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32章 許修遠的死因
  回到家,許二丫還沒有將房子打掃好,雖然不臟,但是東西很雜亂,所以陳蕓便和她一起重新整理。

  兩人一直忙碌了快一炷香的功夫,才勉強收拾妥當。

  陳蕓累得腰酸背痛,癱軟在床上,“真累啊!”

  許璟見狀站在陳蕓的身后,替她揉捏肩膀。

  感覺到肩膀上傳來酥麻的舒服感,陳蕓嘴角微微翹起。

  許璟揉捏了片刻,見狀,問道:“娘,舒服嗎?”

  陳蕓嗯了一聲,閉目養神。

  許璟繼續揉捏,力度適中,舒服的她想要哼出聲來。

  為了避免在兒子面前出丑,極力的克制自己,在沒人看見的一面,臉部表情略顯猙獰。

  許二丫則在一旁給陳蕓端茶倒水。

  一時間,溫馨愜意。

  突然想到明天兒子就要去青云書院上學,許久才能見一次面。

  不想今日氣氛變得沉重,所以陳蕓決定好好的逗一逗許璟。

  她睜開了雙眼,眼睛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小璟,娘想吃糖葫蘆。”

  在肩膀按摩的手明顯一頓,想來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糖葫蘆?”許璟愣了一瞬,”娘,你不是說糖葫蘆很甜的,會長蛀牙。”

  言外之意,還是不要吃糖葫蘆了。

  前段時間幼安長牙,又特別想吃糖葫蘆時,陳蕓為了不讓她長蛀牙,就是這樣搪塞她們的。

  見他不為所動,陳蕓只好使出殺手锏。

  她嘟起嘴巴,撒嬌般說道:“娘不管嘛,就是想吃。”

  許璟看著她可憐兮兮的小眼神兒,心軟得不得了,無奈地答應下來。

  一旁的幼安聽到糖葫蘆三個字,許久未吃糖葫蘆的她,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連忙拉著哥哥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兩人便拿回來了一串晶瑩剔透,散發著誘人清香味道的糖葫蘆。

  幼安遞給陳蕓,陳蕓接過來,張嘴咬了一口。

  “甜中帶酸,真好吃!”陳蕓贊嘆道。

  “娘,慢慢吃。”

  幼安坐在一旁,也吃了一口,滿足地瞇了瞇眼睛。

  “這么好吃,怎么吃得夠?我還要。”陳蕓故意逗她。

  “娘,不可以貪心哦,吃多了,會蛀牙的。”幼安還未開口,許璟就迫不及待的開口。

  “沒事,就吃幾顆。”

  “娘,你看哥哥都說了,而且你不是說吃多了會長蛀牙嗎?”

  陳蕓耍無賴,“那就讓它變丑。”

  這番行為,完全沒有了一個當母親的形象。

  幼安聞言,無語地翻了翻白眼。

  娘真是越來越不正常了。

  不過幼安并未反駁陳蕓,只是將自己手中最后一根糖葫蘆送進陳蕓的嘴里。

  見幼安這么乖巧聽話,陳蕓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幼安躲避了一下,陳蕓沒有得逞,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幼安無法躲避,只能任由陳蕓揉弄自己的腦袋,微微皺眉,“娘,我不是小貓小狗。”

  陳蕓哈哈大笑。

  許璟則是在一邊靜靜地看著陳蕓和幼安,嘴角揚起一抹淺淺的笑意,眼底流露出不和年紀的寵溺。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吃飽喝足后,陳蕓拍了拍肚皮,滿意地點頭,然后起身,準備去干活。

  許璟連忙跟上去幫忙。

  兩人來到廚房,開始干活。

  陳蕓負責做飯,許璟負責燒火。

  陳蕓做菜,許璟就在一旁打下手。

  一切井井有條,不疾不徐,仿佛早已經習慣了這種忙碌。

  陳蕓看到許璟認真做事的模樣,忍不住夸獎道:“小璟,真厲害,什么活都能干,不愧是娘的好孩子。”

  許璟淡淡笑了笑,謙遜道:“哪里,這些都是爹爹教我做的。”

  其實是許修遠在世時,原身在外面受了氣,回來不給他們做飯。

  那時,他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害怕自己死后沒人照顧許璟兩兄妹,只能教導許璟自力更生。

  陳蕓不了解其中的事情,聞言還愣了一下,“許修遠教你做飯?”

  看不出來啊,身為古代男人的許修遠,完全沒有大男子主義,還會教自己的孩子做飯。

  她真是越來越好奇這個男人了。

  許璟點頭,“是的,娘。”

  陳蕓聞言,心里涌現出復雜的滋味兒,半晌才說道:“你爹,真是一個好男人呢!”

  “是啊。”許璟應了一句,然后又問道,“娘,你剛剛提到爹,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什么事情?”陳蕓看向許璟。

  “我想去拜祭我爹一番。”

  “可以啊,這個簡單。”陳蕓答應下來。

  “謝謝娘。”

  陳蕓笑瞇瞇地說道:"不用客氣,再說了,當兒子的祭拜老爹不是天經地義的嘛。"

  ......

  晚飯的時候,陳蕓將陳修遠埋葬之處告訴了許璟。

  許璟聞言,眼圈瞬間紅了。

  他一遍遍地在腦海中回憶起那年冬天發生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默默地告誡自己,不要傷心,一定要堅持下去。

  可每次都抵擋不住內心的悲傷。

  他知道,爹死了。

  因為自己。

  其實許修遠的身體還能撐一撐,然而那個冬天,許璟突然發起了高燒,無奈之下,只好拿著最后的積蓄給他看病。

  沒了最后的積蓄,許修遠也沒了錢吊命。

  最后死在了那個冬天。

  陳蕓見許璟面色慘白,眼淚在眼眶打轉,連忙握住他的手,說道:“小璟,別難過,你爹只是換了另一種方式守護你。”

  許璟吸了吸鼻子,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娘,我沒事,我知道爹是為了救我,才會離世的。”

  陳蕓見許璟這副樣子,更加的自責了,“小璟,都怪娘不好。”

  要是那個時候,她就已經穿越過來了,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

  許璟聞言搖了搖頭,“娘,這不怪你,你不要自責。”

  陳蕓聞言,更加難受了。

  她將許璟摟在懷中,一邊撫摸著他的背脊,一邊說道:“好了,別難過了,以后有娘和妹妹陪著你”

  許璟靠在陳蕓的懷中,輕輕點了點頭。

  今夜的月亮格外明媚,將周圍的景色襯托得格外漂亮。

  這時,一陣涼風襲來,吹走了他身上的熱量,許璟感覺渾身都冷颼颼的。

  這時,一件外衣披在了他的身上。

  一抬頭,只見是陳蕓,她將自己的外套脫下給許璟穿上。

  心頭泛起一陣暖意。

  陳蕓的體貼溫柔和疼愛,讓他倍感窩心。

  “娘,謝謝你。”

  陳蕓笑了笑,將許璟抱緊了一些。

  “傻孩子,你是娘的孩子,不管發生什么,我們一家人不必說謝謝,懂了嗎?”

  “嗯。”

  許璟應了一聲,然后將頭枕在陳蕓的腿上,閉上了眼睛。

  將頭頭埋在陳蕓的腿間,嗅著她身體的香味,許璟的心里忽然有一股莫名的情緒涌動。

  那是對親情的眷戀、對家人的思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