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44章 牙人的威脅
  翌日,牙人再次登門拜訪。

  他手里拿著之前租房子的契約,笑盈盈的說道:

  “你考慮的怎么樣?”

  陳蕓冷哼一聲,說道:“我已經想好了,如果不按照之前的價格,我們不租了!”

  這租金就像是底線,當一個人愿意漲租金后,就會有無數次的漲價。

  她可不愿意當這個冤大頭。

  牙人一愣,旋即笑了起來,笑道:

  “你確定嗎?這么好的房子,只此一家,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以后再找,可就沒有了!”

  “對,我確定。”陳蕓毫不猶豫的說道。

  大不了換一個地方租,她就不信青云鎮這么大,就沒有其他租房子的地方了。

  青云鎮沒有,那就去縣里,總有一個地方租得到房子。

  打定主意,陳蕓更加堅定了不同意漲租金這個想法。

  牙人見她不同意,眼珠子一轉,笑著說道:“你不愿意加租金,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不增加租金。”

  “哦?還有一個辦法?那你倒是說說看?”陳蕓皺眉,總感覺他不懷好意。

  “你可以把你那毛豆腐的配方賣給我啊,這樣不僅不用增加租金,還能夠掙到錢,何樂而不為?”牙人說道。

  一副便宜你了的樣子,讓陳蕓身后的眾人恨得牙癢癢,恨不得馬上沖出去,將他暴打一頓。

  “什么?賣配方?!”聽到牙人的話,陳蕓臉色微變,臉色不虞的說道:

  “我現在賣配方了,那我以后怎么辦?我們家可都是靠這個維持生活。”

  牙人聞言,嘿嘿怪笑道:“瞧你說的,賣了配方就不可以賺錢?你完全可以繼續賣這個,掙錢養家。”

  “不行,我絕不賣!”陳蕓斷然拒絕,“賣了配方別人都知道怎么做,豈不是就爛大街了,我還怎么做生意?!”

  沒人賣的時候,陳蕓第一個賣,眾人就會覺得很稀有,不管是從眾心理還是什么,別人都愿意去買。

  當東西爛大街了,太過平常,再新奇的東西也終有一天會失去它的光芒,變得暗淡無光,無人再理會。

  毛豆腐也不例外,陳蕓并不想看到這樣的結果。

  畢竟她現在還靠著這個掙錢養家。

  見陳蕓不答應,牙人決定采取金錢迷惑手段。

  “五十兩賣不賣?”牙人伸出五根手指,自以為已經很多了,她肯定會答應。

  結果出乎他的意料,讓他的臉色當場一變。

  “五十兩,你做夢去吧!”陳蕓斬釘截鐵的說道。

  牙人皺眉,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他咬咬牙,從懷里摸出一張銀票,“一百兩,怎么樣?”

  這可是李嬤嬤讓他出的價錢,本以為五十兩足夠讓陳蕓答應,他還可以從中昧下一筆。

  卻不想,陳蕓竟是眼大肚皮小的人,完全看不上這五十兩。

  為了完成李嬤嬤布置的任務,牙人只好忍痛割愛。

  “不行!”陳蕓依舊是堅決的搖頭,一臉嚴肅的說道。

  “真的不賣?”牙人徹底傻眼了,揉揉耳朵,仿佛自己聽錯了。

  這可是一百兩,足夠普通人家過十幾二十年了。

  “不賣!”陳蕓態度堅決。

  牙人見狀,只好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好吧,那算了,不過我得提醒你,這可是最后一次機會,錯過這次就沒有下次了。”

  “不勞你費心,反正我不會賣配方!”陳蕓淡淡的說道。

  “你真的確定嗎?”牙人繼續不死心的詢問道。

  “我確定!”陳蕓有些不耐煩道。

  問來問去也不嫌煩,這不純純有病嗎?

  有病的牙人沉默片刻,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強求了,以后你別后悔就行。”

  一百兩都不同意,這不純純大傻子嗎?

  “你既然不愿意賣配方,也不愿意漲租金,那就現在!立馬!搬離這個房子!否則別怪我不客氣!”牙人冷哼一聲,說道。

  軟的不行只能來硬的了!

  “憑什么?!這是我們租的房子!”一旁的王芳立馬不干了,指著牙人怒斥道。

  “這不過是暫時租給你們的,過些日子我們老板會派人收回,讓愿意出十兩的人租住。”牙人完全不怵,冷冷的說道。

  “契約明明白白的寫著三個月,三個月還沒有到期,就想把我們趕出去,這于理不合吧?”王芳冷笑道。

  “于理?!”牙人輕蔑的說道,“這是我們老板的意思!我們老板說了,如果不愿意漲租金,就帶著東西麻利的滾蛋。”

  “哼,就怕你們這些人沒有這個本事!”王芳冷笑道。

  “你!”牙人一時語塞,但旋即他又冷笑起來,“好!我今日就讓你看看我們的實力!”

  “怎么,你還想打架啊?!”一旁觀看許久,本就十分不滿的陳預冷喝道。

  牙人今日的目的沒有達到,本就火冒三丈,見到十分俊朗的陳預,竟然敢挑釁他,頓時站不住了。

  “打就打,怕你啊!”牙人怒吼道,揮動拳頭砸向陳預。

  陳預早有防范,抬腳踢在他小腹上。

  “唔!”牙人疼得直咧嘴,一屁股坐在地上,滿臉痛苦。

  “還不快滾?”陳預厲聲呵斥道。

  “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牙人狠狠的瞪著陳預,惡毒的咒罵道。

  說完,他便扶著墻壁,踉蹌的跑出去。

  看著這一幕,眾人忍不住哄堂大笑,陳蕓的臉上也露出笑容。

  笑過之后,王芳看向陳蕓,說道:

  “蕓蕓,那個人說話陰陽怪氣的,你不用跟他計較。”

  陳蕓笑著擺擺手,“無妨,我不生氣。”

  跟一個傻子有什么好生氣的?

  “蕓蕓,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許大牛問道。

  陳蕓皺著眉頭沉思片刻,說道:

  “還能怎么辦,只能在滿三個月租期之前,再找一個房子租住,我就不信租期還沒有到,他就敢明目張膽的來趕我們出去!”

  “畢竟契約上,清楚的寫著三個月租期,錢也交了,只要他不怕見官,那就盡管來。”

  “好吧,只能這樣了。”許大牛嘆息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