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7 章 第七章
  楊柳用警告的眼神盯著江涉,硬邦邦道:“現在在考試,有什么事下課到我辦公室解決!”

  她是想用老師的威嚴唬住江涉,替楚洮遮擋一下。

  畢竟她心里都沒譜,江涉會做出什么瘋事來。

  被人弄了一身可樂,對原本就荷爾蒙泛濫的alpha來說,可不是輕易能忍的小事。

  但江涉認真起來,連校長的話都不會聽,更不用說她了。

  江涉深吸一口氣,低頭用手撣了撣潮濕的褲子。

  楊柳趕緊站起身來,把楚洮扯到身后,沉著臉道:“江涉,你想干什么,這是學校,是課堂!”

  楚洮始終垂著眸,默默整理著校服。

  胸口的褶皺太明顯了,哪怕扯平了,還是留下一道道凌亂的印記,這對一向整潔的他來說,多少有點精神折磨。

  江涉在看著他,等他的反應。

  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楚洮微微抬眸,楊柳在他面前顯得過于嬌小了,畢竟是個女老師,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把他完全擋住。

  這事是他沖動,就該付出代價,于是楚洮不動聲色的從楊柳身后讓出來。

  江涉輕笑了一聲:“您那么害怕干什么,我動手了?”

  楊柳深吸了一口氣:“江涉,你別影響大家答卷。”

  江涉無所謂的聳聳肩:“大家繼續答啊,就我們倆出去,卷子就算我們零分吧。”

  他率先繞開楊柳,向門口走去。

  他的校服褲子上,還殘留著暈成一片的可樂,此刻已經完全被校服布料吸收,留下丑陋的,難以忽視的痕跡。

  可樂含糖量高,沾在皮膚更是黏膩難忍。

  走到楚洮身邊的時候,江涉腳步一停,搭眼,目光掃到他的脖頸上。

  那里被方盛勒出一條明顯的痕跡,薄薄的皮膚隱約鼓了起來,隨著他的脈搏,一下下輕微的跳動。

  江涉收回目光,淡淡道:“快點。”

  楚洮閉了下眼,攥緊拳,默默跟上江涉。

  就連方盛都看傻眼了。

  他其實挺心虛的,如果不是他非要招惹楚洮,楚洮也不會激,江涉的可樂也不會撒。

  追根溯源,他也脫不了干系。

  但他沒想到江涉會當堂把楚洮叫出去教訓,怎么說也是光天化日,大庭廣眾。

  趁天黑找個小樹林不好嗎?

  等楚洮出去帶上門,班里窸窸窣窣起來。

  “這新生要完了吧。”

  “敢惹涉哥,估計一會兒要直接去醫務室了。”

  “老師都護不住他啊,也怪他倒霉,撞了誰的桌子不好,撞涉哥的。”

  “其實他長得挺好看的,要是個Omega說不定還有活路,可惜是個alpha。”

  ......

  出了門,江涉往欄桿上一靠,手插著兜,將笑不笑的看著楚洮。

  楚洮的睫毛輕顫了一下,薄唇微抿,低聲道:“我賠。”

  江涉樂了:“你賠什么?可樂,卷子,校服?你覺得我差錢?”

  楚洮因為緊張,下意識扯著衣角,手指骨節鼓起,白皙圓潤。

  “我回去換座。”

  江涉一垂眼,盯住楚洮纖細的手指,漂亮,有力,手背上依稀能看清黛青色的血管,手腕的腕骨像一顆青嫩的小蘑菇,秀氣可愛。

  他也不清楚,為什么看見楚洮扯著褶皺衣服的手,看見他脖子上那道清晰的痕跡,竟然會心疼。

  這可是個alpha啊。

  江涉盡量維持著冷漠無情的語氣。

  “你不用換座,但這事兒也不能就這么完了。”

  楚洮咽了咽口水,喉結一滾,滑過那道紅痕。

  “你想怎么樣?”

  “方盛先招你的事,你們倆另算,我可沒惹你,所以是你欠我的。”

  他把自己摘得那么干凈,楚洮無話可說。

  江涉低低一笑,指了指自己的校服褲子:“沾上飲料了,特別黏,還染了色,你說怎么辦吧。”

  楚洮蹙眉:“你告訴我尺碼,我買條新的給你。”

  淮南一中的校服是定制的,一套三百五,雖然對他一個普通學生來說也不便宜,但是從壓歲錢里拿出一些還是付得起的。

  江涉搖搖頭,勾唇道:“你給我洗。”

  楚洮錯愕的睜大眼睛:“你說什么?”

  江涉直起身子,向楚洮走了兩步,居高臨下的打量他的眉眼,低喃道:“你弄臟的,給我洗不是應該的嗎?”

  他離得有點近,溫熱的氣息輕飄飄的撲到楚洮臉上,逼得楚洮不自在的扭開了臉。

  江涉抬手扣住他的肩,拇指抵在他脖頸上的紅痕:“不許用洗衣機,用手洗知道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