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45章 陳預生病
  雖然不甘心,但他們確實沒有更好的選擇了,只能按照陳蕓所說的辦法,找到一個新房子搬走。

  “我們回屋去吧,等會還要賣毛豆腐呢,明天再去看房子吧。”陳蕓站起身,招呼一聲,轉身離開。

  陳預和剩余幾人連忙跟在身后。

  回到屋內。

  陳蕓想到今天陳預暴打牙人,忍不住給他豎了個大拇指,贊賞道:“陳預,厲害呀!你剛才那一腳太帥了!”

  那一腳,可謂是踢在了眾人的心間,解氣不已。

  “哈哈......是嗎?那我下次還踢!”陳預憨厚的摸摸自己的后腦勺,一臉笑意。

  為了陳蕓高興,別說一腳,幾腳都行。

  看到陳預的模樣,陳蕓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陳預一臉懵逼,他剛才有哪點兒好笑的?

  “你笑什么?”好奇寶寶陳預問道。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你好厲害!身手不錯!”陳蕓掩飾道。

  “嘿嘿,那是!你要想學,我可以教你。”

  看到他這幅樣子,陳蕓更加忍俊不禁。

  “走啦走啦,趕緊去吃飯,都餓了呢。”陳蕓推了他一把,催促道。

  陳預這才注意到,他們還沒吃飯。

  突然,他的胃部傳來陣陣抽搐的疼痛。

  “哎喲!”陳預捂著肚子,彎下腰,一臉痛苦。

  陳蕓見狀,趕忙蹲下來,關切的詢問道:

  “陳預,你沒事吧,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呢?”

  “我沒事。”陳預強忍著肚子的疼痛,說道:“只是胃有點痛。”

  陳蕓見狀,心頭一驚,急忙問道:“怎么會胃痛,是不是沒吃飯的緣故?”

  “不知道,就感覺胃里翻江倒海似的,難受極得很。”陳預苦笑著說道。

  “爹!你快來給他看看!”陳蕓急忙將他扶到屋內的床上躺著,然后火急火燎的叫來許大牛。

  許大牛聞言立刻趕過來,替陳預診斷。

  過了片刻,許大牛放下手臂,說道:

  “陳預這小子,應該是得了急性腸胃炎。”

  “腸胃炎?怎么會這么嚴重?”陳蕓皺著眉頭。

  “這個......”許大牛遲疑片刻,緩緩說道,“具體原因我不是很清楚,不過可能是吃了不干凈的食物。”

  “不干凈的食物?什么不干凈的食物會讓陳預得腸胃炎,而且還嚴重到這種程度?”

  “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要看他自己吃了什么。”許大牛搖頭道。

  吃了什么?突然想到前幾日懶得做飯,帶他去外面吃了一碗面。

  不會是那碗面不干凈吧。

  想到這,陳蕓后悔不已,早知道他腸胃這么脆弱,就不讓他去外面吃了。

  陳蕓皺著眉頭,說道:“那應該怎么才能緩解疼痛?”

  “開點藥,再吃清淡點,調養幾天就沒事了。”許大牛緩緩說道。

  “那你快開藥,我去給陳預抓幾副藥。”陳蕓催促道。

  “好的,那你快去快回。”許大牛連忙找來一張紙,在上面寫好需要的藥材,然后遞給她。

  陳蕓嗯了一聲,轉身離開,朝著外面跑去。

  “陳預,你忍著點兒,我這就去給你買藥。”陳蕓邊走邊喊道。

  “好。”

  陳蕓離開之后,屋內的幾人,都忍不住笑了。

  “這孩子,看著她的樣子,好像十分緊張陳預呢。”王芳說道。

  “可不是嘛。”陳大牛附和道。

  頭一次見閨女對一個男人這么緊張,還真是稀奇。

  許大牛見陳蕓匆匆離去離去的身影,轉身對床上的陳預說道:

  “你先休息休息吧,一會兒我讓蕓蕓將飯端來。”

  陳預微微點頭,“好。”

  “跟我們客氣什么?”許大牛笑道,“好好睡一覺,醒來就好了。”

  這么客氣干什么,說不定以后就成一家人了,許大牛暗戳戳的想到。

  “好,多謝。”

  “你先休息吧,我出去轉轉。”說罷,許大牛帶著眾人轉身離開。

  等到眾人離去之后,陳預躺在床上,閉眼休息,卻遲遲沒有睡意。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只覺得胃里很是難受,還特別想吐。

  他能感覺到,自己全身都被汗水浸濕了。

  突然,一股股鉆心的疼痛從胃部涌入四肢百骸,讓他難以忍受。

  這種疼痛,是那樣的劇烈。

  陳預緊咬牙關,額頭上滲出汗珠,雙腿打顫,仿佛快要撐不下去了。

  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表現的那么丟臉。

  他知道,自己現在這樣,會讓蕓蕓擔心的。

  不由得咬住牙關,緊緊握拳,強迫自己堅持下去。

  就當他咬著牙關的時候,門口傳來腳步聲。

  “蕓蕓回來了嗎?”陳預睜開雙眸,看向門口,問道。

  疼痛讓他看不清楚外面的人是誰,但卻能感受到那個人身上散發出的熟悉氣息。

  “是我。”聽到這個聲音,陳預的身子猛然松弛下來,整個人變得異常柔軟。

  “蕓蕓......”陳預輕輕喚了一句。

  “我回來了!”伴隨著熟悉的聲音響起,陳蕓走進屋子,手里端著碗,說道:

  “陳預,你的藥已經熬好了。”

  陳蕓說著把碗擱在桌子上,然后將藥拿出來,放在鼻尖嗅了嗅,發現并沒有異味,這才端過來,放在陳預嘴邊。

  陳預深吸一口氣,努力擠出一絲微笑,道:“我自己來,謝謝蕓蕓,辛苦你了?”

  “跟我客氣什么,喝吧。”陳蕓說著,伸手扶起他。

  陳預慢慢坐起來,靠在床背上,然后端過那碗黑乎乎、散發出濃郁中草藥的東西,咕嘟一聲喝掉了。

  “怎么樣?”陳蕓緊張的問道。

  “很苦,很腥......”陳預緩緩說道,"但是,是蕓蕓買的,不管怎么樣,在我心里都是甜的。”

  聞此,陳蕓不雅的翻了個白眼,“你還真是油嘴滑舌,我是問你,你胃有沒有舒服點。”

  “舒服一些了,蕓蕓....咳咳...帶來的...咳咳...可真是...神丹...咳咳...妙藥...咳咳咳...”

  陳預一邊說話,一邊不停地咳嗽著,一陣咳嗽之后,一大口藥液噴灑在他胸膛上,濺起一灘黑色的污漬。

  “別說話了,小心嗆到。”陳蕓嚇了一跳,急忙拿過痰盂,幫他漱口。

  “謝謝你,蕓蕓,我沒事的,不用這么麻煩。”

  “不行,必須要這么做,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就跟得了什么病似的,我怎么能放心?”陳蕓一本正經的說道。

  放下病人不管不顧,可不是她一貫的作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