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37章 少年,你家里人知道嗎
  等陳預端著食物進屋時,陳蕓已經睡著了,甚至打起了呼嚕。

  她的睡姿很不雅,像是個小豬一樣蜷縮著身體,嘴巴微微嘟起。

  但是在陳預眼中,她的睡容甜美又可愛。

  他忍不住彎唇淺笑,輕手輕腳將食物擱置在桌上,走上前,俯身在她耳畔輕聲喚道:“蕓蕓…”

  陳預的聲音低沉悅耳,帶著一絲性感與沙啞,像是一根羽毛拂過心間,引起一片酥麻。

  陳蕓睫毛顫抖,慢悠悠的抬起眼瞼,迷茫地看向陳預。

  “你的嘴角有東西。”

  陳蕓一怔,伸手向嘴角摸去,摸到一片濕潤,這才發現自己流口水了。

  頓時,她窘迫不已,連忙伸手將口水抹去。

  “蕓蕓,起來吃早飯啦,餓壞了吧。”陳預溫柔地提醒。

  陳蕓點點頭,“哦。”

  然后掀開被子,從床上爬下來。

  走到餐桌旁,看著面前豐富的早餐,陳蕓不禁愣住了。

  這......這是早飯嗎?

  這是人間美味吧?

  “快趁熱吃吧,涼了可就不好吃了。”陳預將筷子遞給陳蕓。

  陳蕓猶豫了一會,最終接了過來,夾起面前的煎雞蛋,咬了一口。

  雞蛋軟嫩多汁,香氣撲鼻,讓人回味無窮。

  陳預見她滿足的神情,不由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蕓蕓,喜歡吃就多吃點。”陳預殷勤的幫陳蕓夾菜。

  陳蕓點頭,繼續享受。

  這是把她當豬養了吧?

  陳預又給她盛粥。

  陳蕓搖頭拒絕,“不用了,我自己有手,自己盛就行。”

  陳預不聽,“沒關系,你剛醒來,肯定很累,我喂你。”

  睡個覺?有什么累的?

  她無語的翻個白眼。

  陳預舀起一勺粥,吹涼,送到陳蕓嘴邊。

  “真的不用了,你快吃吧。”

  她又不是像幼安那樣的小孩子,哪里需要別人喂。

  陳預堅持不懈,倔強的端著碗,一雙眼睛直愣愣的看著她。

  見狀,陳蕓只好張嘴喝下他手中勺子里面的粥。

  “味道如何?”陳預期待的望著陳蕓,問道。

  陳蕓咽下口中的粥,“嗯,挺好的。”

  沒想到一個連自己是誰都記不清的人,做的飯還挺好吃。

  “你喜歡就好。”陳預的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笑容。

  陳預盛粥的動作很嫻熟,看上去經常做。

  看他一臉認真的模樣,陳蕓不禁暗自贊嘆。

  果然是一個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好男人啊。

  “陳預。”

  “嗯?”

  “當你的家人一定很幸福吧?”

  陳預疑惑,十分不解,“蕓蕓不就是我的家人嗎?”

  陳蕓:“……”

  “咳咳咳咳。”陳預的反應實在太出乎意料,陳蕓險些被嗆到。

  她急忙拿紙擦拭嘴角,不停地咳嗽。

  少年,你家里人知道你又多了一個家人嗎?

  “蕓蕓,你沒事吧?”陳預擔憂地詢問。

  陳蕓擺擺手,“我沒事,你別擔心我,你也快吃吧。”

  陳預聽話的點頭。

  這一邊溫情無限,可憐了許大牛夫婦與其他幾個人,大清早的吃著白飯,還要眼巴巴的聽著兩人溫情脈脈的談話聲。

  幼安小跑著要去房間里找陳蕓,“娘!娘!起來吃飯啦!”

