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48章 陳預夜探深閨
  晚上。

  陳蕓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讓她的思緒一片混亂,心情很不平靜。

  她翻了個身看向窗外的夜空,喃喃道:

  “劉勛......劉夫人......你們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陳蕓決定不再想這些。

  經過一天的奔波,她感覺自己很疲憊,正準備要閉上眼睛睡覺時。

  突然感受到背后傳來的呼吸聲。

  她不是把門反鎖好了嗎?不會是采花大盜吧!

  “誰?!”她大驚,轉過頭去。

  入目便是一張俊朗非凡的臉龐。

  “啊!!”

  看清楚是陳預之后,她嚇得尖叫一聲,差點沒把自己掉到地上去。

  陳預見狀,連忙伸手去扶她。

  “你是怎么進來的?!我不是把門反鎖好了嗎?!”

  陳預挑眉看向她,道:“我怎么就進不來了?當然有我的辦法。”

  “你......”陳蕓將他推開推開,氣惱的瞪了他一眼,“你不是應該在你的房間睡覺嗎?怎么跑到我房間里來了?”

  自從上次陳預吵著鬧著要跟她一起睡,被她嚴厲禁止后,他便再也沒有提過這個無理的要求。

  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偷摸摸跑來她的房間。

  “你不在,我睡不著。”

  陳預一雙漆黑的眸子凝視著陳蕓的臉頰說道:“蕓蕓,我想你了。”

  陳蕓被他灼熱的目光盯得不自然起來,說道:“胡鬧!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趕緊出去!被人發現就不好了!”

  雖然她現在的身份是育有兩娃的婦女,但是在她的心里,她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而且要是被許大牛夫婦看見他深夜在自己房間里,又要起一波風波了,她可不想見到這樣的場面。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怎么進來的?”見他不回答,陳蕓轉移話題說道。

  陳預笑著說道:“這個簡單,我用了一點特殊辦法進來的。”

  其實就是偷摸摸爬房頂,從上面把瓦片拿下來,然后露出一個洞,跳下來。

  動作很輕,一切神不知鬼不覺。

  “特殊辦法?”陳蕓的心臟猛地一跳,“什么辦法?!”

  他失憶以前不會是采花大盜吧,專門夜探深閨,或者小偷,有自己的獨門秘笈,進入別人家進行偷盜。

  陳蕓在心里猜測許久。

  “這個就不能告訴你了。”

  告訴她的話,以后還怎么悄無聲息的進入她的房間。

  這對于陳預來說是一個得不償失的買賣。

  除非........

  “除非你先親我一口,我就告訴你。”

  “......你......”

  陳蕓被陳預的話噎住,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人怎么跟一個浪蕩公子一樣,隨口調戲她人。

  “來吧,你親一口我就告訴你。”陳預的嘴角微翹,說道。

  沒個正形。

  陳蕓狠狠剜了他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想屁吃呢。”

  陳預卻不理會她,只是一臉期待的看著她,似乎在等著陳蕓親吻自己,“蕓蕓,快點吧,我等不及了。”

  陳蕓看著他期待的神色,心里咯噔一下,不由的有些慌張。

  她怎么也沒想到,陳預竟然會對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

  而且他不是失憶了嗎,為什么會作出如此行徑。

  “你不是失憶了嗎?”她猶豫了一下,說道:“那你為什么......”

  話未說完,便被陳預搶先一步,他笑呵呵的說道:“其實,我恢復了一點點記憶。”

  恢復一點記憶?陳蕓聞言一怔,“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陳預淡淡的說道。

  不會是真的恢復記憶了吧?那豈不是到了他要離開的時候。

  陳蕓的心猛地一顫,“那你記得之前的事嗎?比如說你怎么會中毒?”

  “中毒?”陳預一臉茫然,“不記得了。”

  看著他迷茫的表情,陳蕓知道他是真的還沒有記起來。

  但是她心底卻是隱約有種不安的感覺。

  因為她總感覺有哪里不太對勁。

  可又說不上來究竟是哪里不太對勁。

  “蕓蕓,你怎么了?你不信嗎?”陳預看著她臉上糾結的表情,不由的問道。

  “沒什么事,我相信你。”陳蕓連忙擺手,“對了,那你有沒有記起什么事?”

  “我也說不清楚,總感覺自己忘了什么東西似的。”

  陳蕓聞言,不禁皺了皺眉。

  她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難不成......陳預的失憶,跟這件事有關系嗎?

  “那你還記得什么嗎?”

  “記得以前我們是夫妻。”陳預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

  “夫妻?怎么可能。”陳蕓一臉狐疑的看向他。

  這個男人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是啊,你不是我娘子嗎?”陳預一臉疑惑的問道。

  “......”

  陳蕓愣了愣,然后反應過來,臉色微紅,“你......你胡說八道!”

  這人分明是在誆她呢!說不定恢復一點記憶也是騙她的。

  “你到底有沒有記得什么?!不要騙我!”陳蕓咬牙切齒道。

  “記得什么事?”陳預想了一會兒,搖頭,“不知道。”

  “真的?”陳蕓有些懷疑。

  “當然是真的了。”陳預一臉認真的說道:“蕓蕓,你相信我,我真的不記得以前的事了。”

  陳蕓看著他的眼睛,沉默良久,這才緩緩說道:“既然你什么都記不起來,那我就不會再提了。”

  懶得再提,反正提了也是無用功。

  “嗯。”陳預笑瞇瞇的點頭。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陳預才離開,陳蕓長長舒了一口氣。

  她躺在床上,閉著眼睛,陷入深思之中。

  她不知道陳預是真失憶還是假失憶。

  可是看他的樣子,又不像是裝出來的。

  可是她怎么感覺有些古怪呢?

  “算了。”陳蕓搖了搖頭,翻身繼續睡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