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40章 劉勛遇刺
  牡丹從旁邊摸出一根簪子,朝他的眉心刺去。

  劉勛感覺到了危險,猛地睜開眼睛,看到眼前有一道寒芒,他嚇得魂飛魄散,趕緊翻身躲避,眼神中充滿震驚。

  全然想不到前一秒還在親親我我的人,下一秒卻要殺他。

  “牡丹,你這個瘋婆子,竟然敢暗算本公子,本公子饒不了你!”劉勛怒氣沖沖的吼道。

  聞言,牡丹眼睛都不眨一下,將那簪子毫不留情卻刺入他的左眼,鮮血立刻順著他的眼角流淌而下。

  “啊!”他吃痛的慘叫一聲,奮力搶過牡丹手中的簪子。

  捂著眼睛,痛苦的嚎叫道:“救命啊......救命啊......這賤婢要殺我!”

  聽見他的喊叫聲,一陣嘈雜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牡丹連忙抓起床頭的茶壺和杯子朝劉勛砸過去。

  “砰!”

  “砰!”

  “砰!”

  茶壺和杯子先后落在劉勛的腦袋上,砸出一個個的包,碎瓷片也紛紛揚揚灑落一地,鮮血頓時流淌而下。

  “啊......”劉勛捂著受傷的眼睛,疼得滿地打滾。

  很快的,外面便涌進了一群侍衛。

  “公子......快......”侍衛們慌亂的喊道。

  劉勛看到侍衛們,頓時松了一口氣,但還是捂著眼睛慘叫。

  顧不上叫他們去抓牡丹,而是擔心自己。

  他感覺自己的眼睛血流不止,鮮血流了一臉。

  “快......快幫我止血啊!”他喊道。

  “是......是!”侍衛聽后,慌亂的替他止血。

  見沒人注意自己,注意力全在劉勛身上。

  牡丹趁機逃出屋子,慌不擇路的想往外面跑去,剛跑出幾步,一支羽箭破空而至。

  是公子的箭!

  牡丹驚恐的瞪大了雙眼,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襲向她,然后身子被重重的甩了出去,摔在堅硬冰涼的泥土地上。

  她痛苦的呻吟了一聲,艱難的爬起來。

  看到那些追逐她的侍衛已經趕到,她知道這次完了,于是咬了咬牙,決定拼死一搏。

  撿起地上的羽箭,朝侍衛扔了過去。

  “嗖!”

  羽箭直接洞穿了其中一位侍衛的額頭,鮮血四濺,那位侍衛頓時倒了下去。

  剩余的侍衛見狀,連忙拔出劍沖上前來。

  牡丹顧不上身上的劇烈疼痛,往后山的方向狂奔。

  可她畢竟身負重傷,又怎么能跟侍衛比,才剛跑幾步,身子便一陣晃動,眼前發黑。

  她跌坐在地上,渾身無力。

  一支利箭從她的側面擦過去,扎進樹枝里。

  她抬起頭來,看著不遠處的侍衛們,眼中露出絕望的目光。

  公子,你就這么想讓牡丹死嗎?

  也罷,只有牡丹死了,你才不會有后顧之憂。

  狠下心,將這只利箭插入了自己的喉嚨,頓時一股腥甜涌上心頭,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公子的情,牡丹已報,只愿來生不再相見。

  只愿化作風,來去自由,不受任何人的牽制。

  侍衛趕到后,她已然咽了氣。

  劉勛被侍衛扶著來到此處,見此,怒罵道:“真是一群廢物,連個賤婢都捉不住!”

  “公子饒命啊,屬下們已經竭盡所能了,可那賤人雖然武功不咋地,但實在是太能跑了。”一個侍衛小聲道。

  “廢物!一群廢物!”劉勛大吼道,“本公子養你們何用?!”

  “公子恕罪,是屬下等辦事不利,請公子責罰!”侍衛們紛紛跪下請罪。

  劉勛憤恨的盯著牡丹的尸體看了許久,冷哼一聲,“來人吶,把這個女人的尸體拖下去,剁成肉餡喂狗!”

  此時的他,完全不顧念舊情。

  只恨牡丹死的太快,不然他必然讓她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是......”一名侍衛應了一聲,上前將牡丹的尸體拖走了。

  劉勛冷漠的看了一眼,帶著剩下的侍衛轉身離開。

  劉勛回到府里,立馬吩咐下人找來府醫。

  府醫急匆匆地趕來,給他看過傷勢以后,搖了搖頭,“公子,這簪子刺入了眼睛深處,怕是治不好了。”

  劉勛暴跳如雷,“你這庸醫!居然敢騙我?你信不信我宰了你!”

  府醫嚇得渾身哆嗦,連忙求饒:

  “公子饒命啊,公子,老夫真的盡力了,老夫真的沒有欺騙您,這傷勢,就算是華佗在世,也醫治不好了啊。”

  “滾!滾出去!別讓我再見到你!”劉勛氣急敗壞的吼道。

  府醫趕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門。

  劉勛的臉色變得猙獰可怖,“牡丹!你個賤人!!”

  他將桌上的茶具掃到地上,摔得粉碎。

  這時候,有人敲了敲房門。

  “進來!”劉勛大喝一聲,怒氣沖沖。

  只見劉夫人趕來,一臉擔憂的進來,看到劉勛滿臉是血,嚇得花容失色,“勛兒,勛兒,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受了傷,快告訴母親......”

  “還不是牡丹這個賤人,害得兒子瞎了一只眼!”劉勛咆哮道。

  劉夫人聞言,眼圈一下子就紅了,哭泣道:“啊?怎么會這樣?那你以后可怎么辦啊.....”

  “還能怎么樣?不就是瞎了嗎?”劉勛咬牙切齒道。

  劉夫人的眸子里迸射出濃烈的殺意,“這個賤人在哪兒?!我要讓她生不如死!”

  “死了,我讓人把她剁成肉餡喂狗了。”劉勛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時候,有人推門而入,恭敬的稟報道:“少爺,夫人,二少爺來了。”

  “讓他滾!”劉勛憤怒的咆哮。

  一想到劉懷遠那張臉,劉勛厭惡至極,完全不想看到他。

  這時候來干什么?不就是想看他的笑話,做夢!

  劉夫人也憤恨不已的道:

  “他現在來干什么?是來看我兒的笑話嗎?你告訴他,就算勛兒瞎了一只眼,那也是劉府未來的接班人,讓他不要癡心妄想!”

  “是。”那下人連忙退了出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