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10章 打了小的,來了大的
  小王氏一招以退為進,先是將王芳高高捧起,然后再來指責陳蕓。

  讓人聽了都忍不住為她拍手叫好。

  顯然她還沒有注意到王芳的變化,還以為許巍只是不知道哪里惹怒了她,所以才會被打一頓。

  她現在還天真的以為,王芳依然是站在她那一方,和她同一戰線。

  王芳臉色一冷,“她算什么東西?按輩分來說是你大嫂,是你兒子的嬸娘,怎么就不能替你教訓他了?”

  小王氏抱著兒子的手一僵,眼里全是不可置信,王芳竟然幫著陳蕓說話?以往欺負她一家人最狠的,王芳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今日倒奇了怪了!

  然而大周律例,不敬婆母者,杖二十。

  于是小王氏不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頂撞她,只能將這口惡氣往肚子里咽。

  連帶著新仇舊恨,徹底將王芳記恨,完全忘了兩人從前狼狽為奸時的婆媳情。

  小王氏張張嘴,有些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顫抖著雙手,在許巍的身上撫摸過,瞧見他一身的傷,頓時心疼不已,仿佛是在自己的心口上挖肉。

  這一動作,讓許巍身上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激的他連連慘叫,“娘!你輕點!好痛啊!”

  小王氏像是找好了發泄點,猶如一匹惡狼,狠狠地朝陳蕓望去。

  “大嫂就算教訓小巍,我無話可說,可是他還是個孩子啊,你竟然下此毒手,大嫂要是有什么怨,有什么仇,都朝著我來就好,請你放過小巍吧。”

  這一番聲淚俱下的表演,引得路人紛紛起了惻隱之心,全都開口替她指責陳蕓。

  “就是啊,就算孩子有什么錯,也不應該這么打他啊。”

  “是啊是啊,打出什么問題可怎么辦?”

  ……

  許大牛夫婦眼見情勢有些不對,想要站出來替陳蕓說話。

  然而陳蕓一個放心的眼神過來,兩人就放棄這個想法,站在一旁當木頭人。

  陳蕓攬著手在胸前環繞,瞅著她這番演技精湛的表演,有些無語的翻個白眼。

  有這演技,在二十一世紀,怕是早就成影后了,獎杯拿個大滿貫。

  指責聲越來越多,陳蕓哪怕再不想搭理她,也不行了。

  “你說這些話的時候,良心有沒有痛?自己做過什么難道一點印象都沒了嗎?”

  此話一出,小王氏哭泣的表情愣住一瞬,像是思考,又像是回憶。

  然而并沒有想出個所以然。

  繼續哭喪著臉哀嚎,“大嫂在說什么呢?你今日必須得做出個說法來,不然我肯定不會放你走。”

  小王氏抱著兒子期期艾艾的模樣,將一副慈母心腸表現得淋漓盡致,惹得周圍的婦人忍不住共情。

  紛紛開始咒罵起陳蕓來,“這人長的一副白白凈凈的模樣,心腸確實黑的,我要是那小娘子,早就沖上去打死她,讓她還敢動我的兒子!”

  ……

  小王氏悄悄豎起耳朵聽,見周圍人都在替自己說話,眼睛里不禁露出幾分得意的神情,身體微微放松下來,抬頭朝著陳蕓看去。

  仿佛再說,這下子看你怎么辦。

  陳蕓眼里透出一分薄涼,嘴角勾起,“我問你們,如果有人欺負你的孩子,欺負你的家人,你們應當如何?”

  一火爆婦人立馬回復:

  “當然是還回去,誰敢欺負老娘的家人,老娘就弄死她!”

  “那你呢?”又將問題拋給小王氏。

  小王氏假裝哭泣的臉一僵,有些懵,想不明白都這樣了,還有心情問她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斟酌一番,還是回道:“當然和那位大姐是一樣的想法。”

  “那就好,小璟,你過來。”朝許璟招招手。

  許璟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聽話的走到陳蕓的面前。

  朝著許璟丟下一個安慰的眼神,便蹲下身,緩緩地將他的褲腿挽上去。

  “嘶…”

  一道猙獰的疤痕在眾人的眼中浮現,讓人不禁倒吸一口氣。

  這道疤痕是上次為了追回幼安,被瘦高男人推倒在地而留下的傷,外表看著可怖,內里卻不痛不癢。

  用來唬人罷了。

  到了發揮演技的時候,陳蕓先是悄悄捏了一把許璟的手,再是在自己的手臂內側狠狠掐了一下,逼出自己的眼淚水。

  抱著許璟開始痛哭起來,一邊哭一邊指著小王氏大聲的說:

  “弟妹,有什么事沖著我來,你之前為什么要對小璟下此毒手,他不就是想要回自己親爹的東西嗎?你就這樣對他?”

  “天吶,竟然下這么重的手…”

  “太狠心了吧…”

  風向一轉,周圍的人又開始指責起小王氏來。

  小王氏急了,手稍微用力,捏在許巍的身上。

  許巍疼得眼淚水都出來了,然而小王氏顧不上看他,急切的開口:“我什么時候打他了?你在亂說些什么?”

  “上次他追著你要回他那死去的爹爹的遺產,你不肯給他,將他推在地上留下的傷,你忘記了嗎?”

  知道她不會承認,陳蕓便來個模棱兩可的話,擾亂她的思緒,并拉出一個大瓜。

  果然周圍的人一聽這話,紛紛開口。

  “我滴個親娘嘞!這么小的孩子就沒爹了,真可憐吶。”

  “親爹的遺產,怎么也輪不到弟媳來管吧!”

  “黑心腸的婆娘!都去死!”

  ……

  各式各樣的指責聲,謾罵聲一擁而上。

  小王氏慌了神,有些不知所措,完全沒有想到本來有利于自己的局面卻變成了這樣。

  她思來想去,也許是打許璟的次數太多,心里完全沒底,也不知道這傷疤是不是自己留下的。

  只能稍微直起身子,裝作底氣十足的樣子,“你胡說!”

  “呵!我胡說?先不說小璟的傷,我丈夫生前作為秀才,每年都有一兩的補貼,全都進了你家,我是一分一毫也沒見過,你又該怎么說?”

  這件事原本陳蕓是打算過幾日再清算,可惜今日小王氏剛好就撞在槍口上了。

  今日就讓小王氏將吃進去的東西,全都通通的連本帶利還回來。

  “你!你胡說!”

  小王氏瞪大著眼睛,嘴角微微顫抖,有些心虛,不敢看周圍人指責的目光,中氣十足的聲音也稍微低了下去。

  想不出什么話來反駁,翻來覆去就這句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