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3章 大型狗咬狗現場
  “這些東西不是我偷的!是二丫姐姐給我的!”

  “小兔崽子還敢不承認,我都親眼看見你偷東西了!還不快把東西交出來!”

  “阿奶,東西真的不是哥哥偷的,你不要打他……”

  “滾開,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接著就是被推倒在地的聲音,哭聲夾雜著棍棒聲。

  陳蕓還未到院子里就聽見了幾人的爭執聲,臉色大變,幾個大跨步上前“砰”地一聲推開門。

  只見許幼安倒在地上,許王氏手里拿著一根成年人手臂粗的棍子正要打在許璟瘦弱的身體上,而一旁坐著正悠閑地抽著大煙的許大牛。

  陳蕓一個飛躍上前,替許璟擋住了這一擊,她悶哼一聲,這么粗的棍子要是打在許璟身上,怕是不死也殘。

  竟然沒想到許王氏竟然會下如此的狠手。

  意料中的疼痛沒有襲來,許璟愣愣地抬起頭來,看見自己被她護在懷里,心下微動。

  這還是他的娘嗎?要是娘一直都這樣護著他該多好。

  不知不覺間,許璟對她漸漸沒有之前那么排斥了。

  許王氏一愣,頓住了,下一秒又舉起棍子怒氣沖沖地打了過來,陳蕓剛才被打是情非得已,這次還能站著被打不成,她又不是傻子。

  陳蕓反手就將棍子搶了過來,用力地往地上一摔,在地面上激起了一層又一層的灰塵。

  許王氏被嚇得一個哆嗦,回過神來想到今天被陳蕓戲弄,在地上躺了幾個時辰,心里憤恨不已,那是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剝了她的皮。

  她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陳蕓大聲叫罵:“果然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老娘都不是個好東西,難怪兒子會偷東西!一窩子糟心玩意兒!”

  陳蕓差點被氣笑了,一窩子糟心玩意兒,她們現在不都是同處一個窩的嗎?自己也不見得是什么好玩意兒!

  陳蕓將背篼往地上一放,目光如炬地看著許王氏,在她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將她指著自己的手指狠狠地往后一掰。

  “啊!賤人!放開…快點放開…”許王氏頓時大叫一聲,殺豬般地聲音響徹云霄。

  許大牛見此煙頓時也不抽了,戲也不看了,站起身來冷喝道:“修遠家的,還不快放開你婆婆,你這是干什么?!”

  剛才許璟和許幼安被欺負的時候怎么不開腔,現在一看許王氏吃癟了,立馬出頭。

  偏心的程度讓陳蕓暗暗稱奇。

  陳蕓冷笑一聲,放開了手,“剛才怎么不見公公你出頭呢?合著許璟和許幼安不是你孫子,而是外面隨隨便便的一根野草?”

  許大牛臉色一僵,有些尷尬,但是作為一家之主的他怎么會承認自己的偏心,“修遠家的,怎么能這么說呢,都是許家的孩子,我一樣的心疼。但是你對你婆婆下手也未免太歹毒了吧。”

  歹毒?哪有許家人一半歹毒,許家人稱第一沒人敢稱第二。

  許修遠死后,許家人一直虐待他的妻子和孩子,天天干重活累活,吃不飽都是常事,一家子都餓成了皮包骨頭,晚上睡覺都嫌硌的慌。

  陳蕓一個上前將許幼安和許璟提溜過來,指著他們一個一個地問:“你管這叫心疼?都瘦成啥樣了啊,你再想想二房家的孩子一個個肥成豬了都。”

  許大牛被懟的啞口無言,說不出話來,畢竟明眼人都知道誰瘦誰胖,明擺著就是許家偏心二房家的人。

  被陳蕓直接把話說明白了,臉上有些掛不住。

  許王氏見自家老頭子說不贏陳蕓,顧不上手上的疼痛,扯著大嗓子就要叫嚷:“修遠家的,怎么說話呢,你說誰是豬呢,你天天偷奸耍滑就算了,養了兩個小兔崽子還是個賠錢貨和小偷!”

  她可是親眼所見,兩個眼睛都看到許璟手上的紅薯干了,就憑平日里陳蕓的窩囊勁兒,哪有吃的給他啊,肯定是他自己偷的!

  一個瘦弱的臭丫頭,一看就是賠錢貨,也不知道能賣幾個錢?

  陳蕓可不管許王氏心里的小算盤,既然兩人都不要臉了,她干脆也不要臉,雙手叉腰,朝許王氏啐了一口,“我嫁過來這么久,從沒偷過懶,不信讓周圍的鄉親來說道說道!你說許璟偷東西了,你倒是把證據拿出來!”

  還賠錢貨呢,真是搞不懂明明自己都身為一個女人,卻把自己的孫女稱之為賠錢貨,不知道她自己以前是不是個賠錢貨。

  “我看見他手里的紅薯干了!不是偷的是哪兒來的?”

  “就算是拿了又怎樣,修遠之前作為秀才,每年都有一兩銀子的補貼,我們娘三可是連銀子長什么樣都不知道,全都上交了,拿點兒吃的怎么了?”

  陳蕓話音剛落,許王氏的臉瞬間僵了一下,仿佛是意識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往許大牛的方向看了看,果不其然許大牛臉色已經黑沉沉的了。

  這一兩銀子許王氏一直給許大牛說的是被陳蕓給私藏了,實則是在自己這里。

  因此許大牛才越發不待見他們一家子。

  如今被陳蕓拆穿,后果可想而知,許王氏臉色一白,仿佛預見了自己接下來的慘狀。

  而一旁的許大牛怒氣沖沖地撿起地上的棍子就朝著許王氏而來,“我說修遠家的一向老實本分,怎么干起藏錢的本事了,原來都是你個賤人在作祟,看我不打死你!”

  許王氏頓時嚇得大叫一聲,連忙向院子周圍跑逃去,許大牛一個棍子摔過去,不得不說,雖然年紀大了,這眼力勁兒還真不錯,直給了許王氏一個當頭一棍。

  砸的許王氏額頭都破了,血一滴一滴地順著臉頰流下來。

  “你把錢都放哪兒去了?都給我交出來!”

  “用…用了……”

  “賤人!”

  許大牛大喝一聲,沖上前就是對著許王氏一陣暴打。

  他心里頭仿佛在滴血,一年就是一兩銀子,那可以存下來多少銀子了,全都被這賤婦給私吞了。

  越是憤恨,許大牛下手就越重,打的許王氏紅了眼,“我跟你拼了!!”

  兩人頓時扭打作一團。

  陳蕓害怕兩人誤傷,于是就拉著兩個孩子在一個角落站定,笑瞇瞇的看著這場鬧劇,暗嘆道這時要是有一盒瓜子就更好了。

  “你知道這叫什么嗎?”陳蕓摸著許幼安的頭問道,見她搖頭,又道:“這就是狗咬狗大型現場。”

  許璟聽后還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然而下一秒,變故突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