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文小說網 > 全家穿越:我靠家傳手藝暴富了 > 第1章 成為兩孩子的娘
  “哥哥,娘不會死了吧?”

  “死了才好!這樣就沒有人會把你賣了當丫鬟了!”

  “可是我不想讓娘死,嗚哇哇~”

  陳蕓睡的迷迷糊糊,渾身被床板硌的難受,腦門也直突突,疼痛不已,耳邊傳來了斷斷續續的哭聲,她猛地驚醒,睜開雙眼。

  只見泥土做的房子,屋子里面只有桌子和床,矮桌上也擺滿了七七八八的物件兒,門關著卻不時有風灌進來。

  陳蕓不禁打了個哆嗦。

  面前還站著一男一女,身上穿著破布做的衣裳,全是補丁,瘦弱不已,嚴重營養不良,仿佛一陣風吹來就能將他倆帶走,再看臉上臟兮兮的,看不清面容,只能看清大大的眼睛。

  男孩見她明明沒氣了,卻突然又醒過來后,臉上滿是驚疑不定,卻不動聲色的將妹妹往身后護了護,眼神中充滿了怨恨和戒備。

  女孩則是站在男孩身后,瑟縮地探著頭,看向陳蕓的眼神中又喜又怕。

  見此情形,陳蕓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是什么情況?她一個二十一世紀青春美少女,單身未婚,這兩個小蘿卜頭竟然喊她娘?況且這男孩看著她醒過來不是驚喜,而是戒備。

  就在這一瞬間,一些不屬于她的記憶猛地灌入她的腦海中。

  深吸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她一個黃花大閨女,活了二十幾年就連男人的手都沒碰過,竟然穿越成了一個已婚婦女身上,還育有兩孩子。

  還能再狗血一點嗎?

  原主也叫陳蕓,嫁給了鄰村的秀才許修遠,原本以為成為秀才娘子后前程敞亮,卻不想秀才體弱多病,突然暴斃而亡,還有一個惡毒繼母許王氏,偏心父親許大牛,嫁過來之后受盡磋磨。

  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陳蕓也終于明白許璟為何一臉戒備的看著她了。

  不過原主陳蕓真不是一個好東西!純屬窩里橫,不敢將氣撒給欺壓她的人,而是將氣全部撒給自己的兒女,要是她是許璟怕不是只用石頭砸頭這么簡單了。

  沒錯,今日原主在許王氏那里受了氣,回來就將許幼安狠狠地打了一頓出氣,打的許幼安全身上下沒一塊好肉,她的腦門也正是那時被許璟用石頭砸了一個大洞,暈了過去。

  此時陳蕓額頭上的血還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流,面無血色,嘴唇干裂,雙眼無神。

  盯著直讓人發怵,像是來索命的女鬼。

  許璟忍不住后退三步,張開雙手,將許幼安小心翼翼地護在身后,梗著脖子大喊道:“是我用石頭砸的!不關幼安的事!你要殺要剮都沖著我來!”

  哪怕許璟害怕的小腿在不斷的顫抖,仍然直挺挺地將妹妹護在身后。

  瞬間陳蕓就被他的行為有所觸動,有些想笑,又有些心疼,這娘當的也太失敗了,倆孩子怕她都怕成什么樣了。

  心臟處一暖,不禁舉步走到兩孩子的面前,摸了摸他們的頭,溫柔又無害,“沒事的,娘不怪你,娘剛剛在鬼門關走了一趟,閻王爺說我當娘當的太失敗了,因此不想收我,讓我洗心革面,重新做娘,不然就又將娘抓走!”

  古人都信神佛,因此陳蕓找了個合適的理由來解釋自己為什么死而復生,這樣顯得也沒那么突兀。

  “真的嗎?娘你真的要重新做娘嗎?”

  一聽她這話,許幼安到底還是年紀小,也顧不上害怕,從許璟的身后一下子沖進了陳蕓的懷里,緊緊地抱住她。

  陳蕓心疼的抱著許幼安瘦弱無骨的身軀,心里暗暗下定決心要好好對他們,“當然了,娘為自己以前的行為感到抱歉,以后絕對不會像以前那樣對你們了,我會成為一個好娘!”

  話音剛落,懷里一陣顫抖,陳蕓不解的低下頭,只見許幼安抬著頭,眼里溢滿了淚水,喜極而泣,“現在的娘真好,比以前的娘好一萬倍,我喜歡現在的娘!”

  當然了,現在的娘跟以前的混賬娘又不是一個人,已經換了全新的芯子了!

  她一手抱著許幼安,一面又去看許璟。

  許璟直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神復雜,他對陳蕓積怨已久,不肯輕易相信她的話,但是看著欣喜異常的許幼安,又不想讓妹妹失望,因此就算不相信也不想去揭穿她。

  這個壞女人又在打什么壞主意,要是爹爹在就好了,爹爹最疼愛他們了,一定會把這個壞女人趕走的!

  想到此處,眼淚不知覺地蓄滿了眼眶,他抬起袖子狠狠一擦,看也不看陳蕓,硬生生上前將許幼安從她懷里拽了出來,不顧妹妹不滿的叫喚聲,將她拉走了。

  懷抱處的溫暖消失,陳蕓深深地嘆了口氣,只覺當娘之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啊!

  眼見兩孩子已經走遠看不見身影時,“系統系統系統!!!”

  陳蕓在心里面大聲喊道,根據她以往看的小說套路,穿越必定有系統或者空間,雖然狗血至極,但是穿越這么狗血的事情她都遇到了,所以再狗血的事情她都能接受。

  沒反應?那“進入空間?”

  還是沒反應,陳蕓再喊了幾遍都沒有反應,不免有些垂頭喪氣,正準備徹底放棄了這個念頭時,突然一陣天旋地轉,面前出現了一個透明的屏幕,幾個血紅色大字映入眼簾:“恭喜你,成功激活系統!”

  艸!陳蕓激動的冒了句臟話,小說誠不欺我啊!

  正當陳蕓正準備進一步研究系統時,門外傳來了惡毒的咒罵聲:“好你個小賤蹄子,還敢偷懶!還不快滾出來干活!仔細老娘剝了你的皮!”

  她無奈扶額,倒是忘記了自己頂頭上司還有個許王氏,只好在許王氏的咒罵聲中,出了房間。

  她一副額頭流血,面色慘白的模樣走來,許王氏嚇得退后一步,罵人的話一下子愣在了口中,好一會兒才回過了神,罵罵咧咧道:“小賤蹄子,還不滾去山上挖野菜!全家就你偷懶!天天就想著吃白食!”

  這話一出,陳蕓可不干了,原主雖然將氣撒在自己的兒女身上,但是從來沒敢偷過懶,偷懶的只有許家小叔子許成的媳婦小王氏,小王氏占著是許王氏的侄女,沒少偷懶。

  更何況,許修遠活著時作為全家唯一的秀才,每年官府給秀才的補貼都有一兩銀子!然而嫁入許家這么多年來,她可是一分錢都沒有見到過,顯然就是被許王氏給私吞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