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12章 系統頒發的雞肉
  回到家,已是日落黃昏。

  大廚王芳首當其沖,表示今天自己要露一手,來鞏固鞏固自己廚神的地位。

  陳蕓和許大牛自然是雙手贊成,兩人饞這一口好久了。

  雖然王芳廚藝精湛,但是她在家很少做飯。

  因為她說在外面給別人當廚子,在家也當廚子,那人生多么無趣啊。

  沒辦法,許大牛只好挑起了做飯這門大梁,陳蕓就幫著打下手。

  在王芳的指使下,許大牛今日本想偷個懶,迫于她的淫威,只能苦哈哈地去給她打下手。

  陳蕓站在一旁,雙手交疊在胸前,樂得看這一幕,兩人感情好著呢。

  另一邊,幼安硬拉著許璟在一旁玩躲貓貓。

  許璟少年老成,雖然心里十分不愿意,但是見著妹妹開心的笑臉,不愿意也變成愿意了。

  見無事可做,陳蕓回到房間。

  今日還沒有簽到,該要些什么呢?

  面?菜?米?肉?

  還是肉吧,好久沒吃到過雞肉了,都快忘記雞肉是什么味道了。

  陳蕓咂咂嘴,一想到雞肉,再配上王芳的手藝,那鮮美的味道,仿佛從腦海里傳遞到鼻子里了,口水都忍不住往下流。

  下定注意,陳蕓在心里默念三遍雞肉,然后,“系統,簽到。”

  過了一會兒,什么也沒發生。

  見心心念念的雞肉并沒有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陳蕓正有些納悶這是怎么回事時,正在玩耍的幼安突然在門外驚呼一聲。

  “娘,你快看!這里有一只不知道哪來的野雞,它非要跟著我,趕都趕不走,真奇怪!”

  陳蕓立馬從床上坐起來,快步到門前,打開房門,果不其然,幼安的身旁站著一只花花綠綠的野雞。

  絲毫不怕人,趕都趕不走它。

  就連幼安使勁兒地吆喝它,它也不為所動,站在原地,仿佛腳后跟長在那里。

  一見這情景,陳蕓哪兒有什么不明白的,系統簽到的雞肉,這不就來了嗎?

  雖然跟預想中的雞肉不一樣,但絲毫不影響它成為自己預想中的雞肉。

  陳蕓想清楚后,嘿嘿一笑,上前將這只野雞抓在手里,頭也不回地往廚房走去,還不忘記對著兩孩子說:“今晚有雞肉吃咯!”

  “太好了!哥哥!”

  幼安一聽,開心地在原地蹦蹦跳跳,許璟則寵溺的望著她,眼底深處盡是溫柔。

  兩人雖小,卻并沒有那隨處泛濫的同情心,讓陳蕓放過這野雞。

  畢竟,比起野雞,自己的肚子更重要。

  當這些菜上桌后,有素有葷,皆是色香味俱全,讓人看了忍不住食欲大增。

  特別是雞肉,燉的極為軟糯,湯底濃厚,上面飄著淡淡的油花。

  許久未見葷腥,應該說是從未見過葷腥的許璟兄妹,一雙眼睛都直了。

  陳蕓見兩人這副模樣,有些心疼,連忙一人挑了一大筷子雞肉,“乖孩子,趕緊吃吧。”

  這一邊,幾人吃的那叫一個暢快淋漓。

  而遠在鎮上的許成一家子并不安靜。

  飯桌上,簡陋的擺著兩道素菜,不見一點兒葷腥。

  小王氏在餐桌上,歇斯底里的怒罵。

  許成則是沉默是金,端著碗默默的吃著,仿佛她是一個空氣。

  許巍縮在桌子角落,瑟瑟發抖,不敢吭聲,十分害怕觸了他娘的霉頭,成為她的發泄對象。

  “你個沒用的男人!要不是你,我今日和小巍能受這么大的欺負嗎?!”

  “你那一家子就不是什么好人!你那大嫂,平日里沒瞧出來啊,原來都藏在這呢!”

  許大牛任由她發泄怒火,一言不發。

  小王氏瞅著他那半天放不出屁的樣子就來氣,更是指著他的鼻子,大聲嚷嚷。

  “你爹也不幫著我說話,由著陳蕓欺負咱娘倆!你娘,自己平日里欺負陳蕓最狠!如今倒替著她說話了,真是好人壞人都做盡了!就我是壞人是吧?!”

  也是好笑,前幾日小王氏和原身王芳,還是親親熱熱的姨母,如今卻成了仇人。

  提到許大牛夫婦,沉默半晌的許成終是有了動靜。

  重重地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扔,嚇得許巍身體一個哆嗦,“夠了!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嗎?!再敢說我爹娘,我就…”

  “就什么?我就說怎么樣?!”小王氏根本不慫,雙手叉腰,一副潑辣相。

  許成忍無可忍,“休了你!”

  “你說什么?休了我?許成,你真是好樣的!我替你生兒育女,你就這樣對我?!真是臭沒良心,喪盡天良啊!”

  一聽許成說要休了自己,小王氏瞪大雙眼,不敢置信。

  許成嘆口氣,好聲好氣地開始勸說小王氏,“你就消停點吧!你非得這家支離破碎,過不下去了,才肯消停嗎?”

  見他的態度有所軟化,小王氏剛要順著桿子往下走,卻不想下一句話,讓她徹底怒火中燒。

  “再說了,大嫂不是那樣的為人,肯定是你倆什么地方做的不對,特別是小巍,你看看你,都將他教成什么樣子了?”

  “你說什么?!她都那樣打小巍了!你還替她說話?!你到底是不是小巍的親爹?!”

  “更可笑的是,你的好大嫂,她還污蔑我,說許璟的傷是因為找我要徐修遠的秀才補貼,被我打的,害得我被眾人指責,今日臉都丟盡了!”

  “你說什么?你還拿了大哥的補貼?”

  許成一下抓住重點,死死地盯著小王氏,企圖在她的臉上看出些什么。

  小王氏被他盯住,有些不自在的扯扯嘴角,眼神到處亂飄,“你胡說什么?我怎么可能拿大哥的補貼?那是她在污蔑我!”

  同床共枕好幾年,孩子都好幾歲了,許成對她的習慣還是頗為了解,一說謊,眼睛就開始亂飄。

  這一發現,讓許成徹底怒了,“咚”地一下站起身,一腳踹開凳子。

  凳子倒在地上,發出巨大的撞擊聲。

  許成紅著眼,嘴角微微顫抖,拉著小王氏的衣領,質問道:“你果真拿了大哥的補貼!”

  他深吸一口氣,極力控制住自己,“你明知大哥身體不好,家里本就沒多少錢,你將他的錢拿了,是想活生生地逼死他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