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11章 吃了也要給我吐出來
  這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樣子,不僅惹惱了陳蕓,還惹惱了周圍群眾。

  之前那火爆婦人,暴脾氣一上來,第一個拉開身前的人,立馬從人群中站出來。

  “我說大妹子,做人不要太黑心,你看看人家兩孩子,餓得人小臉都沒掛多少肉,看看你自己孩子,小臉圓乎乎的,人家孩子黃皮寡瘦,你家孩子白白胖胖。”

  “你貪了人家丈夫的錢,不說給人家吃肉,就連口湯也沒給人家喝,做人還是善良一點好。否則會有報應!”

  周圍只要是長著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兩方孩子的差別,都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就是啊,瞧那小女孩,多可愛一孩子啊,給餓成這樣了,真是作孽啊…”

  “都是當娘的人,更何況,人家沒了丈夫,拉扯兩個孩子不容易。”

  “孤兒寡母的,真是可憐吶…”

  ……

  小王氏聽著這些人的話,將許巍往懷里藏了藏,企圖遮住這些人看過來的目光,汗水也一個勁兒的往下掉。

  這人她惹不起,還不能躲起來嗎?

  “我…我…大嫂,我不計較你打小巍的事了,今日就這樣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抱著許巍,弓起身體,頂開人群,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陳蕓還未開口說話,那火爆婦人第一個看見她的動靜,連忙張開手攔在她離開的方向。

  周圍人一見這動靜,也立馬將她圍起來,不讓她離開。

  “你還沒說人家丈夫的遺產怎么辦呢!想走?!沒門!”

  小王氏被人群簇擁著,想走走不掉,只能瞪著眼睛干著急。

  懷里的許巍年紀還小,也是第一次見這樣的局面,被嚇得嗚嗚大哭。

  “嗚哇哇…嗚哇哇…娘…”

  聲音震耳欲聾,響徹天際,驚得樹上的小鳥都一飛而去。

  小王氏被哭聲擾得心煩,不耐煩地朝許巍吼道:“哭什么哭?!閉嘴!”

  她也摸不準接下來的主意,只好將臉一橫,腳一跺,虎著臉向陳蕓望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

  陳蕓被她這副視死如歸的樣子,弄的有些想笑。

  好像是陳蕓在逼迫她一樣,也不想想自己曾經做過的事,這樣子對她已經算輕的了。

  若是再彪悍一點的人,早就耐不住爆脾氣,上前大打一架,哪里還容得下她囂張。

  陳蕓走到她的面前,扯著嘴角輕笑一聲,這副樣子在小王氏的眼里猶如惡鬼,“我不想干什么,我只要你把屬于我家的東西,通通還回來!”

  小王氏被她這樣子嚇住,向后倒退一步,有些站不住腳。

  這些銀子除去在鎮上租房子的花銷,存著給許巍讀書的錢,還有平日里她給娘家的接濟,早就花的差不多了。

  如今讓她還回去,怕是比登天還難。

  更何況,她并不想還回去。

  進了她嘴里的東西,就是她的,要想還回去,這是不可能的事!

  可恨這陳氏,從前唯唯諾諾,一點脾氣也沒有,如今也不知怎么回事,說出的話一環套一環,她還偏偏找不出話來反駁。

  真是可恨至極!

  “我沒錢!”

  小王氏脖子一梗,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仿佛在說你能拿我怎么辦。

  周圍人替她回答:“沒錢就見官!”

  在古代,沒有什么事,是見官后解決不了的事。

  而古人也最害怕見官。

  見官果然將小王氏嚇住,那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也漸漸松弛下來。

  小王氏在心里暗暗咒罵,眼瞅著周圍的人將她圍的水泄不通,實在沒了好的法子,只能僵硬的擠出一個笑容。

  “我現在身上哪有這么多銀子?”

  “沒有?那就先寫欠條。”

  “可是沒有紙筆,怎么寫?”小王氏裝作無奈的樣子攤開手。

  心里祈禱趕緊就這樣吧,沒有欠條,口頭上的話,誰又能當真呢?

  陳蕓一瞅她這樣子,心里門兒清,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正要讓許大牛去買紙筆。

  人群中一婦人大聲嚷嚷,“用我的!我今日剛好買了紙筆給我兒子用!”

  得來全不費工夫,陳蕓趕緊謝過,“多謝,那就祝嫂子的兒子日后肯定高中!”

  婦人見她的丈夫曾是秀才,秀才娘子的話,沾沾喜氣也好,頓時笑的合不攏嘴。

  “那就承秀才娘子吉言!”

  接過紙筆,放在小王氏的手上。

  小王氏面如死灰,僵著一張臉,良久才拿起紙筆開始寫了起來。

  不一會兒,小王氏木著臉,拿起欠條遞給陳蕓,仿佛誰欠了她八百十萬,“給,寫好了,沒事我就走了。”

  提腳準備離開,陳蕓發現了漏洞,立馬叫住她,“等一下!你這欠條沒寫還款日期!把日期補上再走!”

  沒有還款日期,豈不是什么時候還錢,她說了算。

  有些人借錢的時候是孫子,還款的時候是大爺。

  小王氏白著一張臉,恨恨地瞪了一眼陳蕓,在周圍群眾不斷的催促下,終是寫下還款日期。

  陳蕓將欠條仔仔細細檢查一遍,確認無誤后,朝小王氏點頭,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然而小王氏卻不愿意走了,“欠條也寫了,那大嫂打小巍的事情也該說說了吧?”

  見她不撞南墻不回頭,陳蕓有些無奈。

  這人吶,吃一次虧不夠,還要吃兩次,三次,才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

  “我為什么打他?若是你兒子被人指著罵賠錢貨,賤種,沒大沒小的叫你瘋女人,你怕是打的比我還兇吧?”

  旁人一聽這前因后果,“這孩子這嘴真欠揍,一點禮貌也沒有,要是我兒子,早就好好教育他一頓了,打得他哭爹喊娘!”

  小王氏被這句話堵的說不出話來,不敢再繼續作妖,只能在心里默默將這筆賬記下來,灰溜溜的抱著兒子離開了。

  兩人一離開,圍觀群眾見沒了熱鬧可瞧,都一哄而散。

  一轉過頭,便瞧見許大牛夫婦和許璟兄妹不約而同的對著她豎起了大拇指。

  許大牛夫婦:“不愧是我女兒,這張嘴就是厲害!”

  許璟兄妹:“不愧是娘,娘真厲害!”

  陳蕓哈哈一笑,“低調低調,不要迷戀姐,姐只是個傳說。”

  眾人無語地丟下一個白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