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24章 真的是瀉藥!
  還是有人不肯相信,仍然堅持己見,“我不信,你又不是大夫!憑什么說是瀉藥,它就是瀉藥,萬一它不是呢?”

  有人表示贊同,附和道:“是啊!你跟這個老板本來就是一伙的,萬一合起伙來哄騙我們怎么辦?”

  見此情形,陳蕓早就料到會有人說反對的話,不慌不忙地往人群中間走去。

  人群紛紛散開,為她留下一個寬闊的通道,方便陳蕓行走。

  陳蕓停下腳步,高高舉起手,讓人群安靜下來。

  人們躁動不已的心,隨著她的動作漸漸平復下來。

  許大牛也按住跛腳老漢,防止他掙扎,小心地將他指甲縫里的粉末,抖落在紙上面,然后突破人群,放入陳蕓的手中。

  陳蕓舉起包著瀉藥的紙,凌厲的眼神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這是從他指甲縫里弄出來的粉末,沒錯吧?”

  眾人對視一眼,有點摸不著她的意思,“沒錯。”

  “既然你們不承認這是瀉藥,那要不嘗嘗?”陳蕓邪惡一笑,猶如惡魔在世,令在場之人無不打了個寒戰。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低下頭,不敢直視陳蕓和許大牛兩人,生怕兩人看中自己,讓他們試吃瀉藥。

  “哦?既然沒人愿意出來,那就你吧…”陳蕓指著剛剛那個鬧得最兇的人說道。

  此人對上陳蕓的目光,見她指的自己,趕緊瘋狂搖頭,“不…我不要…”

  陳蕓笑著上前,分明看起來如沐清風,卻在此人眼中,如修羅般可怖。

  陳蕓上前一步,此人后退一步,直到退無可退。

  此人臉色煞白,腳一軟,險些暈倒在地上。

  陳蕓眼疾手快地將他扶住,“我知道你著急,但是先別急…”

  然后在此人驚恐萬分的眼神中,一臉笑意的將手里的瀉藥放進他的手中。

  “去吧,將它拿到隨便哪家藥堂去查驗查驗,我就不去了,免得有人說我造假。”

  此話一出,這人即將癱軟的身體,猛地放松下來,連忙連滾帶爬的去找藥堂,仿佛惡鬼在后面追趕。

  陳蕓收回目光,“嗤”笑一聲。

  這人吶,痛不在自己身上,就可以胡亂說話,不逼一把,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潛力有多大。

  ……

  不多時,這人就回來了。

  彎著腰,捂著胸口,氣還沒喘勻,“李大夫…李大夫說…這就是…瀉藥…”

  人們的心情跟著他斷斷續續的話,此起彼伏。

  最后兩個字落下,人們懸著的心也終于落下。

  這次,終于沒有人再質疑。

  畢竟李大夫的威名在青云鎮赫赫有名。

  李大夫是誰?是青云鎮醫術最好的大夫,沒有人會質疑他的醫術。

  事情塵埃落定,人們的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原來這真的是瀉藥。

  這跛腳老漢也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虧他們還這么信任他。

  通通涌現出被人戲弄的惱怒之情,使原本騷動的人群頓時寂靜不已,只待一個爆發的契機。

  跛腳老漢見瀉藥被發現,猶如被人當頭一棒,久久回不過神來。

  這么隱蔽的地方竟然也會被發現?那人信誓旦旦的承諾猶在耳前,“只要事成,報酬三百文。”

  瘋狂搖頭,整個人猶如瘋魔般,嘴里低喃,聲音就如蚊蠅,低不可聞,“不…不…不可能…怎么會…”

  他實在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計謀被人發現的事實,然而周圍群眾譏諷的眼神,竊竊私語的行為。

  讓跛腳老漢不得不面對現實,他的計謀被陳蕓破解了。

  此時,跛腳老漢原本的得意與肯定之情,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無盡的悔恨。

  不是悔恨自己的奸計被人發現,而是悔恨自己的行為不夠更加隱秘,竟然被人發現了。

  早知道就應該對自己更狠一點,將瀉藥全部加在那塊毛豆腐上面,而不是通過指甲,抖落一點瀉藥在上面。

  跛腳老漢可恨的面貌上,突然流出一道悔恨的淚水,眼神充滿絕望,喃喃自語:“完了…小雨…全都完了…”

  小雨?是誰?

  陳蕓離他比較近,所以哪怕他的聲音很小,還是機敏的聽見這兩個字,有些疑惑不解。

  更加令她疑惑的是,跛腳老漢的行為。

  瀉藥被發現后,他的行為就充滿異常,被發現了為什么會流淚?而不是羞愧得落荒而逃?

  這件事又跟小雨有什么關系,難道是幕后主謀?

  一個簡單的訛人事件,又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陳蕓并沒有第一時間指責他,而是暗自沉思,想要通過他找到幕后之人。

  畢竟敵人在暗處,陳蕓在明處,這種被人誣陷的滋味,陳蕓并不想要承受第二次。

  其他人離得遠自然沒有聽到跛腳老漢的喃喃自語,他們哪里會管他為什么流淚,他們只知道自己被戲弄了,這種惱怒之情達到了頂峰。

  “騙子!虧我這么信任你!”

  “呵tui!真是什么樣的人都有,見不得別人賺錢是吧!”

  這些人一邊說著,一邊激動的沖上去,開始推搡起跛腳老漢來。

  跛腳老漢經過這件事之后,猶如垂暮老人,如喪批考,無論別人怎么推搡他,他都無動于衷。

  他無動于衷的表現,更加激怒了這些人,一個人趁亂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砰!”

  跛腳老漢順著這力道,狠狠的栽倒在地上,拐杖也從手中滑落,掉落在地上,發出尖銳的聲音。

  然而他此時已經沒有力氣去撿拐杖,任由拐杖倒在地上,自己也癱軟在地,仿佛失去了靈魂,徒留下軀殼。

  眾人也終于發現了他的不對勁,“他…他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不就是被發現了嘛,老板還沒生氣呢,他就這樣了…”

  陳蕓嘆口氣,剝開層層環繞的人群,走到跛腳老漢的面前,微微蹲下身子,與他平視。

  “小雨是誰?”

  仿佛失去靈魂的跛腳老漢在聽到小雨這個兩個字時,耷拉著的眼皮一動,混濁的目光與陳蕓的目光相撞,“我的…孫女…全完了…”

  接下來,無論陳蕓再怎么詢問,跛腳老漢始終沒有正面回答,而是一直嚷嚷著:“全完了。”

  這是被人威脅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