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27章 二丫娘的心病
  自此之后,小王氏再也不敢作妖,許家也變得清靜起來,一片祥和。

  而小王氏則每天躲在房間里,不敢踏出院門半步,時時刻刻都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

  生怕陳蕓反悔,日子就這樣在不安中度過,不知不覺中,便已進入五月底。

  許家的日子越來越富足,陳蕓靠著賣毛豆腐的收入,再加上許大牛夫婦的工資,賺了第一筆錢,足足二十兩。

  但是陳蕓并不打算將這筆錢升級系統,而是打算去鎮上租一套房子。

  這天晚上,許大牛和王芳也從鎮上回來了,所以陳蕓特意買了一只大雞鴨,犒勞家里人。

  這只肥碩的鴨子是從鎮上的毛鴨店里買來的,陳蕓特地讓老板用油炸好了,放到灶臺旁邊,等到油熱乎了,就可以直接吃了。

  這時,陳蕓突然想起,二丫娘還病著,之前許大牛一直找不到空閑,沒有去替她看病。

  今日閑著了,自然要去看看。

  于是,陳蕓便將鴨子分別切成小塊,一部分給家里人吃,一部分給許大牛,讓他給二丫她們帶去,順便瞧瞧病。

  和許大牛來到二丫家,說明來意后。

  許二丫感動極了,這年頭,人人都是貧苦人家,肉自己都不夠吃,更不可能拿給別人吃。

  而陳蕓卻時常拿東西過來,甚至連自己制作的毛豆腐,也經常送來。

  她可是聽說了,這毛豆腐在鎮上得賣二十文。

  這份大恩大德,無以為報,等自家娘親病好,一定替她們當牛做馬,在所不惜。

  想到此,許二丫感動地從許大牛手上拿過鴨子,高興地直抹眼淚,“多謝陳嬸…娘吃了就能補身體了…”說著,肚子卻咕嚕嚕的叫起來了。

  頓時,許二丫的臉上紅霞滿天,不敢看陳蕓和許大牛。

  自從二丫爹去世之后,二丫一家清貧度日,再也沒見過葷腥,每日都是野菜裹腹。

  今日見了葷腥,饒是懂事的許二丫,也忍不住渴望,舔了舔唇瓣。

  但心里還是惦記著娘親,再饞也得忍著。

  陳蕓見許二丫如此懂事,心里感慨萬千,又叮囑道:“你也快吃吧!吃完了還有,等會讓你大牛爺爺給你娘看病。”

  許二丫應了一聲是,就開始吃東西。

  陳蕓看著她狼吞虎咽的模樣,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

  許二丫吃完了東西,擦了擦嘴,便迫不及待地對陳蕓說:“陳嬸,我們快進去給娘看病吧。”

  說完,也顧不上陳蕓同意與否,轉身就跑了進去。

  許大牛和陳蕓看她跑進去的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便也跟了進去。

  許二丫走在前面,陳蕓和許大牛則走在后面,三人一起往屋內走。

  許大牛打量了一圈這破舊的房間,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二丫娘。

  上前替她把脈,神色也越發凝重。

  許二丫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忙問道:“怎么了?大牛爺爺,是不是有什么難處?”

  許大牛搖了搖頭,“我是覺得,你娘這病,好像不太好治呀!”

  這是心病,常年郁結在心。

  俗話說心病還需心藥醫,饒是醫術再高明的人,如果病人自己想不通,那也治不好。

  “啊?這...這怎么行呢!”許二丫有些著急。

  “二丫,別急,聽我說。”許大牛拉住她的手,繼續道:“你娘這病看似嚴重,實際并不嚴重,最主要的原因是心理出了問題,所以才會導致身體虛弱,氣血虧損,加速衰竭。”

  “心里出了問題?那...怎么辦呢?大牛爺爺,我娘這病,是不是很危險?”許二丫焦急地問道。

  “哎,這就是我為何猶豫的原因了。”許大牛嘆了口氣。

  “怎么了?大牛爺爺,有話請您明說,我娘這病,到底該怎么治?”許二丫急切地追問。

  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得把娘的病治好,許二丫堅定的想到。

  “我的話還沒說完呢!”許大牛擺了擺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繼續說道:“這種病,最忌諱情緒激動,憂思過重,心情抑郁,所以你娘平日不要想太多,保持樂觀的心態就可以了,不要想太多不該想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二丫娘能不能做到。

  “嗯嗯。”許二丫連連點頭。

  許大牛見她乖巧懂事,欣慰地摸了摸她的腦袋,繼續道:

  “你娘這病啊,其實并不復雜,主要就在于,你娘她心里裝的事情太多了,我猜測,這病的根本原因,就是她對于亡夫思念過度。”

  此話一出,許二丫不可置信的捂住嘴。

  從許二丫記事以來,她娘跟爹的關系就一直不好,每天吵吵鬧鬧。

  爹死后,娘也沒有任何感覺,她以為娘不愛他爹,還怨懟過她,認為她是一個沒有感情的人。

  沒想到娘竟然將這些心事全部藏在心里,積壓成疾,原來是自己冤枉了她。

  一想到這些,許二丫就覺得愧疚極了,連忙握住她的手,說道:“娘,對不起,二丫冤枉您了...”

  “傻孩子,娘怎么會怪你呢。”二丫娘反握她的手。

  聽到這里,許二丫心中更加愧疚,連連搖頭,“娘,您這些年的苦怎么就不愿意跟我說呢?我...”

  這些年,她一直對娘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直到娘病了,她才改變了自己的態度。

  她都做了些什么啊?這樣,娘該有多難受。

  想到此,忍不住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二丫別傷心了,你娘也不想看到你傷心難過,快別哭了。”許大牛勸解著,“二丫娘,我知道你心里很苦悶…”

  說到這兒,語氣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后又繼續道:“但是你還有二丫,不管怎么樣,都要勇敢的活下去,好嗎?”

  聽聞此言,二丫娘終于忍不住掉下眼淚,抽噎道:“嗯,我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為了二丫,我也要努力堅強...”

  許大牛點了點頭。

  這時,許二丫突然抬起頭來,眼睛亮晶晶的,仿佛一下子長大了一般,看著她娘說道:

  “娘,您別丟下我,二丫以后一定要好好跟你學刺繡,給娘掙更多的銀子,好好孝順你!”

  說罷,許二丫便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上,給她娘磕了個響頭。

  “娘,求求你不要離開我。二丫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氣了...”

  許二丫的話音剛落,二丫娘便抱緊她,放聲痛哭起來,邊哭邊道:“傻孩子,娘怎么會丟下你一個人...”

  許二丫緊緊地抱住二丫娘,“嗚嗚…”

  這一刻,始終沉寂在丈夫逝去與女兒怨懟的痛苦中的二丫娘,得到了女兒的理解,心中的陰霾瞬間消散。

  許大牛和陳蕓相視一眼,默默地退了出來,留給他們兩個娘倆獨處的時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