掛著的校服。

  楚洮干脆道:“都是因為我,不賴他。”

  莫熙甜甜一笑,擠出兩個好看的梨渦:“我知道學長不會騙我的,既然是學長的朋友,那就算啦。”

  楚洮不好意思的點頭,濃密的睫毛輕顫:“謝了,改天請你吃飯。”

  莫熙驚喜道:“好啊,正好我下周要去廣播臺報道,以后還得請學長多多指教。”

  “嗯,別客氣。”楚洮因為聲音好聽,所以一入學就被招進了廣播臺。

  高一播了一年,高二之后,他們就要漸漸退了,把機會讓給時間更多的高一新生。

  莫熙是個嗓音很甜很清亮的Omega,他能通過楚洮一點也不意外。

  莫熙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了似的,拽過書包,從側面翻出一瓶酸奶,草莓味的。

  “喏,學長。”

  楚洮挑眉,有些遲愣:“給我?”

  莫熙點頭,手指緊張的攥著書包帶:“你不是說,酸奶潤喉效果特別好嗎。”

  楚洮忍俊不禁:“可我現在又沒在廣播。”

  莫熙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楚洮推給他:“你留著喝吧,我回教室了。”

  楚洮轉回身找楚星寧,楚星寧這才慢悠悠走到他身邊。

  “哥,走吧。”

  楚星寧點點頭,側目,朝江涉的方向看了一眼。

  作為全校alpha的夢,楚星寧的顏值自然不是吹的。

  原本莫熙已經算是Omega中比較秀氣可人的一款了,可跟楚星寧比起來,頓時黯然失色。

  楚星寧的一顰一笑,都吸引不少alpha躁動不已。

  方盛更是夸張的拽住江涉的胳膊,嘴里不斷念叨:“我靠楚星寧啊!真大美人啊!”

  江涉被他扯著袖子,也不動聲色的回了楚星寧一眼。

  好看是好看,但跟楚洮相比還差點意思。

  方盛扭過頭對楚洮笑嘻嘻道:“班長,不給我們介紹介紹你哥?”

  楚洮沒好氣道:“你不是都知道了。”他又轉頭對楚星寧說,“這幾個是我班的同學。”

  楚星寧抿了下唇,謹慎的點點頭。

  方盛把江涉讓到最前面,迫不及待的介紹:“這是我們涉哥,要不要加......”

  江涉抬手捂住他的嘴:“跟我去趟商店。”

  方盛含含糊糊:“去什么商店唔......”

  江涉硬是將他扯走了,徐園環視了一圈在場的人,猶豫了一下,趕緊跟上江涉。

  楚洮知道楚星寧不喜歡被人圍觀,于是跟莫熙道了別,便匆匆拉著楚星寧往教學樓走。

  他們倆的班級不在一個方向,所以到了大廳里就分道揚鑣,楚星寧向左走,楚洮向右走。

  臨走的時候,楚星寧猶豫道:“那個你......”

  楚洮抬眸,眨眨眼。

  楚星寧瞳仁微縮:“算了,沒事。”

  楚洮不明所以的上了樓,回到班級,把書包放在椅子上。

  里面的另一個椅子還是散的,那是龐才的杰作,現在還在他身邊存著。

  楚洮揉了揉臉。

  昨天一天發生太多事兒了。

  他坐下沒一會兒,江涉就帶著人從外面進來了。

  他們這幫人一向懶懶散散的,想什么時候上學就什么時候上學。

  楚洮正在默讀課文,看到江涉的時候聲音一頓。

  江涉今天穿了一身黑的運動服,拉鎖垂到胸口的位置,露出里面雪白的T恤。

  黑色顯瘦,運動服也比校服有型多了,這套衣服直接把江涉的顏值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也怪不得有些Omega私底下說江涉是天菜,這副身材和長相,誰不想跟他有點什么。

  但楚洮很快就垂下眼,繼續默讀課文。

  讀著讀著,江涉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他的桌子上,翹著腿,意味深長的喊:“楚學長。”

  楚洮深吸一口氣,把書合上,抬眸看向江涉:“你別找莫熙麻煩,他也是按學校的要求辦事。”

  江涉目光下垂,落在楚洮紅潤的唇上:“莫熙?那小O看上你多久了?”

  楚洮皺眉反駁:“你胡說八道什么。”

  他和莫熙也才面試的時候見過一面,那時候他還沒分化,根本談不上什么喜不喜歡的。

  江涉輕嗤一聲,真恨不得堵住楚洮這張不斷辯駁的嘴。

  他漫不經心道:“我不找他麻煩,找你麻煩行不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