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校都以為我A裝O > 第 4 章 第四章
  楚洮還在想,自己進班級的時候要不要做個自我介紹。

  可一腳踏進去的時候才發現,估計他扯著嗓子喊別人也聽不到。

  淮南一中近些年擴招,一屆大概一千五百人,高二有五個普通班,六個alpha班,六個Omega班,還有特殊的國際班,保送班。

  每個班級正常情況下是六十五人,桌椅從講臺一路密密麻麻的排到后墻,中間四個座位還是連在一起的,不然根本坐不下。

  但三班充其量也就四十來人,有不少位置是空著的。

  楚洮不確定這些空位是真的沒有人,還是給那些上課連書都不用帶的佛爺的。

  他在門口站了一會兒,也沒人注意他。

  迫于無奈,楚洮重重的敲了敲班級門。

  “大家好,我是剛轉過來的,請問哪里有空位?”

  班里有一瞬間的寧靜,打鬧閑聊的人停下來,打量著楚洮。

  幾秒鐘后,大家默契的移開目光,繼續熱火朝天的聊著,根本沒把楚洮當回事兒。

  楚洮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他媽是一幫什么學生。

  反正也沒人管事,他干脆先找個地方坐下,要是真有人,再讓位置也不遲。

  楚洮拎著包選了個靠墻偏中間的空位。

  他看好了,這是教室里唯一一個兩張桌子都空的,沒有同桌。

  他正好需要安靜。

  只可惜這位置因為沒人,被后面擠得太窄,椅子都擠到桌子底下去了,想放條腿都難。

  也正好后面的人還沒來上課,只有一個臟兮兮的籃球擺在桌子下面。

  楚洮特意湊過去看了看后桌的空間。

  寬的都能養大象了。

  他冷漠的推了推后桌的桌子,給自己騰出一個能坐得下的位置,然后把書包往椅子上一放,旁若無人的去教室前面的飲水機接水。

  水桶是剛裝上的,滿滿登登,地面上還殘留著換捅時濺出來的水花。

  看來這個班雖然各種不靠譜,但至少還是有人負責后勤工作的。

  他按下紅色的按鈕,冒著熱氣的水灌進銀灰色的杯中,飲水機里發出沉悶的咕嚕聲,兩個巨大的氣泡頂破水簾飄了上去。

  楚洮接著接著,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班里聒噪的聲音似乎越來越小了,就連拍桌子踹椅子的人也安分了下來。

  他的右眼皮還湊熱鬧的跳了跳。

  左眼跳財,右眼跳災。

  分到這個班之后,難道他還能更倒霉一點?

  正想著,剛才出去的那兩個男生又說說笑笑的回來了,剛進屋,一搭眼,停住了腳步。

  “臥槽,這是誰坐我涉哥前面了?”

  “這么牛逼,是準備接受涉哥愛的洗禮了?”

  楚洮的眼皮跳的更厲害了。

  怪不得那個地方沒人坐,怪不得全班都不說話了。

  原來是他犯了禁忌,這幫人等著看他笑話呢。

  楚洮轉過身,平靜道:“是我,那地方不能坐嗎,不能我就換一個。”

  “誰說你不能坐了,坐。”

  門外傳來一個慵懶低沉的男音,語氣輕飄飄的,但他一說話,整個班級徹底安靜了下來。

  楚洮抬起眼,默默攥緊了手里的水杯。

  事實上,江涉長得甚至有些斯文。

  他留著干干凈凈的黑發,不染也不卷,發梢隨意搭在額前,眼底帶著放蕩不羈的輕慢。

  就連校服他也老老實實的穿在身上,哪怕里面蓋著的是價格不菲的奢牌T恤。

  他單手插兜,一邊肩膀靠著門,懶懶散散的往那里一站,卻有種不怒自威的威懾力。

  如果不是知道他那些‘光輝’事跡,楚洮還真會以為這是哪位極具領導力的班長。

  楚洮一想到他在胡同里,看人挨打時那種冷漠狠戾的樣子,就覺得頭皮發麻。

  他咽了口唾液,喉結輕輕滾動一下:“我換地方。”

  江涉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饒有興致的打量著楚洮:“你怕我?”

  楚洮眼瞼微垂,繃緊了唇,沉默不語。

  倒也不算怕,就是不想招惹,更不想給自己添麻煩。

  江涉瞇著眼睛,看了楚洮良久。

  楚洮看起來甚至有些乖,溫順的垂著眼睛,眼尾狹長又漂亮,睫毛濃密的翻卷起來,被水杯中飄出來的熱氣蒸騰著,朦朦朧朧。

  因為突然成為了大眾的焦點,他的耳骨自然泛著紅,初晨的日光照過來,薄的極盡透明。

  他里面穿著夏季校服,外面裹著秋季外套,不管是里面還是外面的衣領,都折的板板正正。

  而且他長得白,脖頸頎長,隱約能從校服領口的縫隙中,窺見纖細的鎖骨的輪廓。

  他身上,散著一股清淡的針松香氣。

  抑制劑的牌子有很多,但江涉還是第一次聞到這種味道的,和他的氣質很配。

  江涉心里暗暗琢磨,真是,看起來就讓人很想艸的模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