  許二丫手疾眼快的將她攔住,食指在嘴巴做了一個“噓噓”的動作,“你娘吃了,不要打擾她。”

  其實是不要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

  幼安聽后,乖巧地任由許二丫將她抱上凳子上,開始吃飯。

  心里想不明白,昨天早上陳蕓還會來桌子上吃飯,今日怎么就見不到蹤影了。

  許大牛“哼”了一聲,恨恨的吃著碗里的飯。

  臭小子!要不是看他長的好看,又剛好是自己閨女喜歡的樣子,才不會就這么便宜他!

  王芳見此,先是伸出腳就是一踢,踢的許大牛齜牙咧嘴。

  然后豎起耳朵,恨不得把臉貼在墻上,聽兩人在房間里說些什么。

  陳蕓并不知道這些人為了她的終身大事,那時煞費苦心。

  此刻她只覺得,這個男人怎么這么難纏。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因為那張臉心軟,而是把他給扔出去該多好。

  在這種奇異的氛圍下,吃完早飯,陳蕓一家人開始賣毛豆腐了,幼安則是在后院跟著身體已經大好的二丫娘學刺繡。

  陳預非要跟著湊熱鬧,趕都趕不走,無奈,只好將他帶上。

  ……

  生意很好,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這時,許久未見的劉勛帶著幾個家丁走來,看到正在賣毛豆腐的陳蕓,不由挑高眉梢。

  “呦呵,蕓妹子怎么能干這么辛苦的活呢?你要是跟著我,保準你吃香的喝辣的!”

  陳預抬眸望著劉勛,冷冷一笑,“我至少是靠自己勞動,也比某人整日閑在家里啃老強多了。”

  劉勛臉色一變,隨即冷哼,“蕓妹子,我可是在為你考慮,你怎么就不領情呢?”

  陳蕓不屑地嗤之以鼻。

  劉勛見陳蕓油鹽不進,臉色更加陰霾。

  想到家里人對他的囑咐。

  務必將陳蕓哄騙住,拿到她手里的毛豆腐配方。

  一旦拿到配方,劉家說不定就成為了青云鎮首富。

  于是他轉而看向陳蕓,討好地笑道:“蕓妹子......”

  “別叫得那么親密!你不嫌騷得慌,我還怕掉雞皮疙瘩!”陳蕓不客氣地打斷劉勛的話,語氣冰冷至極。

  劉勛一噎,臉色青一陣,白一陣,“蕓妹子,我可是為你好,不然......”

  “不然怎么樣?!”一旁的陳預厲聲打斷劉勛,目光凌厲的看向他。

  劉勛頓時一窒。

  這哪里來的小白臉?

  “劉公子,我們蕓蕓可受不起你這般照顧,還是請回吧!”許大牛也是毫不留情面地下逐客令。

  “你算什么東西!竟敢趕我走!”劉勛怒斥他。

  “陳蕓是我許家的人,我是她公公,你呢?你又是個什么東西?”許大牛諷刺一笑。

  “你!!”劉勛被陳預堵的啞口無言。

  只能將怒火對準陳預。

  “那這個小白臉呢?她又是個什么東西,敢這么對我說話!”

  陳預懶得理會他,將視線落在陳蕓的身上,柔聲道:“蕓蕓,這個人好煩,你快把他趕走吧。”

  “你走吧,我們這里不歡迎你。”陳蕓下逐客令。

  劉勛被噎的夠嗆,又不好正面與陳蕓發生沖突,畢竟目的還沒有達到。

  他兇狠地瞪了陳預一眼,“哼!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收拾你的!”

  “那你可以試試。”陳預毫不示弱,眼神銳利的與劉勛對峙。

  劉勛氣得不行,本想讓家丁將他打一頓,但是看到巡邏隊從一旁走過,不敢在他們面前斗毆。

  只能拿陳預沒辦法。

  他狠狠剜了陳預一眼,扭頭離開。

  陳預冷笑,這種貨色,還敢在他面前囂張,找死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