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19 章 第 19 章
  護士抱著個暖水袋進來,猶豫了片刻,將熱水袋塞在楚洮懷里。

  “你...全身都是濕的,趕緊暖和暖和吧。”

  護士說完,臉色微微泛紅,還佯裝正經的看了看楚星寧的狀態。

  楚洮微愣,喃喃道:“謝謝。”

  護士不自在的揉了揉鼻尖,輕點著腳尖,低頭垂眸,喏喏道:“不用謝,你喜歡就好。”

  說罷,她就咬著下唇倉皇溜走了。

  楚洮的信息素味道逐漸散了出來,是她喜歡的味道。

  而且楚洮還長得這么好看,渾身濕透,也是狼狽的好看,讓她情不自禁的想要照顧。

  楚洮不禁啞然失笑。

  這還是第一次,有Omega對他表示好感。

  可惜了,他不喜歡Omega的。

  熱水袋很燙,他用力抓了抓,熱度順著掌心蔓延,驅散了不少涼意。

  但楚洮還是把熱水袋塞進了楚星寧的被窩,猶豫了一秒,轉身跑了出去。

  雨勢小了很多,但路上的積水已經很深了,借著黑夜的掩護,水下的路況看不清楚,深一腳淺一腳的,根本跑不快。

  楚洮踉踉蹌蹌的趕到鎖車的胡同口,他扶著潮濕的墻壁,上氣不接下氣的喘了半天。

  原本已經發干的頭發又徹底變濕,一冷一熱的交替,激的他頭微微發脹。

  緩了一會兒,楚洮單膝跪地,抹了把臉,去開自行車上的鎖。

  鎖孔很小,夜色又沉。

  他怕手機進水,還沒帶著手機過來,現在連個手電筒都沒有。

  楚洮只能摸索著,用指腹確定鎖孔的位置,在嘗試著開鎖。

  試著試著,他突然覺得腦袋頂上的雨停了。

  有雨珠砸在傘面上砰砰的響聲。

  楚洮迷惑的抬起頭,一個頎長的身影立在他身后,舉著傘,撐在他頭頂。

  這人有半邊肩頭都暴露在雨里,卻努力把他完完整整的遮住。

  昏黃的路燈斜斜的投在這人的身上,而這人的影子,被燈光拉長,融入淅淅瀝瀝的雨水里。

  而楚洮上次在這里見到這人,正人還領著一幫兄弟,威脅著要他“聽話”。

  江涉首先開口:“你受虐-癖?”

  楚洮:“......”

  江涉:“你是植物成精吧,這么喜歡被雨淋?”

  說話太刻薄。

  楚洮隨口道:“是啊,那你還給我撐傘。”

  話一出口,兩人都有些發愣。

  江涉也想不明白,為什么看見楚洮狼狽的樣子會這么生氣。

  楚洮也覺得,自己這話甚至有點恃寵而驕的意思。

  不管怎么說,江涉給他撐傘都是好心。

  他垂著眼睛,站起身來,躲開江涉的傘。

  “反正我都濕透了,你自己撐吧。”

  他把自己的車子從水坑里搬上來,把車座上積的水抖掉。

  江涉執意把傘遮在他那邊,漫不經心道:“你不是帶你哥走了嗎,怎么又自己回來騎車?”

  楚洮推著車到路口,淡聲道:“辦事。”

  “辦什么事?”江涉擋在他面前。

  楚洮沉默了。

  他本應該騎上車就走,但現在江涉也在,他不確定把江涉這么甩下合不合適。

  “說啊,干嘛去?”江涉不耐煩的催道。

  他爸給他在淮南附近租了個學區房,離得不遠,走路就能到。

  他也是順路無意間撞到了楚洮。

  楚洮抬眼,頂著一張濕漉漉的臉:“我說了你會生氣。”

  江涉輕嗤:“我生個屁的氣。”

  楚洮嘆了口氣:“去洗衣店取你的校服褲子。”

  江涉就在這兒呢,他沒法瞞,也瞞不了。

  現在他時間最寶貴,沒空留在這兒閑扯。

  “你冒著大雨跑出來,就為了給我取褲子?”

  “嗯。”

  江涉瞇著眼,咬牙道:“我說讓你手洗,你給我送洗衣店了?”

  楚洮翻了個白眼。

  一對一他可不忌憚江涉,還不一定誰打得過誰呢。

  “誰給你手洗,蘇景同也不會給你手洗。”

  江涉挑眉:“你提蘇景同干嘛?”

  楚洮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突然提到蘇景同。

  大概是淋雨淋的,他都懵了。

  江涉皺眉:“你不會是喜歡蘇景同吧?”

  蘇景同雖然矯情,做作,但到底也是個可人的Omega。

  江涉當初也是看他長得不錯,才勉強答應的。

  可光有長相不行,蘇景同根本吸引不了他,也完全不能讓他產生征服欲。

  他現在唯一有征服欲望的人是......

  楚洮懶得跟他糾纏:“胡扯。”

  江涉:“算了你別去了,我的褲子我自己去取。”

  楚洮:“老板有事沒洗,我準備拿回家洗,周五給你。”

  江涉聽他說話有些抖,沉聲道:“我說算了,不用洗了。”

  楚洮抿了下唇,喉結微微一滾,他握著車把的手緊了些,固執道:“都答應你了。”

  正巧走到路燈下,視野明亮了些。

  燈光由上至下籠罩,伴著細密的雨幕,墜落到傘面。

  只有光透了下來。

  江涉看向楚洮的身影,發現校服濕透后,緊緊的箍在他身上。

  他的背,腰,臀,都被細細描摹出輪廓,一股清淡的信息素味道盈盈繞繞。

  那是alpha的信息素,能讓他產生競爭欲而不是快-感的信息素。

  但江涉此刻想象不出來,還有什么比占有一個alpha更有快-感。

  他甚至想摟住楚洮柔韌的腰,狠狠的揉一揉,看楚洮淚眼朦朧的樣子。

  楚洮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納悶道:“你跟著我干嘛?”

  江涉勾唇:“你管我。”

  楚洮:“......”但你影響我的時間啊!

  有江涉在,他也不方便騎車就走,畢竟江涉還把傘分給了他一半多。

  可兩個人靠在一起,比一個人暖和不少,沒人會拒絕送上門來的溫暖。

  好在那一排簡易平房離學校不遠。

  繞了兩個胡同,又過了一個紅綠燈,總算到了。

  江涉嫌棄道:“你就把我的衣服送到這破地方洗?”

  楚洮掃了他一眼,平靜道:“江少爺,再破也比我手洗強。”

  江涉冷不丁道:“我就喜歡你手洗。”他突然將手心搭在楚洮的手背,指腹輕輕掃過楚洮的骨節,滿意道,“你手好看。”

  楚洮心里莫名漏跳一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