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21 章 第 21 章
  值班的民警樂了,推開椅子站起身來,盯著江涉:“挺狂啊你,找家長怎么的,不找你就給我在這兒蹲著!”

  江涉還沒說話,楚洮卻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將他攔下。

  “不能找家長,求你。”

  楚洮說完話就緊緊抿著唇,用一種近乎哀求的目光看著民警。

  他不敢讓父母知道,在他的從小樹立的價值觀里,進局子是天大的事,他不可能像江涉一樣滿不在乎。

  更何況楚星寧現在還在發燒,媽媽還得照顧哥哥,更沒有精力來警局跑一趟了。

  楚洮一想到警察通知家長后一系列的麻煩,就覺得太陽穴像針扎一樣刺痛,連冷靜的思考都無法做到。

  江涉覺得心臟仿佛被什么扯了一下。

  民警有些鄙夷的掃了楚洮一眼。

  “偷東西的時候怎么不知道怕呢。”

  這種不學好的高中生他見的多了,酗酒的飆車的,打群架的,時不時就會被帶進來一幫。

  教訓一頓,再通知家長帶回去,結果還是屢教不改。

  民警也對這些沒成年的孩子無計可施,這時候管教不好,等成年了,也是社會渣滓。

  楚洮急促的呼吸著,濃密的睫毛隨著顫動的眼神兒發抖。

  江涉差點忍不住去擦他眼角的淚痕。

  別說原本就是被冤枉的,以前江涉因為打架真被帶進來,也是連頭都不會低一下的。

  但因為楚洮,他還是忍住煩躁解釋道:“都說了沒偷,他有洗衣店老板的電話,你可以打電話核實。”

  民警遲疑了片刻,推了個本子過來:“先把電話給我寫上。”

  楚洮攥了攥凍得發僵的手指,捏著筆,寫下的數字都帶著顫。

  好在他記憶力不錯,把洗衣店老板的電話號碼給背下來了。

  民警嫌棄的看了一眼那串數字,不情不愿的拿起固定電話,撥了過去。

  等了好長時間,對面都沒有接聽。

  民警忍不住抱怨道:“你倆是不是玩我呢。”

  楚洮的一顆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兒。

  老板家里出了事,需要忙活的事情肯定多,不能及時接聽電話也有情可原。

  可他卻沒什么時間了,如果一個小時還沒有趕回去,他根本沒法解釋自己為什么沒有陪在哥哥身邊。

  好在又等了一會兒,總算接通了。

  民警清了清嗓子:“這里是淮市府學路派出所,你是在府學路28號平房開洗衣店的嗎?”

  “有兩個學生,在你店門口鬼鬼祟祟的,說是去取衣服,這事兒你知道嗎?”

  “你怎么證明你是店老板?”

  “報下身份證號。”

  好在老板人不錯,愿意給楚洮作證。

  也虧得這位民警不知道他們用鐵絲開鎖的事,不然更不好解釋。

  電話打了有十多分鐘,里里外外要了老板不少個人信息,老板也都配合了,最后終于掛了電話。

  楚洮長出一口氣。

  “我們可以走了嗎?”

  民警把記錄的信息塞進本子里,懶洋洋道:“暫時不行啊,讓家長來接。”

  楚洮有點氣憤:“都已經證實了為什么還要家長來接?”

  民警一瞪眼:“你家長是有多忙,露個臉都不行?要是沒事之后就不找你們,有事還得再聯系你們家長。”

  “我媽很忙!”

  “我也很忙,趕緊讓人把你倆領走啊。”

  楚洮猛地咳嗽了兩聲,臉憋得有些發紅。

  江涉的校服外套順著他的肩膀滑了下來,晃晃蕩蕩的搭在他的手肘。

  楚洮身上是濕的,不慎把江涉的外套也染濕了。

  深藍色的袖子被水濡濕,顏色更暗了一些。

  這衣服,連江涉都沒法穿了。

  如果江涉不是陪他去取衣服,也不會被攪進來,更不用把衣服也搭給他。

  可他現在想不出能找誰把他和江涉撈出去。

  江涉臉色冷了幾分,動作有些粗魯的按住楚洮的手,把自己的外衣給他裹好。

  “你不用管了,我找人。”

  楚洮抬眸望向他,江涉將他推到空調風吹不到的角落里,轉身對民警道:“家長是吧,你接待就行。”

  他沒等對方回答,扯過固定電話來,極盡冷靜的撥了一個號碼。

  民警沒太記清,但隱約覺得,開頭的幾個數字好像是他們系統內的號。

  電話響了幾聲,對面接聽了。

  江涉在電話接聽的下一秒,立刻說話。

  “我在府學路派出所,人家讓家長來領人。”

  對面沉默了幾秒鐘。

  “你把電話拿起來。”

  派出所的電話想往外打,自然都是公放的。

  這是規矩,以防串供之類的麻煩事。

  但對方卻公然要求江涉把電話拿起來私聊,民警立刻打斷:“不可以女士,請您親自來接您兒子。”

  江涉漫不經心的扯了扯唇角:“只能拜托日理萬機的沈女士跑一趟了,您總不會濫用職權吧。”

  又是沉默。

  幾秒之后,電話掛斷了。

  民警摸了摸鼻子,隱約覺得事情似乎往偏離軌道的地方發展了。

  他趁著江涉不注意,偷偷按了下撥號顯示。

  看到號碼之后,他心頭顫了一下,猛地看向江涉。

  江涉倒沒什么反應,只是懶散的倚著墻,手里撥弄著打火機的蓋子。

  在派出所,原則上也是不允許把這種易燃易爆危險品拿在手里的。

  但這次,民警卻沒有出言制止。

  因為他看到江涉撥的那個電話,是市公安局的號碼。

  大約過了五分鐘,派出所的電話和江涉的手機同時響了。

  江涉手里把玩的動作停住,翻出手機來看了幾秒,眼神沉了下去。

  民警接過電話,立馬擺出了立正的姿勢,態度恭敬,一直點頭稱是。

  楚洮的目光始終落在江涉身上。

  江涉聽手機響了好久,神情才有些微松動。

  他深吸一口氣,把手機搭在耳邊,輕松愉悅的喊了聲:“媽。”

  對面是極其嚴厲和隱忍的語氣:“江涉,你已經十七歲了,還玩這種幼稚的把戲!”

  聲音不小,楚洮隱隱約約聽得到。

  只是這兩種語氣實在是太不相配了。

  江涉的溫和,沒有得到同等的對待。

  江涉似乎已經見怪不怪,竟然還能輕描淡寫道:“看來還是濫用職權了啊。”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你這是浪費公共資源,簡直愚蠢!”

  江涉輕嗤一聲,眼眸微垂,不咸不淡道:“你想多了,我沒小時候那么想見你,而且也不會用這種無聊的方式,這次只是意外。”

  “不管是不是意外,你繼續這么混下去,除了毀了你自己,影響不到任何人。”

  江涉挑眉:“哦。”

  “......掛了。”

  他把手機揣起來,眼底的孤冷一閃而過,隨即又恢復成玩世不恭的調調。

  “走了,小闖禍精。”

  他扯住楚洮的領子,像拽一只小雞一樣,把楚洮牽出了派出所。

  沒人阻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